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那些事儿 关注
手机版

平行宇宙的你和我

  1. 云栖社区>
  2. 量子那些事儿>
  3. 博客>
  4. 正文

平行宇宙的你和我

雪花又一年 2018-05-04 15:12:00 浏览37 评论0

摘要: 上完生物化学实验课走出医学楼的时候,薛鸣才发现外面在下着大雨。早上还是晴空万里,天气预报也是好天气,出宿舍的时候才十分放心地没有带伞,怎么突然就下这么大的雨?薛鸣不解,转念又一想,这世上哪里什么事情都需要一个理由,本来很多事情,就不是可控的啊。

上完生物化学实验课走出医学楼的时候,薛鸣才发现外面在下着大雨。早上还是晴空万里,天气预报也是好天气,出宿舍的时候才十分放心地没有带伞,怎么突然就下这么大的雨?薛鸣不解,转念又一想,这世上哪里什么事情都需要一个理由,本来很多事情,就不是可控的啊。于是也就不再懊恼没有带伞了。

披着实验服匆匆走在雨中的时候,看着硕大的雨滴在眼前摔在地面上,随即又蹦起来,绽开一朵朵的水花,薛鸣又想起了那一个与今天相似的雨天。有时候薛鸣在想,如果不是那一天下那么大的雨,如果那一天教学楼断了电,是不是现在一切就会不一样。

那一天也是下着这么大的雨,离高考还剩111天,大家都坐在教室里认真刷着前几年的模拟卷。学校一整栋楼停电这种事情并不常见,可是偏偏那一天晚自习的时候断电了。学校处理意外的效率是极高的,不到五分钟,就通知晚自习取消。

由于提前放学,薛鸣比平时早了一个多小时到家。租的房子在一个小区内,四楼,走在楼下的时候薛鸣最喜欢抬头往上看,看四楼那个熟悉的窗口有温暖的光线流出,她知道妈妈一定在家里温好了牛奶等着她,每每这时候,薛鸣就觉得自己特别幸福,也特别幸运。

收好伞,一层一层地按亮楼道的灯,刚爬上四楼准备敲门, 发现鞋带散了。仔细地把伞倚在墙边,薛鸣蹲下去系鞋带。门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是碗摔在地上的声音。薛鸣一惊,顾不上散着的鞋带,准备敲门。手离门还剩不到十公分的时候,门那边又传来了妈妈的声音。

“薛平生,你这么多年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和你妈妈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却从来都没有认真地处理过这个问题。你妈妈不是不喜欢女孩吗,鸣鸣上高中的时候,县中实力也很强,鸣鸣留在县中才是最好的选择,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一意孤行,让鸣鸣报市中吗,我就是要证明给你家里人看,鸣鸣比他们的小孩都优秀,他们连市中都考不上!”

这是薛鸣第一次听到妈妈直呼爸爸的名字,爸爸的声音随后传来:“妈妈从来没有说过不喜欢鸣鸣啊,你……”话音未落,妈妈又是暴跳如雷,一声巨响,应该又是一个盘子落地了。

薛鸣敲门的手就这么悬在了空中,隔着一扇门听着爸爸妈妈争吵的声音。楼道的灯过了一分钟熄灭了,薛鸣感觉手有千斤重,怎么都没有力气再抬手去触亮灯。就这么站在黑暗中不知多久,耳边爸爸妈妈的声音断断续续,心中乱成了麻。

 

 

   在门口楼道黑暗里站着的那几十分钟内,薛鸣想起来许多小时候零碎的记忆。

   小学的时候薛鸣的好朋友孟琪问她,她的爸爸妈妈会不会吵架?当时的薛鸣特别骄傲地说:我的爸爸妈妈感情可好了,他们从来都不吵架。看着孟琪羡慕的眼神,薛鸣觉得自己真是个幸运儿。

   四年级的时候薛鸣看杨红樱写的《女生日记》,书里的莫欣儿的父母在闹离婚,也跑去问爸爸妈妈会不会离婚,薛鸣还记得妈妈当时摸了摸她的头说:我们不会的,你别担心了。你看我们都从来没吵过架呢。

