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时代到来

  1. 云栖社区>
  2. 镁客网>
  3. 博客>
  4. 正文

人工智能时代到来

行者武松 2018-03-01 11:05:00 浏览641
展开阅读全文

给计算机以数据,够它用以毫秒;授计算机以搜索,够它用一辈子。

人工智能时代到来

【编者按】作者:大军读书汇

在如今,人工智能的发展可谓是一日千里。谁还曾记得1946年,世界上第一台电子数字计算机ENIAC。那时仅仅用作计算还是那样笨拙的“真正”只用于“计算”的机器。

人工智能时代大冲击

计算机的加速发展推动了机器人、感知以及机器学习领域的进步,这些成果让新一代系统可以匹敌甚至超越人类的能力。无论我们接不接受,这些发展都非常有可能会开辟出一个前所未有的繁荣而安逸的新时代,但是转换过程可能会很长,也会很粗暴。

警报随处可见。现代发达世界的两大灾难——持续性失业和不断加剧的收入失衡,让我们的社会承受着折磨,甚至在经济持续发展时也不例外。如果对这些现象置若罔闻,我们可能会在越来越舒适和富有的背景下看到大范围贫困的发生。

全面接管人类的工作与生活

●●智能正在解放你的双手

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在两个方向上有所突破。第一类,合成智能;第二类,人造劳动者。

第一类新系统已经进入应用阶段,它们从经验中学习。但是和人类不同,人类所能吸收的经验被广度和规模所限,而这些系统却能够以极高的速度检查有意义的海量样本。

在大多数情况下,机器学习程序的创造者可以通过窥视其复杂并不断进化的构造来理解或解释这些系统知道什么或它们如何解决问题。这些程序在解释自己做什么以及怎么做上,虽不比人类专家强,但它们就是知道答案。对于机器学习系统最好的理解就是,它们发展出自己的直觉力,然后用直觉来行动,这和以前的谣言——它们“只能按照编好的程序工作”,可大不相同。

第二类新系统来自传感器和执行器的结合。它们可以看、听、感觉,还能和其所在的环境进行互动。也许这类系统越是强大,就越会让人觉得简单,因为它们完成的是人们习以为常的任务。它们会种田、粉刷房屋、清洗人行道、洗衣服和叠衣服等。或者它们还可能会被分配到危险或人类不肯能接近的环境中去救火、在海底开矿或者在战场上作战。虽然这些系统缺少常识和一般性的智力,但是它们能毫不疲倦地在混乱而多变的环境中完成种类庞杂的工作。

●●社会趋势巨变:未来更像过去

另一个无法避免的趋势可能看起来有些奇怪:科技将倾向于联合化和简单化。当生物在不断生根发芽的“生命之树”上增殖和分化时,相对应的机械“生命”却反其道而行之。

未来看起来会比你想象中的更像过去。我们的生活也许会更加复杂,但因为我们身边出现了由无形的科技低调掌控的各种全能而多变的设备,生活会比今天看起来更简单。人造劳动者来袭,它们会真真正正地席卷工作场所并帮你完成杂务。

经济失调,财富集中化

在工业革命到来的时候,那些技术熟练的纺织工人还可以毁掉夺走他们工作的织布机,但是你要如何才能回击一个手机应用呢?

加速的科技进步进一步导致了长期失业和经济失调,信息科技的进步已经在疯狂地割据实业公司、抢夺个人的工作,这种速度远远超出了劳动力市场的适应能力,而且情况还会越来越糟。资本正在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取代劳动力,并且新财富正在被不合比例地分配给已经富裕的人。

现在的工人可能既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来掌握这些新岗位所需的技能。如果财富增加会让水涨船高,但也不过是抬高所有的游艇,湮没所有的小船。

那些真正的有钱人,和你我都不一样。福布斯估算杰夫·贝索斯的个人资产达到了320亿美元(截至2011年3月)。他每天都有960万美元入账,这意味着什么?与之相比的是,美国大学毕业生的平均终身所得是230万美元,而高中毕业生的平均终身所得是130万美元。贝索斯周六一边上高尔夫球课一边赚的钱,就比4个大学毕业生的终身所得加起来还要多。

随着计算能力的增强,到了一定的阶段之后,量变就会成为质变。今天拥有几千万美元可支配资金并不会影响你的生活方式或者你在必要时帮助朋友和亲戚的能力。但是钱会给你力量,让你有能力左右选举,影响政客和立法,改变公众议程——但是最主要的是,你有了把社会资源向你的个人利益转移的力量。

持续性失业

失业将会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一一但是令人惊奇的是,失业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缺少工作机会。真正的问题在于,完成工作所需的技能会快速发展,如果劳动力的培训方式没有重大改变的话,那么技术改变的速度会远远超过劳动者的适应能力。

