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道III 終極無間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無間道III 終極無間

jephon 2016-12-26 16:25:00 浏览422
展开阅读全文

   凭良心说,它绝对算是诚意之作,而非急功近利或者说抢市。因为导演尤其是编剧都用了心,为了和第一二集融合而在细节处理上做足了文章,麦兆辉也实在够天才。

   关于时间问题,本片不是完全杂乱无章,只不过是前后两段时间平行前进,也算是一种特殊的插叙手法吧。我以为这种将时间打碎的手段使得整部影片更加紧凑,而不至出现前后两个似乎不相干的故事。

   先小附一下最使观众迷惑的东东:本片中重点涉及到的磁带共有三盘,均为韩琛所录制,理由在文中有分析。

   磁带1:刘健明与韩琛在影院的对话。

   磁带2:黄志诚死后刘健明与韩琛通的电话。

   磁带3:图书馆中杨锦荣与韩琛的对话(这是真的哦)。
  
   ****时间:2002年5月的某一天 (阿仁殉职前六个月)
   “阿仁,够了!住手!别打了!”
   影片一开场就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开始就是陈永仁大闹按摩房,不愧是当警察受过训练的,一下子就撂倒了三个人
   傻强两手叉腰,一幅小大哥模样。陈永仁的回眸亮相也颇具震憾力。(看这一幕时GF大叫,陈永仁怎么瞎了一只眼啊!! ^_^!)
   这个时间陈永仁还只是个小弟 ,傻强的“手下”,在气质上却更象傻强的大哥。傻强当然也不是真的把阿仁当小弟。
   陈永仁行使暴力是没有理由与目的性的,好象打架的根本不是自己,挥棒爆人的时候已经不知自己是哪个了。这不能说是一种迷失,算是一种逃避方式吧。反正打人的又不是我,或者说我只是在尽一个卧底的义务而以。这种特殊身份使他不得不变得玩世不恭,不可能再是以前那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了(这一点他比刘健明要聪明,刘只会一味将自己埋入痛苦中)。这是一种无奈。
   这一次打架无非是因为两个按摩女让傻强不爽。这为以后傻强临死前所讲的按摩女一定要漂亮的理论作了很好的铺垫。虽然这一处铺垫于影片本身影响不大,但能让观众会心一笑就已足够。
   不能不好好记得傻强说的话:“刚才那个按摩小姐一进来,那样子,哇,跟琛哥的狗一模一样。我当然不要她。好了,第二个一进来,更糟,长的跟琛哥一模一样!”绝倒!
   傻强算是片中最为可爱的一个人物,就因为他够单纯,这种与众不同足以使露面不多的他能在众多一味处心积虑的人物中显得很抢眼。
   “做人就是这样的啊,你爆我我爆你的。”在电梯中,傻强一本正经地第一次说这句话。

   ****时间:2002年6月14日
   韩琛与大陆来的沈澄谈生意。
  (刘健明那时候在哪?还在警局里往上爬呢。那时是小刘。)
   沈澄架子好大,先让沈亮和韩琛谈,而且连沈亮讲话都那么大派,“没我大哥的关系,你在内地的生意,我看也做不长!”这让韩琛分外不爽。“你去跟他的小弟谈生意啊。”韩琛笑眯眯地对傻强说。傻强不解。
   陈永仁向黄志诚提供线索。“你女儿满月嘛。”陈永仁以六个月后黄Sir送他手表时一样的语气对黄说。黄Sir那张故意不苟言笑的脸上闪过那么百分之零点零一的微笑。可惜这个刚满月的孩子在六个月以后就要失去爸爸了。有些事是改变不了的。

