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镁客·请讲」HelloEOS梓岑:嘻哈外表下的区块链式达尔文主义

  1. 云栖社区>
  2. 镁客网>
  3. 博客>
  4. 正文

「镁客·请讲」HelloEOS梓岑:嘻哈外表下的区块链式达尔文主义

行者武松 2018-03-07 10:28:00 浏览1095
展开阅读全文

这个世界的成功者需要具备的首要素质,是强烈的攻击性或侵略性。

四月的天气暖风和煦,脚下的昆山扬不起一丝浮尘。位于海创大厦17楼的YOYOW办公室,办公风格简单质朴到只看到桌椅的青木色调,偶然搭配上窗台的一株盆栽和旁边的一辆健身机,让你感到这完全是一群IT精英的极简主义在作祟。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们在见到梓岑的时候从来不知道这是梓岑。就好比北京大学的学生让季羡林看包儿一样。在我们和白菜的对话过程中,有一位头戴棒球帽的大男孩,穿着不宽大的卫衣,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偶尔窥探下我们的电脑屏幕,马上露出狡黠的微笑。

就好比童年时期总会有个邻家男孩,远观着我们的游戏,每一时刻都试图加入而又不断抽离。他在那帮程序员当中坐立,棒球帽180度歪在脑后,目光不断地在周围游移,终于还是在我们身上落定,仿佛知道我们是谁,认定这终归是一场属于他自己的游戏。

HelloEOS梓岑:嘻哈外表下的区块链式达尔文主义

一种有分寸的暴躁乖戾

几个月之前,如果你跟梓岑讨论炒币,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没有结果。说不定还会骂你个狗血淋头。在他的认同里,如果你需要根据别人的分析来决定自己的交易策略,那就是“对不起,你不配赚到钱,乘早离场乖乖上班”。

当然,讲真话这件事情因人而异。梓岑的真话在于他不是懒得搭理你,也不是那种循循善诱式或者充当人生导师故作装逼,而是直接告诉你所有的东西都需要靠自己实力。这种个性非常像街舞和嘻哈中的battle,不服大家比一场。

只不过在梓岑身上不同的是,他不需要亲自上阵,光是用自己的冷漠就能打败你。因此,梓岑很容易招黑,在他的微博评论中,说不上每次必定沦陷,反正也是喷子总会出现那么一两个。奇怪的是,梓岑对铁粉无动于衷,对喷子总会说上一两句。

除了自己个的个性之外,令他招黑的还有他自己的头衔。梓岑不仅是YOYOW的联合创始人,还是BTS中华区的代表和理事,关于BTS每次的价格巨幅波动总会有人控诉他是不是有黑庄在背后拉盘,然后他就不断地微信截图再搬到微博上一遍又一遍向大家解释。

微博成为了他的主要阵地,个人生活、工作Title全部融为一体。显然,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几个月之前,他偶尔会向大家透露自己的疲惫,受伤在医院打点滴还不忘记拍照跟大家汇报情况。但转身便告诉自己:不必浪费时间去解释,懂你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也很难理解。

对于一个在商业社会中从事商业的人来说,保持分寸至关重要,或者说如何在尖锐的个性与圆滑的商务交际中保持完美平衡。老罗在这方面倒是表现得非常鲜明,从不断攻击友商嘲笑苹果,然后再到发布会中告诉粉丝:我是一个企业家,说话要注意分寸。

现在的梓岑仍然没有找到那个完美平衡点,但显然已经更加具有分寸。比如减少脏话,直接亮明原则,削弱自己的攻击性,只做基本信息的传达和分内的事务解释。但尖锐的个性仍然存在,只不过是把这些锋芒集中在了自己和区块链身上。

HelloEOS梓岑:嘻哈外表下的区块链式达尔文主义

虽然“向来自认一无是处”,但他知道自己唯一的优点便是无所畏惧,这也使得他的自黑精神非常强烈。比如他一度在自己的直播中向黑粉传达:先留20分钟让他们喷我的时间,然后再做直播。

他非常信奉区块链领域里也存在着达尔文主义,说“这个世界的成功者需要具备的首要素质,是强烈的攻击性或侵略性。应该由彻底的自由市场属性来让部分个体生存并繁殖,通过监督手段对此进行校正是反自然而且低效的,成功或者失败应该取决于自然性状。”

也因此,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在一个长期向上的领域,活得足够久,就是赢家。

过分地利益角逐会导致责任忽略

除了联合创始人和理事头衔之外,梓岑还被称为奶王、乃至所谓的DAC布道者等。这些头衔有趣的地方在于,它们反映出梓岑对于心目中所推崇的东西带有极强的宣扬欲。和白菜一样,他踏入区块链也是始于13年的购买比特币。

但这个过程“没有持续太久”,他很快发现区块链不仅仅能够做支付,还将在其他很多领域发挥作用。13年底与BTS的“邂逅”在很大程度上解放了他的大脑,也让他发现了“辣个男人”BM。我们问他为何组建HelloEOS社区,疯狂奶EOS,他毫不避讳:追随BM是最直接的原因。