●●淘汰的不仅是工作,更是技能

科技变化带给劳动市场的影响也是如此。只要改变是平缓的,市场就会自动作出调节。如果改变得过快,市场就会变得一片狼藉。

人工智能领域的最新进展对科技变化的促进作用可能会以两种基本的方式搅乱我们的劳动市场。首先是一个简单的事实,大部分自动化作业都会替代工人,从而减少工作机会。这就意味着需要人工作的地方变得更少了。这种威胁很容易看到,也很容易度量。雇主们会大量引人机器人,并把工人清走。

第二种威胁更加微妙,更难预测。很多科技进步会通过让商家重组和重建运营方式来改变游戏规则。这样的组织进化和流程改进不仅经常会淘汰工作岗位,也会淘汰技能。

看不见的威胁,更致命

我们的大脑只能注意到可以看得见的危险,但是不可见的事物可能同样危险。科技在发展的道路上有些自相矛盾,同时进行着增殖和合并,而且我们并不适合研究结果,更不用说预测未来了。灵活的机器人系统,有独立行动能力,分布广泛,能够跨越物理和电子领域,并且在超乎寻常的距离内以超越人类的速度交流着。它虽然容易被忽视,但却有着病毒一样不容小觑的力量。

隐形的电子智能体正不断涌现出来,它们代表着所有者的狭隘私利,并以此为原则采取行动,除此之外它们并不关心对其他人造成的任何影响。因为这些智能体隐秘而无形,我们无法感知它们的存在,也不能理解它们的能力。

任何时候,只要你买东西、访问网站或者发表评论,都有一支由电子智能体组成的雇佣军在暗处“观察”着你。即使你身处荒原,也有人在监视你。

强大的自主智能体的出现引发了严肃的伦理问题。大多数我们分配资源的方式遵循了一种不必言说的社会规范。

究竟应该是你为你所购买的机器人犯的罪负责呢,还是应该让它自己为自己负责呢?它有为自己负责的权利吗?

重塑社会,拥抱智能大未来

在人工智能的冲击下,未来的社会必将重塑,人类又该何去何从呢?

未来的法律

——机器人犯罪,谁才该负责?

在人工智能的未来,机器人可不可以成为道德行为体呢?他们会算作“人”吗?如果你拥有的人造人犯了罪,你一定是希望它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是要如何惩罚一个合成智能呢?

●●强制“失忆”,最好的惩罚吗?

不是所有犯罪者都要承受同样的后果。惩罚不仅要符合罪行,还要符合罪犯。惩罚一个合成智能需要干涉它达到目标的能力。这种做法可能不会像在人身上一样,造成情绪影响,但是对于我们法律系统如威慑和改造的目的来说却很管用。为完成使命而设计的合成智能,在遇到障碍时会为了达到目的而改变自己的行为。可能仅仅因为它自行看到了其他实例,就要为错误承担责任。

所以强制“失忆”的惩罚,是最好的惩罚吗?这可能听起来无伤大雅,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对于银行或者程序拥有者来说,这可能会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因为这个程序多年以来根据上亿笔实时交易才调整好自己的性能。不难猜想,合成智能所有者为了避免这样的后果也会据理力争。

●●让人造人拥有财产

强制性的失忆并不是干涉合成智能实现目标的唯一方法,我们还可以撤回其行动的权利。事实上,合成智能的使用许可与合成智能对自身行为的责任是相辅相成的。

合成智能可以被给予权利(比如以执照的形式),也会承担责任(比如避免损害他人财产),就像所有其他能够感觉、行动或作出选择的实体那样。处理此类问题的法律框架被称为“人格”。

这些合成智能会不懈地追求我们为其设定的目标,并且在和人类的竞争中胜出,如果赋予合成智能权利,合成智能和人造劳动者会作为独立的道德行为体而出现在各个地方,他们会从事工作并且赚钱,他们会拥有自己的银行账户和存款,并逐渐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些合成智能的所有者再也不用担心,哪一天自己的人造人做出了自己不知道的坏事而受到牵连。他们可以自己交罚金或者为犯罪行为埋单。

但是,和这些人造人比起来,我是不是显得比较笨拙,低效?未来会不会有一天,这些人造人拥有越来越多的财富,最后我们却要为他们打工呢?