   ****时间:2002年8月某一天
   “小事儿嘛,就应该让小弟们去做。”陈永仁去和沈亮谈合作的事情。“老陈~~~~”、“有!力!人!士!”沈亮不愧是大陆来滴。“拿烟灰缸砸他的头。”韩琛在电话里说。陈永仁照做。(相信观众无人同情沈亮,这家伙的嘴脸实在是欠揍。)这时候杨锦荣出现了。他带着迷人的微笑向上抬了抬手掌,好象在说,众爱卿,平身吧。从时间上说这应该是杨锦荣的第一次露面,如果不是影片的时间被交错,他的这次露面也会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好一个笑里藏针。(不是藏刀)。
   杨锦荣怎么会出现?当然和韩琛有关。二人的关系后面交待得清楚。韩琛的目的是什么?一是他信不过沈澄,想在警察局看他的反应。二是要给自己讨回面子,看看谁更拽。
   两个人被带到警察局。韩琛和沈澄也到了。杨锦荣将陈永仁打得吐血,只是想看黄志诚的反应。黄志诚愣了一下,杨锦荣笑了一下。杨锦荣的眼睛好犀利,否则也不会一早就认出陈永仁是在警校的同学。“要不是你离开警校,我也不会拿优秀奖。”这是他后来给陈永仁说过的。所以他对陈有一种特殊的微妙感觉,有欣赏,也有不服。这可能是他在后来一心要胜过刘健明的原因之一吧。今天偶然见到陈永仁,杨锦荣才会去试探他的身份。现在杨锦荣就明白一些事情了。他对黄志诚说:“怎么处理你决定。”黄说:“算了,大家都这么熟。”杨锦荣就更加确信不疑了。走的时候,他很善意又有点得意地对陈永仁说:“我认得你,你小心点。”他这话的意思大多数人都会误解了。陈永仁咧嘴笑了笑,黄志诚捏一把汗。
   在警察的地盘儿,沈澄和韩琛还是一样的嚣张,但杨锦荣还是占尽上风。这么一号厉害人物在第一集里怎么提也不提呢:)
   杨锦荣和沈澄应该是第一次碰面,互不认识。杨锦荣只是在调查他。
   在这里六大影帝都露面了。刘德华是最不起眼的一个,还要黄志诚多说一句话:“CIB的同事先走。小刘,谢谢啊。”当然这也是导演为了告诉观众当时刘健明还在CIB混呢。这个场景,黎明出尽风头。“他,把你,打成这样,要不要投诉?不投诉就签字。”
   黄志诚问杨锦荣:“你想搞事吗?”杨答:“你觉得我在搞事?会出人命的。”黄志诚:“知道就好。”黄SIR明显对杨的做法不满意,杨做的太过火了,无论是前面叫CIB照相,还是中间的处理问题..连带最后的那句嘱咐..要知道黄SIR和陈永仁都要在公开场合装做不认识啊..但是没办法,杨要掩护大陆和香港的两方卧底。他没听出杨的意思。杨是在反问黄志诚。事实上六个月以后真的出人命了。做卧底,尤其是在韩琛的身边,生命真的没有保障。所以他对阿仁说:“你小心点。”
   酒吧里,傻强为了维护陈永仁,用酒瓶砸了自己的头。“出来跑,不是你爆人,就是人爆你嘛。”傻强说。然后,沈澄用酒瓶砸了陈永仁的头,双方和解。
   “你有没有遇过一种人,不知道何时对你好,更不知他何时想杀你。我就遇到过。”韩琛对陈永仁说。他指的当然是倪永孝。现在他用同样的方法对待倪永孝的弟弟。“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因为倪永孝,韩琛再不会相信任何人。现在的他时常发出一种奇怪的笑声。“呵哈哈哈哈哈哈”。傻强就问他:“琛哥你这么笑是什么意思啊!”没有人再能了解韩琛,经历了太多的过去,现在的他宁愿使自己成为一个谜。
   “我也奇怪,他为什么不杀你。”韩琛对沈澄的身份产生怀疑。即使沈澄不是条子,也不象是个真正的老大。真正的老大怎么会被阿仁这么一个死不足惜的小角色所羞辱。而且韩琛从来也没有维护阿仁的意思。
   “以后内地这条财路就交给你了。呵哈哈哈哈哈哈。”

