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图看懂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一张图看懂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

云学习小组 2019-01-16 10:29:44 浏览10122

【编者按】1月11日,2019阿里巴巴ONE商业大会在杭州召开,阿里巴巴CEO张勇发表了《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的主题演讲。其中对阿里商业操作系统进行了系统阐述。特别转载“一点财经”报道,原文标题为《为什么只有阿里能做商业操作系统?》。

以下为原文。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从1946年世界第一台计算机被发明出来开始,第三次科技革命正式启幕。与由蒸汽机、电力所驱动的前两次科技革命不同,这一次由更无法感知的数据驱动,一切在涌起波涛的河面下进行。

有的时候,它能够被看到,被认识到,比如计算机的大规模推广,互联网的普及,以及近年来大数据、云计算、AI等技术的大规模应用与普及。

而有的时候,它被掩藏在河水之下,谁也无法看清它的全貌。不过,早早地就有人给了它一个模糊的定义,数字化。

在“数字化”框架下,戴尔、微软实现了基础工具的数字化,无数的网站与应用实现了以人为核心的数字化,人与人、人与物的连接发生巨大的变化。当然,近年来物联网的兴起,让物与物间的数字化也成为主流。

以上这些就是这一次的科技革命吗?不,还远远不是,它们的出现都是在为了推起更高的浪潮,即全面的数字化。

“过去十年,我们走上了互联网,拥抱了互联网。但是到今天,仅仅拥抱是不够了,拥抱是物理接触,而我们今天必须全面融合到互联网中,全面融合到整个数字世界当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有共同的未来”,1月11日,阿里巴巴CEO张勇如此表示。

image
与数字“11”结缘的阿里,选择在这一天发布 “A100计划”,从品牌、制造、服务、组织等11个商业要素中帮助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

去年年末,阿里把自己的使命前加上了一个时间状语,改为了“在数字经济时代,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如今“A100计划”的公布,标志着它正式开始了更为深入的数字化征途,也让全面数字化有了较为清晰的雏形。

在电商时代所向披靡的阿里,在数字经济时代的倚仗是什么?当传统商业与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相遇,它们会有什么样的改变?

01|数字化外援

继云栖大会、网商大会之后,阿里又有了一个大会IP,即ONE大会,参会的是它的2000多家商家。

这是一个颇有时代意味的命名:大会的主要内容是在“ONE”主题下,展示一个阿里巴巴,在一个数字经济时代,怎样与客户形成共同的“ONE Business”,走向一个共同的未来。

这样的阿里,对很多人来说熟悉又陌生。

与电商时代相比,它的重点仍然是和那些与自己携手走过电商时代、跨入新零售阶段的商户合作,不过这一次,它的目标是数字经济。
image

▲阿里巴巴集团CEO 张勇

“今天,淘宝、天猫在原来电商的基础上,正在与商家一起走向新零售,但是在新零售之上,我们又看到一个更广大的世界”,张勇说,“这就是数字经济时代所带来的崭新世界,和所有企业共同要求的崭新经营方式和工作方式”。

自计算机与互联网诞生,传统商业便开始发生不可逆的进化,淘宝、天猫以及它们所代表的渠道线上化正是这种进化的初级阶段。

当时,在以淘宝、天猫为代表的电商平台的作用下,传统商业被带入到电商世界:一开始,众多的传统商业从业者与生产者被带动起来,加入到这场电商浪潮中;2012年,淘宝商城改名天猫,众多的传统商业品牌同样被带入进来,开启了全新的全球品牌电商时代。

电商为传统商业开辟了一条到达消费者的新通路,实现了消费者、渠道、营销的线上化和数字化。

而随着互联网与技术的发展,数字经济时代来临,传统商业与数字化的结合也走向了更广泛的领域,即商业要素的全覆盖,以实现全领域、全流程、企业全方位的数字化——它是一个阶段性概念,生长于传统商业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先进技术之间的缝隙。

对于传统商业来说,早期它与互联网的结合聚焦在渠道层面。而随着电商体系的成熟,线上流量红利减少,线下以及全渠道的融合与效率提升成为零售企业的发展重点。
image
阿里于2016年底提出“新零售”,以及此后“新零售”在全国上下迅速铺开,其他互联网公司迅速跟进,正是基于此。

“过去十年中,绝大多数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应用,都发生在销售端、营销端和消费者端。怎么通过消费者端更好地推动供给侧改革,这是在数字经济时代,真正完成供给侧改革最重要的。”张勇说。

