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在囧途之垃圾创业团队 .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程序员在囧途之垃圾创业团队 .

毛毛虫的爹 2014-06-24 09:20:00 浏览2467
展开阅读全文

    这年头互联网创业有两个人就算一个团队了,如果是精英组成的团队往往两个人能抵得上十个人,但如果是一帮平庸之辈呢?那么你会发现你的团队简直是一个澡堂大杂烩。

   半个月前有着九年软件从业经历的我还在一家公司任技术副总监,公司的各项技术和项目被我整理的井井有条,年前还被公司吸纳为公司小股东。我的管理模式其实很简单,就是粗暴式管理,严格考核项目人员,只要月底总体考核和客户评价连续三次低于80分,那么我会无情的让人力部门通知该员工可以卷铺盖走人或者换部门,反正我这不留“次品”。

  这个管理模式是我上任后认为采取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拿技术人员来说吧,较早先公司内部考核机制比较松散,员工积极性不高甚至出现了上班打游戏的现状,我的授业恩师也是我的提拔推荐人--------公司的元老外加技术总监胡总看我是个管理苗子,特地向老板推荐让我成为公司的技术副总监,据说公司成立到现在第一次设立技术总监的副职。

  恩师临上任前给我的任务是:把技术团队整好,必要时可以淘汰部分员工。

   有了授业恩师的支持,我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和淘汰“不合格”员工,并由我亲自主持编制了新的技术人员考核制度,从现在看来确实有点暴,不过我认为如果不暴根本无法压制不住当时的不正之风。

   改革中也遇到了很大阻力,第一波考核后有一个项目经理和近七位开发人员被我纳入了辞退名单,项目经理带着若干人等气势汹汹的到恩师那告状,说我是因为以前还是愣头兵的时候批评过我而公报私仇给他们小鞋穿,恩师思考了一会儿,大手一挥:“这个事既然交给他负责,那么一切以新的规定为准,以后不要来找我”。

   恩师的”无原则”支持让我感动的差点泪涕同时喷出,这就是信任的力量。

   两个月后,改革终于见到了成效,员工工作效率得到了大幅度提高,甚至连他们平时在公司走廊里走路的步伐都加快了很多,我很满意。与此同时,恩师再次大放光彩,在全体员工会议中声称虽然我是副职,但是以后项目上一切以我的决策为最高标准。

于是,员工终于认可了我实际的技术老大地位,我身边的跟班也多了,开会时我的决策不再有人反驳,有部分项目经理听到我某些明显有瑕疵的决策后,除了拍手叫好还能立刻当场感同身受的举一反三,还有部分项目经理当场表示我的技术决策能力比胡总更高一筹,我默默的表示这话我爱听。

我终于体会到权力让你飘在天空中是一种什么感觉,我认为这是一种吸食鸦片都无法带来的垂直愉悦感,尽管我从来没有吸食过鸦片,而且这种愉悦感很快让我在工作中忘记了恩师的存在。

不过没多久我的“嚣张跋扈”引来了“杀身之祸”。

二、恩师出山

最近我发现已经很少召集大家开会的恩师突然出山了。这件事源自于公司新接了一个大型开发项目,当我最终决策使用java来开发这个项目时,手下几个核心项目经理偷偷告诉我恩师已经召集他们私下开过会了,要求这次项目使用c#来开发,并且重新启用我早先已经抛弃的mysql数据库。

 我在那仅比恩师小两个平方的办公室发呆了半小时,明显感觉到恩师的做法并不是以技术为出发点的。

“什么时候开的会?”我问身旁的号称最忠于我的项目经理张伟。

“昨天晚上,QQ上接到的通知,我以为是你召集的,结果开会时发现只有胡总在。老大,你和胡总不会有什么事吧?”张伟煞有介事的问我。

 自尊心不允许我承认,其实我心里已经隐约感觉到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不出所料,恩师中午突然通知所有技术人员召开项目大会,主题是项目人员工作分配,会议上恩师告诉大家我最近工作很辛苦、很劳累、很憔悴,希望大家更加努力的拿出主观能动性为领导分忧。