   ****时间:2002年8月16日
   陈永仁被黄志诚安排去看心理医生。(韩琛与沈澄已经开始着手军火生意的合作。)看就看吧,例行公事而以。虽然陈永仁时常对黄志诚发发牢骚,但黄Sir的命令他还是尊重的。陈永仁时刻都记得他自己是个警察。
   这一天对阿仁很重要,对心理医生李心儿也是。这是二人的第一次见面。
   “监禁?不是说治疗完就没事了吗?”
   “知道了。不好意思。”
   “黄志诚这个王八蛋。” 开始陈明显只把治疗当成儿戏..当得知治疗不成功要被监禁的时候相当震惊。
   陈永仁溜掉。
   第二天。李心儿报警,陈永仁又回来。这是第二次见面。
   李心儿告诉陈永仁将对他治疗六个月,实施催眠疗法。李心儿问及陈永仁的家庭情况,陈永仁先说了两句真话,然后开始顺着感觉胡说八道起来。
   很多人声称理解不了陈永仁在第三集中的快乐,说与第一集中的沉重不符。是这样吗?根本是乱讲。我就没觉的这和第一集有什么不符的。陈永仁本就是这样的性格,他懂得自我解嘲。他总是尽量不去想自己的处境,将自己变得好象在游戏人间。还记得第一集中音像商店里陈永仁向刘健明推销商品吗?你能看出他有多沉重而痛苦吗?相反,他和本集一样的“快乐”,还是那句话,一种逃避现实的方式。
   但和李心儿在一起,他是真的快乐。和李心儿在一起,就像和黄志诚在一起一样,可以尽情的油腔滑调,调皮捣蛋。因为在他们面前,他是最轻松的,是最没有压力的,这时候他不必再刻意掩饰身份,这时候他才可以真正的做回自己。他可以在李心儿面前撒谎吗?“催眠就是那种找个女人来,搞得你晕头转向,让你说真话的那种。”
   第三次见面。陈永仁继续跟李心儿捣蛋,花样不断。李心儿总是既生气又无奈,但不知心里怎么想?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病人吧。非常特别的病人。调皮的大男孩,谜一样的男人。
   第四次见面,李心儿被陈永仁搞到扭伤手臂。陈永仁替李心儿推拿胳膊,李心儿握住陈永仁的手说:“你知道吗?你总是撒谎,我很难帮你。”陈永仁愣,然后微笑,扬了扬眉毛。从这一刻起,两人开始了真正的沟通。
   第……次见面。长Kiss。陈永仁被闹钟唤醒。他搞不清刚才发生了什么,是真?是梦?
   他去问李医生,李心儿指着他的脑门说:妄-想-症。
   靠,催得太多了,催出个妄想症来。
   不管是真是幻,二人又恢复了先前那种微妙的关系。对李心儿来说,陈只是他的病人。对陈永仁来说,李只是他的医生。一个是拥有理想事业与光辉未来的人,一个是依靠某一种信念而生存的没有明天的人。
   这是一种无奈的,却又心照不宣的感情。
   当天,傻强和阿仁一起到码头和沈澄见面谈军火生意。沈澄问:“韩大哥呢?”傻强答:“琛哥说我们两个搞定了!”韩琛完全赢回面子了。

   ****时间:2002年11月(大约,陈永仁接受李心儿治疗期间的某一天。)
   陈永仁跟踪韩琛到图书馆。见到韩琛和杨锦荣做交易。具体说什么听不到。然后遇到李心儿。李心儿问你在这儿做什么,陈永仁硬是没想到怎么回答,黑社会小混混在图馆做什么?他只能笑了笑。李心儿也不多问。
   杨锦荣对韩琛说,你帮我,我帮你。原来杨锦荣是负责警察方面和黑社会交换情报的人。这是一种游戏规则,双方各取所需。这就不难猜到当初陈永仁砸沈亮时杨锦荣突然出现的原因了。
   事后陈永仁向黄志诚汇报韩琛要和沈澄交易的事,并提到了杨锦荣的事情。黄说杨锦荣和韩琛在一起这说明不了什么。片中没有直接讲这一段,而在后来刘健明读陈永仁病历而产生的幻觉中交待得很清楚。
   两天之后,韩琛和沈澄的军火买卖在珠三角一带进行。韩琛派了陈永仁去交易。基本上是让陈去送死。他依然信不过沈澄。“谁知道他是不是坑我。”“我的命告诉我的。”
   黄志诚得到陈永仁的情报,准备前往一举捣毁韩琛集团。却被杨锦荣阻止。因为杨锦荣已从韩琛处得到情报,那并不是真正的交易,而且很可能沈澄是个警察(还没有完全确定)。
   在交易地点,陈永仁交货时对方发现箱子竟然是空的,双方火拼。在一个角落里,沈澄和陈永仁面对面同时开枪,沈澄的脚受伤,而阿仁伤了手臂(这就和第一集中阿仁一出现时手臂就打着石膏结合的天衣无缝)。
   沈澄用枪指着不能拿枪的陈永仁说:“你为什么不打我的头?”
   阿仁答:“我没瞄。”这一处处理的非常妙。
   第一集中,林国平杀陈永仁,一枪爆头。
   第二集中,刘健明杀倪昆,一枪爆头。
   可以得出什么结论?但凡黑社会的使枪高手,一枪爆头是最直接的杀人方式。刘健明和林国平都是黑道“精英”,否则也不会被挑选去警察局卧底。
   而警察开枪却不一样。警察开枪的目的是使对方伏法,而不是为了杀人。尤其是经过警校专业训练的,拔枪时的第一反应绝对不是射对方脑袋。当然在特殊情况下比如对方挟持人质就又另当别论了。比如黄志诚杀倪永孝。但这也是做警察所不应该的。
   所以陈永仁一枪射中对方的脚。而沈澄更厉害了,一枪射中对方拿枪的手。摆明了是个训练有素的刑警嘛,奇怪陈永仁怎会看不出来。
   杨锦荣出现了。其他的人估计也被他的手下抓去了,又是大功一件。
   杨锦荣说:“随便开枪把,让我省下一颗子弹。”陈永仁惊讶地说:“你说什么?这还算是警察?”这下沈澄完全明白了。杨锦荣更是早已看穿。原来三个人都是警察。
   三个人惺惺相惜。两个卧底,一个边缘人,很容易地成为知己。
   阿仁对杨锦荣说,你常跟韩琛交换情报,小心点。他现在一定明白杨锦荣当时对他说的“我认得你,你小心点”的意思了。
   杨锦荣说,下礼拜我放大假。所以在第一集中,杨没有露面。导演都想到了。
   沈澄说,做完这个我就不做了。他带着一份遗憾回大陆了。毕竟还是输给了韩琛。

