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正处于 JavaScript 消亡的边缘?

  1. 云栖社区>
  2. 云栖号资讯>
  3. 博客>
  4. 正文

我们现在正处于 JavaScript 消亡的边缘?

云栖号资讯小哥 2020-06-05 14:21:19 浏览501
展开阅读全文

云栖号资讯:【点击查看更多行业资讯
在这里您可以找到不同行业的第一手的上云资讯,还在等什么,快来!

每 10 年 JavaScript 都会发生一次改朝换代式的变革。在我看来,JavaScript 当前正处于一次快速变革的开始,而这段时期未来可能会被称为 JavaScript 第三纪元。

本文最初发布于 shawn swyx wang 博客,经原作者授权由 InfoQ 中文站翻译并分享。

FDF693DA_E45A_4ff9_BFC5_9F556BC6EC44

历说从头
JS 的第一纪元(从 1997 至 2007) 堪称虎头蛇尾。大家都知道 Brendan Eich 的故事,但是关于 ES4 是如何与诸如 Flash/Actionscript 之类的封闭生态系统艰难地进行激烈竞争的故事却鲜为人知。我推荐大家读读《JavaScript:20 年发展史》来了解 JS 起源的前前后后,我认为这本书是一个非常合适的选择, 因为该书是由 JS 的主要作者 Brendan Eich 和 Allen Wirfs-Brock 联手发布的。

5AEF4258_4EC7_4b58_A3F2_CEE7A7C0DA3C

JS 的第二纪元(从 2009 至 2019) 是从关键的 2009 年开始的,这一年诞生了 npm,Node.js 和 ES5。随着 Doug Crockford 在 《JavaScript 精粹》 一书中向我们展示了 JS 的精妙之后,JS 的使用者们创造出了一大堆的 JS 构建工具 和库,并将 JS 的应用范围扩展到了台式机和新型智能手机。到了 2019 年,我们甚至看见,在手机端出现了诸如 Facebook 的 Hermes 之类的定制 JS 运行时系统,以及诸如 Svelte 3 之类的预编译前端框架。

译者注:
《JavaScript 精粹》,这本书的作者是 Doug Crockford,书中他主要从以 JS 的语法、对象、函数、继承、数组、正则表达式、编码格式> 以及一些优秀的功能等方面,向大家展示 JS 的精妙之处,同时也指出了 JS 的很多缺陷。
Hermes,是 Facebook 推出的一款运行在安卓系统中的 JS 引擎,该引擎对运行在安卓系统中的 React Native 应用做了性能优化,该引擎最大的特点是,会提前对代码进行静态优化和字节码压缩。
Svelte,是一个全新理念的前端框架,该框架最主要的 2 大特性是:
第一,将诸如代码检查、状态管理、动画等功能都做了封装;
第二,构建时会将源码直接转换为目标运行代码,而不是在运行时再处理(这里大家可以回想下在使用 webpack 构建的过程中,那个在运行时处理代码的 runtimechunk.js)。

JS 的第三纪元

2020 年感觉像是一个新纪元的开始。如果说第一个纪元是关于一个语言的诞生,第二纪元是关于人们对这个语言的探索和扩展,那么第三纪元则是与摒弃历史观念和工具层级折叠相关。

注:作者早期提出过 层级折叠 的观点
在当前的 JS 生态里,如果我们希望将编写的代码投入目标环境(例如浏览器环境)运行的话,大部分代码都需要通过几层工具的转换,如 TS 编译器、ESLint/JSLint、Less/Scss 、Babel、uglify 等,那么作者认为未来的趋势是,这些处理层会被尽可能的折叠。

首当其冲要摒弃的历史观念是:JS 生态需要依赖 CommonJS 模块系统,这种观念是不断妥协的结果。ES Modules 作为替代者已经伺机而动很久了,只是缺少一个一蹴而就的机会,主要的原因是,当前在使用中的工具虽然慢但是“已经够用”,于是大家缺乏更换的动力。在前端,现代浏览器虽然已经具备了处理一些 ES Modules 功能的能力,但一些重要的细节依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译者注:
由于这些重要的细节没有解决,所以 V8 官方建议大家,在现代浏览器上使用 ES Modules 功能时,依然通过诸如 webpack、Rollup 之类的构建工具对源代码进行构建。

