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CDN,烧钱到尽头

  1. 云栖社区>
  2. 云栖号资讯>
  3. 博客>
  4. 正文

『疯狂』CDN,烧钱到尽头

云栖号资讯小编 2020-05-26 10:55:01 浏览439
展开阅读全文

云栖号资讯:【点击查看更多行业资讯
在这里您可以找到不同行业的第一手的上云资讯,还在等什么,快来!

比云计算更“古老”,却占据了当下云厂商相当体量的营收,这就是CDN。

CDN的基本原理是广泛采用各种缓存服务器,将这些缓存服务器分布到用户访问相对集中的地区或网络中,在用户访问网站时,利用全局负载技术将用户的访问指向距离最近的工作正常的缓存服务器上,由缓存服务器直接响应用户请求。

image


CDN示意图(图片来源:阿里云正版图库)

如果说云计算的终极目标是数字基础设施版的“水电煤气”,那么CDN则先一步触及这一目标,早在1996年,CDN概念已经诞生,如今无论是各种网站的访问,还是视频、直播等互联网应用,都离不开CDN的作用。

坦白讲,CDN行业乏善可陈,经过2017-2018之后的降价大潮,疯狂时期云厂商的每次发布会必谈CDN降价,CDN行业近乎变成一个“唯价格论”的低毛利,甚至负毛利业务。

云计算厂商主导了CDN降价潮,行到水穷处,CDN行业或许也到了自我更新的时候。

CDN价格探底,竞争白热化

“因为最近几年进来的厂家比较多,行业普遍处于亏损状况,包括大企业也如此,老牌企业要么就不做,缩小规模放弃原来的市场份额,如果想保持原来的市场份额,就得忍受亏损。”一位CDN行业人士表示。

CDN成本绝大部分是带宽,此外还有服务器、交换机成本,现在普遍是自动化运维,所以人力占比并不大。“按二八原则,80%的成本是来自于资源,20%是来自于人力,资源里边的80%就是带宽,20%来自于服务器。”

从成本核算角度,上游带宽采购价格趋涨,下游需求还在不断增大,这使得CDN不仅不具备降价空间,还有亏损扩大的风险,尤其当疫情来袭,暴增需求主要集中于在线业务,做得越多,亏损的越多,尤其是CDN行业本身就处于非良性竞争的状态。

云计算厂商一季度收入增长主要来源于视频娱乐、在线教育等行业客户,都使用了较多云分发产品,云分发产品毛利相对较低势必影响利润表现。

老牌CDN厂商蓝汛也对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表示,云厂商在CDN服务的成本分摊上有先天的优势,除此之外云厂商的资本优势也使得CDN的价格竞争是一种非良性的竞争,蓝汛希望满足细分市场的需求来平衡价格竞争的劣势。

“如果说一个公司完全主流业务的模式都是靠CDN的话,其实没有太多的空间,只有自己具备丰富的产品线,产业链还有强整合能力。这个时候CDN才能够融合到整个业务当中”,另一位行业人士也提到。

同时他还表示,“大家还想再搏未来”,但是目前竞争格局比较紧,甚至运营商自己都开始做CDN,从今年年初开始,有厂商已经开始准备涨价。

用CDN讲个云故事

资本市场从来不缺故事,CDN是个好素材。

当金山云敲响纳斯达克上市的钟声,少有人注意到其令人颇为意外的CDN营收占比。云计算这一业务模式在美国交易市场接受度更高,金山云也早早搭好了VIE架构,最后顺利在美股上市,成为国内云计算行业第一个成功赴美IPO的厂商。

根据IDC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公有云市场跟踪报告,金山云排名第六,前五位分别是阿里、腾讯、中国电信、AWS和华为。对于上市公司来说,云计算业务是带动整体营收增速的高增长业务,代表着未来,短期内不大可能分拆上市,对于未上市的华为,也没有任何上市的必要,所以就目前的中国云计算市场,金山云已经是公开市场可以观测的最大云厂商标的。

金山云上市招股书显示,金山云最大营收来自公有云业务,自2017年到2019年,占比逐步降低,金山云也在试图拓展企业级云服务来多元化业务结构,在其公有云业务占比最低的2019年,营收为34.6亿元人民币,占总营收比例也有87.4%。

而其公有云收入来自三部分,计算、存储和交付,交付是近三年增长最快的部分,并且远超计算和存储,2019年同比增速达到了61.9%,相比之下,另外两部分增速只有29.5%和8.6%。

交付业务在金山云公有云收入的占比连续三年提高,在2019年达到了高点—61.7%。交付业务包括金山云交付网络(“ KCDN”)、金山图像增强(“ KIE”)、金山智能高清(“ KSHD”)。毫无疑问,CDN贡献了大部分收入。

CDN占比过高就会背离云计算公司的属性,但金山云主打游戏云和视频云解决方案,游戏和视频对CDN的需求远超其他行业,这也是为何CDN毛利如此低,但金山云仍然要大量输出的原因,通过CDN打开市场入口,主动亏损换来市场份额,对于筹备上市的金山云,完全可以忍受眼前的亏损。

