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与狼共舞的日子(9)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我在美国与狼共舞的日子(9)

技术小甜 2017-11-08 13:31:00 浏览685
展开阅读全文
林子大了     什么样的鸟都有

为生活所计,我,可以说是我全家,在伊丽莎白公寓前后工作生活了三个旅游季度(最后一个季度因准备博士答辩前返校)。史麦思先生没有食言,把我的工资涨到了每月2000元。以后各季也略有增涨。有趣的是当我在第一季结束,找他索取他许诺补给我的薪水时,秘书苏珊和财计部门的人都已离去,只剩史麦思先生和杰克等人在清仓查库,为来年做准备。

说实在那次我是抱着侥幸心理去找史麦思先生的。虽然邻居没有再找警察局抱怨,大老板威尔逊先生也对公寓楼的工作没有表示不满意,但我心里有数。与警方打交道的次数与日俱增,发生的许多事件中,有我无法控制的,也有因我经验不足带来的管理上的问题。

“对不起,高先生,人都走了,我也不会打字,你如果会的话,自己动手在这张支票打上你的名字和800元,我来盖章签字。” 史麦思先生对我说。

自己给自己打薪水支票,这还是头一遭。我一慌,竟然在800元后多打了一个0。史麦思先生正准备盖章(加盖钢印,否则银行不承认)签字,突然皱了皱眉头,停了下来。我当时想,糟糕,他是不是想起了我的什么过错而改变了主意?

“高先生,我不可能付给你这么多钱,”说着,把那张支票递给了我。

“非常对不起,史麦思先生,我敢发誓这不是故意的。你看,英文仍然是八佰元整”,我很不好意思地说。

“好,再打一张,这次若错了我可永远不给你签字了。”

OK,这次再错了,这支票我就永远不要了”……

除经济上的原因外,深入了解美国社会的各个层面,尤其是低层社会,并积累一些在美国的工作经验,是我连续来到公寓工作的主要动力。当我把这段经历讲给我的美国朋友,尤其是我的博士学位导师安德森教授听时,他们都感到非常的惊奇和不安。这些事情可能在电影、新闻、小说里见过,但就连土生土长在这里的很多美国人也末亲曾亲身经历过。从他们脸上流露出的同情的神色,可以看出他们为我们全家遭受这样的经历而深感内疚。安德森教授还直接向我表达了她的歉意,表示这只是美国社会中的一个层面,而这个层面,是很多生长在这里的人,包括她自己,都没有感受过的。

“高先生,你遭遇了一些别的留学生甚至美国学生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你学到了一些别人包括我自己没有学到的东西。我相信这些经历,会在你将来的人生道路上产生深刻的影响”,她意味深长的对我说。

美国是一个移民社会。由于其移民政策的兼容性,包容万象,复杂多样,无奇不有,不能一言以庇之。说美国像天堂,或说美国像地狱,都不切实际,只说对了一部分。可以这样说,对那些不到1%敛据了全美99%以上财富的人来说,美国是天堂。他们中的很多人,坐着自己的飞机,早上在巴黎购买时装和香水,下午在伦敦喝午茶,晚上在好莱坞参加生日宴会。他们可以今天在高尔夫球场上谈生意,明天在国会山当说客。但试想一下,难道这类人物在其它社会就不存在吗?

对占美国人口大多数的中产阶级而言,美国恐怕只是战场。自由竞争给他们带来了无数机遇,也带来了无数风险。不进则退。他们要不断更新产品和服务,才能在日益剧烈的竞争中占据一席不败之地;他们要兢兢业业,不断学习新知识和掌握新技能,才能不被解雇,得到升迁;他们大多数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除向山姆大叔上徼近三分之一的收入外,为每月纷纷而来的帐单而困恼,为保持将来的生活水平而担忧,为公司的前景而焦虑。这是一场战斗,是一场没有枪炮声,但残酷和危险的战斗。他们中少数幸运者,高升了,发财了;但也有许多许多人失败了,一夜间,从百万富翁到倾家荡产,从CEO变成流浪者,从老板变成了打工族……。

而对15%以上生活在美国最低生活水平线以下的人来说,他们有些人为了养家糊口,或为了自己的生存,一人同时做三个以上的工作,而且随时都有被解雇的可能。他们有些人衣不遮体,饥不择食,他们会为了几个硬币而砸破你的车窗;会为了夺走你手上的照像机而舞刀弄枪;会抢劫你身上靠一天打工挣来的几十块钱而行凶杀人。他们甚至刚一出生,就被抛弃,连他们的生身父母都不知道……。在这个崇尚强权的社会,难道他们会“人之初,性本善”吗?

与“狼”共舞的日子,又给了我们什么启示呢?














本文转自高永强51CTO博客,原文链接:http://blog.51cto.com/yqgao/167499 ,如需转载请自行联系原作者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