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在内德拉的带领下,变的越来越开放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微软在内德拉的带领下,变的越来越开放

最美的回忆 2017-11-29 18:30:00 浏览651
展开阅读全文

这是好事,以前被微软.NET坑了十年!!!

 

微软近日迎来40岁的生日,微软一直引导者信息时代的发展。如今,微软面临多重挑战,急需变革,纳德拉能否带领微软实现转型?

*本文由TECH2IPO/创见 陈刚编译

创见干货“比尔·盖茨一手建立起来的微软商业帝国核心产品是Windows和Office,在其任职期间,一切产品都需要给Windows和Office让路。且不论这种做法是好还坏,但依靠Windows和Office成长为了一个科技巨头。随后,鲍尔默沿袭了这一策略,微软却开始显现中年危机。现在微软交给了纳德拉,年轻有为的纳德拉对微软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力求改变微软这艘巨型油轮的航向,实现华丽转型,他,可以成功吗?

「你在想什么?!不要 Windows 了?」时钟拨回 20 世纪 90 年代末期,比尔·盖茨还是微软的老大。如果一个员工有种提出任何可能损害 Windows 操作系统的建议,那么就一定会受到比尔·盖茨这般待遇。甚至自 2000 年鲍尔默接任比尔·盖茨后,鲍尔默仍坚持着这条红线,不可动摇。微软所做的任何事都是围绕着 Windows,让 Windows 称霸市场。微软内部的员工都知道,很多优秀的创新项目都被所谓的」战略税(strategy tax)」扼杀在摇篮里。

如今,在雷德蒙德(微软总部),情况有所改观。去年新上任的老大——萨蒂亚·纳德拉对所谓的「战略税」不以为然,他只是简单地告诉员工「做用户喜欢的东西」。上任以来,有些他领导的项目肯定会被前两任 CEO 臭骂。最受欢迎的 Office 办公套件现在可以运行在竞争对手的移动操作系统上。微软对免费,「开源」软件敞开怀抱,这在过去,微软是嗤之以鼻的。去年九月,在洛杉矶的一个活动上,纳德拉的 PPT 上显示了这样一句话:「微软喜爱 Linux」。作为对比,鲍尔默曾称开源操作系统是「恶性肿瘤」。

4 月 4 日,微软将迎来 40 岁的生日,高管和股东们将会回顾往事,感叹微软逝去的青春。微软诞生的那一年,正值 Captain & Tennille 凭借单曲」Love Will Keep Us Together「称霸榜单之际,20 多年里,微软一直引领着坎坷的信息时代的发展。IBM,在诞生的 30 多个年头,显现颓势,并被对手超越。苹果,还很嫩。

为了使微软恢复生机,纳德拉的准则就是尽快摆脱以 Windows 为单核心的思想,将微软打造成全球巨型数据中心,为企业和个人提供一系列的在线服务。目前来看,他已经成功地开始改变微软这艘巨型轮船的航向。

其他的科技巨头也在密切注视着微软的转变,因为它们也会步入相似的困境,或者担心在将来,公司必须进行彻底的改造。思科、EMC、惠普、甲骨文、IBM 以及 SAP 等科技巨头都必须从电脑存在与人们书桌或者公司地下室的世界转向一个大型数据计算可在云端、在人们手中的移动设备上完成的世界。

亚马逊、苹果、Faceboo、谷歌以及其他相似企业都密切关注着新的技术平台的涌现,防止竞争对手利用这些平台吸引自己的用户。这就是为什么 Facebook 花 200 亿美元收购 WhatsApp,20 亿美元收购 Oculus VR。

微软的一切都是简单地依靠 Windows。更准确地说,这些年来,微软开发的软件都是绑定在操作系统这个核心平台。20 世纪 80 年代,微软一统个人桌面级操作系统,Office 与其绑定,便无处不在。随着高性能 PC,即服务器成为企业内部数据中心的标配,微软故技重施:微软开发了一套服务器套件,包括邮件系统,数据管理系统以及其他各种商业相关应用,它们都与 Windows 操作系统高度整合。正是这些绑定策略,才使得微软在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一举超越 IBM,成为市值最高的科技企业。

这些服务都可以在竞争对手的产品上运行,但只有协同合作,表现才最好。这促进了微软业务量的增长(也陷入信任危机),而且使消费者受益。但随着云计算的兴起,这种模式就被打破了。软件演变为通过网络传输的服务,而且绝大多数基于开源标准。