只是很多企业,自身技术基础、数据存储与分析能力弱,同样也没有时间、精力与资金单独完成这样的全数字化。

曾有互联网技术公司试图独自开发一套内部沟通系统,但两年下来成果并不理想,“不要想着所有的事情都自己做,像我们这样的技术公司都不行,更不用提很多传统企业”,该企业负责人感慨道。

对这些企业来说,阿里这样的数字化“外援”必不可少。

02|阿里商业操作系统

活动当天,阿里发布了与众多合作伙伴协作的“A100计划”,试图实现“商业要素的全覆盖”,即“品牌、商品、销售、营销、渠道、制造、服务、金融、物流供应链、组织、信息技术”等11大商业要素的在线化和数字化。

这些要素囊括了商业流程全过程,其中众多要素在电商时代并没有被涉及到,或者说涉及较少,比如供应链端的数字化。

对所有的零售企业来说,库存都是大问题,尤其是周转较快的服装企业。

波司登在库存问题上与阿里进行了合作,将原本分散在各地的仓库、门店的库存数据,以及线上库存数据整合到一起,并将这些数据与销量、订单数据相结合。

数据显示,借助阿里云,波司登库存中心的智能补货系统有效减少缺货损失21%,售罄率同比增长10%,有的商品甚至可以线上5分钟卖完。
image
波司登正是“A100计划”的成员之一。借此,阿里开启了全球范围内最大规模的品牌数字化转型——通过阿里商业操作系统,它将实现传统商业的全商业要素在线化,进而实现全面数字化。

“今天很多城市都在建设智慧城市,开始出现城市大脑。对所有企业来讲,今天要走向数字化经营,都需要一个全数字化的企业大脑。”据张勇介绍,可以为企业数字化提供脑力支撑的是阿里商业操作系统。

1999年创立至今二十年的时间内,阿里沉淀下来了一整套商业操作系统,包括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金融、物流、云计算等基础设施,涵盖了从数据到技术的全能力,以及从零售、营销、产品研发到制造的全链条。
image
在张勇看来,“商业操作系统的关键不是单一模块,而是加起来输出一套系统能力。这个能力让软硬件结合得更好,让用户体验变得更好,让商业有新的可能。”

近一年来,D&G杜嘉班纳等不少国际品牌由于诡异的广告纷纷折戟中国市场。而与之相比的是,故宫口红、波司登羽绒服、李宁等国货纷纷崛起,其原因在于全域的精准营销,以及更贴近消费者的产品研发与设计。

2017年2月,李宁与天猫合作,亮相纽约时装周,将融入中国传统文化的“悟道”系列带到纽约时装周。自此,李宁由传统的运动品牌向“潮”牌转型。

而李宁的产品创新,有赖于天猫的用户画像与天猫带来的全新互动方式——在阿里商业操作系统中,天猫已不仅仅是分销、营销渠道,还是数据驱动的产品创新平台。

当然,不仅仅是天猫,阿里的操作系统横跨了多个部门,包括阿里云、蚂蚁金服、菜鸟、高德、钉钉等基础设施,淘宝、阿里妈妈等商业与数字服务平台,以及健康、娱乐等服务。

这些相对独立的生态,在操作系统内相互作用,在化学反应和共振下,产生了巨大的能量。

03|打破数据孤岛与效率提升

在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中,蒸汽机、电力能源的出现至为关键。而在这一次的科技革命中,能源是千千万万的数据。

随着互联网、物联网多年的发展,人与人、人与商品、商品与商品间的互联互通得以实现,并在此基础上积累了大量的数据。这是“全面数字化”这一浪潮能够掀起的基础。

从这个角度看,阿里商业操作系统积淀了丰富的场景,具有自身的数字化优势。
image
创立至今,从B2B外贸平台,到C2C、B2C电商平台,阿里一端连接着消费者,一端连接着商家,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消费者平台,与全世界商品最多、最丰富的平台之一。

一方面,在淘宝、天猫平台上,阿里积累了超过6亿的活跃购买用户。这些用户覆盖范围极广,其中有的是淘宝天猫的重度用户,每年花费几十万、上百万元。

另一方面,阿里的业务涵盖了实物商品、文娱产品、本地生活服务等内容。这些商品和服务基本可以囊括一个人日常生活所需,可以较为全面地提供用户画像。

“阿里给我们提供的东西更实用,技术能力更强。” 对于为何与阿里合作,据TATA木门副总经理孟祥雷透露,TATA木门的的CRM平台跟阿里后台实现了连接,彼此之间不再是孤岛。