未来的决策

——从人到机器,决策权的转移

真正的价值在于数据,而掌握着所有数据的不是人类,而是那些合成智能。所以,亚马逊当然会知道你喜欢什么图书。这些合成智能甚至比你自己都了解自己,他们知道你的喜好、知道你在关注什么电视剧、他们知道你最近可能身体有点不舒服、他们甚至知道你下一步想要做什么。在这些合成智能面前,你是透明的,而我们自己却并不知道。

我们仍然每天会拥有完整的决策权。毕竟我们在一个自由的国家,你能自己做决定,要不要随你,你可以选择去走任何一条不寻常的路。话说回来,虽然作为个人你有享受自由的权利,但是作为集体的我们并没有。合成智能完全有能力在允许个人意愿的情况下(何况这些小愿望也没什么出乎意料的)以一个相当高的统计精度来管理群体行为。

各种各样的合成智能小心谨慎地和我们讨价还价,采取我们的方法,记录我们的兴趣爱好。但是在此之中有两种明显不同的做法,一种仅仅是把相关的机会送到我们眼前,另一种则是激励我们作出惠及他人的行动。而设计这些激励,同时也管理着我们集体行为的相关机构,正在逐渐从人转移到机器。

这是一个陌生的前沿,在人类历史上从未发生过。正当你惊奇于现代世界不断增加的方便度、个性化以及高效率时,新的社会制度会悄无声息地潜入,如猫一样前行。在幕后,虽然庞大的合成智能会向你提出一个你能接受的交易,但是利润却薄得不能再薄。那么,它会把最大的利润留给谁呢?

未来的财富分配

——谁会成为最富有的1%

我们在前面讲过,真正有钱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们除了非常有钱意外,很多富人甚至会购买或支持运动队,整个体育项目。据调查显示,最富有的1%家庭累计拥有的财富超过了整个力量美国财富的1/3——差不多20万亿美元。最有钱的1%可以雇用美国2/3的工人。大概剩下的人的工作就是为那些有幸为富人工作的人提供基本生活需求。

但是富人并不会倾其所有地消费。这些钱被用来再投资或留作他用,他们把回报累积起来用作个人“贫困时期”的信托资金或退休基金;另外,你看不到那些富人为新观念而投入的人力,因为这些投入已经体现在商品和服务中了。这就是俗话说的“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虽然看起来看,社会的不断发展使人们的整体生活水平提升,整个社会也正在变富有。但是贫富差距也进一步扩大,我们的生活却并没有过的更好。拼命挣扎的穷人正在受到合成智能的威胁,将面临工作被替代,无法再就业的残酷问题。是不是将来政府进一步调整、制定社会福利保障制度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呢?

未来的工作

——无论你的领子是什么颜色,机器都会毫不留情。

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使得人造劳动者会取代对大部分技术工人的需求;合成智能会大面积代替需要由受过教育的人来完成的工作。在应用的最初阶段,很多新的科技会直接代替工人,用几乎同样的方式完成工作。但是其他创新不仅会让工人闲置,还会淘汰他们所从事的工作种类。

●●经常失业的人与没有人想雇用的人

考虑到自动化对劳动力造成的两种不同的影响——代替工人以及让技能变得无用,经济学家为这两种失业类型取了两个不同的名字。第一种被称为周期性失业,指的是人们在就业和失业之间循环。在经济萧条时,待业的穷人数量可能会增长,从而导致更高的失业率。但是从历史上说,一旦经济复苏,闲散的工人就会找到新的工作。失业的人数减少,同时待业时间也会变短。

另外一种失业形式被称为结构性失业,它意味着有一些失业的人完全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他们整天发送简历,但是没人想要雇用他们,因为他们的技能找不到对应的工作。

在人工智能时代,不要只认为“蓝领”的司机、机械工人、仓管员会被人造劳动者代替,知识工作者的律师、医生也将被合成智能所取代。

如果自动驾驶的卡车更安全、准时,那时还会愿意请一个司机呢?如果合成智能仓管员能记住仓库里任何一个商品的放置位置,并能把它安全的运送到目的地,那谁还需要搬卸工人和仓管员呢?

同样,对于律师和医生这样的职业,作为人类的我们永远不可能记住所有的法律和所有的医学知识以及案例,那如果有一个全能的能记录所有案例、数据、病例的合成智能,谁又会去找容易犯错的人类律师和医生呢?

虽然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工作专业领域即使对于专家来说也过于庞杂和多变。尤其对于医生来说,他们不愿意把对病人治疗方案的控制权拱手让给合成智能。但是最终,如果结果证明合成智能才是更好的选择,患者们便会主动要求去看能力更强大的机器人医生,而不是劳累过度的人类医生,更何况所需费用只会是人类医生的零头,正如现在很多人更喜欢让ATM机为自己数钱,而不是人类出纳员。

人造劳动者将会取代体力劳动者,合成智能也将会席卷很多脑力工作。无论你的领子是什么颜色,自动化都会毫不留情。

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终将会达到一个人机共生的经济生态。当我们从一个大部分工作都需要人的体力和精力来完成的世界,转化到一个自动化的世界时,如何分配增加的财富至关重要,除了那些找到为数不多的好工作的人以及富有到可以积累个人资产的人,我们也要把财富分配给剩下的人。最终,我们会发现自己和机器是以共生关系或者寄生关系一起生存的。

未来已来,欢迎来到未来。


原文发布时间:2016-10-17 20:17
本文来自云栖社区合作伙伴镁客网,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镁客网。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行者武松
+ 关注
所属云栖号: 镁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