整个会议我似懂非懂的跟着恩师的节奏,很快我手下的80%的人员被划拨到这个新建项目,恩师还表示他将亲自负责本次项目的建设,目的是为我排忧解难,好让我充分发挥我的技术优势,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公司核心技术的攻关上,不要在“没有技术含量的”管理事务上浪费太多时间。

剩下的没有被划拨的20%的人员都是我上任后亲自招募和培养的新人,看着恩师似笑非笑的脸颊,我突然明白了什么。

这天下午,恩师的办公室门关闭了半天,门外围了一圈窥探真相的人。原因是我和恩师发生了严重的争吵,恩师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了不和谐的表情,大声训斥我自从上任副总监后在管理上完全没有建树,员工技术能力也没有提高,而且很多项目经理在背后投诉我,最后恩师还表示这次他重新出山完全是为了我好,希望我回去“一点点排查我的缺点”。

我从吃惊转为激动最后转为气愤,其实我都明白,我从最初恩师手中手感颇佳的指挥棒已经变成极其令人讨厌的绊脚石,我唯一没有排查到的缺点就是我没有激流勇退。

(三) 拉山头

   经过了三天的冥思苦想,我认为:与其被恩师当做傀儡般的摆弄不如自立山头。

人往往在一努之下会作出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决定,一周后我把辞职报告拍在了恩师的办公桌上。

 恩师没有阻拦,甚至没有任何表示,只是随后吩咐人事部督促我离职时的办公用品归还,并委派了一位他的亲信项目经理监督我的代码移交,并立即更改了公司技术服务器的密码。

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人还没走,茶就被倒掉了“的滋味。

 

临走时,我私下召集我那20%的亲信,表示我打算自立山头创业,有愿意跟我走的我负责他的后半辈子,不愿意的也不勉强,以后还是朋友。

今非昔比,20%的亲信瞬间有17%因为家庭原因、身体状况、自身能力状况等反正是我以前从来听闻过的原因婉拒了我。连以前号称结婚都要经过我同意的项目经理张伟也表示最近家里经济压力大、家中老母身体也不是很好,如果排除这些原因他是很愿意跟我走的。

我笑了笑,不是我不想戳穿他,而是戳穿了意义不大。

三天后我正式离开了公司,同时跟我一起辞职的有四人:早先我还是普通开发人员时共事过一段时间的大黄,两个刚被我招进公司还没转正的吴谨和薛明,还有个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跟我一起辞职的美工孙翠。

大黄:在我眼里技术能力很一般,当年和我在一个项目组共事过一段时间。随后我升了项目组长、项目主管、项目经理、部门经理直至最后的技术副总监,而大黄依然是开发人员,只不过头衔前加了个“高级”二字,要不是实在没人,否则他就是跟我辞职我也不会要。

吴谨和薛明:大学应届毕业生,技术能力一般。当时是因为一个项目急需java开发人员,所以被我招进来打打下手,本想项目结束后直接给点安家费让他们另谋生路,不过这次事情一来,他们估计永远不会知道我当时有这个想法了。

孙翠:我几乎从来没和她说过话,我查了查员工表,她应该设计部新招的美工,虽然已经转正了,但是由于前段时间我太醉心于“管理上的权力斗争”,所以根本顾不上认识这些新来的员工。

 

辞职当晚,我请看起来不怎么样的四位尾随者吃了一顿大餐,祝贺我们的新团队组建,也提前祝贺一大波美好未来将向我们涌来。

(四)垃圾团队

  九年的工作经验让我积累了一些技术资源,并有着自己开发的一套相对成熟工作流软件也是公司的主打产品之一,虽然临走时恩师“胡汉山”派了两个人盯着我移交笔记本和电子文档,但是技术这个东西主要是思路和设计理念,它们都在脑子里就算赤裸裸的给你看也看不懂。我花了近两个星期修改了一些原来懒得改的bug,重整了一些性能低下的框架设计,并略微调整了UI界面,我认为凭着这款软件。

繁琐的公司注册流程结束后,我宣布正式进入创业阶段。

前期人手少但是分工还是比较明确的,其中我着重培训了吴谨和薛明,让他们按照我的架构设计继续根据客户的需求开发新的模块;孙翠负责用户体验方面的完善,使其更加人性化;而我负责客户的挖掘和市场的开拓。

基于以前的客户资源我连续接到了两笔单子,由于都需要给客户演示再加上分身无术,我只能亲自负责一家规模较大的单位,而让吴谨和薛明负责另外一家公司以前的一位老客户单位演示。

貌似顺畅的人员分工很快出现了问题,也许是我太高看了这两位新人,当我颇为顺利的完成了第一家单位的演示并在合同上盖章时接到了另外一家单位的电话,该单位以前和我有点交情负责人告诉我:就我们现在这种产品功能,是不可能让他们考虑选择我们的产品的。

我一惊,难道我们演示的版本不一致?

