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我不是药神》观后感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电影《我不是药神》观后感

晴天哥 2018-07-01 09:12:00 浏览752
展开阅读全文

 第一次写关于电影的观后感,献给徐峥的《我不是药神》的电影,相信我这是一部即使我剧透了一部分的电影内容你依然会去电影院看的现实题材电影。这或许是徐峥截至目前为止演的最有冲击力的一部电影

 电影的故事主线是阿三的国度印度生产一种印度版的白血病专用药格列宁,价格只有正规市场价格的10%左右,一个现实社会中的小人物阴差阳错的走上了代人“走私药品”的道路,为很多因为高价买不起只能等死的白血病人带来希望的故事。奈何冲击了利益既得者药企的利益,最终不可避免的走进法与情的冲突当中。

 这部电影选取了四个比较有代表性的角色,一个为患白血病的女儿筹集医药费而甘愿去酒吧跳艳舞的母亲,一个为了不拖累父母而选择长期出走的患白血病青年,一个希望看着儿子长大而渴望活下去的患白血病父亲,一个给病友提供精神支持的患白学病的牧师。整部电影中他们那种无奈又渴望的眼神给人带来了超强的冲击感,个人认为整部电影过程中那无数渴望活下去的眼神给人带来了强大的冲击,看完电影后我看见电影院里面很多人眼里都含着泪水。个体带来的冲击感远远大于冰冷的统计数据。

 从我个人观影的整个过程来看,这是一部让你由欢笑走向深思的电影,因为整个过程中两个都没有对错的群体却在社会的现实面前发生了冲突,没有任何人能够在社会秩序当中独善其身,一边你需要遵纪守法,一边你需要活下去,任何人,任何人,任何人都没有办法解决,良心这个词在这个时候会闪闪发光。

 一方面我相信而且也坚信知识产权的保护能够促进更多有益的事情发生,另一方面我又觉得在高昂的药物定价面前无能为力的穷人是那么可悲,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矛盾,我只想说一句,请给各个社会群体一个活下去的机会,请真正构建一个求同存异的社会。这个社会有很多我们看不到的阶层真在为他们自己努力的活着。

 在我们有能力的时候为了自己做好风险防范,以后我希望自己能够在合理的情况下能够不断的积累风险的防范能力,通过各种途径。

----------------------------------故事原型 华丽的分割线----------------------

《我不是药神》是一次社会命题的影像化。通过影像,通过一群大咖,直抵观众内心最深处的地方。

徐峥饰演的程勇,人物原型名叫陆勇,被很多人称为“药神”,在网上主流称号是——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

与电影中的程勇不同,现实中的陆勇也是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2002年的时候,他被诊断出患有该疾病,医生便推荐他服用能稳定病情的进口药“格列宁”。

患者必须不断地服用这个药品,才能正常生活。而这种药品在当时的售价是23500元一盒。一盒的剂量仅供患者服用一个月。

陆勇吃了两年,花费了56.4万。当时,陆勇所在的病友群里,100个人中只有两个人吃得起。

2004年6月,在日常资料收集时,陆勇在一篇论文中找到了希望,他了解到自己在服用的抗癌药,被印度一家厂商仿制。

他辗转从日本药店买到了这种药,价格仅售4000元。

陆勇当时并不敢直接换药,而是每期替换一颗药,一个月把四颗全部换完。频繁的复查让陆勇一点点看到了希望。换药数月后,各项指标均正常,陆勇终于确信了。

其实,一开始印度这款药是有副作用的,吃完之后会呕吐。吐出来的都是和胶囊颜色一般的绿水。他不断自我实验,才慢慢摸索出与药和谐相处的方法。

就这样,同年8月,陆勇在自己的病友群里分享了这一消息。随后,高达数千人拜托陆勇购置此药。

陆勇通过药盒上的联系方式,找到了印度厂方Cyno公司。通过直接议价购买,最后只花了3000元。

之后,他发现印度厂商仍有议价空间,到了2014年,如果一次性购置一年用药,算上所有杂费,每月折合下来才199元。

但是问题来了,印度这个药品并没有专利。

印度1970年的《专利法》中,放弃了对药品化合物的知识产权保护,本国企业开始大量生产仿制药,并迅速发展成为支柱产业。

一开始,谨慎的陆勇还去拜访了韩国的慢粒白血病协会,并得到协会的经验——自购、合买是允许的,但代购是违法的。

因此,印度厂商和陆勇因为复杂的转账问题废了不少脑筋。最后,两方讨论出了一套最可行的方案——由陆勇个人账户转账。因此,陆勇专门在网上买了三张信用卡,处理这个交易。

没想到,正是这套不合法的信用卡,让陆勇扯上了官司。

2013年11月23日,陆勇被湖南沅江市公安局逮捕并提起公诉,罪行是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

根据我国法律,但凡没有取得相关部门所批发的进口药品销售许可证,均会被认为是“假药”。即使这些药有很好的疗效。

随后,白血病病友们知道了陆勇的事迹之后,在网上发起了实名签名——《为争取白血病患者基本生存权的集体自救行为的非罪化而呐喊》。

2015年2月27日,沅江市检察院正式对陆勇作出不予起诉决定。称其行为不构成相应罪名,并表示,“对陆勇定罪将背离刑事司法应有的价值观”。

当然,最后政府也为患者做出了努力。2016年,工信部、国家卫计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

2018年,中国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政策,同时有19个省市相继将瑞士“格列宁”纳入医保名单中。

img_aafa8b9096b398a99d22f52a26f48530.png
我不是药神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晴天哥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