当阿里生态的场景以及阿里云、钉钉等基础设施,与品牌、商品、销售等11个商业要素相关联,各环节的效率都将得到提升,并最终汇合起来,实现整体的数字化,以及整个商业效率的最大化。

雅戈尔是与阿里合作较为紧密的企业之一。据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介绍,雅戈尔有500万个VIP,阿里有几个亿的活跃用户,双方打通后,可以通过大数据对消费者的身材体型进行数据分析、归并。

“可以把胖的人归并起来,有一万个人比较胖,就按照一万个人的规格来做,但是不做一万件,而是一千件,以1对10去销售。通过阿里大数据的赋能,库存几乎可以到零。” 李如成举例称。

在信息化上,借助阿里的技术以及钉钉、智慧零售等工具,雅戈尔建立了中台,打破了信息孤岛。

目前,它在组织上实现了重新整合,原来是层级管理,现在变成了条线管理。与原来相比,这就像“传统的绿皮车跟高铁的关系”,李如成说。

image
如张勇所说,阿里商业操作系统是一种赋能,而不只是提供工具,工具只能解决局部问题,而系统解决系统问题。

利用阿里商业操作系统,从上游源头到下游消费者,企业运营中所有端到端的数据都在技术作用下变成石油,再以计算能力作为引擎,其数字化后的运行速度将再上一个台阶。

04|反向输出

曾有AI专家表示,数据是新时代的生产资本,就像农业时代的土地是主要生产资料一样。而中国人口众多,消费能力增强,存在大量细分需求。在广袤的国土以及众多消费者的支持下,中国成为孕育大数据的天然土壤。

同时,由于互联网发展水平较高,行业竞争激烈,商品与商业创新迭代快,中国存在大量的数字化转型需求。其中,有赖于电商、快递、移动支付等的快速发展,中国零售行业的数字化进程居于全球领先。

阿里商业操作系统以及它所推动的企业数字化变革,在改变中国消费业态的同时,也给全球零售行业带来了变革与启示。

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一直在数字化上并不积极的星巴克,如今在中国市场上却动作连连。
image
2018年8月初,星巴克与阿里达成战略合作,此后它通过饿了么第一次推出外卖,盒马的“外送星厨”让星巴克第一次将咖啡从“隐形”厨房递到周边三公里,双方的权益和会员体系打通……

同时,有消息称,未来星巴克将把在中国市场的经验大力应用到美国市场,并在美国很快通过UberEats展开外送业务。

零售行业中,国外巨头的占比很高。由于起步较晚,在中国市场,它们往往沿用了在总部或者其他地方的经验,将模式和经验输送到中国。

而随着中国消费习惯的迅速改变,以及商业形态的更迭,类似星巴克这样“中国反向输出到其他国家”的情形并不少见。

宝洁正是一例。活动当天,据宝洁集团副总裁许敏介绍,此前一贯在新品上采取审慎态度的宝洁,通过与阿里这样的平台合作,以数据预测消费者需求,加快了新品研发进程。

许敏进一步表示,十几年前,很多时候是国外研发进口到中国,但是现在很多时候是中国的需求被满足之后,反向输出到其他国家,成为他们那个国家最好、最先进的产品。2018年,借力天猫这个新品发布平台,宝洁的新品成功率在95%以上。

同时,许敏透露称,过去两个月,宝洁几乎全球的业务单元都来中国区学习了一遍,从拉美的、欧洲的到美国的,“我觉得学的不光是手段,学的更加是业务和组织理念”。

05|结语

二十年间成长为中国互联网与科技巨头的阿里巴巴,今年将正式迎来掌舵人的更迭。

“我们不仅要拥抱变化,更要创造变化,成为新时代的‘造风者’”,将接替马云的张勇曾在公开信中表示。

他是毫无疑问的“造风者”,曾先后创造了天猫和双11,如今两者都已成为影响全球的商业平台和商业现象。

从新零售到阿里商业操作系统,这是张勇的又一次创造,也是他为巨头阿里找到的又一条前景广阔的道路——它的未来是千万商家的数字化,是整个中国乃至世界的零售变革。

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和A100计划的出现意味着,阿里的数字化进程全面开始。

它的前方没有别人,只有自己。

原文发布时间为:2019-01-15
本文作者:邱 韵
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一点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