回答公司后问其缘由,原来是演示环节出了问题,在演示前客户提出要定制一个流程给他们演示,由于实在无法两头兼顾我把这项工作交给了吴谨和薛明负责,于是这个环节还真出了问题,演示过程中新模块的Bug像洪水般的涌出,甚至连最基本的流程自定义功能都没走通,而且孙翠配合他们做的功能页面也被指责为“像坨屎”。

我火冒三丈,薛明竟然当场顶口说是去之前在公司里程序已经全部调通了。

对于这种程序员不肯承认错误的通病,我再次当场暴了粗口,并勒令晚上哪怕通宵也要把问题改好,搞不定第二天全部给我走人。

第一次见我发这么大火,孙翠在旁边默默的红了眼圈。

“不许哭,以前在公司出了差错也许可以容忍你们到月底,现在出了差错我们就得喝西北风”我把火气顺便也撒到了孙翠身上。

“我们其实已经很努力了”孙翠委屈的解释。

“那只能说明你们是垃圾了”,我丢下这句话摔门而出。

晚上和一帮狐朋狗友聚会,朋友问起我现在手下有几个精英,我乘着酒劲又暴了粗口:“精英个屁,垃圾团队”。

朋友脸色吓青。

(五) 开除员工

这件事过去后不久,我开始加强对这些队友的培训,虽然被我断定为“垃圾”但是有总比没有好。

我请来了我以前的几个技术专家好友轮番对他们进行技能培训和创业思想传导,见吴谨虽然资质一般但是还算刻苦并且对技术无比热爱,于是我亲自手把手的把公司产品连架构到代码注释通通给他详解了一番,并把一些我认为不该开放的模块源码全部交给了他,我的目的只有一个:我要培养出一个技术接班人。

我给孙翠报了当地的一个UI设计提高培训班,那里面有专业的UI设计大牛驻站教课,我听了一堂试讲课后认为:除非你是傻子要不绝对不会学到完一点治疗效果都没有。

我见薛明虽然技术稍差但性格开朗,由于其本人也有意愿于是便培养他做销售方面的工作。平时除了带他去用户现场实战外,也给了他报了当地一个高级销售培训班,我听了一堂试讲课后也认为:除非你是白痴要不绝对不会学到完变成傻子。

结果薛明首先让我失望了。

 外地项目的一次竞争性谈判,正好我也在出差,由于项目难度不高而且我已经提前给用户方打过了招呼所以就放心的交给了薛明去投标,结果薛明在投标现场还是搞砸了。该标还没开就因为标书某些细节没有按照文件要求编写相同格式结果被废标。

回来后经过详细了解情况我才知道,那天招标时某个评委被另外一家供应商打过招呼了,由于怕被我们中标所以该评委特意在评审标书阶段楞就是“拿着放大镜般”找到了一个规定表格格式不同的瑕疵,直接性把我们提出了局。经“审问”标书是薛明主笔,吴谨和孙翠辅助。

薛明竟然连这种低级的错误都会犯,简直是枉费我对他一片信任。

同时我看着两次即将到嘴的肥肉都被这几个“垃圾”搞砸了, 再也忍不住了,除了吴谨和孙翠连带被我暴粗口外还问候了薛明的某位家人。

 那天,终于也忍不住爆发的薛明和我在办公室动起手来,薛明的衣服被我扯破,我那柔顺乌黑的头发被拉下来了一撮。事后,我当场宣布开除薛明,薛明喊了句“谁爱干谁干”后摔门而出。

   片刻后吴谨表示他也想走人,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随后我告诉孙翠如她也要走我绝对不留,这丫头呆呆的看着我半宿没吭声。

凭啥我几个也在创业的朋友手下的队友如此犀利而我的队友如此平庸,他们遇到的队友不是技术大牛就是销售大兄,就算原来不是经过培养各个都修正了正果,难道注定我就是个失败者吗?