真是心烦意乱,薛鸣索性又下了楼,坐在一楼第一级台阶上,看近在咫尺的地面上绽开的水花。

在楼道站着的那几十分钟内,虽然震惊,薛鸣还是把大概情况听清楚了。妈妈一直觉得奶奶待她不好,所以她不希望奶奶和她们住在一起,也不希望爸爸去看望奶奶,甚至希望过年都不要回家。而爸爸认为,爷爷走得早,奶奶一个人孤苦伶仃,自己作为儿子,尽孝是基本的,即使奶奶有着重男轻女的思想,晚辈尽孝也是基本,更何况奶奶很喜欢孙女,根本就不像妈妈所说的那样。

    而对于自己呢,小时候妈妈执意让薛鸣去市区读书,薛鸣也知道原因,因为妈妈对别人说过很多次,是希望薛鸣能受到更好的教育,有更高的眼界。而今晚,薛鸣才知道真正的原因,妈妈不希望奶奶经常看到自己,希望自己离爸爸那里的人远远的,她也希望证明自己的女儿足够优秀,可以让自己在薛家有挺直腰板说话的资本。原来自己也只是妈妈和薛家人斗争的一个工具啊,原来妈妈对自己的期望是不假,却带着这样的目的啊。薛鸣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无助的想哭。

     一直在楼下坐到平时快放学的时间,薛鸣又上了楼。隐约听见妈妈的声音:“你别再跟我说话了,鸣鸣一会就要回来了,你赶紧把地上的东西清理了,快点热牛奶,鸣鸣的时间很宝贵!”薛鸣心里又是一阵慌乱。好不容易镇定下来,敲了敲门,妈妈在里面开了门,笑容和平时相差无几,还是一样的问她累不累,爸爸在厨房热牛奶,薛鸣随意应付了两句,以今天作业很多为由进了房间。

    也是后来薛鸣才知道因为大雨,不知谁偷偷插了电吹风想吹湿了的鞋子,才导致教学楼断的电。披着实验服走在雨里的薛鸣想,如果那天没有下雨,如果教学楼没有停电,现在已经大一的自己,会不会不一样。

可是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如果。

 

 

后来的情况或许和薛鸣预料中的相差无几。一个才过十八周岁的女孩子,面对这样的落差,还要面对高考的压力,即使有再好的心理素质,说不会有任何影响也是假的。现在大一的薛鸣回想起来,后来的冲刺的一百天过得真是特别快,快到自己如何回忆都不能把那段时光回忆出来。高考也是匆匆过去了,比平时低二三十分的成绩虽也是很高了,但凭薛鸣平时在重点班前几名的成绩还是不应该考成这样,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别人问起来薛鸣也是一笑而过:“考试运气不好而已,没什么。”

高考结束之后父母才光明正大的在薛鸣面前吵起来,薛鸣苦笑,之前的十八年父母瞒的真是辛苦。填志愿的时候父母还是在房间外面吵,薛鸣想,一定要选一个找工作容易,学制也不长的专业,要早点经济独立,早点远离这个家。从小想当医生的薛鸣思来想去,最终所有的学校全部只填了护理学一个专业。并不是自己所乐意,但是在当时是最好的选择了。

后来许多邻居和同学质疑薛鸣,一个高材生为什么要报护理,连初中毕业也可以做护士的工作,工作又及其辛苦,薛鸣只能回以微笑,有什么好解释的呢,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总算是过完了噩梦般的暑假,开学了。新生报到的那天往往是大学最壮观的时候,大多数本省的同学家长都会亲自送来学校,帮忙搬运行李,整理床铺。薛鸣一个人拖着行李箱,也并没有多羡慕,经历过那样的变故,如果知道真相也算是变故的话,大概连羡慕也是一种奢侈吧。

薛鸣本来话就不多,过了这个暑假,更加不爱说话。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去图书馆自习,一个人去食堂吃饭,周末一个人挤公交车穿越大半个城市去看苏州园林。看到被父母牵着手的小孩的时候、看到白发苍苍却依旧眼神充满爱意的老人的时候心里还是会难过,但想想父母虽然瞒了自己十八年,倒也给了自己十八年无忧无虑的生活,没什么好可惜的。

