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那些事儿 关注
手机版

量子研究再获突破能否成功解决核潜艇通信难题?

  1. 云栖社区>
  2. 量子那些事儿>
  3. 博客>
  4. 正文

量子研究再获突破能否成功解决核潜艇通信难题?

雪花又一年 2018-05-02 16:16:00 浏览125 评论0

摘要: 中国在量子应用领域的领先优势不需要多述,量子纠缠、量子雷达、量子反试验等等,中国多年积淀终于迎来密集爆发时刻。近期美媒又传出了中国成功解决量子水下通信的世界性难题,引发了世界多国的关注。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最近发布的一篇报道指出,中国量子通信研究领先世界,近期取得了水下量子通信的关键性技术难题,成功实现了水下量子通信实验。

中国在量子应用领域的领先优势不需要多述,量子纠缠、量子雷达、量子反试验等等,中国多年积淀终于迎来密集爆发时刻。近期美媒又传出了中国成功解决量子水下通信的世界性难题,引发了世界多国的关注。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最近发布的一篇报道指出,中国量子通信研究领先世界,近期取得了水下量子通信的关键性技术难题,成功实现了水下量子通信实验。这篇报道指出,虽然这只是一次普通的通信试验,并没有决定性的实际应用意义,但是这种技术突破本身就潜藏着划时代的意义。

  碳纤维,顾名思义,它不仅具有碳材料的固有本征特性,又兼备纺织纤维的柔软可加工性,是新一代增强纤维,同时还具有超强的耐腐蚀特性。之前全世界主要是日本东丽、东邦人造丝和三菱人造丝三家日企,美国的ALDILA、HEXCEL、ZOLTEK三家公司,以及德国SGL西格里集团,韩国泰光产业,中国台湾的台塑集团等少数单位掌握了碳纤维生产的核心技术,并有规模化生产。现在中国大陆宣布,我也来玩了!

  材料加工技术的落后一直严重影响中国高端制造的发展,碳纤维是军民两用新材料,属于技术密集型和敏感的关键材料,一直被以美日为首的西方国家实施严酷的禁运和技术封锁。

  美国第四代战斗机F22就是采用了约24%的碳纤维复合材料,从而使该战机具有超高音速巡航、超视距作战、高机动性和隐身等特性。而F35将采用高达35%的碳纤维材料。可见碳纤维是多么的重要。

  无论多先进的核潜艇都需要上浮至一定深度才能接收无线电信号,据参与水下量子通信研究的研究员指出,虽然目前只是第一步,距离实用的水下、空海一体化量子通信连线和网络还有一段距离,但显然这是突破性的一步。

  有消息称,由于量子通讯技术未来发展的不可预知性,美国和相关国家正在就量子通讯领域制定“行业标准”,以实现这种技术的全球共享和非军事化用途,并邀请中国参加制定相关规则,以图达到对这种技术的“垄断”。

  水下量子通讯不服不行,很显然中国已经不可能再答应美国这种无理要求,中国自主研发的技术容不得别国说三道四,当年中国敢说敢为,今天一样敢说敢为,中国能否实现战略潜艇深海通信?我们拭目以待!


科学家在量子力学中得出:人死未曾消失

  你相信“人死后未消失”这样的说法吗?

  日前有一名美国科学家称,他在量子力学中找到了证实“人死但未消失”的证据。

  美国科学家罗伯特·兰萨,来自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他是一名大学教授。他的观点就是:死亡只是由人类的意识所创作出来的幻想,他认为生命就是碳元素和其他一些混合分子的共同活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以后又回归大地。除了罗伯特·兰萨,世界上还有不少科学家认为人死后灵魂依然存在着。

  在2008年的时候,一位英国科学家就发布了一个研究结果,他说人死后是真有灵魂存在的。享誉国际的心理医学权威,名字叫布莱恩·魏斯,他也是从一个医疗个案,后来走上了一条他认为更科学的探索之路,那就是他专门调整了自己的研究方向,通过对人的前世的回溯,治愈病痛,而且还做了很多这方面的案例搜集,出了一些书籍。

