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别急着唱高互联网医疗,发展还得再过“三道坎”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先别急着唱高互联网医疗,发展还得再过“三道坎”

ixianbai 2017-04-26 17:42:56 浏览1268
展开阅读全文

    2016年被称为“互联网医院的爆发元年”。近日,好大夫在线与银川市政府共建的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正式开业,几乎同间,微医集团旗下的第17家互联网医院也落地银川贺兰县。
    就在互联网医疗受困于找不到稳定的盈利模式,转进“资本寒冬”时,微医自曝其打造的国内首家互联网医院的乌镇互联网医院已实现盈利。
    互联网医院能否作为互联网医疗的出口否扛起发展的大旗,受到了业内人士的极大关注。
    近日,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高解春在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启动会上,与蓝鲸健康分享了其互联网医疗的理念和发展趋势。

d933a1a63c347fe6bc0dc085a78087d476a6faa2
图为:高解春
跨区域异地就医成趋势
    中国的看病问题越来越被凸显出来,三级医院人满为患,如何让资源的服务现有的需求,势必就要进行一系列的改革。
高解春认为让资源服务现有的需求必须做到共享,而不是很多人所说的规范和有序使用。中国的医疗走到今天,从个体化治疗,到群体化的健康管理,跨区域的异地就医变成了必然。
    现阶段,异地就医结算也有了长足进展。12月9日,人社部、财政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做好基本医疗跨省异地就医住院医疗费用直接结算工作的通知》,异地就医结算的路线图也随之明确,这将更加方便人们异地就医。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互联网医疗逐渐火热起来,让看病不再全是医院里的面对面,通过移动诊疗也可以实现。
    “以大医院为中心转变成协同网络服务为主,无论医院在哪里,只要有网络的地方都会成为服务中心,这就是病人在医院里等待服务和以病人为中心提供服务的不同。”高解春说,这种转变的到来,要求线上、线下的合作,需要医院和互联网医疗机构进行资源共享。
    如何从面对面的给病人服务,变成通过健康云的、远距离的新模式来给病人服务,需要一批医疗创新者来探索的。
“法律主体问题”待解
    “现在的互联网医疗被泛化、被扭曲”,高解春说,其实它的定义就是以互联网为载体和技术手段的健康教务、医疗信息查询、电子健康档案、疾病风险评估、在线疾病咨询、远程会诊。
    远程医疗和远程会诊有什么不一样呢?高解春打比喻说,远程会诊是远方有一位医生,这里有一位医生,病人由远方的医生负责的,也就是说法律主体使远方的医疗机构。而远程医疗是病人在另一个地方,医生在本地给远方的患者开电子处方。“这里面的一个问题是,承担医疗法律的主体在哪里?这些问题才是互联网医疗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讲到互联网医疗的时候,移动医疗也是常常被大家模糊认识。互联网医疗,实际上就是互联网移动医疗,简单的说,就是把PC端的东西放到了移动端,原本需要在电脑上进行的操作,现在通过手机、ipad就可以进行,具有很大的便捷性,但本质上仍然是互联网医疗的延伸。
    还有一个就是,家庭健康医疗监测,实际上这也是互联网医疗的延伸。高解春说,当有互联网接入的时候,出现的穿戴式的检查设备,让病人在家里就能够得到监测。但是,家庭健康医疗监测不同的是,所有的检查都会有远端的医生介入指导。
发展还得再过“三道坎”
    未来如何走向真正的互联网医疗?还有问题需要考虑,不能简单的满足做健康管理、咨询,还要考虑的是怎么样发挥互联网医院更多的功能。
高解春表示现在的中国互联网医疗模式,还存在着较大问题,包括三方面内容。
    一是,主体责任和监管。看病过程中,医生在这里,病人在你对面,不管是你看见看不见,你只要作出处方,你就有了法律责任,医生作出的决策,你要负法律责任。反过来,如果病人主述有隐瞒或错误,造成的事故医生不负责任。实际上,互联网医疗不会因为载体改变改变医患法律关系。“医生从来不是法律主体,法律主体是医院,第三方平台必须要与医院挂钩,这点上好大夫在线与春雨就做得很好。”
    二是,信息共享与隐私保护。病史的拥有权属于医院,病历放在线上、线下同样都有危险,相比起来,线上的病史是最难被篡改的,反而纸质的病史很容易被篡改。“未来的隐私保护不应该与信息共享成为矛盾,第三方互联网平台的兴起,将会发挥很大的作用,同时,承担的责任也会更大。”
    三是,政策联动。电子处方、互联网医院将是一个发展趋势,同时,带来的监管的难度也不容忽视。“政府需要承担起责任,其中最大的瓶颈就是医保支付。
    互联网医疗要有自己的商业模式。作为其核心组成形式的互联网医院,在网上药品、医保支付、健康管理、物联开发等方面,都需要市场和政府的联手推进才能健康发展。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ixianbai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