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云ACE成长记:从外包到世界500强,再进阶为系统架构师之路

  1. 云栖社区>
  2. 阿里云ACE>
  3. 博客>
  4. 正文

阿里云ACE成长记:从外包到世界500强,再进阶为系统架构师之路

南霸天one 2019-05-08 16:17:50 浏览1419
展开阅读全文

《ACE成长记》栏目说明

ACE成长记是阿里云面向技术人推出的一个以记录ACE开发者通过阿里云平台获得的技术能力成长、技术视野扩展为主的内容栏目,初期每月一期,每期报道2~3位ACE成员。

每期会甄选出2~3位有一定代表性的开发者进行采访,在稿件里尽量还原被访人彼时与此时的心理状态、能力状态、思维状态,让我们看到一位开发者真实的成长记录。

被访人信息
席斐
9年技术工作经验
主要从事Java后端服务,大数据基础框架工作,现为系统架构师。

在采访席斐的前一周,我认识的一位驻场在阿里巴巴的外包女生正式转为阿里员工,这是目前我所认识的唯一一位从驻场外包转为正式员工的同学,内心由衷敬佩这位同学。

当我和席斐通话后得知他同样有从外包转为惠普正式员工的工作经历后,心中便已确定这是一位在技术上有故事的人。

似乎结局精彩的故事都要从一个曲折的桥段开始,对于席斐,这个桥段从大学所学专业与就业不匹配开始。

从外包人员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席斐自述,08年大学毕业,专业是“电子工程”,但发现在老家无锡和专业相匹配的职业基本是进入制造行业,尤其像电子元器件工厂这类,自己坚决抗拒。同时在读书时发现对软件工程兴趣更大,因此08年毕业后就重新掏学费在培训机构学习近1年Java,没想到自此进入IT行业就出不来了。

_
(被访人 席斐)

其实何止席斐,阿里巴巴内部很多资深专家也是走了读书与就业方向不统一的路线,甚至有从中文专业进入到NLP领域的,这类人的学习能力令人可怕!

“我的第一份工作单位类似文思海辉这样做软件外包服务商,服务的客户是日本惠普”。对于大多数初入社会的少年来讲,相对都格外珍惜第一份工作,因此尽管收入只有3000元,又面对世界上最挑剔的日本客户,半年多的时间里,平均晚上12点后下班,席斐并没有心态不平衡的现象,反而更加珍惜这种学习、锻炼的机会。

“我差不多在1年后转为惠普的正式员工”,席斐讲道,能够转为正式员工的机率还是非常非常低的。最初是惠普项目经理透露过做的好就有机会转为正式员工,“那我肯定卯着劲干呗,谁都想去更优秀的企业”。经过多个项目实施交付后,惠普的项目经理开始对项目开发人员做评分,席斐最终凭借优秀的业务实践能力成为惠普上海地区的正式员工。
即使没有在外企工作,但我们应该都知道像HP、IBM、Oracle这些老牌IT企业在产品开发设计、技术迭代上都相对保守,“快速迭代”很少出现在这类企业。

正是这样的企业基因,甚至早9点-24点,凌晨2点的工作强度,让席斐在惠普的5年间把Java技术夯实的特别扎实,充实、沉淀,是最大的收获。而为了和日本惠普实现业务的无缝对接,需要看懂日文技术文档,经公司组织学习和自己按计划学习日文后,进入公司1年多日语已考过3级(日语等级为N1、N2、N3、N4、N5,N1为最高级),能够进行日常的读写。

1年,从外包进入世界500强,IT行业第一梯队企业;1年,日语达到3级,让我深刻感受到席斐的学习能力和上进心很强。

在惠普的5年也让他逐步看到了问题,尤其是对技术的反复操作强化了深度外,很难在宽度上有提升,转型的想法开始涌上心头,而这一次的操作,让自己进入了互联网行业。

投身互联网 接触云计算技术

“从惠普离开后进入的互联网公司,自己在陪伴它从起步、成长、衰退三个阶段的同时,更多的是增强了业务视野,尤其亲自实现了技术从0~1的建设”。

虽然隔着电话,但我依然能够感觉到席斐在回忆起这家互联网公司时依然保有那个阶段的激情。据他介绍,除了服务器运维由一位韩国大叔负责,其它面向数据库的、并发、服务治理、中间件等都需要自己去带人解决。

“更重要的是要结合云技术去做技术规划和创新,这和过去看到的东西完全不同,你要去看技术全貌,在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时要全盘考虑,当公司日活用户达到200多万时我们就已经使用了阿里云的服务,包括中间件、数据库等,最终很多技术应用服务都迁移到阿里云上。”

云计算打开了席斐的新视野,随着对云技术研究的深入,他在后期重新定位了自己的职业关键词:大数据,架构。最近的两次工作也让这个想法得到了落地,在经过大数据整套系统搭建、底层框架、架构方案后,随之而来的就接触到了机器学习,一只脚迈入人工智能领域。

“如果说云计算的价值,我认为对开发者来讲,没有云环境,很多想法是不会轻易被实现的,云计算给了开发者一个很好的实验场,云计算还是一个技术入口,越走越会发现技术边界在无限扩大,这可能是开发者最好的时代”。

谈及现在的工作内容,席斐提到了IoT物联网,无锡被誉为“物联网之城”,如今回到家乡还是要顺势而为,综合运用好地域优势+技术趋势双驱,此外还是要加强与阿里云物联网生态的结合。

“我现在对外都在讲自己是物联网技术工作者”,但这依然没有影响自己去做系统架构师的工作,反而在参与管理产品、设计、项目经理、技术后端及开发工作后,对系统架构师的工作理解会更深,让自己更深刻理解技术创造新商业的含义。

但随着年近30,似乎都有中年危机的忧虑,席斐坦言即使做系统架构师天花板也并不是很高,可能很快就达到,未来的路线可能在创业、也可能在CTO方向,“但核心的定理就是要和技术大势同步,比如现在的云技术,是整个社会的新基础设施,我们千万不要逆势而为”。

我想最后的这句话应该是这位有故事的开发者勉励自己和同行的话。

相关阅读
90后ACE成长记——从偏居一隅小城里走出的核心技术人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南霸天one
+ 关注
所属云栖号: 阿里云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