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郑州“小汤山”的144小时

  1. 云栖社区>
  2. 云栖号资讯>
  3. 博客>
  4. 正文

我在郑州“小汤山”的144小时

云栖号资讯小编 2020-02-19 13:28:02 浏览4495
展开阅读全文

云栖号:https://yqh.aliyun.com
第一手的上云资讯,不同行业精选的上云企业案例库,基于众多成功案例萃取而成的最佳实践,助力您上云决策!

image

疫情肆虐,我们经历了恐慌与别离,但这绝不是全部。幸运并非没有忧惧,厄运也决非没有希望。

2020年1月31日,阿里云受郑州卫健委委托,着手准备郑州“小汤山”的信息系统建设。

2月16日,医院正式接诊,50个业务系统,40多大类信息化设备,超过700套硬件,全部部署到位。

郑州“小汤山”的正式名称——郑州岐伯山医院,就此进入公众视野。岐伯,中国上古时代名医,后世尊称“医圣”。

不同于其他“小汤山”,该院全面引入阿里AI,可在20秒内准确地对新冠疑似病例CT影像做出判读,识别准确率达96%,提高医护人员诊断效率。

神奇的郑州“小汤山”是如何建成的?

来听听几位一线建设者的口述。

杨文魁(墨桀)
阿里云全球技术服务部项目总监
郑州 “小汤山”项目总负责人

image

1

电话响了。

“6天,建好一所医院的信息化系统,你去不去?!”

戒烟2个月,我忍不住狠狠抽了2根,然后回复,去。

疫情肆虐,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没跟家人解释太多,我打包完行李,直奔上海火车站。

项目十万火急,要在一周内建好整个医院的信息化系统。我们不仅要负责软、硬件的技术方案,还要负责所有设备采购、部署、调试,我知道这是一根硬骨头。

一路空旷,整列车就我一人,这才留意到太太发了朋友圈:“今天,终于体会到那些“逆行者”的家属是什么样的心情。“

手机里疫情升级的新闻层出不穷。我闭上眼睛,让自己安静下来。

1月31日中午到医院,行祎(负责项目软件)和金虎(项目架构师)已经跟院方讨论了一夜,我加入后又磨了12个小时,终于敲定了方案。

我们计划引入CT影像的AI诊断、智能体温检测系统和智能配送机器人等设备,并对患者入院后的病历、诊疗、医疗影像等进行全流程数字管理。

但说实话,我自己对医疗行业并不熟,这个方案具体能实现到什么程度,我一开始是真没底。还好,我及时找到了两颗“救命稻草”——弭丙和陈鸽。

弭丙是医疗行业专家,陈鸽是网络专家。他们答应得很爽快,第二天就都到位了。

我后来才知道,弭丙连夜从福建漳州开车到厦门,再坐飞机来郑州。

有他们在,整个团队就有了定心丸。

2

没想到第一天就出了事。

合作伙伴中有4人发热,总计7人需进一步隔离观察,院方要求我们在宾馆隔离。大家都有点慌。

说不怕是假的,但决定过来的那一刻,我就对自己下了军令状,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真要是被传染了,那只能说是我的命了。

我原以为伙伴们状态会受影响,没想到短暂慌张后,大家马上安静了下来,一边等检查结果,一边忙不迭地工作。

钉钉群里一直噼里啪啦地冒消息。

那夜,我们完成了项目排期和分工,也把云部署方式以及各种预案做了充分的准备论证。一抬头发觉天亮了。

第二天下午,院方传来好消息,7个人都排除新冠肺炎。一听到这个,大家坐不住了,都要求回医院办公。

毕竟非常时期,时间真的就是生命。

医院对我们的保护措施也升级了,我们被安排到了距离市区30公里外的港区医院办公,体温由每隔4小时量一次变为2小时。进入办公区要经过4道关卡,分批次进入。

为了降低风险,大家讨论都会主动去走廊。

阿里云加上合作伙伴,现场将近百人。我不敢掉以轻心,把同一个团队的人分成AB两组,且两组之间不见面,不接触,以防万一。我当时想到的是,如果一个同事不幸感染,那至少还有一个可以顶上。

可我漏掉了自己。

3

我低烧了,37.1度。

每天睡觉时间不超过2小时,晚上气温也多在零下,时间紧迫,顾不上太多,坐累了就蹲着办公,一天两顿饭。

回到宾馆,整个人昏昏沉沉,分不清是太累了还是生病。吃了感冒冲剂,脑子清醒点了,我才意识到忘了给自己找B号位,如果我倒下了,医院开诊岂不是也要推迟了。

还好,第二天开始,体温一直都很正常。

弭丙开始着手打造AI诊断助手。目前新冠肺炎的诊断,除了核酸检测,CT 检测也是重要的参考依据,而医护人员用肉眼识别一般需要5-15分钟。我知道达摩院有一套成熟的CT识别算法,就想把这个技术产品化,来辅助医护人员。