讽刺的是,微软是首批就意识到云计算潜力的公司,但由于过度沉迷在现有的产品线,这种远见被扭曲了。于是自 2006 年开始,微软上线 Azure 云服务,但主要还是作为之前捆绑式应用的在线替代品。这就为其他云服务商留下了发展空间,尤其是亚马逊。用户可在亚马逊云服务上运行各类他们想要运行的应用组合。同样,微软也是最早看到手持设备发展潜力的公司,也就是智能手机。但是微软迫使用户使用 Windows 系统,而不是重新开发适合移动设备的操作系统,就像苹果那样。

在上任微软 CEO 之前,纳德拉负责 Azure。通过削减其云服务价格和允许用户自由选择软件,他带领 Azure 获得了长足的发展。自纳德拉担任微软老大以来,除了推出 Office 的 iOS 和安卓版本,他还推崇「免费增值」模式:个人用户(非商业用户)可免费获取基础版本,额外功能则需付费。在纳德拉的带领下,公司显得更加灵活。例如:Ofice365 用户可以将文件存储在云盘 Box 服务器上。「微软曾视我们为宿敌。」Box 的老大亚伦·利维(Aaron Levie)说。

除此以外,纳德拉还致力于打造一个更加年轻的企业内部文化,使其更像一个敢于冒险的初创企业。微软人不再固步自封,公司鼓励他们在公共网络 Garage 上大胆尝试「狂野的想法」。这个平台可发布产品的早期版本,供用户试用,找出 bug。微软也收购了一些年轻的初创企业,如风靡一时的网络游戏 Minecraft 开发商 Mojang。以及 Acompli,其邮件 App 被重命名为 Outlook,为苹果和安卓客户端提供邮件服务。

随着微软不如其第五十个年头,纳德拉目前对微软的贡献在于为其今后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他总结为两个目标:其一,「移动第一、云第一」。这些领域是未来的增长点,所有的产品都需要为这两个目标服务;另外一个就是「平台和生产力」。Windows 仍然是一个重要的平台,Office 也是重要的生产力套件。但是 Azure 愈加成为一个更加重要,更具弹性的平台。其中之一就是与苹果 Siri 和谷歌 Google Now 相似的个人智能助理 Cortana。现在,Cortana 已经能够识别自然语言,回答问题以及设置提醒。将来,Cortana 可以满足更多的用户需求,如自动整理会议文件。

人才竞争

虽然纳德拉目前的作为深受业内人士的赞誉,但他们还有几个问题,其中之一就是人才。「微软坐拥很多人才。」哈弗大学生学院马克尔(Marco)说。虽然通过收购一些初创企业,微软补充了一些新鲜血液,但仍需努力在人才之争中获得最好的码农。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软件的质量。在过去,在企业用户眼中,微软的软件质量一直是值得信赖的。但随着微软朝着一个初创企业的方向发展,产品更迭将会加快,这也许会给企业用户留下「不可靠」的印象。

微软其他业务存在的问题也是开放性的问题。分析人士建议微软将它们分而治之。搜素引擎必应,在亏损几十亿之后,很快就会盈利,必应为 Cortana 和其他服务提供了可靠的数据输入。游戏平台 Xbox,已经从数字生活中心的泥潭中走出来。但是微软去年收购的 WP 手机最大制造商诺基亚手机业务,在公司调整发展战略之后,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错误。

微软最大的问题在于财务。随着个人和企业用户倾向于购买更加廉价的 PC,购买量也在减少,导致 Windows 的营收持续下滑。去年第四季度,营收同比下降 13%,而企业云服务,包括 Office365,翻了一番,达到 55 亿美元。但这仅仅是总营收中的很少一部分,整个部门仍在亏损。此外,野村证券的 Rick Sherlund 表示微软的新产品,如 Cortana 的盈亏模式尚不清楚。

这些产品不可能像 Windows 和 Office 一样带来庞大的现金流,这两者占到微软总营收的 44%,总利润的 58%。传统 Office 的毛利润达到 90%,而 Office365 目前仅有 53%。由于面临着亚马逊,谷歌和不断崛起的 IBM,其他云服务的收益变化莫测。

其他的科技公司,不管是年轻的,还是不再年轻的,都从微软的中年危机中吸取教训,微软长时间过于执着于保护自己的核心产品,从而忽视了其他潜在威胁,最终,这些威胁成长为参天大树。比尔·盖茨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鲍尔默继续注重 Windows 的时间过长,而且面对移动和云服务的威胁反应过慢。现如今,纳德拉不得不快速行动,逆转在顾客、分析人士和科技人才中眼中微软的好日子到头了的印象。

本文转自jiahuafu博客园博客,原文链接http://www.cnblogs.com/jiahuafu/p/5257295.html如需转载请自行联系原作者


jiahuafu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最美的回忆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