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在囧途之火葬场惊魂14天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程序员在囧途之火葬场惊魂14天

技术小甜 2017-11-13 14:08:00 浏览972
展开阅读全文

以前写的一个真实事件改编文,今天偶然找到,放出来给大家观赏一下。

本文内容根据真人事件进行小说化改编。不当之处请多多指点

正文开始:

   目前来说,在我国从事软件行业唯一可以活得高大上的路径就是“坚持做行业化软件".

什么叫行业化软件呢?其实就是和某个行业紧密绑定的定制化软件,由于某些行业的业务规则是相对统一的,譬如财务软件,它的规则来自于国家的会计法规;譬如公路管理软件,它的规则来自于高速公里管理法,总之这种软件在业务需求上都是相对稳固的,根据地域的不同只要做一些适应性修改即可。类似这种行业软件一旦你在技术和市场上都做成产品化,那绝对可以让你深深感受到中国软件春天般的温暖。

 我所在的软件公司就把某一个行业做的风生水起,而我也作为公司常驻一线的骨干程序员干的风生水起。不过我们公司从事的行业乍听起来就有点风不生水不起了。

 我国排在尴尬职业榜首的其中一个职业就是殡仪馆从业人员,而我所在的公司就是在专门为民政局以及下属的殡仪馆做定制化管理软件的。而我作为一线开发人员,平时的工作状态就是在常年徘徊在各大殡仪馆中进行软件实施和维护,别看我们公司的软件产品已经基本可配置化、产品化,但是还是避免不了上门扫扫Bug、导导数据等,有时碰到系统数据的历史遗留问题还会被要求驻点维护,久而久之我在别人眼里和直接在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画上了惊悚的等号。

就因为这个原因我也被纳入了准尴尬职业人员,这个尴尬体现在很多方面,譬如找女朋友。

 一次家里安排的相亲。

“你是程序员?”,相亲MM估计平时很注重减肥,在我看来甚至有点骨瘦如柴。

 对于这个问题,我骄傲并详细的描述了我的职业,过程很生动,我一直觉得我为社会做了很大共享,不管在天上还是地下。

 骨瘦如柴脸部表情有点僵硬。

很快她手机很适时的响起,骨瘦如柴果断告诉我家里突然发生了火急火燎的急事不亚于家中失火而且要立刻、马上赶回家。

我呆呆的表示理解。

两天后媒人气急败坏的告诉我怎么能告诉人家姑娘在殡仪馆工作,把人家小丫头吓坏了,末了媒人还告诉我这丫当天回去就吐了。

我尴尬的拿着电话一直道歉,表示下次不会再出来“吓人”,媒人这才作罢,并建议我下次相亲有所“收敛”,等鱼上钩了再讲实话也不迟。

 家里劝我换工作,我拒绝了,原因有且只有一个:待遇。

由于我和我的组员需要经常驻点开发和功能维护,再加上驻点场所特殊,所见所闻所需的心理承受能力要求较高,所以凡是上门维护且周期超过三天的都会有一定金额的出差补贴,不管外地还是本地。补贴金额不菲是我们这些无房无车无女友的三无程序员“打死也不跳槽”的原因。

  接下来我要讲述的是我刚进入公司后不久的奇葩惊悚之旅。

 我公司的软件从业务大体上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模块:

1、客户预约和登记处理。一般客户都会电话预约,此时需要实现殡仪馆外派车辆管理,然后客户到场后需要进行资料登记。老板有时会死皮赖脸的忽悠各馆长额外购买我们的CRM客户关系管理软件,不过曾有一个馆长劈头痛骂了我们老板一顿,原因是:“你们觉得来殡仪馆的客户需要深入挖掘和回访吗?”

