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斧子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我和斧子

zting科技 2017-01-11 10:29:00 浏览703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红楼梦.葬花辞》

 

我虽不似黛玉那般多愁善感,但是投身在这温湿的春风里,行走在漫天的杨柳絮中,举目在那难得的蓝天上,还是忍不住生出满腔的惆怅,然而幸好,幸好惆怅的尽头是希望。

 

记得小时候,我是个不太合群,性格极其内向,却又不安分的孩子,喜欢一个人在自己的小天地里疯狂。每次带着我家的大黄狗到深山野地里乱跑,晚上回家的时候觉得浑身都痒,扒开裤子,大腿根爬了一小堆蜱虫,肚子吸得鼓鼓的,脑袋都扎到肉里了。再去看大黄狗,趴在地上就剩口气了,肚子底下密密麻麻的一层,都是蜱虫。

 

到了盛夏中午,天气最炎热的时候,大人们都睡觉了,我就悄悄的跑出去,到江边的乱石堆来寻觅晚餐。为了不磨损鞋子,我都会把鞋脱下来,两只鞋的鞋带绑在一块,搭在肩上,脚下的石头总会烫得我龇牙咧嘴,却不敢大声叫唤,因为猎物就在眼前,它正盘在一块大石上,吐着芯子,在烈日下晒鳞,那是一条全身乌黑的大蛇(蛇每年换皮的时候都会有晒鳞的行为)。无需什么高明的工具,蛇是怕人的,和它对视几秒,它就要逃跑了,在它转头的时候,一伸手……晚上就是我的盘中餐了。


我喜欢游泳,通常是晚上的时候,一个人跑到江边,然后脱个精光,一个猛子扎下去,在水底游上四五十秒,在气息不够用的时候,拼劲全力向上游,那个时候总是感觉水太厚重了,在就要绝望的时候,突然间头顶破了水面,晚风习习,皓月当空。

 

我并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因为当时我才七八岁,一个是因为我觉得大黄狗很厉害,可以保护我,最主要的是我有一个秘密武器,一把微型斧子,比正常的斧子小两圈,但是仍然可以砍柴,而且十分锋利。这把斧子是我爷爷专门为我打造的,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才完工。


爷爷的工具箱里有很多工具,做工用的正常斧子,劈材的大斧,凿眼用的凿子,找平用的刨子,还有各种各样的锯子,当然还有各种类型的刀。这些东西爷爷都是不让我动的,他自己给我做了把木剑,甚是精致,不过那木剑终归是个“假货”,到树林里随便比划了几下,磕在一棵小树上,就断了。生气之余,回家偷拿爷爷的斧子,要去报仇,还没走出屋去,就把小腿割了一个口子。爷爷追过来,抢下斧子,再我后脑勺上啪啪就是两下,打得我莫名其妙。然后爷爷找来两块布条要给我包扎一下,我和爷爷说,你别告诉我妈,否则又得挨揍了,然后就跑出去,到后面的园子里抠把黑土把伤口糊上了。用泥土糊伤口这招我用过好几次,结痂速度快,就是爱留疤,当然让我妈发现再挨顿打也是免不了的。

 

后来的一周里,爷爷一直在乒乒乓乓的干活。一周后,他拿了一把非常小巧的斧子给我。我很喜欢这把小斧子,但是有点遗憾,这把斧子没开刃,根本没办法“复仇”。我又花了一周的时间,跑到江边找了一块磨石,把这把小斧子打磨的十分锋利光亮。从那以后,这把小斧子就变成了我的法宝,出入山林可谓所向披靡,所到之处,“死伤遍地”。当然,伤人一千,损己八百,高手都是伤自己开始的,我经常对着自己的累累伤痕这样安慰自己。

 

后来爷爷还给我用狗皮做了个斧子套,携带更安全,更方便了。那时候我以为有了如此法器,可以与天地争了。我鼓足了勇气向陌生的领域进发。我首先征服了那些几乎不怎么来往的同村小伙伴,走到他们面前让他们面前展示我的斧子。后来的事情也许和斧子关系不大,但是确实是我人生中开天辟地的大事,影响了我的人生。

 

从那时候起,有了一群野孩子带着各自家的狗一起呼啸山林;月光下十几个光腚小子扑通扑通的往江里跳;我抓蛇的时候后面一群人看着,然后哇哇的大叫起来。他们也给我带来了新鲜的生活,原来树林里还有刚出壳的小鸟,树上还有好吃的果子,比大江浅很多的小河里也有漂亮的鱼虾,晚上除了游泳还可以在灯下看漫画。有一个孩子甚至成了我的老师,用锅底灰在土墙上刷了一大块,找来几个黄色的土块做粉笔教我做算术。有那么一段,我每天虽然带着斧子,但是它从未出过鞘,不过只要有它在,我心里就踏实。

 

斧子的万能神话终于被打破了,我用它去砍了一个死木墩,那里面住了一窝蚂蜂,我差点因此丧命。那一役之后,我的童年的自由生活也结束了。因为离学校远,要走十几里的山路去上学,我直到9岁才上小学一年级。上学之后,斧子被母亲束之高阁。后来有几次学校集体劳动,我以此为由和母亲申请过小斧子,拿到学校只是放到书桌里,上课的时候偷偷的摸一摸。

 

上大学的时候,别的家长都是大包小包的把孩子送到学校,我妈只把我送到火车上就走了。临走前,她和我说:“箱子里给你放了件东西,你爷一定要放的”。火车开动的时候,我打开箱子,一个套在狗皮套里的小斧子。大学四年,这把斧子就挂在我的床头,陪我安眠入睡。我经常能梦到,我回到了家,用这把小斧子帮父母干活,帮爷爷打磨木料。

 

再后来,我带着这把小斧子到了北京。前年回家过年,我妈不停的唠叨,我只是默默听着,没有言语。一旁的爷爷却不耐烦了,“你说这些都没用,这么老远,你还能管着北京的事了?没事,他有法宝”。

母亲说:“什么法宝?”

爷爷笑笑:“有斧子呢,保佑他有福,防病防灾,万事如意!哈哈…….”

全家人都笑了。

 

一把斧子,承载着我童年的欢乐和梦想,承载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坚持,承载着家庭和事业的未来。

 

2015年4月22日,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上线了一款产品的测试版,同年10月发布了正式版。而今已过一年,这款产品正在健康的成长,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承载着所有人的希冀。上线的时候,我把它命名为斧子——「斧子演示」

 

程序员  杨文海 写在斧子演示上线一周年之际

谨以此文送给斧子演示的所有兄弟姐妹,送给斧子演示的所有支持者和批评者,送给那些还在为梦想坚持的人们!

 

后记

现在,爷爷已经年过九荀,眼睛已经不行了,仍然时不时的拿起他的斧子砍小木块,时不时的会念叨起我。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订阅号:“xuanhun521”


 


本文转自玄魂博客园博客,原文链接:http://www.cnblogs.com/xuanhun/p/5422479.html,如需转载请自行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