  美国有一位心脏专家叫罗林斯,这个专家抢救了很多病人,其中有一些病人等于是死后又活过来的病例,罗林斯讲述了人死后灵魂是如何从身体里出来的。罗林斯也出了一本书,书中就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说有个叫威尔兹的病人,抢救无效,没有心跳4个小时了,在医学常识上这个人肯定是已经宣布生理死亡了。但是后来威尔兹又活了过来,他说我像一个俯在烟斗上的肥皂泡上下左右的飘动,后来从肉体中脱开漂浮在空中,慢慢地扩充到人的形状。我看到自己的亲人围着我的身体在哭泣,我想安慰我的亲人,告诉他们我的灵魂并没死,可是这些亲人看不见我。我被一个力量举起来轻轻地向上推进,到了一朵浓密的云飘向我,碰到我脸的时候就不省人事了。当我再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自己的肉体当中,我虽然很虚弱,可是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刚才发生的事情。

  美国神经外科教授亚历山大,也曾经在自己的著作《天堂的证明艺术》中,描述了自己的一个所谓的阴间旅程:他说我当时处于昏迷的状态,感觉自己就在天堂,周围有蝴蝶飞舞,还有一些类似于天使的物质。看来不少的有很多科学背景、有很多医学背景的人,都从自己的亲身经历出发写出了这样的经历。

  “人死后是否重生?灵魂是否尚在?”相信的人说:“虽然没有一个科学的解释,但它不是人类心智可以了解的。”不信的人立刻反驳说:“既然是无法解释清楚的,那它就不存在”。因此,直到今天,一些科学家、心理学家、医学家等学界专家们对这样的说法一直争论不休。

  对于美国科学家的这些实验结果,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陈和生则认为,自己在多年研究中从未认可这种论点。

  陈和生:我想在全世界主流的世界观念当中,大家都不认为我去微观世界进行研究的时候是我的主观影响了我的意识,影响了物质客观的运动状况,这是不正确的,这个来源可能是一些人错误的理解了特物种关系,特物种关系就是你去对一个微观的事物进行测量的时候你必然会改变它的状态,但是这个改变状态是遵循物理学的客观规律的,而不是说是你的心理意识的体现,而这个过程我们在物理学当中都是有深入研究的,我们是有客观分析的,我们的研究过程都是完全可以重复的,不是说今天有这个意识的人可以得到这个结果,明天有那个意识的人可以得到那个结果。

  除了科学论证,心理学家也有观察和研究。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经常会有心理感受影响外在情绪、甚至身体状况的例子。北京大学医学部医学心理专家霍莉钦提到,医学临床上有对一些病人进行心理暗示,以提高疗效的案例。

  霍莉钦:至于说人的精神对于物质或者对于躯体的影响,在我们学科中是比较普遍认可的,这个是可以解释的,例如癌症,很多治疗方法也是用一些想象,你的某些食品或者某些饮料,他可以对癌细胞有一些限制性或者杀灭性的作用,让患者喝下去或者吃下去这类物质以后就不断的想象这个东西可以杀灭癌细胞,然后他的心情就很好,然后过了若干时间以后果然好像是得到了缓解,这种想象本身实质上就可以帮助人有一些再生细胞的力量和活力,他的心情就似乎好一点,其实他是调节情绪,情绪比较积极、比较建设性的话,对于人的时间系统、免疫功能就增强了。

  关于灵魂之类的事,我们不知道怎么解释更合适,但是我们现在不能解释的东西,我们不能说它就不存在,而是我们现在的理解手段还没有到达令人信服的这样一种水平!但是科学家们现在做的,物理学家具体是怎么做到的。如果它是科学实验的话,那个科学实验的环境应该是比较有限的,在那个有限的空间,其他的地方也应该能够重复这个实验。假如后来再看到其它的实验也验证了的话,那我相信他们的说法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众多大科学家都相信神的存在

  多年前,联合国曾经用世界著名的盖洛普民意测验方法进行了一项调查,即调查最近300年间的300位最着名的科学家是否相信神。其中除38位因无法查明其信仰而不计以外,其余262位科学家中,不信神者仅20人,占总数的7.6%;信神者则有242人,占92.4%,其中包括几乎所有曾对科学发展作出过重大贡献的科学巨人。更令人惊奇的是,诺贝尔奖获得者中信神者竟占到93.27%。