2、收费管理模块。这个模块的流程是相对固化的,根据客户要求的规格不同所收取的费用也是不同的。我们开发的主要功能就是预设各种收费机制,当然用户可以自行对收费条款和金额进行个性化调整。原来是可以先办事后交费,后来因为出现家属因为怀疑馆里乱收费结果办完事后拒绝交费的事宜,所以后来大部分单位都改成了先交费后办事,你少交一分钱都不会帮你办完事。

3、库存管理。注意,这里的库存不是传统的仓库管理,而是冷藏柜管。有的家属因为特殊原因不会立马办事而需要冷藏几日,由于一些单位客流量大的话冷库冰柜经常调配不过来,所以这块也是必须使用信息化来调控的功能点。

4、火化管理模块。这个是整个软件的核心业务功能,因为前后所有步骤都是和这个环节密切关联的,万一数据出了差错你就等着各种面貌的用户来找你闹吧。

5、额外服务管理模块。什么叫额外服务?就是殡仪馆办事固定流程以外的额外服务,譬如悼念厅管理(如赡养遗容等)、多媒体管理(全程录像以便后人”留念”)、美容室管理(这室咱去不了,你懂得),还有大家不要认为骨灰领取是规定要领取的,家属是可以选择放弃领取的,当然99%的家属是花钱领回去的,所以这个模块也被纳入了额外服务管理模块中。

6、其他业务模块。这个模块其实和业务核心本身关系不大,在其他应用软件中也会出现,如采购管理、材料库存管理(这个不是冷冻库哦)、设备维修管理、统计和系统设置以及和上级单位数据接口的提供

话说这几个大模块都有不同的程序员开进行开发和数据维护,其中我和队友张大龙运气不好,被分到了软件中的库存管理模块和火化管理模块组开发,虽然做的事情很核心,但是到了现场接触的业务环境也非常“核心”。

于是,一次被我称为惊魂14天的殡仪馆之旅开始了。

我和同期进入公司的张大龙第一次”出台”就被公司派往一个刚搬迁新址的老牌殡仪馆进行软件部署和数据整理。因为该单位以前使用过信息化软件,所以这次不光要进行软件的安装和部署,还要把原有数据进行梳理后重新导入到我们的产品中,然后进行关键业务的工作流配置,最后是人员培训。

由于项目组人手实在紧张,我和张大龙被强化培训数日后被告知这个项目由我作为临时小组长,组员只有一个就是张大龙,预估项目驻点周期是七天。

我有点紧张,张大龙似乎比我还要紧张,因为我和他这辈子第一次要走进我们俩终究要一前一后走进去的那个场所。

项目经理在带了我们头一天上午后便因为事务”极度繁忙”溜回了公司,剩下两个极度不安的我们晃荡在了殡仪馆。

这个殡仪馆的机房在比较接近于大门的房间里且相对敞亮,我和张大龙的主要工作场所就是在这。我本想参观一番,后一想这儿确实没啥好参观的再加上大学刚毕业的张大龙死活不肯只好作罢。

第一天工作实在没有可圈可点的地方,我和张大龙一个部署软件,一个梳理数据,中午跟工作人员去食堂吃午饭。食堂午饭很丰盛,两荤两素一汤竟然只要五元,这在外面那是三倍的价格才能消费到这个程度而且不包含无限制的荤汤。

我吃饭时告诉张大龙:大龙,最多就七天,淡定点。

“嗯”大龙在喝了第五碗汤后用力的点点头回答了我。

第二天

软件本身部署的很顺利,这要得益于公司良好的产品质量。于是我加入了和张大龙一起梳理数据的部分。

客户数据导入相对比较麻烦,因为原来的系统表结构的设计差别较大,导致我们需要手工把导出来的数据进行过滤和抽取有用的信息。

客户数据比较庞大,同名同姓很多,甚至我和张大龙的名字在用户数据表中的非家属名单中出现了172次,其中非正常死亡占据了30%。

我和张大龙同时产生了回家立马把身份证的名字改掉的欲望,如允许我们甚至还想把名字用md5加密成唯一字符串。

第三天

  由于原来的系统附件数据和主表数据对应导出来的时候出了点问题,于是我们只能现场写个比对程序根据文件名和数据表某字段的值进行关系比对审核,碰到一些历史悠久的数据连对应关系的特征都没有,我们只能手工进行关联,因为有的人员姓名和基本信息是直接扫描在照片上的,虽然数量不多,但是需要把数据“抽取”出来必须打开照片用眼球贴近屏幕才能看得清并通过键盘把这些文字还原到Excel表格中。

  我和张大龙第一次感受到了压力。

谁说软件只要产品化就无需人工干涉?无需干涉那是在用户第一次使用信息化产品的基础上。

 谁说软件实施是件很轻松的事?如果是面对这么多张盯着你的老照片呢?

