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战争之王”的暗黑心理学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互联网“战争之王”的暗黑心理学

科技小能手 2017-11-22 16:03:00 浏览1619
展开阅读全文

互联网“战争之王”的暗黑心理学

——360系列批判(之二)

 

360有个绰号叫“战争之王”,其实360只是一支军队,将军是周鸿祎。大战雅虎、大战阿里、大战瑞星、大战金山、大战腾讯、大战百度,也许将来还会大战优酷、大战华为、甚至大战联想······360在这些战役当中取得的某些所谓“胜利”或者“成功”,完全依赖了用户的支持。这个庞大的用户群跨越了各个阶层,囊括了为数众多的商业用户和个人用户。如果想要定义这个用户群的共同基础,那就是:技术上都是菜鸟。

 

忽视菜鸟消费者群体的心理诉求去探索360的成功秘诀,那必然会是一种徒劳。某些人以为360只是耍手腕使心机在“愚弄”、“欺骗”或者“催眠”消费者的观点,从根本上讲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鸵鸟的视角。竞争者们应该好好探索一下那些不能识别360的恶劣行径、完全无法抗拒360的消费者,探索他们拥有什么样的心理,也许更能够有的放矢。说什么“消费者应该相信······”或者“我们难以理解······”是完全无济于事的。

为什么消费者不相信360竞争者的争辩?为什么他们不理解那些苦口婆心的劝诫?为什么无数热爱生活、反对被控制的无辜消费者却如此心甘情愿接受360的统治呢?

我们发现,在一部分消费者张开双臂拥抱360的同时,也有另一部分消费者坚决地拒斥360。而要进一步理解这种分歧,就必须以完全不同的眼光来重新看待360的用户策略:需要解释的不是消费者为什么要选择360,而是消费者为什么愿意为了“捍卫”360而放弃自己的选择权,听凭360接管和操纵自己的电脑?

 

假如我们将周鸿祎的成功经历对比希特勒在1928~1933的发家历史,不难发现一个共同之处:谁用群众心理的暗黑一面作为武器,点燃了群众的情绪,谁就能够创造暗黑历史!说360对用户的吸引是由“高明的欺骗”或者“用户的糊涂”引起的,不能带来任何有价值的发现。事实上,360充分掌握了用户的心理暗黑一面,然后用它来实现其一系列的目标。没有以这种心理凝聚的用户基础,360不可能成功发起一次一次的互联网产业战争。

纳粹的所有宣传都建立在复仇意识的基础之上,对他国、他民族的复仇,对世界的复仇。菜鸟们从不希望别人认为自己是菜鸟,菜鸟也有追求。用了360的“一键***”之后,菜鸟们放佛一刹那间蜕变成了技术高手,一种复仇的心理快感油然而生。这个时候,他们全然忘却了自己不经意间舍弃了什么、丧失了什么。

希特勒和纳粹能够非常熟练地操纵群众的情感,纳粹的演说几乎回避了所有需要基于事实的论证。只要有什么样的字眼和话语能够成为邪恶的导火索,能够用来煽阴风点鬼火的,他们就用什么样的字眼和话语来演说。与纳粹的立场一样,360深知用户心理的敏感激发是无需论证的,任何时候都只需要把用户的注意力固定在反偷窥、反垄断······诸如此类的“伟大旗帜”上就足够了。攻击腾讯的时候,向用户灌输QQ“偷窥个人隐私”的观点;攻击百度的时候,则直接代表用户声称:“用户对已有的搜索相当不满意”。那么,这些论断有用户统计数据吗?没有。有第三方客观评估和裁定吗?也没有。

什么样的营销字眼对用户更有暗黑的魅惑力,360就用什么样的字眼。他们用来攻击小米的“360特供机”,一剑封喉似地抓住了消费者潜藏对“特供”二字的暗黑崇拜。一个最普通的智能手机,“特供”给谁呢?360知道,“特供”这两个字有着怎样一种邪恶的吸引力,可以满足相当多人追崇特权的心理诉求。甚至连“AK47”这种暴力枪械在军迷和游戏迷心目当中有着特殊含义的词组,360也能够套用到手机的型号上,充分说明了360对用户心理暗黑面的掌控自如、游刃有余。

 

以反垄断反劫持面目出现的360,其创立者本身就是一个劫持者和垄断者。周鸿祎被媒体称为“流氓软件之父”,而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在我看来,作为流氓软件业鼻祖的3721就是悄悄潜入用户系统的一个“贼”,而其后继者360实际上是站在用户窗外“贼喊捉贼”。

我们遗憾地看到,当360在他们的支持下将竞争对手一个个打败、消灭的时候,居然没有在消费者的心理结构上引起一丝一毫的变化,甚至还有人拍手称快。我们也惊奇地发现,即使一次又一次地听到对360欺骗行为和丑恶嘴脸的完全揭露,仍然有相当多的无辜用户选择了充耳不闻。在这些既不懂技术、又对厂商纷争不感兴趣的菜鸟眼中,免费就是“好”,甚至是压倒一切的因素,全然不顾免费背后的魔爪。而他们的观点也非常之简单,“不管怎样,360免费”。殊不知,西方谚语最著名的一句恰恰就是: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知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于其他人”。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症状产生,是因为被劫持者身处由劫持者营造的虐待环境中,在长时间的被虐形成习惯之后,被劫持者会对劫持者偶尔给出的一点点阳光做出灿烂的反应,甚至感恩戴德。周鸿祎就是这样一个劫持者,它用3721开创了流氓软件的模式,在千千万万菜鸟用户被流氓软件施虐陷入困顿之后,摇身一变以反流氓软件的姿态出现,于是乎饥寒交迫的用户们接受了360“阳光雨露”般的滋润,无不对周的“仗义搭救”感激涕霖。

这不禁让我想起另外一幅黑白画面:当犹太人被一批批赶进集中营的时候,当中一些人天真地相信希特勒的谎言,相信自己即将步入的是一个有秩序的“新世界”。就是即将走进毒气室之前,仍然有一部分人选择相信:那不过是为了给身体清洁和消毒的澡堂。

作者:瞬雨
自由评论人,技术经济观察家

环球时报》特约评论员,《中国科学报》金融专栏作者
其它专栏:
互联网天地》《软件工程师》《当代经理人《网络导报》
特约撰稿:中国文化报新财经传媒》《中国计算机报《投资与合作》《通信产业报》《中国经济与信息化》《每日经济新闻》等等


本文转自 瞬雨 51CTO博客,原文链接:http://blog.51cto.com/soorain/1053440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科技小能手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