数据也佐证了这一事实,金山云2018年筹资活动提供的现金净额为人民币24.358亿元人民币,2019年则大降至6450万元,如此时不上市,金山云已经没有足够的资金再维持这般一年亏损,恐有营收降低、份额失守的风险。

有投资人士对雷锋网表示,资本市场上做CDN的公司不好上市,不只是行业大公司,行业小公司也改名叫云公司,“不说是云公司,在资本市场估值就没有那么高。”。筹备上市期间,厂商对CDN业务的利润水平设置更大的亏损线是完全可能的,业绩不好直接影响上市。

资本市场上另一可观测标的UCloud,对待CDN业务则要谨慎的多。UCloud的CDN业务收入经历了2016年(2034万)、2017年(7035万)、2018年(5563万)、2019年1月-6月(5852万)的变化,占总营收比例始终在个位数浮动。

对此分析人士认为,这种变化与UCloud自身战略规划以及行业变化有关,2018年,部分云厂商避免陷入CDN行业的价格战,所以主动减少了一些价格特别敏感型的用户合作,收入有一些降低,2019年,CDN行业市场价格逐渐趋于底部,所以云厂商又开始快速发展客户,以CDN为切入口,发展优质客户。

云厂商不会放弃CDN

image


图片来自:亚太CDN产业联盟


如上图所示,以0-100Mbps带宽价格为例,除了阿里云占据市场龙头地位、天翼云由于运营商禀赋资源强,主流云厂商CDN价格基本保持在同一水平线,这也说明CDN价格基本探底,保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

对于云厂商来说,CDN是一个亏损但却不会放弃的业务,一是国内云计算行业整体还处于亏损扩张换市场份额的状态,眼下的亏损可以承受;二是CDN同样是重资产业务,虽然诞生得早,但是天然就是云业务的一部分,可以与其它云产品紧密联动,产生乘数价值。

CDN业务关键技术是内容存储和分发技术,同时它和视频处理、视频转码、视频直播、图片处理等强相关,还可能与人工智能例如图片鉴黄等有关,如果能够发展成边缘计算,还要承担边缘计算的能力。

CDN可以视为云厂商业务的入口,所以云厂商可以忍受CDN本身不产生利润,但是在开拓新客户、其他产品销售等方面带来助力。

一位云厂商CDN业务负责人也表示,随着云计算的发展,用户在IT的服务选型会越来越重视综合解决方案。综合解决方案中,CDN只是公有云产品中的一个链条,CDN的本质其实是对内容做分发,对于整个链条,包括内容如何去获取,如何去存储,如何去分析,和应用如何关联,云厂商丰富云产品体系比较有优势。

云厂商在虚拟化、存储、网络这方面都有比较深的技术储备,面对现在互联网客户,甚至于企业客户比较强的定制化需求,这些技术能力可以帮助我们去更敏锐的捕获用户需求。

“云计算行业需要形成一个可持续的发展状态,如果CDN会带来一些云计算,无论是计算、存储和网络其他方面的需求,或者说对云计算发展是有帮助的,这些客户我们会尽力的去满足,而且我们会尽可能的帮助客户拿到比较好的价格,但是如果仅仅是为了亏损换取收入其实我们是不愿意或者避免进入到这样的一个价格战。” 上述人士表示。

蓝汛方面认为,CDN行业在短期内还是会在深度和广度两方面发展。即一方面CDN对互联网业务的渗透率越来越高,一方面,CDN的应用技术也生发出越来越多发展。比如结合边缘AI的CDN技术,结合5G的MEC的CDN技术,结合V2X的CDN技术。

CDN何时能抛弃价格竞争,转为价值竞争?

蓝汛方面阐释,CDN业务是一种增值的电信业务。即是对它所加速、分发的业务的价值的一种增值服务。因此,在它所加速的业务本身价值不断展现出一种价格竞争的态势的时候,作为其增值的服务,也必定陷入深度的价格竞争。

“CDN行业只有针对有高价值的数据业务而提供高增值服务的时候,才能摆脱价格竞争,而进步到价值竞争。”蓝汛表示。

也即是说,在目前CDN所服务的视频等行业中,企业客户业务的增值空间并不高,只有当上游客户摆脱低质竞争,下游CDN才能实现扭转。

与此同时,由下游反推,CDN刚性成本的上升也会对上游客户造成反馈,进而影响市场,比如运营商带宽价格上涨超过CDN厂商心理承受预期,从而提高市场价格。

“市场的价格是因为竞争导致的,如果竞争持续激烈的话,无法涨价。如果大家都熬不下去了,有人会被淘汰掉,自然价格就涨上来了,现在已经有熬不下去的厂商了”,业内人士如此感慨。

【云栖号在线课堂】每天都有产品技术专家分享!
课程地址:https://yqh.aliyun.com/live

立即加入社群,与专家面对面,及时了解课程最新动态!
【云栖号在线课堂 社群】https://c.tb.cn/F3.Z8gvnK

原文发布时间:2020-05-25
本文作者:Bob Violino
本文来自:“雷锋网”,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雷锋网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云栖号资讯小编
+ 关注
所属团队号: 云栖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