 这一天下来,由于看“人”无数,我和张大龙差点产生幻觉,致使下班时他竟然盯着我的脸看我脸上有没有字。

第四天~~第六天

  我和张大龙被拆散了。我要去火化科进行业务调研,而张大龙被喊去冷藏库管理科进行实地调查。

由于火化管理流程和业务发生改变,我需要按照新业务重新在软件中设置流程和过程节点,于是我被要求去一个叫“火化科”的办公室跟一个被称为牛科长的用户核对业务规则。

  大家一定会认为火化科和火化炉靠的很近,事实上那是不可能的,就像海关和大海也不会整在一起。

 火化科业务无比繁忙,人手紧张程度直接导致牛科长有时得亲自上阵完成“烧烤”工作。

  我和牛科长的第一次业务交流是在一个火化炉旁边完成的。

家属在旁边哭的死去活来,牛科长在旁边面无表情,只是吩咐家属在“亲人”进炉的时候一定要大喊亲人的名字并让其“快跑”。

 我哆哆嗦嗦的在旁边看着,牛科长告诉我快了过会再烧三具就有空来接待我了。

 我第一次感受到为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伟大。

中午,牛科长带我去食堂小灶,他边大快朵颐边跟我聊天,说以前火化环节使用的信息化软件不行,经常出现分配错炉号导致有的家属白白等了很久,有时还有烧错的情况。

牛科长不紧不慢的说道:一次三个家属站在吊唁大厅等待瞻仰遗容的环节,牛科长主持了这次吊唁。结果这些家属刚哭出声准备迎接亲人的最后一次“抛头露面”时,一个火炉工慌慌张张跑过来告诉牛科长因为电脑号码分配出现了差错,这帮家属的“亲人”已经提前火化了,剩下来的一具是上一家已经吊唁完的“亲人”。

幸好牛科长急中生智把上一家的“亲人”拉来做了临时演员,并在这位本该已经升天的“亲人”身上和脸上又加盖了很多花瓣,从外表看根本看不出真实面貌。运气好的是这次吊唁的三个亲属已经哭得稀里哗啦,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老太太才看了一眼就昏厥了过去,另外两个家属连忙搀扶起老太太向牛科长挥手示意赶紧“办事”。于是牛科长躲过了一次“人神共愤”的劫难。

 那个中午我一口饭都没吃得下,虽然饭盒中躺了一只油滑诱人的鸡腿。

 晚上六点下班时,张大龙灰着脸回到了机房,他告诉我今天他去冷冻室了。

 我说感觉怎么样?

他说怕的想去撞墙。他是硬着头皮和冷藏科的负责人完成了业务交谈,并硬着脚板核对了冷藏库的柜号数据。

第七天~第十三天

  由于预估周期和实际工期有误差,也许是我们是新手太嫩,我们不得不上报公司把驻点周期延长至十四天。

  “快点干完快点回来,还有几个殡仪馆等着你们去呢?”组长在电话里咆哮。

  这几天重复前两天的工作直至最后流程全部定制入软件系统,我和张大龙渐渐的也适应了环境,也能安然的在殡仪馆食堂大快朵颐了。按照实际定制进度和数据整理进度,估计还有个四五天便可完成收工。

 我和张大龙对视一笑。

最后一天

殡仪馆工作人员的培训也已经完成,用户分别给我们的工作单上打上了“非常满意”的评语,这意味着我和张大龙十四天的工作得到了用户充分的认可,我们也可以回公司领取丰厚的津贴。

