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文艺复兴一样,数字复兴正在路上

  1. 云栖社区>
  2. 云栖号资讯>
  3. 博客>
  4. 正文

同文艺复兴一样,数字复兴正在路上

云栖号资讯小哥 2020-04-27 11:05:53 浏览655
展开阅读全文

云栖号资讯:【点击查看更多行业资讯
在这里您可以找到不同行业的第一手的上云资讯,还在等什么,快来!

至顶网CIO与CTO频道 04月26日 编译:威廉·史特劳斯和尼尔·豪在他们的代际变迁理论中,解释了历史如何按“季”推移演进。以季为单位,历史总是遵循出生、成长、衰落与更新等几个迭代周期,并呈现出总体性的觉醒与崩溃趋势。而每一季之间往往由危机划分,最终成就前所未有的全新社会秩序。

目前的COVID-19疫情代表的正是这种危机时期。在美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几次重大危机,包括独立战争、南北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经济大萧条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

危机时期总会伴随明确的导火索,类似于催化因素或者极端事件。这些导火索令社会陷入崩溃、推动人类社会发生整体性情绪转变,并最终推动社会走向新的稳态秩序。随着恐惧变为团结,政治僵局也被新的治理制度所取代。最终,新一代民众主体建立起新的社会构成与生活方式。

正如CNN的Fareed Zakaria所言,“我们正处于一系列级联危机的开端,这些危机因素正在全球范围内游荡。”COVID-19疫情的规模与蔓延速度令人惊叹。短短几个月内,该病毒已经感染近200万人,并导致12万人失去生命。而这一切,还远没有结束。

与1929年的经济崩溃一样,目前全球正面临着大萧条级别的经济萎缩。

除了惊人的死亡数量之外,全球经济体因疫情遭受的冲击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突然、也更严重。与1929年的经济崩溃一样,目前全球正面临着大萧条级别的经济萎缩。

各国政府都在努力保护身陷崩溃边缘的产业。这是一份长长的清单:能源、交通、建筑、房地产、航空企业、酒店、饭店、邮轮、零售、客户服务、娱乐等等。但随着劳动力与消费力逐步剥离出全球供应链,政策制定者猛然发现自己手中可打的牌也不多了。在美国,已经有1700万民众申请了失业救济,预计本轮经济刺激所产生的债务将超过30万亿美元。

除了疫情流行本身,我们还面临着严重的结构性破坏威胁。持续增加的债务(包括公共债务与私人债务)、阶级分层固化、经济停滞以及生态崩溃等一系列特征,共同构成了现有社会秩序濒临崩溃的铁证。

第四次转折

正如弗拉基米尔·列宁同志的深刻体会,“几十年来也许一切都不曾改变,但一切又会在几十周内彻底改变。”目前的全球病毒大流行正推动整体转型,并改变我们所熟知的一切。按照斯特劳斯-豪代际理论,目前的危机被称为“第四次转折”,也标志着上个世代的彻底终结。

危机时期可能以胜利告终,也可能以悲剧告终,但新的社会秩序终将不可避免地出现。

危机时期可能以胜利告终,也可能以悲剧告终,但新的社会秩序终将不可避免地出现。而且在种种苦难折磨之下,旧秩序的落幕也代表着新时代的开启。实际上,每个新周期都以危机为开端。除了短期消费与债务额度的螺旋式下降,新的文明形态也从中崭露头角。

纵观战后全球秩序,美国无疑是其中的绝对中心。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一手打造出以化石燃料为基础的全球运作方式。但这个时代已经结束——在逐步崩溃的化石燃料帝国之上,绿色经济正在崛起。正如煤炭与蒸汽机推动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石油与电话推动了第二闪工业革命一样,可再生能源与人工智能(AI)的组合正在推动第三次(或者是第四次,具体取决于您如何划分)工业革命。

新一轮工业革命

基础设施现代化的下一阶段,将深深植根于可再生能源网络(清洁技术加智能电网)、数字化移动性与物流基础设施(无人驾驶电动汽车、人工智能与物联网),外加增强型人类智能。

在美国,第三次工业革命中的领军人物,无疑是以埃隆·马斯克为代表的前瞻性先驱。马斯克的各类项目正在为新的经济秩序奠定基础。特斯拉、SpaceX、太阳能城市(Solar City)、星链计划、The Boring公司、Open AI以及Neuralink,共同代表着美国新一代企业的萌芽。

除了私营部门的创新举措之外,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兴起也将取决于新一代领导者的能力,特别是他们如何激发庞大的绿领劳动力。在欧洲,这种转型已经以绿色或者环保交易的形式逐步推进,而在中国则被统称为“互联网+”项目。作为欧洲历史上最雄心勃勃的清洁能源项目,《绿色协议》标志着清洁能源新时代的正式启动。