   ****时间:2002年11月20日 (阿仁殉职前7天)
   阿仁在音像商店初遇刘健明。这时的刘健明已升至CIB(情报科)警长。而陈永仁因多次为韩琛卖命也终得韩琛的信任。
   两个不同立场的人共同欣赏《被遗忘的时光》,共同陶醉。

   ****时间:2002年11月22日
   韩琛与泰国人做交易。黄志诚从陈永仁处得到此情报,当晚率重案组布下天罗地网。刘健明率CIB协助重案组,负责追踪目标与监听的工作。
   刘健明第一时间提供情报给韩琛。最终导致双方行动均告失败,警方告不到韩琛,而韩琛的整批货都丢入大海,损失不小。双方在警局里针锋相对,暴露双方均有卧底的事实。

   ****时间:2002年11月23日
   韩琛要求刘健明查出卧底是谁。刘健明向韩琛要他手下的档案。双方约定当晚在影院会面。
   当日刘健明和梁警司一同打高尔夫。梁警司告之刘健明将被升职到内务部。但仍要留在重案组调查内鬼。
   晚上刘健明与韩琛见面,陈永仁跟踪到影院。但没有看清内鬼究竟是谁。但他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那就是韩琛偷录了他与刘健明在影院的对话,并将磁带放进抽屉里。这是磁带1的来历。

   ****时间:2002年11月25日
   刘健明已升职至内务部高级督察。他来到重案组负责查警方内鬼的工作,受到黄志诚的欢迎。
   刘健明开始研究摩斯密码。同时查到黄志诚是这方面的专家。
   这一天其时是陈永仁的生日。黄志诚送他手表时说过:“25号是你生日嘛,臭小子。”

   ****时间:2002年11月26日
   下午,黄志诚约陈永仁在天台见面。刘健明派人跟踪黄志诚。并通知韩琛。
   韩琛的人赶至将黄志诚杀死。陈永仁悲痛万分。警匪火拼时傻强为救陈永仁中枪。一天之内,陈永仁失去了两个最好的朋友。
   刘健明和韩琛通电话,问韩琛为什么闹这么大。韩琛将这次通话也录了下来。此为磁带2。韩琛真的不再相信任何人,每一次通话都要留下纪录作为手中的底牌,即使被出卖都可以同归于尽。韩琛无疑是无间道系列中最为可怕的人。
   刘健明拿到黄志诚的手机,通过摩斯密码联络到陈永仁。刘健明使陈永仁相信他是黄志诚的人。二人决定合作对付韩琛。
   刘健明先放出话来说傻强是警方派去的卧底。引诱韩琛去自己的货仓。在目的地刘健明将韩琛击毙,一举破获韩琛集团。刘健明在无间之路行走了七年,彼岸终于清晰可见了。

   ****时间:2002年11月27日
   刘健明上班时获得同事们的掌声。陈永仁与刘健明见面。陈却意外发现了刘的真实身份而离开。
   刘健明为了维护自己的身份,不得不删除陈永仁的档案。他以为一切都将结束了。然而陈永仁却抓住了他是内鬼的证据,他从韩琛房间找到了磁带1(影院对话)。陈永仁以磁带要胁刘健明在港岛区四方商业大厦天台见面,要求其恢复自己的身份。
   陈永仁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因此将磁带1寄回给李心儿诊所,收信人写自己的名字。李心儿是陈永仁唯一可以相信的人,但他又不想让李心儿卷入这桩事情。
   下午三点。二人在天台见面,谈条件。林国平出现,原来他也是韩琛卧底之一。在电梯处林国平将陈永仁射杀。在电梯里,林国栋告诉刘健明,今早有人将一大袋磁带寄给梁警司。还好他手下的警长是自己人,将带子拿到了。他还说,在警察局里,自己人一共有五个。刘健明再次陷入无间地狱。原来一切都没有结束。他毅然将林国平杀死,他在想,另外三个是谁?究竟是谁?
   噩梦又再继续。
   刘健明逃脱法网。林国平做了他的替死鬼。

