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规模仅为12亿元,充电桩建设真的是朝阳产业吗?

  1. 云栖社区>
  2. 镁客网>
  3. 博客>
  4. 正文

「深度」规模仅为12亿元,充电桩建设真的是朝阳产业吗?

行者武松 2018-03-13 13:28:00 浏览1410
展开阅读全文

嗅觉敏锐的资本开始大量涌入这一市场,如何盈利却成问题。

纯电动车不仅环保而且日常支出的费用更少。由于政府鼓励使用新能源汽车,还发布了纯电动车不限行、购买这种汽车不用申请指标等政策。

但是电动车要畅通无阻地跑起来,背后离不开充电桩为其续航。于是很多公司把充电桩视为朝阳产业,事实真是如此吗?

规模仅为12亿元,充电桩建设真的是朝阳产业吗?1

一、相比电动车的发展,充电桩建设出现滞后

数据显示,截止到2014年底,中国电动车充电设施共建设充换电站778座,充电桩30914个。同时,中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超过12万辆,约64%为纯电动汽车。纯电动汽车与充电设施的配比逾2.5:1,而非标准1:1的配置。

在第四届中国充换电技术高峰论坛上,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候福深表示,很多企业对充电设施的重要性和系统性认识不够,简单地将其视为电动车辆的一个附属产品或一套电气设备,甚至有人认为只需要一个普通插座就能解决充电问题。显然,这种认识是不全面的。正因如此部分城市对公共充电基础设施的建设的重视程度不够,未制定发展规划,多数城市对公共充电基础的推进力度也明显不够。

电动车“充电难”的问题有待解决,政府也看到了这点。国务院办公厅于今年10月发布《关于加快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适度超前、车桩相随、智能高效的充电基础设施体系,满足超过500万辆电动汽车的充电需求。以上述目标计算,充换电站数量将达到1.2万个,充电桩450万个。这一政策的落实有望改善充电桩建设滞后的现象,电动车的发展也不再受限。

二、“国家队”和民营企业争进充电桩市场

2014年5月,国家电网公司(下称国家电网)宣布,向社会资本开放分布式电源并网工程,和电动汽车充换电桩设施两个市场。

不过,国家电网仍是国内最大的充电桩建设运营主体。进入充电桩业务,可以加强产业链的衍生,从生产、发电、储能到充电桩的利用。随着电力改革的深入,售电侧放开,充电桩业务可以成为售电市场的一大突破口。其他的大型央企、地方国企、民营企业甚至外资企业也在进入这一领域,数量已达上百家。进入充电桩领域的“国家队”,除了国家电网及其下属电力设备企业、南方电网公司、车企等,还有中国普天集团和“三桶油”。三大石油公司希望能够利用加油站的网络优势,直接改建“加油站+充换电站”模式。但受到审批政策、技术、增容配电等限制,以及盈利前景的不明朗,目前推进较为缓慢,声势不比民营企业。

进入充电桩行业的门槛其实并不高。有一批民营企业快速进入这一市场,拉动了公众、社会资本对充电桩市场的关注。珠海泰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销售副总经理郭勇如此表示,“前几年,能够去参加充电桩项目招标的设备厂商,一只手就能数完,2014年以来,民营企业对充电桩有了实质性的投入和布局,市场开始活跃起来了。”目前,嗅觉敏锐的资本开始大量涌入。

9月,新能源汽车充电综合服务运营商“电桩”公司宣布,获得乐视网数千万元A轮融资,双方称将联手推动电动汽车智能充电设备。这一跨界的投资,当时在资本市场上引起轰动。10月,上汽集团宣布出资3亿元成立上汽安悦充电科技有限公司,计划在2020年前,建设5万个公共充电桩。

让资本市场看到希望的是,指导意见明确表示,通过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加大财政扶持力度、建立合理价格机制等方式,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充电基础设施体系建设运营。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电网发展综合研究所主任工程师李立理表示,“民营企业在运营推广的模式、产品发布的形式等方面创新性很强,对公共充电桩的宣传效果、影响力的提高上,都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三、短期难以盈利,资本市场热情能否持续?

