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沙漠君 |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关于沙漠君 |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长征6号 2017-01-02 10:57:00 浏览632
展开阅读全文

本文写作于大理苍山脚下的一家酒店的凉亭里。

image_1atg88v6s1lmql681nnv12q0f8jm.png-216.3kB

沙漠君今年的目标,就是写一篇10万+阅读量的文章。上一篇《用机器学习预测机动车摇号》,就承载了这样的远大理想,在飞机起飞之前,我用颤抖的手点了发布,虽然各渠道有百万阅读量,然而在自家公众号却远远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效果。反思之余,我觉得自己多少有点用力过猛,在沙漠之鹰上的文章话题太硬太尖锐,而我本人并非这样的人。今天借着清爽的山风,让我们温和地聊聊。

原本期待爆款的摇号

前两篇文章讨论的都是摇号。我花掉了接近两个月的睡前时间,反复地琢磨着这几千万个13位数字编码的模式和破绽。但最后我发现:即使有问题,恐怕也很难用一句话让普通人理解:这一切都是概率和可能性。最终只能暂时放下了。而你要知道,即使是那篇租房的文章,从选题分析到成文,只花了一天半的时间,反而阅读和传播是前者的几倍。

有朋友说,这是因为标题选的不够好,不够耸动和吸引眼球。然而买车和摇号是很容易给出非常耸人听闻的标题的,比如下面这样:

  • 重大机密!提升摇号概率的方法竟然是...
  • 第七位为0最容易中签,原因居然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 不转不是中国人...

哈哈哈!然而我厌恶任何标题党,也不想被查水表。我小心翼翼地将可能作弊的方法含蓄地表达在字里行间,文章尽量客观而不使用任何过激的语言。但据我估计,愿意而且看懂这篇文章的,1万个人中不超过3个人。当然有两个人会说,我的分析方法太差了。

我承认,在专业领域,我使用的技术都非常原始。不过搜索了国内外各类网站后我吃惊地发现:五年来,几乎无人严肃讨论过摇号的公平性,更不用说原理和破绽了。难道涉及到上千万人切身利益的系统,真的就不应该说道说道么?如果在数据中暗藏着的巨大秘密,过了10年才被人发现,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

我也承认,我也真的没拿出显而易见的结论。如果我认为公平,大部分人都会觉得我是五毛。而如果真的不公平,我也不敢拿出来说了。某一天晚上我自以为发现了惊人的秘密,一想到多少官员的乌纱帽不保,激动地一晚上睡不着,甚至都在考虑计划逃跑路线了,现在想起来那不过是个美丽的错误,我真是个蛇精病。

假设真有摇号必中的不二法门,你觉得我会说?

你能看到的都是不重要的

对很多人来说:摇号一定是灰色地带,一定会权力寻租,他们不关心问题本身,而只希望看到简单粗暴的结论:“这些号码就是交管局老大的小舅子“。我让他们失望了。

不要以为自己装了一大堆新闻App就掌握了真相和信息。信息时代,媒体掌握了比之前更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早年吹嘘小米多牛逼,小米就有多牛逼,而现在唱衰小米的文章一出,小米好像就真的不行了。三星的note7电池爆炸,成了媒体和网民的狂欢。爆炸当然是真的,但媒体里那种味道强烈的文字,让我很是看不下去。媒体常常代表了某一方的利益,因此文字总会有偏向,不可避免地带有动机和目的。

对《沙漠之鹰》发布的文章,我必须在一篇微信文章的篇幅内,把大量研究观点压缩进去。而什么要说,什么不说却都由我自己控制。那些画出来的房价走势曲线,为了说明我的观点,都经过部分变形和平滑,而更深层次的细节,只有分析问题者本人知道。你看到的观点,都是我想让你看到的。