牛科长提出晚饭大家一起在食堂小搓一顿,我们愉快的接受了牛科长的邀请。

一阵带有殡仪馆特色的觥筹交错,牛科长简直是海量,他告诉我们自从他干了这行后几乎天天要喝酒,而且基本上要喝到半醉,我问为何,这厮猥琐的凑到我们面前说道:“酒能驱邪气,有些东西讨厌酒气”。

我和张大龙都惊呆了,我和张大龙酒量特差,尤其是我属于一瓶啤酒就立刻倒的货色。

饭毕,我们告别了牛科长,牛科长走前把剩下的半瓶白酒塞在了我包里,说留在食堂影响不好。

我这时忽然想起笔记本电脑还落在机房里,于是让张大龙在大门口等我一下,我只身返回机房。

才走到一半我就后悔了,因为此时除了门卫有值班人员,机房和业务大楼已经基本没人,偶尔四五楼亮着的灯光还不如没有,零星的灯光比完全黑灯瞎火更让人毛骨悚然。

如果返回喊上张大龙一起实在太丢人,并且以后公司就会传出我这件糗事。于是我只能借着我很微弱的醉意硬着头皮往机房赶。

由于太黑,我用手机照着钥匙塞进了机房门。

我使劲转了一下,结果门纹丝不动。

“嗯?怎么回事?”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速起。虽然我不信迷信,但是只身处在这种环境中还是有点害怕的,而且我想起小时候奶奶跟我讲的鬼故事中,如果“鬼”要来找你,“他”会首先把门封住。

我急了,用力再转动了一下钥匙。这“笨鬼”就算要封门也不该把我封在外面啊!

机房的铁门纹丝不动。

我突然想起牛科长“酒能驱邪”的理念,于是迅速从包里把剩下的半瓶白酒拿了出来仰脖直入,瞬间火辣辣的一条火线从我的食管直插胃部。

这时我听到了微弱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妈呀”我认为酒喝得还不够,酒气还不足以熏走邪气。于是我打算拼了,一仰脖直接把剩下的半瓶白酒喝了一干净。

脚步声越来越重。

我感觉我要疯了,现在我只期待酒精赶紧起作用,哪怕让我醉晕过去也好。

一阵天昏地暗,我感觉我的身体被一股力量压在地上喘不过气来,我想拼命喊张大龙结果喉咙里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完了,临失去知觉前我发誓下辈子不做程序员了。

….

当我醒来已经在家里了,我猛的抓起电话打给张大龙。

“老大,你昨天怎么去机房前还好好的,怎么后来突然醉了?我后来等的实在不耐烦了,去找你,发现你都躺在地上睡着了,是我把你送了回家”张大龙一口气把事情经过告诉了我。

“我的笔记本呢?”我此时最关心的是我新买的IBM笔记本。

“我帮你到机房开门拿回来了”

“你能开的开?”

“怎么不能,一转就开了。还有老大,你昨天怎么会躺在火化科办公室门口?”

“。。。”

这件事后,我没敢仔细回想过程和深究经过,我知道我当时心想的“鬼”是肯定不存在的,不过从那以后我的包里始终会带上一瓶白酒“防身”,虽然到至今还未派上用场过。

程序员是一个什么职业?我认为这是一个不管什么行业、不管什么环境都必须敢于闯敢于发现敢于探索的职业,干这个职业光不怕苦不怕累还不够,最关键是要不怕鬼。而且信息化软件无法脱离实际业务而独立存在,只有紧贴实际业务才能发挥超常的作用。

在此我借助我的真实奇葩经历向广大奋斗在一线的程序员致敬,是我们也是你们创造了IT界一个个神话,是你们用勤劳的手指和高抗压的胃成就了一个个行业的高效运转,如果有下辈子我还要做一名程序员。

------------------------------

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每天成熟一点点
 关注步骤:
 很直接的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点扫一扫,扫下面二维码即可

0



















本文转自shenyisyn51CTO博客,原文链接:http://blog.51cto.com/shenyisyn/1384690 ,如需转载请自行联系原作者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技术小甜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