 俗话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我觉得这句话还要扩展一下:不怕猪一样的队友就怕怎么配种都生不出小猪的队友“。

(六).金子和垃圾只有一步之遥

  薛明和吴谨走后只剩下孙翠一个人,这小丫头最终还是选择继续留下,她告诉我:她在公司时就特别崇拜我,只是希望我以后能平和一点、心态好一点。

   我第一次流露出感动的表情,不过很快被我的假装镇定掩盖了。

   由于公司小品牌度低招人成了一个老大难问题,成熟的IT人员不愿意屈就,新出炉的大学生我又怕重蹈吴谨和薛明的覆辙,于是高不成低就导致我连续一个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员工。无奈之下我只能自己甩开膀子承担了技术、销售、售后等所有岗位,至于孙翠,我认为她只能老老实实的干好美工活,超出她能力以外的事情我一律采取不信任状态。

   俗话说是金子一定会发光,是垃圾永远只能呆在垃圾桶。但随后一件事让我发现原来有时垃圾和金子就差一步之遥。

冤家路窄,半年后在用户召开的一次软件项目供应商标前讨论会上我遇到了老东家,恩师“胡汉山”也看到了我,这厮随即向我发送了蔑视的眼神。我明白:“报仇的机会”来了。只不过要想报此仇难度系数不比人类登月低多少。

据我了解到,我以前的亲信部下张伟是这次项目的技术经理。张伟跟了我很久,了解我的一切技术套路和我手上的产品技术核心;同样我的功力也出自恩师之手,他也了解我的一切老底。这就意味着如果用常规的产品技术层面去对拼明显无法打动评委,如果打价格战更加没希望,因为这次投标是公开招标,技术先进性和需求一致性是最大的打分项,如果刨除一切因素评委肯定更加倾向于在当地有着“常青树”之称的老东家,除非我在产品上有创新点和突破点,可短时间内如何能这么容易的实现呢?

距离正式招标还有一个月,我推掉了所有小项目和杂事,专心在家研究产品方案和谈判技巧,无奈“知己知彼”是我这次和老东家竞争的最大问题,因为我们双方太了解了,在技术层次差不了多少的情况下,恩师团队的力量就明显占了优势,如果说我们双方同时想到了一个创新点,那么恩师只需拉开架势让团队成员开足马力加班半月绝对能整出来,而我就算一个月日夜无休都不可能赶得上他。

   孙翠这几天也魂不守舍的整天不知道电脑面前干些啥,我也懒得理她,爱干啥干啥去,如果这个项目失了标的,我认为以后也没脸在圈内混了。

  临近正式投标的日子越来越近,我始终没有想到好的亮点去打动评委,就在我抓狂之际,孙翠突然要求我去她电脑面前看个创意。

  我漫不经心的走到她电脑前,顿时眼前一亮。

  “这是什么?”我看到了一个用户体验极佳的产品界面,而且logo还是我们自己的产品标识。

  “老大,看你最近郁闷没好意思打扰你,就拉上吴谨、薛明对产品做了重新的UI设计和功能改版,你看看好吗?”孙翠一脸骄傲。

   这里我谈一下我和恩师共有的一款产品。这是一款专门用于建立企事业门户的CMS软件,由恩师早期带领团队开发了第一版本,我接手后沿用其框架开发了第二版本,我另立山头后我通过更换界面和修改部分功能以及无耻的贴上自己公司标签后变成了第三版本,不过我知道恩师在我走后也组织力量开发了第三版本。其实不管是恩师的版本还是我的版本都有一个共同的缺陷,那就是使用者素质要求太高。一般性的企事业技术型用户需要培训后才能上手,如果业务型客户要自行建立一个模块或者子站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虽然我们产品中无处不在的宣称“任何人都能快速建站”,实际上如果没有一定的html基础知识根本无法做出一个合格外观和功能的站点。

  我仔细查看孙翠手上的版本,发现其实内核和功能都没有做变动,唯一有变化的只是在软件中加了三个细小的功能:

