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中国电子学会给阿里云飞天颁发了15年来首个特等奖

  1. 云栖社区>
  2. 云栖学习小组>
  3. 博客>
  4. 正文

刚刚,中国电子学会给阿里云飞天颁发了15年来首个特等奖

阿里云头条 2018-04-23 10:01:59 浏览5871

4月21日的中国电子信息技术年会上,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博士代表“飞天云操作系统核心技术及产业化”项目接过科技进步特等奖的奖牌,这是该奖项设立15年以来,首次颁发的特等奖,阿里云、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清华大学等为主要完成单位。

c77c3cc714085a0e4187aa4e0de903179112a099

“10年前,飞天诞生的第一天,我们就知道单台服务器远远不能满足计算需求,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数据中心作为一个巨大的计算机,而不是把数据当作一个放一万台计算机的地方。”王坚回顾了飞天之初的思考,“飞天就是数据中心的操作系统,没有这样的基础软件,就无法做真正的云计算。”

飞天是由阿里云自主研发、服务全球的超大规模通用计算操作系统,得名于中国古代一位亲水女神,希望为人带来幸福。2008年10月24日第一位员工入职,2009年2月1日阿里云工程师写下“飞天”第一行代码。今天,飞天承载的阿里云已经跻身全球前三、亚洲第一的云计算平台。

“多年前,创办阿里云的时候,和一批视ACM竞赛为乐趣的年青人一起工作。他们用‘飞天’代码告诉我,没有年青人,就不会有阿里云。”王坚回忆飞天的开始。“当时做这个系统没有东西可以借鉴,是一群不到30岁的年青人一起定义了这个架构,找到了一些关键的技术挑战,在过去十年不断完善了飞天这个系统。”

0dec3d0fb8027e37142a4a960c88a8ae8dbaf00c

王坚表示,今天我们站在从电力时代到算力时代的转折关头,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实力的标准,正在从电力消耗变成算力消耗。正如130年前爱迪生在纽约建设了第一个电网,让灯泡走入所有人的生活,当电成为基础设施、成为工业的主要动力的时候,人类才真正走入电力时代。

人工智能之所以取得重大的发展,也正是因为互联网把算力带到了更多地方。但今天互联网和算力的渗透已经超过过去所有基础设施,但还远远不够,人工智能还只是算力时代的第一个灯泡而已,电冰箱、洗衣机等等电器还远未出现。“我小时候每个家庭还在纠结点8瓦的电灯泡还是20瓦的电灯泡,那个时候电对人们而言还是奢侈品。而今天的算力某种意义上还是奢侈品,还没有产生对电对工业革命那样的影响。”王坚生动地描述了他对算力时代的思考。

会上,王坚还介绍了5月25日至27日在杭州云栖小镇举办的2050大会,“这是一场为年青人举办的大会,飞天10年间的年青人也会在这里团聚。”

以下为王坚演讲全文:从电力时代到算力时代

前几天在博鳌论坛,我参加了一场论坛,题目叫“互联网的上半场与下半场”。我说今天互联网还远谈不上上半场和下半场,这些概念可能是一些今天大的互联网公司杜撰出来的。为什么这么讲?互联网带来的创新远未开始,只是今天的上半场和下半场代表了过去的互联网。今天传统互联网公司所面临的巨大挑战,使得他们在想他们自己的上半场和下半场。所以我再说一下没有互联网的上半场和下半场,只有今天互联网公司的上半场和下半场。

这回到我今天所讲的题目,我们在一个最好的时代,从一个电力的时代到算力的时代。如果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就是我们处于用一个用电力衡量一个国家、地区经济发展的能力,到了今天以计算的能力来衡量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的能力,所以我想这是一个巨大时代的转变。

我想回顾一下,一个电力时代到底曾经为我们带来过什么?我们今天到底处于什么样的情况?我自己的理解是电的现象很早就有了,但电力真正成为社会发展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就是一百多年的事情。爱迪生不仅仅是发明了灯泡,他将电网带到纽约的珍珠街时,这才是完成了电这件事情。同样为什么会产生那么大的变化?当爱迪生把电带进来时只带进了一个电器,就是灯泡。而当电变成了基础设施以后,使得我们慢慢有了电冰箱、洗衣机,慢慢地电变成了工业的动力,世界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觉得我们就进入了我自己认为的电力时代。

到今天我们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为什么人工智能会出来呢?我想就是因为今天我们看到的所有的东西,真正产生很高价值的东西,已经不是电而是计算能力,简化下来就是“算力”。所以大家想想今天为什么我们能谈人工智能、谈大数据,所有谈的东西都是假定计算能力无所不在,同样地也可以讲计算的基础设施因为互联网而到处都在。大家认真来想一下的话,我们其实就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一次根深蒂固的变化,这是我们从电力到算力时代非常重要的机会。