  在这些长长的信神科学家的名单中,有不少我们熟知的名字,如物理学之父牛顿、发现相对论的爱因斯坦、大天文学家哥白尼、近代力学之父和现代科学之父伽利略、电报之父莫尔斯、火箭之父范伯郎、伟大的女科学家居里夫人、诺贝尔奖创办人诺贝尔、第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伦琴、发明无线电通信的马可尼、发明种牛痘的琴纳、发明飞机的莱特兄弟、现代航空之父和火箭之父冯布劳恩、现代实验科学创始人培根、量子论创始人普朗克、昆虫学界泰斗法布尔、生物学界泰斗巴甫洛夫、现代原子能大科学家普赖特……

  除了这些人类历史上伟大的科学家相信造物主的存在外,当今世界各国科学家信神者亦非罕见。在这些科学家看来,科学与宗教并非是排斥关系,他们可以一方面探讨世界的奥秘,一方面赞叹神的伟大。

  天文学家伽利略通过望远镜发现了太阳黑子

  比如400年前当天文学家伽利略通过望远镜发现了太阳黑子、木星的卫星和月亮上的山脉后,欣喜若狂地写下了如下这段话:“我惊呆了,我无限感谢上帝,他让我想方设法发现这样伟大的、多少世纪都不清楚的事迹。”

  发现力学三大定律、万有引力定律和光色原理等的物理学之父牛顿,深深意识到创造浩瀚的宇宙者的伟大。他曾说:“在没有物质的地方有什么呢?太阳与行星的引力从何而来呢?宇宙万物为什么井然有序呢?行星的作用是什么?动物的眼睛是根据光学原理设计的吗?岂不是宇宙间有一位造物主吗?虽然科学未能使我们立刻明白万物的起源,但这些都引导我们归向万有的神面前。”“毫无疑问,我们所看到的这个世界,其中各种事物是绚丽多彩,各种运动是如此错综复杂,它不是出于别的,而只能出于指导和主宰万物的神的自由意志。”

  美国发明大王爱迪生一生拥有2千多种发明,但当记者问他最大的发现是什么时,他的回答居然是:“我发现耶稣是人类的救主。”他还在自己的实验室里,立了一块石碑,其上刻着:“我深信有一位全智、全能、充满万有至高至尊的神存在。”

  第一位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德国科学家伦琴在发现射线后,没有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而是根据《圣经》希伯来书第4章第12节的内容,取希腊文“基督”的第一个字母“X”为名,称为X射线,或称为X光,即基督耶稣之光。

  被称为“火箭之父”并于1909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德国科学家布劳恩曾说过,每逢他感到无能为力之际,他总是要向上帝祈祷。1927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美国科学家康普吞博士也是虔诚的基督徒。他曾在1946年转载入上海英文《科学文摘》的文章中写道:“要紧的是具有对上帝的信仰,这种宗教信仰告诉我们,人是上帝的子女,他有权力得到更多的享受,一方面在现世,一方面在来世,信仰足以使我们的生活具有高贵感。

  1918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量子论的发明者、德国著名物理学家普朗克于1945年信教,他曾说过:“我们无论看何处或调查我们以为距离很大的地方,宗教和科学之间是不可能找出一个矛盾来;而对最大的问题,却看出完全的意见一致。宗教和科学这二者并不互相排斥;相反,是互相完成的,好像是为相辅相成具备了条件。”

  于1950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德国化学家库尔德?阿尔德在二烯合成上作出过重大贡献,即所谓狄尔斯—阿尔德反应。他始终虔诚地相信上帝,并且终身未婚。人们一直赞美他虽然富有但生活俭朴的美德。

  是什么原因使这些在常人中的佼佼者走上了信神之路?或许现代天文物理学家,同时也是著名的基本粒子物理学权威、法国科学院院士勒普兰斯?兰盖(L. Leprince Ringuet)所言可以提供一个答案:“信奉基督的科学研究人员,在现代科学的两个主要特征前面——注视世界和拥有世界——感到非常舒服自在……因为这两个特点符合其信仰的深层反响,正属于其科学家使命的范围之内。具体说来,这是基督徒有幸所参与的天主创造世界巨大工程的延伸。”

  也许这些大科学家们的信仰和见证,让迷茫中的我们对这个未知的世界多了些敬畏,让我们真正思考“我们是从哪里来的,将到哪里去。”