我一直在想,什么样的文章才有10万+的潜质。前两天我和身边的朋友都被一篇《上市公司因拥有两套学区房而成功翻身》而刷屏。文章和故事本身普通,却引发如此强烈的传播。我意识到,人们分享文章,并不一定因为文章多出彩或多稀奇,而是文章代表了他们内心的想法和意见:直接发出自己的观点麻烦而有风险,多数人并不愿意这样出头,而分享则成为一种有效的缓冲手段,而故事本身是否真实,反而不重要了。

所以,我们无奈地发现,你在公共媒体上看到的新闻情报,几乎都是过期或不太重要的

很少会有人会把真正重要的实时情报放在网上,而有价值的结论,都建立在大量收集原始数据和及时的思考推理上。然而,很多人都懒得亲自去查数据,更不用说独立思考之精神了。接近百人在看过那篇租房文章之后,留言问题都是某个地方的租金多少钱。可是直接去问任何一家中介公司的效率会更高。租金多少实际上我也不知道,宏观的数据容易分析,而这些结论在微观上统统失效了:你根本不知道房东是不是要坐地起价,那个中介是不是就想骗你钱。

以那篇《摇号》为例,我查看了今日头条和网易新闻的评论,95%的人都是纯吐槽社会不公,讨论问题本身和方法的寥寥无几。民众的观点太容易被操纵和鼓动,我因此敬畏文字的力量,不要任何标题党,我有说话的权利,就有公正的义务。万一摇号真的是公平的呢?

自由的价值

沙漠之鹰公众号的粉丝达到了5600人,全部13篇原创,每篇平均阅读量在4000以上。这应该是个相对不错的成绩。
image_1atg85504ur71kg51apufvub5r9.png-16.5kB

之前开微信公众号仅仅是因为无聊。之后文章被大量地传播,我收到了很多正面的反馈。缺点是关注的人多了,我便对文章质量产生了要求,自己每写15篇文章才能有1篇够格发到公众号上来,而这个要求对我来说不低。因为我不想用低质量的文章干扰别人。现在不缺心灵鸡汤,购物指南,历史八卦,标题党,用一些搞笑图片配着文字就能上万阅读。我想维持某种特定的风格,尽力去提供别人给不了的信息和文字。写作很有意思,列提纲,整理数据,码字,认真校对,远比读文章能带来更多的收获。

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实:每10000个人阅读过我的文章,就有1000人成为公众号的粉丝,而只有100人会和我留言互动,有10个人会和我线下交流,而只有1个人能真正产生合作。这一切都符合10倍的幂律衰减。发布开头的两个小时的阅读量乘以五,就是整篇文章的总阅读量,微信文章最多热12个小时,屡试不爽。即使如此,我依然没有原创,评论和打赏权限,给微信团队发邮件都石沉大海。

每次发布之后,我在开头的几个小时每隔几分钟就要看一下阅读量和后台留言,那种激动难以言表。男生都会对数字很敏感,我也希望阅读和粉丝数一柱擎天,可是理性告诉我:五万粉丝和五千粉丝有什么本质区别么?这无非是多了更多的可能性而已,质量远比数量重要。

曾经有朋友想跟我合作,或是账号互推,做广告,转载他人文章,都被我婉拒了。我尽力保持文章的干净和纯粹,不在文章开头使用吸引性字符,虽然排版经常像屎一样。

至于有朋友说我错过了一部分经济收益。我来讲个故事,我开源了Hawk数据抓取软件,有上万人使用,总计收入是人民币50.5元。其中50元是母校的一位学弟捐赠的,另外五毛钱是《沙漠之鹰》微信群的朋友,赞助我买PS4游戏的钱。我知道软件有很多的bug,尽管如此,很多朋友给予了高度的肯定和支持,这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能帮到别人,就是我的一大幸事,至于其他收益,现在看来没那么重要。

我有自己满意而充实的正式工作。但我不想让写作成为职业。一方面,它对我来说意味着自由,我想写什么,什么时候写都听我的,这才能写出东西来。我想起高中时代,可爱的语文班主任逼着我写话题作文,我一句话都写不出来。高考语文150分满分只考了90分。