同样,为什么没有互联网的上半场和下半场,只有互联网公司的上半场和下半场。今天所有讲的互联网,实际上都是在讲地下的光缆,那是最最基础的东西。那这个背后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今天的互联网的渗透我想到了人类过去从未达到过的,但是这个渗透还远远不够,如果你讲海洋算进去,地球上大部分的地方是没有被互联网覆盖的。美国希望用卫星组下一代的互联网,其实这件事情的意义会超出光缆取代铜缆,是一次革命性的改变。

有一本书提出了一个观点,当一根电报的铜缆跨了大西洋把美国和英国连起来的时候就是互联网的开始,只是那上面没有跑TCP协议。从铜缆到光缆是一个很大的变革,但用卫星组互联网不仅仅是解决飞机上上网的问题,而是会重构整个基础设施。这个我个人认为会远超出了光缆替代铜缆完成的那次变化,因为卫星组的互联网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可以覆盖地球上的每一寸土地的基础设施。

为什么我讲从电力时代到算力时代,因为互联网的全面渗透,我们可以想像过去不需要计算,也没想过要计算的东西将来都可以被计算,可以想象算力会有多大的提高。两、三年前我提出来,其实我们应该建一个城市大脑,把数据看作是城市发展新的资源。但是如果城市所有的数据都能被处理,它所需要的计算能力可能是我们今天所有可以想像的计算能力的几万倍甚至是几百万倍。所以大家有时候开玩笑说,我们今天一个城市所拥有的视频数据如果都处理下来的话,会把国家搞破产的。

我小时候每个家庭都会纠结点8瓦的电灯泡还是20瓦的电灯泡,那个时候电对人们而言还是奢侈品。而今天的算力某种意义上还是奢侈品,还没有带来电对工业革命那样的影响,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因为一切刚刚开始。

十年前,大家刚开始谈云计算的时候,我们重新思考了一下云计算是什么,就做了今天得奖的系统。那个时候我们不是想云计算,其实我们想明白了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实际上我们不是在做云计算,我们所有做的技术就是希望数据中心是一台巨大的计算机,而不是数据中心是一个放几百台、一万台计算机的地方。那个时候对我来讲,飞天就是数据中心的操作系统,没有这样的基础软件,做云计算就是做云计算上面的服务,而不是真正的云计算。这是我们当时想这件事情的出发点。

第二件事情我们想明白了一件事情是与今天的主题相关,就是从电力时代到算力时代。当时所有人讲云计算的时候,最主要的是讲虚拟化,虚拟化的出发点就是一台机器的算力能力是否能被充分利用。但是那个时候我们做飞天的时候是有基础的假设,单台计算机的算力是重要的,但是真正对计算机的需求,你可以预见未来单一台机器的能力不够,所以你需要远超出今一台机器所给予的能力。所以我们将虚拟化当成是一个计算能力的切分,而当时飞天要解决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计算能力的聚合,这是一个非常不一样的出发点。

最后一件事是一个非常根深蒂固的出发点,飞天操作系统跟单台机器上的操作系统最大的不一样,就是完成了一次从产品到服务的转化。在软件的时代,操作系统就是把一个产品装到一个机器上,但是到了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的计算时代,你要做到的事情是怎样将计算变成一个服务,而不仅仅是把计算放到一个盒子里做一个产品。当时飞天就是做了这个事情。

刚才梅宏老师最后说任重道远,听到这个词你就知道没有上半场和下半场之说。我也蛮感触的,这让我想到我们做飞天系统时,年青人在这里面起到的作用。其实当时做这个系统时,没有所谓的东西可以借鉴,就是一批不到30岁的年轻人一起定义了这一架构,找到了一些关键的技术挑战,在过去十年一点一点完善了飞天这个系统。

当然今天很高兴,对阿里巴巴这样一家大的公司来讲,先不说别的,那也是历史上在那么大的范围系统里,我们实现了存储的统一性,无论是结构化还是非结构化,无论是实时计算还是批处理,因为有了飞天,我们有了计算的统一平台。但这是这些年青人前赴后继地花了十年的时间才奠定了这一基础。

下月底25、26号我们会在杭州云栖小镇给年青人开一个2050大会,过去曾经为飞天做过贡献的年青人,可能很多已经不在阿里巴巴工作了,都会回来团聚一下。

我们今天碰到的问题和挑战,大概是世界上所有地方都没有的。我在很多地方讲过,城市大脑就像60年代的阿波罗登月计划,这是我自己今天可以想到的最最复杂的一个系统,需要智能技术去解决,也需要超过我们今天成千上万倍的计算能力才能解决。我相信,接下来的5年、10年,我们一定有机会真正进入算力决定一切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