科学家濒死体验:只是脑电活动在作怪

  近日在亚利桑那大学的文献中发现了一篇与灵魂有关的文章,遂与大家分享,说到亚利桑那大学麻醉学与心理和意识研究中心是如何开展关于灵魂与意识的相关研究。

  说到灵魂,有些人认为是扯淡,说扯淡的人一般都具备成为第二个爱因斯坦的潜质,差的就是运气而已。爱因斯坦这位老人家是泛神论的支持者,把神和宇宙同化了。

  回过来,亚利桑那大学这两位科学家主攻的量子物体,他们亲自体验了一把濒死状态,发现量子物质可能是灵魂的载体。

  注意,文中用到了可能,Possible,说明亚利桑那大学这两位科学家已经先定了调,这只是可能性研究,不代表权威,说不定是人家的业余爱好也有可能。

  以上研究的科学家来自亚利桑那大学麻醉学与心理和意识研究中心。


  作为量子物理学家,此类人的世界一定与常人不一样,毕竟量子物理在普朗克尺度上已经接近神级空间了,连超距作用都可以被证明,我们这样的三维生物确实无法理解。

  亚利桑那大学心理和意识研究中心主任斯图尔特博士认为意识是大脑中的量子计算机程序,即便人死后,意识也会存在。

  这个突破性的理论在于把量子物理与灵魂结合起来,至少人家也亲自体验了一把,至于对还是错,姑且不说,这种精神应该值得敬仰。

  在濒死体验中,斯图尔特博士感觉到灵魂可离开神经系统,进入宇宙,指出量子物质可形成灵魂,它们是宇宙基本结构的一部分。

  这个突破性的理论在于把量子物理与灵魂结合起来。

  量子理论意识的形成,英国物理学家罗杰·彭罗斯爵士也曾指出,灵魂的本质是大脑细胞内微管,我们的意识来自这些微管的量子引力效应。

  大脑神经元之间的相互作用是灵魂的主要阵地,实际上是宇宙的一部分,可能从时间一开始就有了,其概念类似于佛教和印度教认为的意识是宇宙的一个组成部分,也是西方哲学唯心主义的立场之一。

  斯图尔特博士发现濒死体验中微管失去量子态,但其中的信息不会被摧毁,相反,它只是离开了身体,回到宇宙中。

  对此,斯图尔特博士还在做了一期节目,主题是《假设心脏停止跳动、血液停止流动,微管失去量子态》,微管中的量子信息不会被毁灭,也不能被摧毁,会回归宇宙。

  灵魂会回归宇宙

  如果病人复苏这种量子信息可以回到微管,就像病人所说的,这是一次濒死体验。

  回归宇宙,或许是我们的宿命!


科学揭秘人类大脑神经元在濒死状态下

  研究的首席作者,密西根大学的Jimo Borjigin博士说道:“许多人都认为临床死亡后的大脑是不活跃的或者说活动减退,比清醒状态下有着较少的活动,但我们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在濒死的过程中大脑甚至比清醒状态更加活跃。” 濒死幸存者声称看到明亮的白光,而且有着离开身体的体验。

  大脑中的神经元或许在濒死状态下更加活跃。

  他们针对濒死老鼠的一项研究发现了动物濒临死亡时的高水平脑电波。美国研究人员声称,在人类中这种情况可能导致意识状态的提高。濒死却幸存下来的人们的经历在全世界都非常普遍,然而研究这种经历确实是一种挑战,而且这些幻象难以理解。

  为了了解更多的信息,密歇根大学的科学家们监控了9只濒死的老鼠。在老鼠心跳停止30秒内,他们测量到一种急剧增加的高频脑电波。这些脉冲是神经元的特征之一,它们被认为是人类的意识基础。在老鼠大脑中,心跳停止不久后的这些电脉冲甚至比清醒而且健康状态下更强。Borjigin博士声称,有可能同样的状况也发生在人类大脑中,而且大脑活动和意识水平的提高导致了濒死幻象。她说道:“他们看到的光线或许表明,大脑中的视觉皮层高度活跃,而且我们有证据表明这种状况的真实存在。”


关于人体神秘现象 科学无法解析的第六感

  人体是个神秘莫测的所在,周遭日常的许多事物至今仍然无法解释。我们有那么多先进技术和科学知识,却还是不能为以下让人困惑的事情找到答案。

  1、身心关联

  对于心灵影响身体的各种方式,我们的医学只是刚刚有所了解。比如说,安慰剂效应表明人有时候能通过相信治疗有效来减轻症状和痛苦——不论治疗是否真的有效。我们的身体能通过一系列我们至今知之甚少的过程来自我疗救,其治愈能力远比现代医学所能创造的一切更加令人惊叹。