另一方面,自由撰稿和开源是自由的胜利。我不代表任何公司实体的意见和利益,从而就不需要任何有色眼镜。这些都是我花费自己宝贵的个人休闲时间完成的,与自己的正式工作没有联系。我的文字和观点,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审批。

我像珍惜空气一样珍惜着这份自由,也许它并不牛逼,但在我年纪再大一些,会让我充满了有趣的回忆。比如在大理这么文艺漂亮的地方,钻在宾馆里写这么脑残的文章。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最近很迷恋看王小波。我觉得我和王小波有很多相似之处。他是理工科毕业的程序员,我也是;他对性有独特的视角,文章充斥着略微重口的描写,我很想但我不能;他傲娇自省自卑,恐怕我也差不多。当然,我没有他照片里那么酷的造型:这很八十年代,这很王小波。
image_1atg8hot0obg1658k4r6kr1n9q13.png-172.3kB

如果你仔细读他的文章,会发现他的所有杂文都是“我如何如何”,连写故事都是第一人称,这很“自我”。我也特别想写第三人称,想去脱离“自己”站在更高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却依然小国寡民,一点没有指点江山的脾气。

他有一部杂文集,名字叫《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有句话我非常赞同:

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

说我特立独行,恐怕有点太高估我了,我只是不愿意去重复走别人走过的路。大学时代喜欢摄影,后来玩相机的人越来越多,我反而不爱玩了;后来喜欢跑步,可是跑步的人占领了整个长安街;加了不少数据新闻相关的朋友,导致朋友圈被《上海租房攻略》和《数据分析告诉你哪里冰激凌最好吃》所刷屏,真是一身叹息。说我是猪,这也一点都不委屈,能吃能喝,在西湖边上跑步,因为自重太大,把岸边的木地板压得嘎吱作响,当然我并不是个胖子。

如果我生在他的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很像他。当然我不保证如果他和我同龄,他会像我。如果他活在现代,他还会去写《黄金时代》《白银时代》么?还会写《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么?苦难的经历,才有他丰富的写作素材。然而他也说了,千万不要为了寻找生活素材而为自己创造苦难,那真的一点价值都没有。

我渴望发现不一样,愿去知书明理,但不愿意将工作占用全部生活。我希望能遇到更多的可能性和体验,不想让自己老去之后只剩下干瘪的回忆。我希望能将自己的知识用在影响社会上,哪怕一点点也好。20年前,王小波去世前关心的事情,比如社会公平,环境变化,自由民主,现在依然需要关心。20年了,一切都改变了,而一切也都没有变。

沙漠君的联系方式

如果你看到了这里,那我就超级感谢了。这篇文章我丝毫不在意阅读量,之前的文章太硬太尖锐,这次给你还原出一个稍微饱满一些的沙漠君。

如果你愿意认识我,我非常乐意和你交朋友,欢迎在微信后台留言。有时我不一定能及时回复,最近几天的摇号查询服务暂时暂停。

可以发邮件给我:

buptzym@qq.com

  • 个人技术博客(虽然技术性文章越来越少了)

http://www.cnblogs.com/buptzym/

  • Hawk数据抓取软件的地址和说明:

https://github.com/ferventdesert/Hawk/wiki

  • 你也可以加入沙漠之鹰的讨论群:

加微信:385102891,备注“Hawk”

顺带一提,为什么现在女生这么流行一字眉,大理古城的街道上到处都是一字眉的妹子...


作者:热情的沙漠
出处:http://www.cnblogs.com/buptzym/
本文版权归作者和博客园共有,欢迎转载,但未经作者同意必须保留此段声明,且在文章页面明显位置给出原文连接,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类: 杂谈

本文转自FerventDesert博客园博客,原文链接:http://www.cnblogs.com/buptzym/p/6044820.html,如需转载请自行联系原作者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长征6号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