只是偶尔回想起自己站在楼道黑暗里的那个夜晚,想起自己在填志愿时外面不间断的争吵,想起父母之间再无关心的眼神,还是会难过。

 

 

就下大雨的这一天,也许是触景生情吧,联想起一年前的那个雨天,薛鸣一天都闷闷不乐。晚上上完选修课出来,雨已经停了,但天空好像黑得像上帝不小心倾倒了一整瓶黑墨水,黑得异常。薛鸣不喜欢走人多的路,转进一条偏僻的小路。

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就容易胡思乱想。薛鸣突然就想起暑假父亲单独和她谈话的那一天。他说:“鸣鸣,如果我和你妈妈离婚了,不要怪我。”当时她抬头看向父亲,发现就半年的时间父亲苍老了许多,和自己一样漂亮的眼睛也失去了光芒。明明是燥热的夏天,自己却不感到热。薛鸣想起许多小孩在父母离婚的时候又哭又闹,而自己呢,乐意父母离婚是假的,但人不能自私啊,没有爱情的婚姻也许真的就像坟墓。薛鸣还记得当时自己郑重的点了点头。

突然又想起母亲。母亲一直都是争强好胜的,不管是在单位还是在家里。当时父母正吵着,自己帮了爸爸说了说理,母亲当时看着我暴跳如雷,她说:“薛鸣,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这个时候你还帮着你爸爸不帮着我,如果你再帮你爸爸说一句话,我们就断绝母女关系吧,就当我没有你这个女儿。”薛鸣还记得妈妈当时的眼神凶狠的仿佛自己是一个陌生人,心痛也许就是如此吧。

手机振动了,是个陌生的号码,归属地是老家那里。谁会打电话给我呢,薛鸣疑惑。接起来,才发现是姑姑家的表哥。薛鸣去奶奶家的次数不多,与姑姑家的哥哥姐姐们接触的自然就少,表哥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总让薛鸣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最近有没有回家?家里的事情你知道多少?”表哥的语气很严厉。薛鸣一吓,难道爸爸妈妈不和的事情连表哥都知道了吗?再听下去,果然如此,恰逢爷爷去世十周年,家里的矛盾正好激化。“你也成年了,为什么不帮着劝一劝爸爸妈妈?这么闹下去,对你的奶奶,一个老人家的影响有多大!你……”后面的话薛鸣也听不真切了,脑子里一片混沌。难道自己不是受害者吗,为什么没有人来关心一下自己有没有受到伤害,反而在没有求证的情况下就来指责自己不作为。怎么会没有劝呢,不然母亲怎么又对自己说出断绝关系的话呢。可是,在先入为主的情况下,解释又有什么意义。

薛鸣抬头看天,今晚的天空真的黑的异常,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就像薛鸣的内心一样空洞无芒。没有月光,路也看不真切,薛鸣正考虑着着要不要打开手电筒。

突然,电话断了。

 

 

怎么电话突然挂断了,薛鸣总觉得身边的一切有点异常。

再拨回去,表哥的声音又响起:“上周刚上映的那部电影你去看了吧,我特地去看了首映,真是部良心作品啊,这周我还想再去看一次!”薛鸣吃了一惊,怎么突然跟换了个人似的。薛鸣开口:“哥哥,你刚才说我爸……”“啊,我刚才说舅舅上周来我们家了,怎么了,你想家了吗,想家就周末买张车票回来呀,我去车站接你!”薛鸣愣住了,电话挂断前后和自己说话的是同一个人吗,怎么完全说起不同的话题。随便敷衍了几句,薛鸣挂断了电话。

总觉得一切都不对劲,薛鸣边走边想到底哪里出错了。走到十字路口,薛鸣发现平时在西北角卖水果的大叔移到了东北角,薛鸣买水果的时候问了句:“大叔,今天换了个位置吗?”大叔一脸疑惑:“小姑娘,我一直在这个方向没变过啊,记错了吧小姑娘。”

