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利益平衡,形成社会分工——保险科技生态建设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打破利益平衡,形成社会分工——保险科技生态建设

iab物智链 2019-03-17 21:59:15 浏览589
展开阅读全文

1

是否打破旧的利益平衡,形成新的社会分工,创造大量新的工作岗位,是衡量生态价值的一个关键指标,是生态之本。

以下是数字化转型的分享线路图,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为序号的分享:生态圈建设。

1

以下是正文:

互联网生态的建设,必定意味着要从底层对这个商业逻辑进行重构,重构必然带来旧模式的消亡,新模式的诞生,因而会打破旧的利益平衡,形成新的利益平衡。整个过程中,旧工作会消失,也会创造新的社会岗位,此消彼长,不可避免。

2

01

人类正处在第四次社会分工大变革最为猛烈的洪流中

社会分工作为一种社会组织体系,重新塑造了整个人类社会的社会结构,使得人们由从前的共同从事劳动中的所有活动转变为分别从事劳动中的不同活动。一些人执行生产,一些人执行认识。从而,使得一个劳动中的认识、总结的活动成为专门的分工,从执行具体劳动的人群中分离出来,限定在特定的脱离了劳动的人群中,而这不能不对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形成产生影响。

1. 人类史上三次社会大分工

  • 第一次工业革命以蒸汽机为代表,解放了人手,用机器代替人力,实现了人的解放。以蒸汽机为动力的机器产生,由此产生了更多的产业。
  • 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半导体、计算机、互联网的发明和应用为代表,实现了动力的再次更新换代,同时通讯技术得到了提升和发展,又一次创造了更多的职业分工。
  • 第三次工业革命以原子能、电子计算机和空间技术的广泛应用为主要标志,涉及信息技术、新能源技术、新材料技术、生物技术、空间技术和海洋技术等诸多领域的一场信息控制技术革命,创造了更多的职业分工。

3

克劳斯·施瓦布在其著作《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提到:第四次工业革命是将数字技术、物理技术、生物技术有机融合在一起迸发出强大的力量影响着我们的经济和社会。其中表现为可植入技术、数字化身份、物联网、3D打印、无人驾驶、人工智能、机器人、区块链、大数据、智慧城市等技术变革应用对我们这个社会的影响。

这一轮工业革命的核心是智能化与信息化,进而形成一个高度灵活、人性化、数字化的产品生产与服务模式。

作者认为这场革命正以前所未有的态势向我们席卷而来,它发展速度之快、范围之广、程度之深丝毫不逊于前三次工业革命。

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每一门技术的应用,无疑都将产生较多的职业种类,形成庞大的社会分工,人类朝着更广阔的生活精度而去。我们看到一切成功站在面前的商品,无论是肯德基、中石油、宝马、苹果和万科,不仅仅是他们很优秀,关键是他们的商业模式符合社会分工。

目前,人类处在第四次社会分工大变革最为猛烈的时刻。

2. 互联网革命带来社会分工跃上新台阶

阿里巴巴为代表的电子商务行业,B2B、C2C连接线上和线下,产生更多的分工领域,形成了庞大的产业链,并且创造的新的细分领域,比如:物流,甚至每个领域都产生数家创业企业。

物流公司快递小哥成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如果没有他们,生活甚至会陷入瘫痪。整个阿里生态,除了建设生态所必须的工程师、产品、设计、小二等等岗位,还为社会创造了淘宝店主、在线客服、模特、专业摄像师、专业店铺美工等等超过二十个新的社会岗位,同时还重构了整个社会的物流结构。

4

腾讯也是,除了腾讯内部以外,还创造了自媒体、小程序开发者、平台治理岗、表情开发者等等。新美大、饿了么为代表的O2O异军突起,挖掘新的需求,创造了新的就业岗位,实现了资源配置。

外卖员在成了这个时代的象征,外卖员成了这个时代的代表人物。直播平台火爆创造了网红、网红经纪代理公司等等。每一个新的互联网平台(生态)的崛起,都会诞生多个新的岗位。

02

好模式必然会创造新社会分工

新型的互联网生态模式,正在让工作性质发生变革,主要表现在:

1. 平台型市场的兴起后,技术正在模糊企业的界限

企业和企业家利用数字技术创造了以平台为依托的全球性企业。平台模式区别于传统的一端输入一端产出的社会分工,而是利用技术在用户、生产、供应等各种角色之间创建网络效应,通过在多边模型中促进互动来创造社会价值。由于数字化平台实现规模化的速度更快、成本更低。