   以下属于个人推断部分。影片没有交待清楚。尽量做到不主观吧。
   先说磁带的事。
   警察局内共有五个内鬼。刘健明一,林国平二,梁警司的那个下属三,后面提到的陈俊是四,最后一个应该是指杨锦荣。杨这个应该是个错误判断。真正的内鬼只有四个。而林国平是根据梁警司收到的带子数目判断有五个内鬼的。
   韩琛在每个内鬼提供线报时都对其录了音,他有这个习惯,没有人可以让韩琛完全信任,他知道有一天会用得上。这其中也包括在图书馆和杨锦荣的对话。他死后所有磁带都被陈永仁找到。陈留下一盘(磁带1)用来要胁刘健明,其余全部寄给警属梁警司(包括刘健明的磁带2),有破滏沉舟之势,大不了一起死。
   所有磁带被梁警司的下属获得。他将另四盘磁带连同一封信分别寄给其他四个“自己人”(磁带没有被销毁可说是本片的最大BUG)。他的目的可能和林国平一样,自己人该互相帮助吧。
   刘健明得到了磁带2,放进自己的保险柜。陈俊也一样。
   杨锦荣假期结束返回警署,得知了陈永仁殉职的消息,失去一个自己敬仰的朋友,心情可想而知。同时他收到了录有自己与韩琛做交易的磁带3,才明白警局里仍存在内鬼。于是他向上级汇报,开始着手清理内鬼,也算是给死去的陈永仁一个交待。他需要一个拍档,但警局里没有人可以相信,每个人都可能是双重身份,于是他想到了沈澄。沈绝对是最佳人选。
   沈澄应约入港。杨锦荣约了沈澄在某天台见面。“人他妈都死了,这还有什么用。”“有些事,还是要去做的。”沈澄点头。这是警察的职责,也是对死去朋友的交待。
   二人的天台相会,被一个人拍了照片。这个人就是杨锦荣的下属陈俊。原来他也在调查杨锦荣,他怀疑杨锦荣是内鬼,他想要洗底,他是另一个刘健明。

   沈澄回大陆开始二人的计划。他摇身一变又成为拥有三个上千尺物业的金菊投资有限公司的老板(奇怪大陆公安做卧底怎么总是做这种牛气轰轰的大角色,而不像香港警察只能做小混混)。沈澄与杨锦荣一同寻找线索,也找到几个内鬼并处理掉(包括梁警司的那个下属。也许不只是五个)。另一方面陈俊也在调查杨锦荣与沈澄,双方有意地互相接近。而陈俊在南华会练保龄球时的住房也由沈澄提供。相信这段时期的陈俊也常会在噩梦中惊醒吧。
   陈永仁天台殉职事件后,刘健明开始接受内务部的调查。一查就是十个月。

   ****时间:2003年10月
   十个月了。对刘健明及天台案件的调查已进入最后阶段。
   这十个月以来,接受调查的刘健明被架空职权,暂时在庶物部负责琐碎的警署事务。而Mary也着手与他理离婚手续。落魄的刘健明已经彻底将笑容丢失了。
   这段时期他是怎么过来的?他戒掉了咖啡,每天要靠安眠药才能睡着。他最担心的也许不是内务部对他的调查,更不是Mary的离去,最折磨他的,应该是,另外几个内鬼是谁,在哪里?
   天台案件有了结果。刘健明是破案的有功之人。梁警司告诉他下个月他将被调回内务部继续做他的高级督察。
   这一天他将陈俊警官在庶物部的制服送过去。途中衣袋中掉出一串钥匙,他捡起来放了回去。(这一段根本不可能是杨锦荣的安排,在这里解释倒显得多余了。)
   来到保安部,刘健明亲眼目睹了陈俊在上司杨锦荣面前饮弹自尽。刘健明不知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杨锦荣这个人不简单。在这里杨锦荣是影片的第一次露面,
   提枪静静地坐在那里,实在是酷得掉渣。高手就是这样的,那种冷静与犀利,谁说他只会写报告?看电影要用心的。
   解决掉陈俊已后,杨锦荣认为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不会再有内鬼了。于是沈澄回大陆,杨锦荣被上头安排他放一个月的假休息。
   杨锦荣根本未意识到刘健明的存在。每个人都以为陈永仁殉职案件已经结束,林国平为刘健明做了最好的掩护。而杨锦荣却在刘健明的心里划了一个问号。