当初我们提出这个想法时,没想到院方很认可,直接说:“我不了解你们有什么产品,但是看到你们,就知道你们的产品一定行。”

我和弭丙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产品做好,不能辜负这份信任。

4

随着项目推进,各种各种的问题层出不穷。

样本数据、人员、物流、货物、交通、后勤保障都是挑战。不过大家互相支持,到底是把这根硬骨头一点点啃下来了。

但我们马上就遇到了更大的问题。

在酒店隔离期间,我们和合作伙伴就部署好了公共云的系统环境。2月2日,我们发现郑州“小汤山”IP地址和总院(郑州第一人民医院)冲突,没法实现信息互通。如果把IP地址比作网络世界的门牌号,那重新部署,就相当于把所有门牌号换掉,一个出错,满盘皆乱,即便如此,最快也需要12-18小时。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新冠感染病人每天都在增加,而我们还剩下4天不到,每分每秒都弥足珍贵。我看了看周围,大家体力多已透支,但事情不解决,没有人睡得着觉。

我做了两手准备,一边马上联系院方,将情况如实告知;一边让团队做好改IP的准备。

还好院方表示理解,觉得既然风险那么大,而郑州“小汤山”作为专门收治新冠患者的定点医院,可以视为一家独立的新医院,不用改IP。

我把这个好消息告知大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5

我们每个人,都在和时间赛跑。

2月3日,仅仅一天时间,全国又新增了3000多病例,疫情的扩散比我们想象得要严重。

郑州的管控越来越严格,那天我们在去医院路上被拦下,必须有医院证明才能通行。

全国各地的情况大同小异,可想而知,这给我们运输设备带来了多大的挑战。但我们负责物资调配的CBM团队很给力,每天都有设备到位。

2月6日,大家的体力已经到达极限,全靠意志力在撑着。

image

行祎和杨文魁在巡视工地

700多台设备要正式进入医院调试,还要培训医护人员。大联调时,所有人都来搬机器,没有人计较这是不是自己的职责范围。医院现场人头攒动,所有人戴着安全帽和口罩,还有工人在进行调整,真是谁也认不清谁。

为避免混乱,我把医院分区,每个团队各司其区,保障到位。

项目进入最后阶段,大家都有些激动,也有些紧张,我让大家不要太辛苦,负责好自己区域就好,可没有人听我的,大家忙完了自己分区的事就主动去帮别人了,说“关键时刻要一起扛!”。

合作伙伴也是7天24小时随时待命。

我们有一个智能体温检测的合作方,还没有要求他们进场的时候就主动部署。后来我们新增了一个需求,希望在检测到体温异常时增加一个声音报警。他们二话不说,熬了一个通宵改出来了。

大家虽然来自不同的公司,但有着共同的目标——抗击疫情!

直到此刻,我才敢让自己放松一些。接下来的时间,就是配合院方进行演练。

6

但人一缓下来,身体的不良反映就开始凸显。

也许连续几天在工地穿梭,眼角难免沾到些尘土和石灰,晚上洗脸时我的右眼仿佛黏在了一起,无法睁开,随之而来是剧烈的疼痛,我都觉得自己可能要瞎了。

我拿矿泉水冲洗了半个小时,疼痛才逐渐缓解。但眼睛仍旧睁不开。直到第二天,才逐渐好转,整个眼球充血,但视线已经恢复。

开诊前一天,弭丙演示的AI诊断助手获得了一致好评。

来郑州十几天,我瘦了8斤,黑眼圈,胡子邋遢自不必说,戴了这么久口罩,脸颊处也有了明显的凹痕。

但这真的不算什么。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这样。软件是行祎全权负责,我基本不操心;技术架构则让金虎把控;产品上有弭丙; 物资调配上有小康和红蕾….大家都是过命的交情,项目能做成,靠的是大家。