Pika 的 Snowpack 项目希望通过提供一个外观模式(facade)来加快 ES Modules 功能的提前应用,该模式会随着 ES Modules 的完善而逐步消失。最后来点鼓舞人心的消息,IE11 从今年开始至 2029 年将逐步结束其缓慢的发展历程。

另一个要摒弃的历史观念是:必须使用 JavaScript 构建 JavaScript 工具。 在热路径中,类型安全性和 性能提升(10 到 100 倍) 的潜力太大了,不容忽视。这种“只使用 JS 为 JS 构建工具”的想法,随着 TypeScript 几乎完全接管了 JavaScript 而逐渐消失,同时最近崭露头角的 Deno 和 Relay 也进一步证明了,人们将会通过学习 Rust 来向 JS 核心工具库做贡献。Brandon Dail 预测这种转变(工具的构建形式)将会在 2023 年完成。不过大部分使用中的非核心工具,由于其易用性相对性能更加重要,因此我们将依然会使用 JavaScript 和 TypeScript 进行编写。以前我们考虑的是“功能内核,命令式 Shell”,而现在我们应该考虑的是“系统内核,脚本 Shell”。

注:上面的观点也是有争议的。Python 的解析器 PyPy 就表明这不是一个既定的结论。

层级也在以有趣的方式进行折叠。Deno 采取了激进的方式,它编写了一个全新的运行时,同时将诸如测试、格式化、代码校验和打包等一堆常用的任务工具折叠到一个二进制文件中,针对 TypeScript 甚至直接包含了一个 标准库。而 Rome 则采用了不同的方式,它还是基于 Node.js 将这些层折叠了起来(据我所知,这些使用起来很简单)。

10 年前,诸如 AWS、Azure、GCP 等公有云都还不存在,但是今天,它们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了。JavaScript 和云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以至于我都很难清晰的表述出来。云平台的开发者不会直接使用 JS,但是 JS 却又是他们最大的客户。AWS Lambda 第一个推出对 JS 的支持,它的一个明显变化是,折叠了 IDE 层和云服务层,移除了中间那个令人讨厌的笔记本电脑。许多诸如 Glitch、Repl.it、Codesandbox、GitHub Codespaces、Stackblitz 的 云服务发行者 都在利用 JS 来探索这个领域。与此同时,像 Netlify 和 Vercel 一样,JAMstack 从 PoV 开始,合并了 CI/CD 层和 CDN 层,移除了其间令人厌烦的运行时服务。

即使在前端框架中,层级折叠的发展同样鼓舞人心。从动画到状态管理,Svelte 将所有的事情都折叠到了编译器里。React 也在探索 元框架 和 客户端与服务端集成 的方案,同时 Vue 正在致力于开发一个称为 Vite 的“无需打包”的开发服务项目。

总结:
在 JS 第三纪元中,其构建工具的发展将会是下面几个方面:
更快
ES Modules 优先
层级折叠(事半功倍,而非事倍功半)
类型安全 / 类型安全检查(以强类型语言为核心进行构建,同时允许用户零配置支持 TS)
安全 / 安全检查(避免依赖注入攻击,或者不严格的权限)
新的同构策略(充分的认识到,JS 应该首先在构建时运行,或者在到达客户端之前在服务器端运行)
所有这些工作,最终都是促使开发体验(更快的构建,行业标准的工具化)和用户体验(更小的构建包,更快的功能交付)变得更好。这是 JavaScript 从脚本编程语言到完整应用平台的最终蜕变。

JavaScript 将死?

如果 Gary Bernhardt 的预言成真,那么第三纪元将是 JavaScript 的最后一个发展纪元(Gary Bernhardt 给出的时间结点是 2035 年)。Web Assembly 总是在 JavaScript 的周围若隐若现,甚至连 Brendan Eich 都改变了他的名言称:“永远押宝在 JS 和 WASM”,他最初认为 JS 可能是“通用虚拟机”,但是曾经有人告诉我,现在 WASM 就是这个想法的最终实现。
如果真如上面所说,那么我们现在正处于 JavaScript 消亡的边缘。

【云栖号在线课堂】每天都有产品技术专家分享!
课程地址:https://yqh.aliyun.com/zhibo

立即加入社群,与专家面对面,及时了解课程最新动态!
【云栖号在线课堂 社群】https://c.tb.cn/F3.Z8gvnK

原文发布时间:2020-06-04
本文作者:shawn swyx wang
本文来自:“InfoQ ”,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InfoQ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云栖号资讯小哥
+ 关注
所属团队号: 云栖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