还记得Magic Leap么,它最终证明AR消费级眼镜是个伪命题

  1. 云栖社区>
  2. 云栖号资讯>
  3. 博客>
  4. 正文

还记得Magic Leap么,它最终证明AR消费级眼镜是个伪命题

云栖号资讯小哥 2020-06-08 17:48:57 浏览509
展开阅读全文

云栖号资讯:【点击查看更多行业资讯
在这里您可以找到不同行业的第一手的上云资讯,还在等什么,快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PingWest品玩”(ID:wepingwest),作者:Decode,36氪经授权发布。

v2_96eaf7fac3714fd7ae2c123f53562050_img_000_jpeg

自从 2017 年底发布第一款产品后,Magic Leap 这家公司的运程就一直不太好。

先是产品销售受阻,接着核心高管离职,并且遭遇财务问题。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后,Magic Leap 不得不调整销售策略,暂时放弃消费者业务,转向企业市场。同时,大规模裁员应声而至。

也不全是坏消息,Magic Leap 最近又获得 3.5 亿美元融资,并且有望达成一系列关键企业战略合作。与此同时,创始人罗尼·阿伯维茨(Rony Abovitz)将卸任 CEO 一职,董事会正在物色更有企业市场经验的人选。

在此之前,凭借着“一条在体育馆地板跃起的大鲸鱼”,Magic Leap 成功塑造了一个 AR 黑科技公司的形象,以及足够激动人心的未来——从移动计算迁移到空间计算。

v2_944febf5383b4f5aa27693a624d4db7b_img_000

(Magic Leap 2015 年一个宣传视频)

一轮接一轮的融资,背后站着高通、Google 和阿里巴巴等大型科技公司。Magic Leap 融到的金额,比一些上市科技公司市值都要高。

这家曾经描述了宏大愿景 AR 公司,为何如今陷进低谷?它所声称的消费级 AR,离我们还有多远?

直接面向消费者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很多人把 Magic Leap 的低谷简单归结为“产品不行”,这个判断并不完全准确,至少得在前面加上一个限定条件:对普通消费者来说,Magic Leap 第一款 AR 眼镜“Magic Leap One 创作者版本”(后改名 Magic Leap 1) 确实不到及格线。

但对于开发者和企业市场来说,Magic Leap One 并没有那么不堪。它和 AR 领域另一主要参与者微软 HoloLens 相比,体验其实相差不大。甚至,有的人会觉得 Magic Leap One 体验要比 HoloLens 第一代好那么一点。

v2_1c5f0e8b630b4a579f69a0bf733cfdbe_img_000_jpeg

(HoloLens 第一代产品)

如今,微软 HoloLens 稳步前进,迭代了第二代,而 Magic Leap 问题频出,第二代产品不见影踪,甚至有了出售公司的传闻。

或许,在最初选择了截然不同的市场开拓思路时,就已经决定了两个产品如今的差别。

从一开始,Magic Leap 就旗帜鲜明地面向消费者市场,希望能用 AR 眼镜取代手机、电脑和其他屏幕。

而 HoloLens 发布之初,在 C 端赢得极大呼声,但却从来没有打过消费者市场主意,而是专注于企业市场。

微软 HoloLens 团队负责人艾利克斯·吉普曼(Alex Kipman)一直都认为,消费者 AR 时机仍不成熟。最新的消息表明,HoloLens 第三代产品专为国防和企业客户开发,不会有消费者版本。

销售数据证明了 HoloLens 的判断。Magic Leap CEO 罗尼·阿伯维茨曾希望他们的产品卖出 100 万台,后来调整为 10 万。

但事实上,根据 The Information 援引消息人士的报道,Magic Leap One 在上市六个月后仅售出了 6000 台。而 AR 企业 Rave 的首席科学家卡尔・古塔格(Karl Guttag)从消息人士处获悉,这台设备销量低于 2000 台,因为大多数都是免费送出的。

相比之下,微软在 HoloLens 发布两周年(2018 年 5 月)之际,宣布销量为 5 万台左右。2018 年底,微软还获得了美军的 10 万台订单。

2019 年 12 月,在消费者市场折戟的 Magic Leap,不得不调整路线,从消费者市场转向企业用户。

消费级 AR 眼镜有多难?

Magic Leap 的转变事实上说明了,消费者 AR 眼镜市场在当下远未成熟。以 Magic Leap 产品为切入点,我们可以一瞥 AR 眼镜离真正的消费级还有多远。

首先从最基本的产品层面来说,AR 眼镜一直没能解决最核心的问题——消费者为什么要购入一个全新品类的设备,并且戴在头上几个小时?