在不幸的疫情爆发时,能遇到这样一支团队,一起做好这件事,真是我人生当中非常幸运的事情。

当初太太问我为何执意要去郑州时,我真的说不清,脑海里只跳出一句话:“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张明耀(弭丙 )
阿里云数据智能医疗产品经理

image

1

演示完AI诊断助手的晚上,闺女发来视频,一直问我什么时候才回家。我告诉她,等你会写20个字,爸爸就回来了。

我寻思着她才3岁,认字还行,写字就差远了。看了看手机上的日期,我才意识到已经15天没有回家了。

1月30日晚上,我还在福建漳州老家,接到文魁电话,就匆忙收拾行李赶去郑州。我和文魁此前并不认识,但听说是建医院,当下就觉得“此时此刻,非我莫属”。

一路上文魁问我,兄弟,你N95口罩有吗?护目镜有吗?手套呢?我一看,除了普通口罩,啥也没有。他听完停顿了一会儿,说没事,我准备了半箱。

第二天赶到现场了解情况后,我有点绷不住。基建、方案、设备,什么都没有,一切都要重头做,之前从没有遇到过。但箭在弦上,无论如何也要完成。

2

决定以公益的形式做医院CT影像的辅诊助手时,我心里不是很有把握。毕竟这涉及到很多团队,更与KPI无关。

没想到达摩院正有此意,他们之前就有分析CT影像的算法基础,疫情发生后,也一直希望做些什么。合作伙伴那边也是如此。于是大家一拍即合。

第一件事,就是尽可能找到足够多的样本,供机器学习。但非常时期向各个医院要脱敏的CT并不容易。达摩院费了一番周折,终于找齐了2000个样本。

3天后,我们做出了第一个版本。测试了一下,准确率达到了90%。但根据国家发布的第5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判断疑似病例是否确诊,除了依据CT影像数据,还要结合患者的核酸检测结果、临床症状、是否去过疫区、过往接触史、流行病史等多项数据综合判断。

所以我又拜托了开发团队,集成了确诊概率算法和病历质检算法,确保AI能综合多方面数据给出辅诊结论,并实现病历数据的规范统一。

这期间我们又搜集到3000个样本,达摩院也一直在优化CT影像算法,最终多个算法组合到一起,成为我们现在看到的“新冠病毒AI辅诊助手平台”。

最新版本的AI诊断时间仅为20s,准确率高达96%。

我们希望这个产品可以向全社会开放,尤其是帮助那些医疗资源有限的地区。

3

2月12日,妈妈打来电话,问我假期休息得怎样?我还在医院给医生培训,没敢告诉她实话,就含糊着回答,一直呆家里,交通封锁了,等疫情结束后就去看她。

那天团队有人生日,红蕾在各处搜集到了食材,大家终于吃上了肉,医院还给点了汉堡。这个时期能吃上这些,已是非常满足。

整个项目已接近尾声,大家在一个战壕里摸爬滚打,终于迎来了成果。

晚上从医院出来,夜空下的“小汤山”尤其漂亮。但我内心却希望它能一直空置,不用收治病人,这样才是最美好的。

王红蕾(池雁)
阿里云数字政府事业部 云业务经理

image

1

“小汤山”项目紧急,需要CBM同学支援…”

1月31日上午10点40分,我买菜回家,收到钉钉群的信息。

我家就在郑州,自然义不容辞,带了口罩、水杯、电脑和鼠标直接过去了。

12点来到现场,工地正在建板房,各种推车、叉车来回穿梭,现场热火朝天。大家都戴着口罩,坐在地上,腿上搁着电脑,谁也认不清谁,空气中有很重的消毒水的味道。

我了解才知道,要6天建成医院的信息系统,并把所有软硬件全部部署完毕。

这简直不可能。

我之前曾短暂涉足过医疗行业,且不说硬件调试安装,仅是各种业务系统最快也要2个月才能部署完毕开门接诊。更何况郑州“小汤山”具备高度的智能化。

虽然难,但大家都憋足了劲,疫情严峻,能早一天接诊,就能救更多人。

CBM团队负责所有软硬件物资的协调,领到任务单的时候,我有点懵,密密麻麻的几十行,大到各种应用系统和电脑服务器,小到一批专用打印纸,还有斑马打印机、OKI图像采集卡、大小屏分诊管理、移动送货机器人等各种我听都没听过的设备。

为了节省时间,大家马上打电话沟通厂商,医院信息科的卜主任都着急了,说“你们别顾着干活,饭也要吃呀!”