   ****时间:2003年11月
   刘健明被调回到内务部。重案组的张警官也一起被调了过来协助刘健明。
   刘健明接的第一个案子就是关于陈俊自杀的事件。张警官从陈俊的保险柜里找到了一封信和他与韩琛对话的录音带(此录音带的来历上文已交待),证实陈俊也是韩琛的人。刘健明开始紧张。出于自己的立场,他第一个就想到了杨锦荣,这个人一定和自己一样,是内鬼而洗底。
   他不得不进一步调查。他想到了陈俊衣服中的钥匙。他返回庶物部去拿,恰逢杨锦荣假期结束来查询车位的事情。杨看到刘健明来拿陈俊的制服,产生怀疑。一个高级督察却要亲自跑来取线索是说不过去的。他在想:原来内鬼还没有清理干净?原来他忽略了最应该怀疑的人。刘健明告知车位。早在几星期前他就已经有意将其车位安排到自己车位的旁边。
   两个人一同离开庶物部。杨锦荣问:“我们以前有没有见过。”刘健明答:“没有。”刘健明问及沈澄,杨锦荣说:“不关你的事。先顾好你自己吧。”这是二人的第一次交锋。
   这一下双方开始互相怀疑了。杨锦荣第一时间通知沈澄回来,告之此事还没有结束。另一方面,刘健明用他找到的钥匙打开了陈俊在保龄球馆的储物柜,找到了陈俊手中的杨锦荣与沈澄见面的照片,更加确信杨锦荣有问题。
   几天以后。在墓地里,刘健明和李心儿一同祭拜陈永仁。李心儿情绪低落。李心儿带刘健明去自己的办公室。即使是心理医生,不开心的事也需要向人倾诉。
   二人离开时,与沈澄擦肩而过。沈澄来港的第一件事就是来看望陈永仁。他打电话给杨锦荣:“我回来了。”杨锦荣说:“那咱们开始吧。”两个人开始调查刘健明。
   来到李心儿的办公室,李开始睹物思人,伤心落泪(这能是装出来的吗?)。刘健明发现了李心儿电脑中还保留着陈永仁的病历,于是他略施手段偷去了电脑。
   刘健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却因为不知电脑的密码无法进入而暂时搁浅。他即刻开始着手调查杨锦荣。他找到保安部的方位图,仔细研究后到保安部在各处安装了监视器。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房间也早已被杨锦荣监控了。
   下一步,刘健明在杨锦荣的车上安装了跟踪器。杨锦荣对刘健明为其安排的车位早有怀疑,这次去而复返,就差一点将刘健明抓个正着。刘健明凭借自己的应变能力掩饰过去。而杨锦荣拿起车中的监视器,就都明白了。
   刘健明每时每刻都紧盯电脑屏幕,注意杨锦荣的一举一动。杨锦荣坐在电脑前,突然抬起头来凝视自己的方向,这着实把刘健明吓了一跳。然后看到杨锦荣走向自己的保险柜时,刘健明忍不住笑了。他所关注的目标,无非就是杨锦荣的保险柜。他必须找到其保险柜的密码。
   杨锦荣为什么会向刘健明监视器的方向看?难道他想暴露自己的计划吗?最好的解释是,他突然看到了刘健明装在自己办公室的微型监视器,他这时候才真正发现也有人在监视自己。这个人应该就是刘健明。于是他随机应变,将计就计,演了一出戏给对方看,看刘健明的反应。
   他从保险柜里取出一盘录音带,装入信封,出门。而现在的刘健明实在对录音带极度敏感。于是实施跟踪。他看到杨锦荣将信投入邮筒里。刘健明目送着杨锦荣彻底远去,才回到邮筒旁边。他不知道此录音带到底什么内容,又不容易取出,当即立断,烧之!而杨锦荣在车上第一时间已通知沈澄前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必须离开而不能返回,否则狡滑的对手决不会现身。沈澄赶到时已经迟了,没有见到刘健明破坏邮筒取走证物,但见到邮筒内的信件被烧,这才完全确定了刘健明的身份。
   以前沈澄他们并不能确定刘健明就是内鬼。刘健明监视杨锦荣包括在其车上装跟踪器,可能是内务部调查杨锦荣的手段而以,也许刘健明只是负责警局调查内鬼的工作。这次刘健明烧邮筒,就彻底证明了刘是内鬼,要毁灭证物。否则怎么会冒然将可能对查杨锦荣很重要的线索烧掉?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刘自己心虚。这样就完全可以确定了。杨锦荣的这一仗打得漂亮。
   但还有更漂亮的。聪明的沈澄若有所思。
