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软件开发2.0技术大会的总结(1)印象深刻的讲师们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参加软件开发2.0技术大会的总结(1)印象深刻的讲师们

kjmeng 2009-10-27 10:32:00 浏览930

       CSDN今年已经是第三年举办软件开发2.0技术大会,而我竟然“意外”收到CSDN的邀请,有幸免费参加2009年软件开发2.0技术大会。三天的课程,涵盖了云计算、语言趋势、Mobile开发以及敏捷软件等多个热门话题。三天来往返穿梭于各个会议室,感受大师们的风采,收益匪浅。
1、印象深刻的讲师们。
      这次的讲师团队有来自于各大型知名企业的一线工程师,也有学院派的教授,还有独立软件开发者,可谓强大豪华。我这里说几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讲师。
       第一位自然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徳毅教授。 我从来不迷信专家,更不屑某些所谓领域专家的“高谈阔论”,但是我尊敬那些有知识有涵养,真正的学者们。在我的思想中,一个教授不但应该有突出的成就,而且应该能够把这些成就可以用浅显和生动的语言讲给大众听。而我从李院士的演讲中,感受到了这些,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李院士语言幽默风趣,生动活泼,但是对知识一丝不苟,整个演讲充满激情。第一天keynote下午的第一场讲座是李院士的,他开场就说“今天给我的时间太短了,很多东西说不清。”本来半个小时的演讲,持续了1个多小时,而期间更是掌声不断。
      精彩语录:“我不认同某些企业所谓私有云的说法。云在天空中大家都有观赏的权利,你说那朵云是你的,恐怕没有人会认同吧?还是换个说法的好。”(在上午的演讲中,微软、阿里巴巴等企业的工程师都提到了私有云。)“互联网很可爱,很民主,这不就是共产主义吗?”“我们每天在各个不同的社区跳来跳去,这个很可爱嘛。”

      第二位是来自台湾的高焕堂老师。 在高老师的一言一行中,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目标。最后一天的演讲中,高老师开场就说:“看来全场数我年龄最大了,我今年54岁了,还在coding。我很享受。”
      很久以来,我一直都听身边的朋友和同事们在说,程序员在35岁以后就要转型了,写不动代码了。我对这个观点,从大学开始就不赞同。我就希望自己一辈子写程序。这也是我对国内,某些所谓的架构师、资深工程师、专家等称号嗤之以鼻的原因。我宁愿自己一辈子做程序,看着自己敲入一行行的代码变为可运行的程序,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说多了,就有点愤青的感觉了。无论怎么样,人做事情还是应该踏踏实实的。)
      虽然高老师还是在做coding,但是他考虑问题却是从架构出发。不但是软件的架构,而且是整个产业的架构。他的一些话发人深思“国内的软件价格谁定?为什么Oracle可以自己定价,而我们软件的价格却由客户决定?”“我们做了那么多的软件,自以为自己是老大,但是实际却被别人控制。做的越久,奴性越严重!”“我很享受在地中海coding的感觉,而北京和那里没有差别。不仅如此,这里还有地中海没有东西,那就是秦始皇的雕像。什么意思?霸主!霸主!!霸主!!!”“为什么中关村不能做强龙,而让欧洲和美国做地头蛇?”
最后的提问环节,别人问他这样设计的目的是什么时,他的回答很干脆两个字“赚钱!”

      第三位是也是来自台湾的蔡学镛。 对“小蔡”是早有耳闻,从《Java夜未眠》到《程序员》杂志上的一篇篇经典文章。我本人对DSL没有什么感觉,而就是冲着他的大名参加了那节的培训。俗话说,闻名不如见面,见到他本人我吃了一惊。我就坐在他正对面的第一排,几乎可以说是面对面。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遍遍翻看大会手册关于他的介绍:台湾清华大学Computer Science硕士、大学讲师、著名作者、担任开发经理,现任支付宝架构师;可这位分明是80后吗,几乎没有我年龄大,怎么可能呢?下课后,我迫不及待的上网搜索,发现有人与我有同样的疑惑,幸运的是,们得到的答案比我要早。“小蔡”已经38岁了,实在不敢相信。

      接下来两位是吴穹和岳旭强。 对于这二位,我原先并没有任何了解,也是参加了他们的培训后,才对他们有了少许的了解。他们的演讲也都吸引大量的听众,200人左右的会议室满满当当,不少人席地而坐,我就是其中一位。他们演讲的共同特点就是内容实在,不浮夸,相信听过他们演讲的人都应该会有所收获。他们是真正做事的工程师!!

      最后一位是来自于亚马逊的工程师Jinesh Varia。 这是一位出生于印度的同行,同样具有高学历和丰富的工作经验。我之所以对他印象深刻,并不是因为他的演讲内容有多么地引人入胜(他的演讲我可能只听懂了20%,现在也几乎全忘记了),而是因为他火箭一样的语速。旁边一位同学说“我看到同声MM已经冒汗了。”呵呵,我听得都已经冒汗了。

       由于同一时间,进行很多场演讲和培训,我分身乏术,并不能完全所有讲师们的风采。当然,在其中也有一些有待提高演讲水平的“讲师”。虽然在听课中,我一再提醒自己,不能睡,不能睡,要尊重讲师。偌大的一个会议室,才不到30人(其中还有1/3睡觉或者做自己的事情),而坐在前排的我如果再睡觉,对讲师的心情应该是多么大的打击。不过最后我终于没有战胜自己,还是趴在了桌子上。
总而言之,如果你选对了讲师,无论是冲着一睹讲师的风采还是为了学习,还是会有所收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