手机最初的核心功能是打电话,后来接入了蜂窝网络,让用户很方便地 24 小时在线。这些都是台式电脑和笔记本不能实现的。

AR 眼镜仍未找到类似的核心价值点。戴着 AR 眼镜玩城市探索游戏(比如《Pockmon Go》)或 AR 导航,或许是不错的切入点,但受众不够广泛,并且使用频次不够高。

Magic Leap One 发布后比较尴尬,常用演示都是一些小体验或者艺术作品,缺少真正的“杀手级 App”。

v2_aedf4a840bc840619c1a59a87518200f_img_000

(Magic Leap One 上的音乐体验Tonandi)

其次在技术层面,AR 眼镜面临性能、续航和佩戴舒适度之间的矛盾,而且还没有通用的交互方式。

要想通过眼镜呈现更好的 AR 效果,就得加入特定的零部件,实现 6 自由度追踪和 SLAM(同步定位和地图构建)能力。

如果把这些因素都考虑进入,一款 AR 眼镜的重量,至少超过了 500 克(参考 HoloLens)。

500 克是什么概念?普通眼镜重量大多在 10 克以上、30 克以下。10 多倍于普通眼镜重量,这样的 AR 眼镜跟佩戴舒适度很难沾上边。

为了降低重量,一些 AR 眼镜会采用分体式设计(计算和显示单元分开)。Magic Leap 和苹果传闻中的 AR Glass,都是这样做的。

通过这种方法,Magic Leap 把重量降到了 316 克,比 Beats Studio 无线耳机重 56 克,跟普通眼镜重量还是有一定距离。

Magic Leap One 的续航时间仅有 3.5 小时,远远不能支撑消费者日常使用。在电池技术没有大进步的情况下,要想延长续航时间,只能增大电池体积。如此一来,又回到了 AR 眼镜重量这一问题。

v2_bbb1a4e3ad744d87b1e138cd93a1517c_img_000

每次计算平台的更迭,背后必然是交互方式的革命。电脑背后是用户图形界面、键盘和鼠标。手机背后是触控屏幕和多点触控技术。

AR 眼镜呢?至少目前还没有一套通用的、符合人体工程学的交互方案。或许有人会提到像钢铁侠那样手势交互,以及基于智能语音助手的语音交互。

手势交互是 HoloLens 的主要交互方式,但在企业端有效,不等于在消费者市场行得通。手势交互有几个明显的短板:没有触觉反馈,长时间举着手很容易疲劳,以及在公共场合显得很怪异。

v2_489d654877b04cd4a32a1dd78151ca6f_img_000_jpeg

至于语音交互,更加适合私密空间内,比如自己家里和车上,很少有人会在地铁上呼叫 Siri 播放一首音乐。

并且,习惯性的、目标明确的任务用语音交互还行,比如设置闹钟、播放音乐、呼叫联系人和打开空调。逛淘宝、挑外卖和刷抖音,这类没有明确目标的动作,用语音交互就会很别扭和低效。

Magic Leap One 进行了另一种交互方式的尝试——手柄。这是在 VR 眼镜中证明还算高效的交互载体,但 VR 的场景主要是室内,而 AR 涉及室外场景。让消费者随身携带一个手柄,显然也不是最佳方案。

v2_d674ad11ce554ab0ae779351772ba9dd_img_000_jpeg

在消费级 AR 眼镜还有诸多短板的情况下,过度营销给消费者过期待,无疑是危险的。

从体育馆地板上跃起的鲸鱼,到掌心的大象,Magic Leap 擅长用一个又一个的 YouTube 视频营销造势。但罗尼・阿博维茨后来接受 The Information 采访时承认,公司在展示技术时发布了误导性产品演示视频。有的视频是特效制作出来的,来自新西兰一家特效公司 Weta Workshop,并不是 AR 眼镜真实效果。

v2_ee98532b84ab485e83665d2721d44c11_img_000

Magic Leap 所采用的宣传手法,多少与硅谷一种隐秘的创业文化有关:Fake it till you make it,意思是先把自己的想法宣传出去,吸引投资人和人才加盟,然后去完成所宣传的目标。

在医疗高科技血液诊断公司 Theranos 倒台后,这种文化越发被诟病。和 Theranos 一样,高调宣传博取注意力同时,Magic Leap 在产品上保持绝对神秘。

公司 2010 年成立,但直到成立 6 年后,才让媒体体验那台体积很大的原型机。成立第 7 年,第一款产品 Magic Leap One 才正式亮相。

v2_06ce94b0c583446bb7ebbe51d9c6d193_img_000_jpeg

事实上,Magic Leap One 本质是一个开发者版本,售价 2295 美元起,并不真正面向消费者销售。但 Magic Leap 此前给公众塑造的高期待,还是与实际交出的产品形成了反差,公司不可避免被贴上了“骗子”标签。

在 AR 眼镜领域,还有一家热衷于视频营销的公司 Daqri。这家公司已经进行资产清算,被 Snap 所收购。一位 Daqri 前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说:“一直有人在制作视频。营销,是深植于这家公司 DNA 的一部分。而营销部门,也成为了公司的核心部门。”

在消费者市场不顺、转向企业市场的 Magic Leap,会是下一个 Daqri 吗?

【云栖号在线课堂】每天都有产品技术专家分享!
课程地址:https://yqh.aliyun.com/zhibo

立即加入社群,与专家面对面,及时了解课程最新动态!
【云栖号在线课堂 社群】https://c.tb.cn/F3.Z8gvnK

原文发布时间:2020-06-08
本文作者:PingWest品玩
本文来自:“36kr”,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36kr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云栖号资讯小哥
+ 关注
所属团队号: 云栖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