机器时代

每个时代都将依托于独特的历史时期,或者叫历史“季”。COVID-19疫情虽然严重影响着传统工业订单并由此打击着原有经济,但同时也催生出一股巨大的反向力量,激发民众更积极地迎接创新型工作与生活方式。斯特劳斯-豪理论将他们称为“再生一代”。

在后疫情时代的世界中,“民族主义”将成为一种过时的宣传口号。与《绿色协议》新政一样,未来严重影响生态环境的大规模国家级工程将逐步缩减。与此同时,各国能源网络升级、建筑与交通基础设施改造、新兴环保技术开发以及整体能源效率优化将成为新的发展重心。

在后危机时代,“大政府”也将重新回归。但正如蒂姆·奥雷利(Tim O’Reilly)的观察结论所言,这种大政府与以往的强权政体并不相同。在危机后的重建中,各国政府将利用软件与监管技术推动自动化提升。特别是在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决策管理、预测、数据分类)这一应用领域完成代际革命之后,政府的组成与运作方式也将迎来重新设计。

事实上,数据驱动技术已经开始永久改变工作的性质。其目标非常简单——支持机器自动化,特别是决策自动化。随着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技术的规模化部署,机器所代表的“工业化学习能力”也将彻底将人类甩在身后。

的确,根据布鲁金斯学会最近发布的一项研究,随着当前经济低迷的持续,自动化水平将持续激增。其中的逻辑非常简单:在首次批处理方案试验成功之后,利用软件代替熟练专业人员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组织没有理由不接受这样成本低、效率高的解决方案。

另外,即使清洁能源文明革命能够给部分绿领工作岗位带来刺激,“机器知识资本”也将给专业课程及方向的设置产生颠覆性影响。不过在另一方面,随着自动化对人工的全面替代,数字复兴的种子也由此孕育而成。

数字复兴运动

正如历史学家丽贝卡·斯潘(Rebecca Spang)所指出,真正的革命一定是那些人们无法预见的革命。随着实体商品在全球化浪潮中退场,数字商品的全球化脚步则在不断提速。在欧洲文艺复兴的六个世纪之后,如今的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正在为数字文明奠定基础。

在高度自动化的工业基础之上,即将到来的后危机社会将把关注重点放在催化新的数字人文环境身上。人与机器之间客观存在的信息不对称性,将成为数据驱动型经济的前提,同时也将给代表社会新秩序的数字复兴奠定起稳固的基石。

正如大萧条期间罗斯福新政的出台为美国带来整整一个世纪的繁荣一样,即将到来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也将全面摧毁原有全球体系。民众将通过自动化与普惠性基本收入保障被从经济压力的奴役下解放出来,并立足危机后重建背景创造出前所未有的数字化社会。

正如十四世纪的重商主义思潮催生出意大利文艺复兴一样,数据驱动型经济所产生的社会与金融财富,已经准备好为新的社会秩序注入活力。

这种转变,也将敦促我们重新认识学习与教育的真义:从为资本主义市场培训技术工人,到为生态管理者培养有创造力的公民。正如古代雅典的先贤们受限于奴隶经济制度的视角一样,向机器经济时代的转型也将解放新一代艺术家、科学家与工程师,并借他们之手缔造出新的全球运作制度。

就像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用人文主义取代宗教教条一样,这一轮新的数字化文艺复兴也将通过精神与文化层面的觉醒取代市场教条。在本轮复兴的推动下,一系列超大规模公共工程项目将让已经陷入疲惫的人类文明再度振兴。后危机时代的政府不再将艺术视为市场消费服务的载体,而是为艺术及审美变革提供必要的资金与政策支持。

英国记者保罗·梅森(Paul Mason)甚至大胆提出,这种由数据驱动的新兴社会代表着资本主义的终结。但更大的可能在于,资本主义本身将被大量算法彻底吞没,进而呈现出全新的存在形态。正如十四世纪的重商主义思潮催生出意大利文艺复兴一样,数据驱动型经济所产生的社会与金融财富,已经准备好为新的社会秩序注入活力。

因此,除了疫情大流行与经济崩溃之外……春天也正在不远处悄然孕育。

【云栖号在线课堂】每天都有产品技术专家分享!
课程地址:https://yqh.aliyun.com/live

立即加入社群,与专家面对面,及时了解课程最新动态!
【云栖号在线课堂 社群】https://c.tb.cn/F3.Z8gvnK

原文发布时间:2020-04-26
本文作者:Forbes
本文来自:“至顶网”,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至顶网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云栖号资讯小哥
+ 关注
所属团队号: 云栖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