 第一个是向导。原先的后台需要通过点击不同的菜单栏配置多项数据后才能搭建出一个站点原型,并且整个操作流程中充满了各种技术术语,如果真没有技术基础的人是不可能上手使用。而现在吴谨和薛明在这个基础上架设了一个向导界面,用户在向导界面上一路“下一步”便可完成整个站点原型的搭建,并且各种技术术语全部做了人性化修改,譬如“选择页面模板”改成了“选择界面的样子”,“建立数据源”改成了“创建页面中的新闻来源”。虽然更改后在技术人员眼里看起来很可笑,但是从用户角度来看却是有很大的亲切感。

   我顺便查看了一下吴谨和薛明的代码,写的依然没有技术含量,只不过是每一步向导都调用我核心模块的一些接口,然而恰恰就是这些“没有含量”的代码产生了一个新的用户体验。

 第二个是模板下载功能。大家知道市面也有很多共享CMS软件,这些软件都有自己的社区和免费或者收费的模板,当我们需要使用不同模板时需要去这些专有社区中下载。然而,卖给企事业单位的CMS完全不是这样的,一旦软件提交给用户后服务到此结束,如果用户有新增模板的需求则要重新谈判项目建设费用,这就是导致很多企事业单位对现在的一些做CMS软件的公司痛恨很深,因为一旦他们完成了第一版本网站建设后就无法更换模板,因为模板都是统一提供的,要想更换模板就得加钱。

   吴谨和薛明充分结合了共享CMS软件的功能,在软件中加上了模板更换功能,并且可以整站预览。每个模板免费使用半年到一年不等,如果继续使用则要收费,这对于企事业单位来讲完全够了,同时对于后期我们和用户另签合同谈模板收费也是一种无形的导向性。在IT界要想从用户那边忽悠到钱,那首先不能让用户对付钱这个事情感到反感。

  我也顺带查看了代码,一看就是薛明的幼稚风格,只是加了一个模板列表页面,当用户选中模板后调用我的替换模板接口进行预览,然后取消后再替换回来,从技术层次这简直就是借我的布料做嫁衣。

  第三个是右击菜单插件。其实网站管理员在查看网站时如果想临时新增一个新闻,他就得先另开一个新浏览器窗口然后登入后台,多次验证后才能进入新闻发布界面,然后填写内容,点保存然后审核然后再发布到网上。这导致以前也有很多用户觉得太麻烦,有的用户提出譬如他在某网站上看到好的新闻想直接发布不想打开后台。对于这种我当时认为“无理”的要求我采取了直接性拒绝或者报了一个高价改造的方案。

  而吴谨和薛明用的办法很简单,做了一个注册表文件,点击后你的右键菜单自动会加上“发布新闻”这一项,你只要选中随便那家网页的文字右击并选择发布新闻,则这条新闻的发布已经自动的完成了。

  我再次浏览了吴谨和薛明的实现代码,依然很无节操,他们只是新增了一个页面,然后调用了我内核中各种发布新闻的接口,当外部页面post数据过来后自动执行发布。

  最后,是孙翠的UI设计。其实也是很没有节操的一个改动,即把页面中所有出现的表格、按钮和一切带边框的元素改成了圆角,并在通用页面底部加上一段脚本,使鼠标滑动表格或者按钮时产生渐变色差,最终导致产生一定的立体感。

  我惊讶的看了看这几个变化,不能说这几个改动具有天才的创新程度而且很多理念都是从互联网上抄袭过来的,但是这些变动可以说让整个软件变的更加有血有肉和人性化,可以说在某个领域平凡的几个功能加到了不同领域的产品中随即产生了不平凡的变化。

(七)写在最后

   招标的结果果然大暴冷门,我竟然中标了,评委当时的评语是:“好用、有创意,软件充分考虑到了用户的感受”。

恩师“胡汉山”临走时向我发射了“嫉妒”的目光。

数日后我把已经在其他公司上班的吴谨和薛明高薪请了回来,这两个人竟然告诉我“他们早就等待着这一天了”。

那晚我真诚的请我的“垃圾团队”们把了一次酒言了一次欢。

后来我有一次问孙翠她为什么崇拜我。

她红着脸告诉我,“因为我不够优秀,跟着我做事没有压力”。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毛毛虫的爹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