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死亡率居高不下,为什么偏偏是意大利?

  1. 云栖社区>
  2. 云栖号资讯>
  3. 博客>
  4. 正文

新冠死亡率居高不下,为什么偏偏是意大利?

云栖号资讯小编 2020-04-19 19:58:06 浏览407
展开阅读全文

云栖号资讯:【点击查看更多行业资讯
在这里您可以找到不同行业的第一手的上云资讯,还在等什么,快来!

image

意大利的封城措施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虽然比起最初疫情爆发时期时情况已有所好转,但超过12%的死亡率依然无法让人不揪心。在研究新冠状病毒确诊和死亡人数时,研究人员脑海中会反复浮现同一个问题:

为什么该病毒在意大利造成的死亡人数远多于其他国家?

这就要涉及到两个概念:绝对死亡人数和病死率。

简单介绍下:COVID-19的病死率等于已确认的COVID-19死亡人数除以已确诊感染冠状病毒SARS-CoV-2的病例总数。病死率(CFR)不应与死亡率混淆(但经常被混淆),死亡率等于在特定时间范围内的死亡总数除以总数大约在同一时间的人口总数。

image

目前,我们更在意的是CFR,因为确诊人数不断增加,我们想要知道会有多少患者因此丧命。比起意大利的高死亡率,德国和韩国的死亡率仅在2%左右。三者间差异较大的原因是什么?

病死率背后的病患情况

假设每个国家都有能力确定CFR的分子,即COVID-19的死亡人数,并且准确报道出来;当然前提是所涉及的国家为非专制的高收入国家,这一假设才能成立。那么有关分母,即确诊人数,我们需要了解哪些信息呢?

COVID-19致死的最强预测因子是感染者的年龄和既往疾病。既往疾病的数量与年龄呈正相关,所以简单起见,我们接下来仅关注已确诊患者的年龄。显而易见,年龄可预测COVID-19造成的死亡,所以只有当各国的冠状病毒患者具有大致相同的年龄时,比较各国间的病死率才有意义。

冠状病毒感染与受感染者的年龄到底有什么关联呢?过去几天中,这些信息一直频繁出现在各国的报道与报纸中。以下图表中的数据来自韩国新闻社news1(截图)和意大利日报Corriere della Sera。

以十年为间隔对年龄进行分组并比较每个年龄段病例所占的百分比,结果表明韩国(红色柱型)和意大利(绿色柱型)之间存在显着差异:当前,韩国3%的已确诊患者的年龄不低于80岁。大约在同一时间,意大利有19.1%的已确诊患者的年龄不低于80岁。

image

虽然存在着如此巨大的差异,但两国确诊病例的绝对总数却相差不远。因此,较韩国而言,意大利的医疗保健和医院系统需要照顾更多已感染的老年患者,老人们需要更多的重症监护,同时也更有可能离世。

image

很明显,这意味着意大利的病死率与韩国的病死率没有可比性。成为意大利病死率分母的冠状病毒感染者的年龄比韩国冠状病毒感染者要大得多,而且老年人死于COVID-19的可能性更大,这两点导致意大利的CFR攀升。

这也表明,用意大利和韩国在医疗保健和医院系统之间的差异来解释病死率的不同可能还为时过早。在当前的冠状病毒危机中,韩国的医院和重症监护室尚未经受意大利目前面临的那种程度的检验。

意大利和韩国,谁的CFR不同寻常?

很显然,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么两国的年龄分布如此不同?许多人已经指出,意大利的人口老龄化程度高于韩国。意大利较高的病死率可能反映出老年人感染冠状病毒的可能性更高,这仅仅是因为意大利人口中的老年人人数更多。

通过比较两国冠状病毒患者的年龄结构与总人口的年龄结构,我们可以轻松地验证上述论证的合理性。人口数据来自联合国发布的《2019年世界人口展望》。

image

在韩国,冠状病毒患者的年龄结构与总人口的年龄结构非常相似,尤其是老年人群。相对于其在总人口的比例而言,20-29岁年龄段在确诊患者中的比例过高,而0-9岁年龄段和10-19岁年龄段在确诊患者中的比例相应减少,达到平衡。这三个最年轻的年龄段死于COVID-19的风险很小。