因此,新型社会分工必然要适应这种无边界、速度更快、成本更低的互动式网络,通过利用技术持续不断的互动寻找自己在网络中的“职责”。

2. 技术正在重塑工作所需的技能

市场对技术可以取代的较低技能的需求量正在降低。同时,市场对高级认知技能、社会行为技能及与更高适应能力相关的技能组合的需求量在持续增加。在发达国家中,这种模式显而易见;在某些发展中国家中,这一模式也初见端倪。大多数变化不仅仅体现为新工作取代旧工作,而且体现在既有工作所需技能的持续变化上。

3. 机器人取代工人的设想正在发生

第四次工业革命,技术发展对就业的威胁再一次被人类重视,从前三次的经验看,每一次机器取代人类都因为夸大告终,这是历史不厌其烦地教导我们的教训。

但这一次,似乎要被前三次都猛烈很多。得益于移动设备的技术,数据被大量积累并利用,智能客服、智能呼叫系统、无人机等等真正的替代了人类以往的低端工作。另一方面,持续升高的用工成本也加速了这一事实。

4. 技术正在变革工作方式

技术正在改变劳动力市场中会提供丰厚回报的技能,机器人所不能取代的技能所产生的溢价正在持续攀升,这些技能即一般认知性技能(比如:批判性思维)和社会行为技能(比如:能够促进团队合作的管理和识别情感的技能)。

掌握了这些技能的工人更加适应劳动力市场,通过挑战企业的传统界限,扩大全球价值链并改变就业的地理边界,技术正在变革生产的过程。

另外,技术正在改变人们的工作方式,这促成了零工经济的兴起,在零工经济中,企业机构与个体工人达成短期性用工合同。

技术正在改变工作场所对三类技能的需求:

  • 第一,无论在发达经济体中还是在新兴经济体中,对非重复性认知技能和社会行为技能的需求似乎都呈现上升的趋势。
  • 第二,对重复性任务所需要的具体工作技能的需求呈现下降的趋势。
  • 第三,对不同技能类型组合的回报似乎在增加。这些变化不仅体现在新工作取代旧工作这一点上,而且还体现在既有工作技能组合的变化上。

03

企业性质变革:告别公司,拥抱平台

1. 公司性质正在变革

历史上,企业是在一定的界限内运营。英国经济学家罗纳德·科斯在其1937 年发表的论文《企业的性质》中解释了这一现象:他发现,在底特律,企业只有在内部以更低的价格完成生产过程的额外部分而不是转向公开市场采购,才能实现增长。

但是,2018 年,企业运营边界已经向全球全行业扩展。自由贸易协议和得到改善的基础设施降低了跨境贸易的成本,从而允许交易活动可以在任何成本比较低的地方发生。新技术降低了通讯成本,结果,企业的垂直一体化程度随之降低,企业管理层将更多的任务外包给市场。

一些企业甚至正在开拓新的市场,例如:我们熟知的京东商城的平台拥有 17 万在线商户,其中许多商户来自农村地区。实际上,企业如此宽泛的边界本身,也在逐渐演变。所形成的这一演化的共同体,就是所谓的生态。

2. 告别公司,拥抱平台型生态

根据《数字经济 2.0 报告》显示,阿里大淘宝生态有8000人员工,而平台生态的服务商是10万级,大众评审是10万级,物流300万人,消费者是超6亿人,在线商家是上千万人。各种主体的涌入和协作形成了多对多协作,不断创造新的由分工所带来的价值。

纯粹原生的互联网平台型生态,基本上是数字内容、数字贸易,像滴滴打车、淘宝把比特网络跟实物经济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新的经济体;苹果、微软是传统数字经济1.0的代表性公司,今天他们已经很成功转向数字经济2.0。苹果在推出App Store以后,创造了一个平台经济体。微软也在快速实现转型,推动人工智能的平台化。

传统的跨国公司,在内部正在组成新的平台型生态。例如:GE,把制造互联、物体互联做到一起形成平台,相当于工业经济的安卓系统,平台建立以后开放给社会上的服务商和开发者,形成工业云的开发社区。

GE从销售硬件产品转向销售设备使用能力的平台。传统工业经济企业他们今天在纷纷转向平台化,平台化是数字经济2.0时代主旋律,也会变成一个必然趋势,因为他有更大规模、有更高的价值和更高的组织化,而今天系统的智能、互联的技术都使得这样一种平台化变成可能。

实际上,截止目前,全球十大平台经济体市值超过了十大工业经济体的市值,这是历史性的拐点。十大平台经济体里面有三家中国企业,有七家美国企业,在传统十大跨国公司里面没有一家中国公司。

参考资料

世界银行集团《2019年世界发展报告:工作性质的变革》
阿里研究院《数字经济 2.0 报告》

15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iab物智链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