一直到晚上9点,三分之一的物资找到了供应商,项目排期和系统梳理也都做好了,我们才吃了第一口饭。

2

知道有人发热的消息,我脑子当下就“噔”了一下。

有人问我是不是独生女,我说还有个姐姐,但在江苏。

等待检测结果的过程让人焦虑。我想好了,真要是被传染了也不告诉家人,就自己隔离治疗。我盘点了一下,还好有份保险,可以保障父母的生活。

院方、领导、同事一直打电话关心我们。紧张归紧张,大家在宾馆隔离时还一直在工作,毕竟我们建的是医院,就算倒下了,也想多做点事。

第二天院方通知我们,结果安全,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地。郑州疫情升级,交通不便,我和在郑州的同学就想把自己的车开来接送大家。

之前走得太急,穿着单薄的家居服和豆豆鞋就来了,让老公给我准备了换洗衣服放车里,我再去开车,不敢接触他。

3

大家都叫我和李小康 “后方大总管”,如果物资不能按时到达,项目就要延期,说没压力是假的。

这段时间各地管控越来越严,很多工厂都不开门,好不容易找到物资遇到封路,根本送不过来。

但在特殊时期,人心的温暖才更为珍贵。

项目紧急,我们要供应商尽快供货、提供安装和服务,一开始总被认为是骗子。后来一遍遍打电话,说明情况,不少厂商都鼎力支持。

记得我们花了2天,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做分诊系统的厂商,负责人也是河南人,听说是建设“小汤山”,当即说,有你们阿里在这里,你放心,我们肯定全力支持。

还有一个做远程会诊的厂商,郑州下大雪时还给我们送货,看我和高速路口执勤的民警穿的太单薄,就自己买了几十件军大衣,分了我两件。

我带的衣服不多,周围也买不到什么,合作伙伴送货时又给我捎了一大瓶洗衣液,真的觉得很温暖。

4

这次医院启用了CT影像的AI诊断助手,对我们团队的要求自然更高。

我们原本联系好了两个供货商做采集卡(采集卡是CT的一个附件),结果对方最后说没货了。没有办法,我们就把全国做这个的上百家厂商都找出来,一家一家打电话找。最后找到一家上海的厂商,可送不了,我们又联系了可以送的物流,最后硬是克服万难准时送到了。

还有智能送货机器人,因为需要通过中心智能调度,让机器人实现自主开关门、搭乘电梯、自主避障、充电等功能,还要让它承担送药、进入隔离区和回收医疗垃圾的任务,减少医护人员和病患接触,所以符合要求的厂商不多。

我们最后找到一个供应商,对方只有两台现货,不过了解情况后答应会再赶出3台给医院。

大家都抢着找物流,找厂商,找物资,问亲戚,问朋友,问一切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一旦找到合适的物流和厂商,真跟中大奖了一样高兴。

5

院方对我们很信任,有几个型号的设备实在找不全,我们就跟院方商量有没有替代设备。院方表示理解,马上一起协商。

随着项目的推进,很多临时性的需求相继出现,大到专业打印机,小到无线网卡、水晶头、还有插线板和电池…

我们也都理解,时间紧张,谁一开始都不能面面俱到。

我记得负责此项目的CBM李小康说:“我们要秉承客户第一,哪怕小到一颗螺丝钉也要负责。”

其实院方信息科也很辛苦,我们呆到多晚,他们就要陪到多晚,还腾出办公室给我们熬制了中药增强抵抗力。

不过最辛苦的还是工地上的工人们,他们工作环境很恶劣,饿了就在工地蹲着吃盒饭,困了就靠在推车上打个盹。我们每天凌晨下班,看到工地还是灯火通明,下雨下雪都不停工。偶尔路过,跟工人会有些沟通,他们都说不在意累不累,就想早一点建好。

image

我听说,前几天,还有工友因为太卖力晕倒了。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大家都力所能及地发光发热。

6

2月8日,元宵节,我第一次主动给爸妈打电话。7岁的女儿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说“妈妈在支援抗疫”。爸爸铿锵有力地声音传来“闺女,你好好干啊!”

打完电话,爸爸还给写了首打油诗给我加油鼓劲。

2月16日,郑州小汤山医院正式接诊。我们真的做到了,回想起来都有点不可思议。

记得也是元宵节那晚,大家忙完又是凌晨了,说要拍张大合照留念。

光线太暗,一个工友刚下卡车,看我们拍照,又重新爬上车,“啪”地一下把车灯全打开了。

image

一瞬间,每个人脸上都亮堂堂的。

大家都齐刷刷喊着“郑州加油”、“阿里云加油”。我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写在最后

2月16日采访结束,项目成员仍在隔离中。

祈祷!

相信每个人都能平平安安地回家。

云栖号:https://yqh.aliyun.com
第一手的上云资讯,不同行业精选的上云企业案例库,基于众多成功案例萃取而成的最佳实践,助力您上云决策!

原文发布时间:2020-02-18
本文作者:云希
本文来自:“阿里云公众号”,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阿里云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云栖号资讯小编
+ 关注
所属团队号: 云栖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