因此,在确诊病例中,韩国的CFR不会因确诊总数中老年人的比例过低或过高而降低或增加。

image

意大利的情况则不同:70-79岁年龄段占确诊患者的比例超过该年龄组占总人口比例的两倍以上。在80岁及以上人群中,患病比例几乎是人口比例的三倍。相比之下,确诊病例中的年轻人以及低死亡率风险的人的人数明显不足。

image

所以仍然存在一个问题,为什么意大利的病患年龄分布与韩国如此不同。有一点需要注意,不同国家中对冠状病毒的检测程序非常不同:意大利主要检测具有冠状病毒感染症状的人,而自爆发以来,韩国基本上一直在对所有人进行检测。因此,韩国比意大利发现了更多无症状但呈阳性的冠状病毒患者,尤其是在年轻人群中。

还要补充一点,韩国病患主要是大邱市及其周边的新天地大教派的追随者。也许该运动的许多追随者都相对年轻,所以对这些人进行测试后,20至29岁之间的病例激增。到目前为止,该举措可能避免了冠状病毒在韩国老年人中的广泛传播。

至于意大利,尚不知晓是谁在北部的老年人口中传播了该病毒。但是,游客在意大利北部旅行后,被诊断患有冠状病毒的数量极高,这表明该病毒为无症状传播,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很可能已经存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逐渐壮大,随后危害老年人的健康。

image

最重要的是,在相同的时间和相似的爆发程度上,受到冠状病毒袭击的意大利和韩国患者在年龄方面差异很大,至少就我们所观测到的确诊患者来说,意大利的死亡人数更多。这也意味着,仅按国家追踪的冠状病毒确诊患者人数,就像许多图表和网站当前的做法一样,并不能说明问题。

原始病患数量至少在短期内无法预测COVID-19造成的死亡人数。如果像韩国所发生的情况一样,该病毒主要在年轻人中传播,则医院尚无马上崩溃的风险。但如果像意大利那样,病毒蔓延到老年人口,崩溃将迫在眉睫,可能就是这几天的事。尽管相关人士正在做出努力,但这种情况什么时候会发生仍然难以预测。

意大利和韩国之外其他国家的情况

其他国家可以从韩国和意大利这两个截然相反的情况中学到什么?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Koch Institute)已发布德国确诊冠状病毒患者子样本的年龄总量,该研究所是负责疾病控制和预防的德国联邦政府机构。

假设子样本具有代表性,虽然年龄总量与意大利和韩国的数据不同,但仍可以将病患分为两组:60岁以下的人群和60岁及以上的人群。

image

对比发现,冠状病毒显然已经在德国的年轻人中传播,所以德国的情况显然更“幸运”,德国目前的CFR非常低。冠状病毒患者主要为年轻人可以帮助德国拥有更多的时间作好准备,应对老年人感染人数增加的情况。要记住,根据联邦统计局的数据,德国人口中不低于60岁的比率为29%。

法国国家卫生局也已发布确诊病患的年龄总量,但与其他国家的总量不兼容。仅从法国的数据来看,法国的情况介于韩国和意大利之间,年龄不低于65岁的确诊患者占近30%。

image

法国的情况介于韩国和意大利之间,法国的死亡人数很可能不会很快稳定下来。数据点很少,不幸的是,随着病患人数的增加,确诊病患的年龄信息很可能会减少,并且更多国家面临的情况可能会恶化。

韩国的情况为预测CFR提供了一种可行性方法

从韩国的统计数据中,可以学到可能很有用的东西。从上述中可发现,如果将30岁以下的人群归为几乎没有人死于COVID-19的一组,那么韩国确诊病患的年龄分布与总人口的年龄分布相当接近。在医院和护理系统没有出现任何重大故障(!)的情况下,高收入国家(!)病死率的合理估值为1%。该估算值与Jeremy Faust博士根据钻石公主号邮轮情况做出的建议相近。

显然,由此得出的最糟糕的结论之一是,各国目前不同的病死率最终都会降至1%。

image

实际上并非如此,由于意大利北部的医院系统不堪重负,死亡率不断增加,已无法挽回。德国的老年人群感染冠状病毒的比例较低,也许已经获得了一些宝贵的时间,但这只是一个时间差,并不是避免冠状病毒向老年人传播。

在法国和西班牙,尤其是后者,病死率相对较高且迅速增长,这表明许多老年人和弱势公民已经感染了该病毒。美国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可见,如何保护好老年人,也是我们面对新冠疫情时必须攻克的问题之一。

【云栖号在线课堂】每天都有产品技术专家分享!
课程地址:https://yqh.aliyun.com/live

立即加入社群,与专家面对面,及时了解课程最新动态!
【云栖号在线课堂 社群】https://c.tb.cn/F3.Z8gvnK

原文发布时间:2020-04-18
本文作者:读芯术
本文来自:“读芯术公众号”,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读芯术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云栖号资讯小编
+ 关注
所属团队号: 云栖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