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遇洪峰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友遇洪峰

技术小甜 2017-11-16 12:22:00 浏览1296
展开阅读全文
    洪峰兄,国际自由软件运动积极参与者,Richard Stallman的亲密战友,系统程序员、职业作家、“黑客道”教学法的创始人, “一、百、万”工程的发起者。他擅长教授关于哲学、 数学、计算机科学、 经济学、语言学等多方面的课程。因长期一贯地推广自由软件, 在全球自由软件社团里拥有众多的伙伴和支持者。在长期钻研哲学和数学理论的基础上,洪峰兄提出了 “遗憾主义哲学”、 “(泛系)尺度论”和“武汉纲领”。 他的研究沿承了泛系理论的部分研究成果, 在哲理、数理、技理的三兼顾方面又有重大发展和超越。洪峰兄的数学研究专题涉及:非康托尔公理集合论、 小波分析、概周期函数论、 第二代非标准分析。 他把这些数学专题的研究成果与计算机通信、网络计算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结合起来, 显著地改变了相关理论的原有面貌。在数理经济学领域,洪峰兄大幅度修正了阿尔弗雷德·马歇尔(Alfred Marshall) 提出的西方经济学的理论基础,创立了新的经济学体系。根据他创立的新经济学理论, 可以利用数学工具来度量社会资本(例如,自由软件中的自由)的巨大价值, 因此这种理论又被称为“新时代的资本论”。
        洪峰兄是技巧娴熟的 Scheme程序员(Lisp 的一个现代变种), 混合编程技术的推崇者。他对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性有独到的见解,并提出了计算模型。 根据洪峰兄在语言学和符号计算方面的研究成果,出现了一种介乎于人际、网际、 人机之间交互的中介网络,“明”操作系统和计算模型就是这一理论的工程实践产物。 根据这一设计, 互联网上传递的数据是特定的符号表达式, 互联网上的多台计算机可以联合起来完成用户提交的计算任务。 
        洪峰兄身上总有一些道古仙风,本来是学机械出身,偏偏改行写编程,又师从数学家吴学谋教授,潜心泛系理论,终有所得。目前洪峰兄在欧陆教学于爱因斯坦的母校,鲜于国内同行来往。 
        我第一次知道洪峰兄是通过他组织翻译的《开源软件文集OPEN SOURCES》一书,后又听袁萌教授,蒋涛、宫敏博士、孟老大、继哲兄等人多次提起其大名,方知国内自由软件界还有此等积极人士。4月20日我于北大借 比尔盖茨演讲的机会宣传开源以后,就听继哲兄讲与洪峰、Richard Stallman通过邮件组谈论我的事情。上周洪峰兄回国省亲,途径北京,经多方好友牵线终于见得洪峰兄庐山真面目。那天我在科贸电脑城下等洪峰兄和继哲 兄采买出来,远远的看到继哲兄身边一个高大身影,与网上照片一样,一脸的和气,未言先笑,互致问候就上了我的车一起去吃饭,中间了解到,洪峰兄前几年干事 业比较拼命,落下痛风的病根。席间听得洪峰讲了很多关于Richard Stallman的典故和国内自由软件届的人和事,彼此深感自由软件在国内发展现状不令人满意。我还与洪峰兄、继哲兄交换了关于“Copyleft”的理 解,洪峰认为“Copyleft”应翻译为“版权属左”;继哲兄认为应翻译为“对称版权”;我还记得上次在方兴东办公室姜奇平告诉我说他的翻译是“自由版 权”;而我更倾向于把“Copyleft”翻译为“平等版权”,我会在以后的《论自由与自由软件》一文中阐述我的翻译。
        临走时我与洪峰兄约好第二天陪他去北方交通大学讲课,并送他上火车站。 
        第二天下午
我们早 早来到北方交通大学见到了洪峰的朋友,北方交通大学计算机学院的吴教授。吴教授安排了两个研究生班的同学来听洪峰兄的讲座,洪峰兄讲座的题目是“太极、计 算、黑客道”,很新颖的演讲题目。洪峰兄讲课看不出多少准备的痕迹,也看不见讲义,吴教授在给同学们介绍他时,洪峰兄就两手放在讲台上,身体前倾,面带微 笑看着大家。等洪峰开讲后,你就被他带到一个奇妙的理念世界,我以前也听过道士讲太极,也听过数学家讲数学,我听的最多的就是计算机编程了,但从来没有听 过一个人把“太极、计算、黑客道”用“哲理、数理、技理”的关系融会贯通地讲解,我不是百分之百理解洪峰兄的讲解,但我还是深深地被其精妙的讲解吸引了。 两个小时的演讲很快就过去了,中间没有休息,但你会发现听得妙趣横生,如果听众不了解“太极”或缺乏“高等数学的相关知识”,一定就跟听“玄学”差不多。我受到的最大感触就是回家重新学习《易经》去了。 
        洪峰兄演讲完,我们和吴教授匆匆吃过饭就直奔西客站,他当晚要赶回武汉,第二天经香港回瑞士。出了北方交通大学我就在一个桥下面走错了路,车开上西五环就 故和洪峰兄讲话,莲石路走错了拐弯路口,我俩直奔了门头沟方向,好不容易掉头回来我又一次走错了路,我们奔了卢沟桥。这那辈子才能到西客站啊?看着洪峰兄 焦急的表情,我不自觉就脚底下加大了油门,洪峰兄一再说不急、不急,可是我就早心急如焚了。拍着胸脯说自己是活GPS,连着走错三次路,真没面子。最后在 京石路上没有再犯第四次错误,在火车开车前终于把洪峰兄平安送到西客站。 

        洪峰兄现在应该从武汉回到瑞士了,想着几天来与他探讨的黑客道,我似有一些领悟,黑客道完全可以照搬LPI的理念和运作,把自由软件教育做成产业化,这不 就是自由软件赢利的天然模式吗!想到此处,写下此文,愿洪峰兄将黑客道精神发扬光大,通过自由软件教育产业化的发展之路,培养更多的挑战私有软件的自由战 士,毕竟战胜私有软件要靠自由软件源代码在量和质的积累上才能实现!





















本文转自arthur593351CTO博客,原文链接: http://blog.51cto.com/arthur5933/114140,如需转载请自行联系原作者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技术小甜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