薛鸣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之前不是看过一部《彗星来的那一夜》的电影么,是不是平行宇宙真的存在?刚才那段路那么黑,黑道伸手不见五指,不是和电影里房子外面得黑暗一样吗!那么,自己现在,就是取代了另一个宇宙里的薛鸣吗。激动又惶恐的心情遍布全身,原来刚才电话再拨通的时候,哥哥也不是原来的空间里的哥哥了呀。那么在这个宇宙,是不是爸爸妈妈的情况会不一样,自己的情况也会不一样。

薛鸣突然想起来自己有每天记日记的习惯,是不是看了另一个自己的日记,就能知道另一个自己的生活了。薛鸣急急地赶回宿舍。果然人的习惯是不容易变的,日记还放在自己熟悉的角落。

“今天出门看到一个小女孩牵着妈妈的手,很羡慕。”

“很多人对我学护理学提出质疑,为什么要理睬他们呢,我只有爸爸了,我必须要学好这些知识,照顾好爸爸。”

“如果我早一点学会这些护理学的知识,或许妈妈还能活得久一点吧……”

薛鸣愣住了,在另一个宇宙的自己,妈妈已经因病去世,自己由于种种原因还是选择了这个专业。或许这个宇宙的薛鸣,还羡慕自己,即使爸爸妈妈会不和,但至少回家就能看到他们的脸,还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不和这种事情,总会解决,而已经去世的人,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再仔细地看着另一个自己的日记,那个薛鸣从不像自己一样怨天尤人,觉得天都塌下来,而经常坚强地面对生活,周末都喜欢去做一些帮助小孩和老人的志愿活动,虽然有时也会流露出对母爱的向往,但想起以前母亲对自己的种种,还是觉得自己很幸福。而自己,总是把事情往最消极的方面想,总是不开心,总是觉得自己是最不幸的那个。

薛鸣想,既然和电影里是一样的情景,那应该找不到回到原来宇宙的路了吧。那么自己以后,就要永远地代替另一个自己生活着,不知这是幸还是不幸,但至少,不能再怨天尤人了。可是,就这一刻,好想打一个电话给母亲,再听一遍她的声音……

 

 

“同学,关楼时间到了,赶紧收拾一下东西吧。”我抬头,保安敲了敲我的桌子。我想起来,晚上上完选修课觉得很累,便在开了空调的教室里趴了一会,原来不小心睡着了啊。

突然,薛鸣想起来平行宇宙的事情,那么刚才那些是自己梦到的场景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自己还在原来的宇宙吗?薛鸣想起来十字路口卖水果的大叔,匆忙收拾书包奔出公教楼。今天的路怎么这么长!薛鸣心里着急,突然想起来,要不给母亲打个电话吧!

电话拨出去了,听着那“嘟——嘟——”的声音,薛鸣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如此期待过听到一个人的声音。如果自己还是在另一个宇宙,那么接电话的该是陌生人了吧,那如果……

还没思考清楚,电话被接通了:“鸣鸣,你……”母亲的声音在那头清晰地传来。薛鸣发现原来真的有喜极而泣这一回事,要是像《哈利波特》里一样要用快乐的事情来召唤守护省,那自己召唤的,一定的抵抗摄魂怪能力最强的一只!

薛鸣抬头,今晚的月光真美啊。

 

尾声

(摘自薛鸣的日记)

 

爸爸妈妈还是离婚了,签协议的时候我在场,他们都很平静,又都如释重负。

虽然我真的希望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但他们离婚,我不怪他们。活着本身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爱就在一起,不爱就分开,又有什么好犹豫的呢?人生短短几十年,重要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啊。

有的时候我还是会想起另一个宇宙的薛鸣,虽然自己并没有在她的宇宙里真正存在过,但我依旧记得日记本里隽秀的字迹,记得字里行间洋溢的乐观与坚强。

我不会转专业了,虽然当时学这个专业的目的已不在,但既然命运之手将我推向了这里,那么这里,一定也有值得我遇见的风景。

薛鸣,我们一定要快乐。

为活着干杯。


原文发布时间为:2017-03-23
本文作者:毛毛
本文来源:九州量子,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用云栖社区APP,舒服~

【云栖快讯】云栖社区技术交流群汇总,阿里巴巴技术专家及云栖社区专家等你加入互动,老铁,了解一下?  详情请点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