   他站在邮筒前思考的同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也犯了个错误,因为自己已经暴露了。对手不简单,对手一定就在身后。他不能回头。他不能让对手知道调查他的人是谁。所以他不能回头。这一幕与第一集中影院走廊里陈永仁跟踪刘健明颇为相似。
   沈澄离开,刘健明跟踪。但还是跟丢了。在地铁里,沈澄仍然在思考,这一思考,整个调查刘健明的行动就有了关键性的进展。
   沈澄回去与杨锦荣碰面。他告诉杨锦荣,刘健明就是内鬼。而证据一定也是一盘录音带,就在刘健明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只要打开他的保险柜,一切就OK了。理由是,如果不是自己保险柜里存在着有关此事的重要线索,也不会对杨锦荣保险柜里的录音带如此紧张。这叫推己及人了。就好象片中刘健明几次问别人,没吓到你吧?其实是自己一直处在惶恐之中。
   于是,杨锦荣与刘健明各自监视对方的保险柜,意图盗取密码。
   刘健明得到李心儿办公室被盗的消息,赶至现场。此时李心儿已经开始怀疑刘健明的身份了。刘偷取电脑的手段太不高明。李心儿故意告知刘健明电脑的密码,只为试探。不想刘健明立刻表现出关注的样子。李心儿更加怀疑了。她咄咄逼人地问刘健明:“你眼睛这么红,没睡觉啊?”
   回到自己房间,刘健明通过获取的密码,打开了李心儿的电脑,走进了陈永仁的世界。
   相同的经历,不同的立场。刘健明开始在陈永仁的世界迷失。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宁愿做陈永仁。我也是个警察,我想做个好人。陈永仁在黑社会,却是个真正的警察;我在警察局,却是个真正的黑社会。我为什么不能做警察?陈永仁是警察,我也是。
   另方面,刘健明对杨锦荣的监视仍在进行。他在杨锦荣开保险柜时用笔在电脑屏幕上做了记号,通过这种方法获取了杨的密码。他开始自己的计划了。他先派陈伯去保安部送水,而水中下了药。杨锦荣怎会看不出破绽?他说:“好厉害啊,我们没水你也知道。”
   刘健明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李心儿打来的。但由于最近看陈永仁的病历好似着了魔,产生了幻觉,听到的竟是陈永仁向黄志诚提供情报的声音。刘健明意识到自己的神质产生问题了。一个人怎么可以承受如此大的压力,不神精错乱才怪。刘健明并没有太在意。然后第二个电话打来,李心儿问他刚才为什么不说话,还告之自己收到陈永仁寄来的一盒带子。刘健明立即前往。
   在李心儿的办公室,刘健明看到了磁带。信封上的收信人写的是陈永仁。这当然是十一个月前陈永仁约刘健明在天台见面前寄给李心儿的磁带1(影院对话)。之所以写自己的名字是不想让李心儿拆开来看,不想让这个纯洁的心理医生卷进这种复杂的事情。
   然而李心儿还是拆开来看了。不过是在最近当她怀疑刘健明以后。以前并没有拆开过,一直当作阿仁的遗物保管。现在拆开来听过之后,她终于确定了刘健明的身份。原来刘健明真的是内鬼。她为什么不立刻报警?我想反问的是:她为什么要报警?她不是警察,她是医生。医生的职责,是解除病人的痛苦。看到刘健明,她仿佛看到了从前的陈永仁。她了解对方的痛苦,她只想为对方解除痛苦。她不会想怎样替陈永仁复仇,或者将罪犯伏法这种事。她相信,陈永仁的死是命运,而不是因为刘健明。她将磁带交还给刘健明,目的只有一个,她想让刘健明去自首。只有去自首,才是真正的解脱。李心儿是个高尚的人,只有高尚的人,才有资格去做医生这样的职业。
   “交给重案组吧。”刘健明说。她和李心儿驱车途中发生车祸。在医院里,李心儿看到刘健明彻底分裂了。他已搞不清楚自己是谁,将自己与陈永仁完全混淆了。李心儿带刘健明去自己的办公室,刘健明亲昵地拉着李心儿的手。做陈永仁,是不是会更开心一些?
   在李心儿的办公室。李心儿象催眠陈永仁那样对刘健明进行催眠治疗。她讲了一个故事,告诉刘健明,只有将真相讲出来,才会真正的脱离痛苦。她的意思非常明确了,去自首,讲出一切真相,才能真正的走出无间地狱。没有人能在心理医生面前撒谎,刘健明说出了一切。刘健明提到了Mary,刘健明说我不想做黑社会,刘健明说,我是警察。