  2、灵力与超感知觉

  对灵力和超感知觉(简称ESP)的信仰流布甚广,就凭这一点,这两样东西也应该进入十大未解之谜的行列。许多人相信,直觉就是灵力的一种表现形式、一种获取有关世界或未来的特异知识的方法。

  3、濒死体验与死后生活

  曾经濒临死亡的人有时会宣称自己有各式各样的神奇体验(比如进入一条隧道、出现在光之中、与亲爱的人重聚、获得一种平静感,如此等等),这样的体验也许暗示着人死后有知。 但是,尽管这些体验让人刻骨铭心,但却没有人从“坟墓那边”带回过什么证据或是可资验证的信息。

  怀疑论者的看法是,濒死体验可以解释,但是是受损大脑可以预期的自然幻觉。然而,我们还是不能确切知道濒临体验的来由,也无法知道它们是否真的是“那边”的景象。

  4、幻觉记忆

  Deja vu(幻觉记忆)是一句法文短语,意为“似曾相识”,指的是一种令人不解的特殊神秘体验,就是你觉得自己以前经历过某个特定的场景。举例来说,一个女人可能会走进她初次拜访的异国的一座建筑,但却觉得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识,感觉怪异又亲切。

  有些人认为幻觉记忆是通灵体验的产物,或是因为人在不经意间瞥见了前世的光景。跟直觉一样,人类心理学研究也可以为这种现象提供更为自然主义的解释,但这种现象本身的来由和性质始终还是个谜。

  5、神秘消失

  人们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消失不见,大多数是自行逃遁,有一些是碰上了事故,还有少数则是遭人绑架或杀害。但是,其中的大多数最终都会被人找到。真正神秘的消失就不是这样了。从“玛丽·塞莱斯特号”船员、吉米·霍法、艾米莉·亚艾尔哈特到娜塔莉·霍洛威,有些人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失踪人口被人找到不外乎警方破案、相关人员自供以及偶然发现等几种原因,绝没有借助“通灵侦探”的情形。但是,在证据不足、线索中断的情况下,即便是警方和鉴证科学也并不总能解决罪案。

  6、直觉

  说是“心底的感觉”也好,“第六感”也好,别的什么东西也好,我们或多或少都有过直觉的体验。当然,心底的感觉经常会错(有多少次,坐飞机颠簸的时候你觉得它肯定会掉下去呢?),可也有很多时候似乎是正确的。 心理学家们已经发现,人们会下意识地收集周遭世界的信息,由此便似乎能在不自知如何或为何的情况下感知或了解信息。

  直觉的案例很难证明,也很难分析,而心理学家也可能只是答案的一部分而已。 生命从何时开始?宇宙究竟由什么物质组成?为什么我们需要睡眠?科学已经有了飞跃式发展,但直到今天,我们仍有许多难题没有找到答案。


深度揭秘人体悬浮术之谜

  在传说中时常会提及一些人类超凡能力,诸如他们不借助任何外力便可飘飘欲仙,从地面上升起来。然而,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这些被称为“漂浮者”的人也大有其在,依据一些历史真实记录和部分近年来的实例,漂浮者似乎具有一种超凡能力,可以克服地心引力理论将自己的身体慢慢地漂浮起来。

  这样的事例频繁出现在一些修炼多年的教徒、巫师身上,他们不仅将自己的身体漂浮在空中,还可将其他物品也脱离地心引力悬浮起来。据悉,在《英国大百科全书》中记录了许多懂得悬浮术的巫师和其他有超凡能力的实例,书中这些人的漂浮能力被称为“拟等位反式”现象。

  悬浮术

  现代超心理学家至今也无法破解这些漂浮现象,被称为瑜珈修行者的印度教超在禅定派大师,他们也懂得悬浮术,并有其独到之处。

  1986年,美国华盛顿曾进行了一场瑜珈修行者飞行大赛,这次竞赛是面对公众进行的。大约20名瑜珈修行者一比高低,他们漂浮在空中最低也有60厘米,最高可达到1.8米。

  悬浮术悠久的神秘历史

  印度物理学家辛格·瓦杰巴博士观察、研究人体飘浮术多年,也接触过几位有此功能的人。令他奇怪的是这些人都隐居在深山大泽之中,从不愿展示自己,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他们的行为方式及逻辑思维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如果他们讲解此功是如何练成的就更困难了。瓦杰巴博士曾用几种现代物理探测仪器来探测其中的微妙,均无结果。越研究越感到这是奇妙的神话,令人难以理解。