在大量资金的注入下,充电桩领域能出现滴滴、美团这样的平台公司吗?然而现实略显骨感。令李立理担忧的是,资本市场的一时热情,到底能持续多久。公共充电桩运营者遇到的挑战不少,最重要的是,这个市场尚未盈利。

公共充电桩是新型的城市基础设施,涉及到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系统的解决方案。“因为是新型的,现有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政策、规定不适用,政策做出调整,本身就需要时间。”李立理指出,“这一产业的利益格局、商业模式都未成熟。”

在第四届北京国际充电站(桩)技术设备展览会上,多家参与公共充电桩运营的设备厂商均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目前为止,建成的充电桩(站),实现盈利的几乎没有。一位充电桩企业的工作人员表示,“现在进入公共充电桩业务看中的是前景,产业前期进入相对容易,等市场真正起来了,再想进入就难了。”

按照市场公认价格,一个慢充公共充电桩成本均价在2万元,快速充电桩成本在10万-20万元之间。一个拥有十多台充电桩的充电站,不算土地使用费用,仅基础设施、配电设施、运营等成本就在几百万元以上。仅依靠收取0.5-0.8元的充电服务费为收入来源,想要收回成本并盈利,时间跨度颇长。

另外,李立理表示,公共充电桩市场是一个纯增量的市场,要想涵盖运营、管理及固定投资的折旧等成本实现盈利,需要规模支撑,才能达到平衡点。“对于运营商而言,公共充电桩这一市场体量并不大。”李立理说。到2020年,对于公共充电领域,除去公交、出租车、环卫等车辆,一年的用户以400万辆乘用车规模计算。按照目前采用的服务费回收机制,一度电收取0.5元服务费,一年全国的公共充电桩营业收入只有12亿元左右。

“12亿元的产业规模,能够支持起多大的投资?公共充电桩行业短时间内涌入了大量的资本,也许不久就会出现泡沫,炒概念、短期投机行为也会浮现。”李立理说,“最后真正能活下来的运营平台、设备厂商,肯定会压缩到几家真正具有竞争实力的。”

候福深称,在2020年之前,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是不经济的,无法实现盈利。“因此,美国、日本、英国等国均实施了财政补贴或税收减免政策。”据报道,国家能源局等部门正在牵头落实充电桩相关扶持细则。市场预测,未来对充电基础设施的建设补贴,最高可能达到40%,充电站建设最高有望补贴300万元。

四、迫于形势,充电设施的商业模式有待创新

初期投资成本高,短时间不能盈利,决定了商业模式的重要性。各家参与公共充电设施建设和运营的企业,都在探索创新模式,比如将新能源车的销售、租赁、维修和保养等增值服务囊括进来。

江苏万帮充电设备有限公司以“星星充电”为公共充电桩运营服务平台,以场地众筹的模式扩张充电站规模。星星充电市场部一位工作人介绍,这主要是为了解决目前建设公共充电桩,难以获取场地的问题。“只要你提供停车场地,星星充电就免费提供充电桩,并且负责建设和运营,收取的服务费进行三七分成。”工作人员说,“星星充电的目标是三年内将建设25万个充电桩。”

富电科技公司将充电站运营和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业务相结合,旗下推出“小易租车”业务。据北京富电科技有限公司小易租车租赁部经理贺峰介绍,其公司在北京华贸中心停车场建设的充电站,也是电动车的租赁点。贺峰表示,“上班族可以在下班时租一辆电动车回家,第二天上班时归还,我们会负责充好电,一天几十元的租金比打车便宜。”

深圳聚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聚电),则依靠互联网技术,将在全国铺设的充电桩、充电站,连成全方位立体网络,通过软件App实现一站式充电服务。聚电北京分公司销售总监从怀涛向记者展示该App时称,只要打开该软件,就可看到附近可用的充电桩,并能直接在软件上进行预约锁定。

借助与互联网的结合,已成为充电桩企业普遍采用的方式。特锐德、奥特迅、中鼎股份、中恒电气等多家知名充电桩企业均在“互联网+充电设施”领域进行了布局。在李立理看来,未来5年,充电桩企业获取利益的方式,一是纵向切入到整车利益链条里,二是横向和服务业务做融合,包括停车、广告等方式,三就是获取国家的补贴。但到2020年之后,随着每年新增用户规模超过200万,并保持快速增长,公共充电业务的商业价值会有显著的提升。

不过,尽管充电桩用户均为高净值用户,相对于其他互联网行业的用户规模,百万级别的乘用车用户规模并不算大。因此这些充电桩企业很难将网络平台做到类似滴滴、美团等平台的规模。


原文发布时间:2015-11-18 10:07
本文作者:江一
本文来自云栖社区合作伙伴镁客网,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镁客网。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行者武松
+ 关注
所属团队号: 镁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