   闹铃响起,刘健明惊醒。他意识到自己可能说了不该说的。他想到自己的计划还没完成,然后打晕了李心儿而回警局。
   他继续观察保安部的动静。陈永仁的形象不断地在脑海中闪过,当他出发前照镜子的时候,镜中人已经是陈永仁了。他发了条信息给李心儿,“过了今天就没事了,我一定会亲手逮捕刘健明。”两个人完全合二为一了。
   保安部的人出发执行任务,只有两个人留守。刘健明计算药力起效的时间,进入杨锦荣的办公室。他顺利打开了杨的保险柜,得到了带子3(图书馆对话)。与此同时,杨锦荣也得到了刘健明藏在保险柜的带子2(黄志诚死后刘与韩琛对话)。他对着监视器的方向说:“兄弟,你是对的。”
  在粤语版中这句话是用国语说的,所以明显杨是说给沈澄听的整部片子只有他一个警察讲国语证明沈澄上来就怀疑刘了,估计装监视器也是他的主意。他是说给沈澄的。杨锦荣已足够智慧,沈澄却还要胜三分。
   刘健明回到办公室,听到了杨锦荣与韩琛在图书馆的对话,十分高兴,随手将磁带3放进衣服的右口袋里,这时镜头有一个特写。当时左口袋里,放着的恰好是从李心儿那里得来的磁带1。他吩咐手下:“带保安科的头头来这里喝咖啡。”与此同时,杨锦荣也正准备带内务部的头头来喝咖啡呢。
   刘健明无疑是本片中最值得同情的角色。他已不象在第一集中那样帅气逼人了。本片从一开始刘健明就在精神上受尽折磨,可能是发型的原因使他不管站在谁的旁边都觉得他矮半头。现在他拿到了杨锦荣的证据,他在片中第一次又恢复了以前的自信。但这种自信只会让人觉得可怜,包括刘德华那招排式的走路样子看上去都感滑稽,他正在自以为是地走进别人的套子。
   刘健明一等人来到保安科,准备带走杨锦荣。杨锦荣知道他所拿到的无非是自己和韩琛交换情报的录音,说明不了问题,所以并不放在心上。此时沈澄也出现了。刘健明得意洋洋的拿出录音,却是错拿了左口袋的磁带1,放出去正是自己和韩琛在电影院的录音。各人都感意外,只有刘健明一个人坦然。他再一次将自己当成了陈永仁,他觉得终于可以将刘健明伏法了。
   沈澄播放了杨锦荣在刘健明房间找到的磁带3,众人针队刘健明,刘健明终于爆发了。他头一次大声地喊出了压抑了多年的心里话:“我是好人,我为什么要小心?!为什么!我辛辛苦苦,帮你们杀光韩琛的卧底,为什么不给我机会!我只不过想做个好人!为什么不给我机会!为什么!”
   杨锦荣说了陈永仁曾经说过的话:“对不起,我是警察。”一针刺中了刘健明的心。刘健明叫:“我也是警察!”随即向杨锦荣开枪。杨锦荣中枪还击,沈澄提前有所预料,亦向刘健明开枪,刘健明第三枪将杨锦荣爆头。陡生变故,其他人呆立当场。杨锦荣象陈永仁一样倒下了。“有些事,还是要去做的。”死得悲壮。
   刘健明身中数枪。他坐在地上,忘着倒下的杨锦荣,流下了泪水。爆头,又是爆头。自己终究做不了警察,自己终究是个黑社会,永远都不会改变。这一幕是全片最感人的场景,每一次看到这里,我都忍不住落泪。悲哀的命运,悲哀的刘健明。
   一切终于结束了。刘健明笑了。终于可以离逃命运的捉弄了。他想用一颗子弹帮助自己跳出无间轮回。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他最后没能死,仍然活了下了。最后影片刘嘉玲饰演的Mary出现了,用枪指着他的头,把他解决了。很多网友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其实是因为刘建明走上无间道这条永无止境的黑暗道路就是这个女人造成的。
  这幻想中的一枪打死的是刘做卧底的那个人格,这个女人害了他,让他堕入了歧途,也是这个女人,终结了他的生活..这一枪过后,他只有自己是警察的那个人格了,他也终于做了好人,因为他在幻想中把自己卧底的那个人格杀死了...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他像陈一样,用手指敲打起了摩尔斯电码..他也算是完成了12年前在警校的那个愿望"我想和他换"。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jephon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