  所以,瓦杰巴博士认为:印度军事家想把人体飘浮术用到军事作战方面,那是令人不可思议的幻想,要揭开此谜尚需要更长的时间,人类的科技水平能真正发现、挖掘人体内潜在的特殊功能,才能揭开谜底。

  印度的军事学家早就注意到人体飘浮术确实存在,并且在设想把它用于军事作战。组织一支“超人”的军队,那就不怕敌方的地雷、坦克、导弹、轰炸机的攻击,随时可以突击到敌人的后方击败对方,就不必再花更多的钱研制尖端武器。

  而印度的一些科学家们却认为:这样的设想很难实现,因为当前科学家尚弄不懂人体飘浮是如何形成的。当今为世人所了解的四种力量,即:重力、电磁力以及两种核力之外,我们只能设想还有第五种力量。

  这第五种力量又是如何从人体产生的?又如何推动人体升空?至今仍是一个谜。如果人体飘浮术确实存在,物理学原理就彻底被推翻了。当然如今的科学水平尚不能解释自然界中的所有特异现象。

  人体在空中飘浮

  特别是瑜珈术的超越冥想功,更难用科学的道理去解释。正如许多不可思议的现象一样,“人体飘浮”至今尚未找到合理的解释。有人认为,人体飘浮者其实是借助外力或小道具,进行飘浮;又或是运用小法术,令观众产生幻觉。

  关于人体在空中飘浮,英国的卡莱曼思教授和印度的几位科学家发现:在印度的古书--《佛经》上早有记载:早在2千年前,佛教的高僧们就能毫不费力地飞向天空,他们将空中所看到的景色,绘成巨画。

  印度的考古学家们曾发现一幅巨大的石雕,它绘制的是印度2千年前恒河流域的曼达尔平原景色,完全是以高空鸟瞰角度绘制的。当时没有直升飞机,人们怎样从高空来绘制的呢?科学家们一直把印度古《佛经》中的记载当做神话,如今他们亲眼目睹了人体飘浮升空,不能不承认记载是事实。

  有关悬浮术的真实记载

  1910年英国著名的探险家彼得·亚巴尔到缅甸北部丛林考察探险,在一座边远山区的大寺院里认识了一位修行老僧。这位老僧每天早晨在寺院门前静坐十多分钟,然后盘坐的身体慢慢升空,在深山的丛林上空飘一圈,才慢慢地落到地上。

  亚巴尔被这一神奇情景惊呆了,他用照相机从不同的角度拍摄了这位修行僧空中飘浮的镜头。回国以后,他在英国《卫报》发表了自己拍下的照片及自己看到的这位僧人升空的情景。

  当时有些英国科学家不相信,认为亚巴尔是幻觉,中了一些宗教巫师卖弄的障眼法伎俩。亚巴尔坚决否认,他认为自己当时头脑清醒,目睹的情景真真切切。这位僧人在做人体高空飘浮时,并没有邀请他观看,是他偶尔碰上的,根本没有什么障眼法之说。

  1912年,法国的探险家罗亚尼在尼泊尔和我国西藏交界的喜马拉雅山一带考察、探险。他请了一位西藏喇嘛做向导。这位藏人喇嘛在走路时,竟脚不沾地,似飘浮前进。

  喜马拉雅山一带积雪很深,罗亚尼每进一步,脚都陷在雪里,而要跋涉前进,非常艰难。而这位藏人喇嘛行走时脚不沾雪,非常轻松,并且时时在拉他前进。如有一阵风来,这位喇嘛的身体如同树叶一样,身体飘起,随风前进。

  最令罗亚尼惊奇的是这位喇嘛带着他过康尔尼峡谷时的情景。这道峡谷约二百多米深,一百多米宽。如果爬山越过,需要大半天时间,而且非常危险,因无道路可行,随时可能跌入峡谷中,不粉身碎骨也要跌成重伤。

  罗亚尼正为过峡谷需要冒险发愁时,喇嘛弯下腰,将罗亚尼背在身上,要他别害怕,闭上眼睛。罗亚尼突然感到身体飘起,睁开眼睛一看,他惊呆了,喇嘛背着他腾云驾雾地在空中飞行,仅仅几分钟时间就越过了峡谷。他实在难以相信,在这荒凉的雪山地带,竟有如此本领的奇人。