显然,梓岑还具有强烈的idol情节,现实生活里的梓岑更喜欢的着装往往是戴帽子的宽大卫衣、牛仔裤和平板鞋,脖子上挂着BOSE。脸上永远带着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这不过最近频繁的商业行为使得他心力疲惫,总幻想着夜半牛排和江南水乡而不可得。

HelloEOS梓岑:嘻哈外表下的区块链式达尔文主义

他说BTS的DAC分布式概念和DPOS机制令他感到“相当惊艳”,在2014年大部分人还在玩炒币,项目方还在抄写代码的时候,他和BTS社区里的很多小伙伴已经跟随BM朝前做了一个大步。直到今天区块链领域里已经落地的应用里,BM的BTS和Steemit都赫然在列。

在BTS所带给他的冲击不仅仅是视野开拓,更多是思考的维度转变。在整个行业还在纠结所谓的金融货币之时,他们“已经开始探索区块链在其他行业的具体应用”。包括线上投票、分布式的DNS以及游戏音乐,但非常遗憾的是,很多项目都没有存活下来,最后只有一个YOYOW。

正是如此,YOYOW才更显得难得。他期待2018年的YOYOW能够有百万注册用户,这个信心来自于他对石墨烯技术的看好以及YOYOW的项目逻辑在媒体内容领域的应用合理性。从今年年初上海进行的石墨烯开发大会到今年5月官方举行的黑客马拉松,他都参与积极性十足。

另外,对于最近火热的EOS超级节点话题,梓岑觉得过度的利益角逐容易让人忽略掉背后所肩负的责任。“就比如DAPP的孵化和开发,实际上是非常重的事情。一个项目的前期考察、各种竞调,逻辑梳理、运营考核等,是一整个系统性的东西,需要非常专业的团队,而且工作量极大。”

应当看到当前的节点竞争,是存在着两步走的战略的。一个是首先尽可能范围地教育用户参与到EOS的生态建设中来,第二步方才是让大家看到每个节点的发展建设,然后让大家利用自己手中的权益投出自己所信赖的节点。因此梓岑才说他不需要拉票,生态建设是长跑,参与才是关键。

区块链式达尔文主义

梓岑在讨论所谓的区块链世界生存指南的时候,说“竞争是区块链生态的天然特征,整个区块链生态也像个体一样,应被看做是以这样方式进化的有机体。失败者是整个生态生存竞争的‘不适者’,不应予以帮助;在生存竞争中,财富数量是成功与否的判定标准。”

他进一步将其归结为币圈资本主义的理论支撑,虽然不清楚他是否认为这正确,但总会被他拿来当做反击那些炒币失败者或者犹豫交易的人的武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言辞都是:别逼逼,看钱包里的数量说话。

但在EOS的生态建设里,DPOS机制给社区带来了贿选问题。梓岑将贿选定义为中饱私囊,“我把我的节点利润分给投票给我的人,这是最直接的贿选手段,这意味着整个生态的发展红利被我偷偷拿过来,给了我自己的一个小圈子。长期来看,这种行为一定会被整个社区清洗出去。”

应当看到,EOS的DPOS机制是先进行竞选然后才能确定当选者是谁。不能因为有些当选者采取了我们不喜欢的方式当选而否定掉竞选本身。但贿选在任何一个时间、场合、机构和国家,都是重大丑闻。

“只不过在过去,我们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治理方式,会带着不正的价值观来参与”,梓岑表示,毋庸置疑 “贿选是错的,但我们需要慢慢地让所有用户意识到这点。不妨把不好的都交给市场,由完全的市场竞争决定。”

适者生存,优胜劣汰是区块链世界中的生存法则,但梓岑表示,区块链并没有生死。传统的互联网公司必须要盈利才能生存下去,但区块链项目不同,即使陷入非常低迷的低谷,底层公链也会一直运行下去。

“那些有价值和实力的区块链项目,只要链稳定的运行,它就不会死掉。你看那些中心化交易所都得需要盈利,因为有运维成本,并且交易所的格局也一直在变。但BTS依然在运行,这就是中心化项目和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的区别。”

HelloEOS梓岑:嘻哈外表下的区块链式达尔文主义

现在的梓岑说自己好像“已经变成了异类”,比如他说人民币对他来说只是满足生活所需,他不需要多少钱,也不需要计较持有资产的人民币价值。把数字资产卖成多少人民币对他来说并不叫套现,相反地,换成更多区块链资产才叫套现。

“任何会让我短期持币数减少的交易行为,对我来说都有巨大风险。比如买一套房子保值增值,无法给我更多安全感。”


原文发布时间:2018-04-19 19:38
本文作者:巫盼
本文来自云栖社区合作伙伴镁客网,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镁客网。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行者武松
+ 关注
所属团队号: 镁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