  罗亚尼返回法国后,把这位藏人喇嘛随风飘浮的照片,和自己的奇遇写成文章登在报纸上。有众多的读者不相信,认为这位探险家在写“天方夜谭”般的神话。

  据历史记载,许多虔诚的教徒在痴迷的祷告中,也会慢慢地漂浮起来。塞拉菲姆-萨瑞维斯凯是俄罗斯诺夫哥罗德市的大教主,同时他也懂得悬浮术。

  莫斯科《历代记》中还记载着一位名叫圣-巴兹尔的男子可以漂浮在人群头顶之上飞越莫斯科河。天主教牧师们在悬浮能力上也不向俄罗斯圣徒示弱,天主教记载着懂得悬浮术将自己身体慢慢漂浮起来的人有许多,写入史册的就达到300多人。

  俄罗斯19世纪就盛行的一种杂志名叫《画谜》,该杂志致力于研究俄罗斯一些神秘现象。书中记录着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1837年7月18日,年仅8岁的涅考拉伊-依瑞罗维在自己的二楼卧室睡觉,突然外面雷闪电鸣使依瑞罗维从睡梦中惊醒。

  这个时候,小依瑞罗维看到自己卧室一道闪电,突然出现一个高大秃头老者站在离床几步之遥的阳台上,这位留着长胡须身穿蓝色长衫的老者,正在用手旋转阳台门的旋钮。

  随后这位神秘老者将小依瑞罗维迅速抓起,飞速地离开了住宅。几位仆人看到了这一幕,他们称那个老者仅在几分钟之内,便抓着小依瑞罗维穿过花园朝着Sviyaga河奔去。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小依瑞罗维就已出现在河对面了,当仆人们赶到时十分惊奇地发现小依瑞罗维的衣服完全干着的。小依瑞罗维说,我简直无法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我是从河上飞过去的,只是有时脚轻踮一下水面。

  俄罗斯类似的故事举不胜举,在1900年出版的《神秘地区》手册中讲述了一位名叫本恩迪科特-努瑞什斯基的男子,一天他突然看到一个男孩溺水,便奋不顾身地跳入河中将男孩救了出来。

  然而,当他们从水中出来才发现努瑞什斯基身上都是干的,这时努瑞什斯基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在水面上奔跑,这一点连他自己也无法解释清楚。


  悬浮者多是宗教信仰者

  在众多人体飘浮的个案中,绝大部分的成功者,都是对宗教抱有热诚、信奉神秘主义或心灵主义。他们包括:

  休姆--英国灵媒(心灵主义者),多次展示空中飘浮的技能,同时亦能作出预言。

  圣约瑟--意大利基督教教徒,性格极为激动,每遇上宗教性极度亢奋的时候,便会突然飘到空中。

  艾薇拉--西班牙圣女,不能自控地在空中飘浮,同时亦获得预感力。

  神秘男子--西藏秘法修练者,在西藏地区研究西藏秘术的法国探险家尼鲁夫人,曾在西藏遇上拥有飘浮能力的神秘男子。他为了避免飘到半空中,身上都绑着沉重的枷锁。

  有关人体飘浮的记录,最闻名的可算是休姆。他拥有40 年公开表演“人体飘浮”的记录,而飘浮得最高的一次,竟然可以离地24 米。这种异能,为他赢得“最伟大的超人”的美誉。



原文发布时间为:2018.01.14
本文作者:詠四
本文来源:简书,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用云栖社区APP,舒服~

【云栖快讯】诚邀你用自己的技术能力来用心回答每一个问题,通过回答传承技术知识、经验、心得,问答专家期待你加入!  详情请点击

网友评论

雪花又一年
文章1320篇 | 关注29
关注
高速通道(ExpressConnect)是一款便捷高效的网络服务,用于在云上的不同网络环境间... 查看详情
基于阿里云快速搭建海量基因数据上传、存储到分析挖掘的一体化解决方案。极大提升基因数据的解读效... 查看详情
融合云计算、大数据优势,连接用户、医疗设备、医疗机构以及医疗ISV,致力于构建医疗行业云生态... 查看详情
为您提供简单高效、处理能力可弹性伸缩的计算服务,帮助您快速构建更稳定、安全的应用,提升运维效... 查看详情
阿里云9.10会员日

阿里云9.10会员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