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星系之恐怖游戏(十一)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科幻星系之恐怖游戏(十一)

科技新发现 2010-07-19 09:49:00 浏览974
展开阅读全文
十六章:
七镰星的梦境。
眼前又是莫名其妙的白雾,带着浓浓的恐惧,走进白雾,出现的立刻是另一种景象的世界。繁华的不怎么现实,好象是从科幻电影里搬出来的一样。一切都比人类大脑里所幻想的更加先进,完美。
 
在那里仿佛一切都生活在自动化的晶体里,就连人们的行走,也因为鞋子的原因而变的走路如飞,早已经做到了,不需要污染空气的石油燃料。前方那先进而繁华的城市,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只是偶尔在那建筑里你可以瞧见几个匆忙奔跑的人,整个城市就仿佛再也没有其他人。
 
转过头,不仅赫然,背后毅然是已经被毁灭,遗弃的城市,从城市破败的迹象上,他远没有对面的城市先进。更像是古老的来自其他世界的远古文明,中间已经相隔了不知道多少万年......
 
在脚下的草丛里,有一块已经破损的石碑,碑文上的文字全是些奇怪的符号,豆豆,圈圈,横横,点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就是知道那碑文上的字:......我们的世界太先进了,先进的已经无法想象,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自己的生命,无论我们再怎样努力,生命还是在短暂的一百年灰飞湮灭。......我们希望自己可以像神一样拥有不可磨灭的生命,为了生命之火的不灭,我向魔鬼借了勇气,我们制造了和神一样的世界,可是这样的我们,还算是人类吗?......我们最终被毁灭,......我们被告知,不懂得珍惜短暂生命的美好,源源不断的生命,只会让我们失去生存的幸福色彩......,但是,我们知道,我们错了,只是错在我们不应该去向魔鬼借取力量,如果我们还有再一次重生的机会......。石碑下方似乎还有文字,但是已经被什么坚硬的东西击的面目全非不可辨认。
这就是人类吗?到死还不知道悔改,还在乞求长生。
 
迷迷糊糊中梦境似乎有了转换,这一次是在一个翠绿的森林里,森林很美丽,让人不免想到某些动画片里的童话场景。隐藏在森林里,草丛下的那些不知道多少年的毁坏建筑残体,给森林增添了神秘,也增加了引人入胜的魅力。
忽然,一个全身张满长蛇的怪物向这边走来,怪物身上的那些蛇都是活的,而且不断的吐着蛇芯,暗红色的血液从那些蛇的嘴里流了出来。然后血液滴在了地上,这次让人看清,它所走过的地方,一切生物开始沉眠,本来生机勃勃的生命,因为那血的缘故,都自动缩了回去,而非死去的那种,好象那血有能让所有生物回到初始的那里。
 
恐惧倏地像蔓藤一样疯长,七镰星不知道要怎么办?忍不住向后退了退,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一根木棍,即使如此。看到那样可怕的动物,可怕的景象,现在也只得弃棍而逃,对方可是又高又大,又恐怖的。正要逃跑之际,才看清原来在场的不值她一个人,浪漫樱花,宁一,两个人都在,只是她们身上穿的衣服好象有点奇怪。要是没记错的话,她们不是一个穿贞子的白色和服,一个穿中国古代侠女的古装,怎么现在见她们却都穿的是科幻片子里的女战士服装?全身的衣服像高科技性能的战甲一样,吸附在他们脖子以下的身体,腰间挂满了奇怪的似个种武器一样的东西,手里还拿着枪一样的东西。
 
七镰星思索,要是自己有那些东西的话,肯定就不会再怕眼前的这不怪物了。但是......。那些看上去超厉害的东西,对怪物似乎一点用也没有。反而是穿那些衣服的两人吓的直往后缩。她们的脸上清楚的写着恐惧。
 
忽然,七镰星想起自己不是有一个什么东西吗?也许可以对付那个怪物,刚拿出来,又愣住了,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个的东西?随即又想到,这是梦吗,是梦的话肯定就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
“把那个东西给我好吗?”一个声音出现。然后从怪物身后走出几个物,分别是阿瑟,曹操,和怪兽......
 
呃?怎么会?他们?只是衣服又有些不同。
正当七镰星发愣的时候,阿瑟又开了口:“我真的很需要那个东西......”语气很诚恳,只是话还没说完,旁边穿的跟巫师一样的曹操就开了口,“还有公主殿下的灵魂。”
 
七镰星:(惊疑的想)什么?那不就是叫我死?
阿瑟:(皱了皱眉头,看向曹操)你之前可不是这样说的?
曹操:(手里的白色水晶骷髅发出邪气的红黑色光,笑)我也是想满足王子的要求,如果不这么做,有了那个东西也没用。
 
阿瑟:(低头,似在思考)
曹操:(笑笑)比起她一个人的生命,我们还有更多的生命等待拯救,王子殿下如果你真心的想救人类的话,就必须得到西亚公主的灵魂,和那个融合灵魂的长生器。
 
阿瑟:(思考了很久,抬头看向公主)对不起西亚公主,我是来自大海里深海族的青珪王子,因为有人告诉我,只有把我们变成一种生物,我们便可以帮助人类脱离冥王的残害,而变成那种生物必须需要灵魂转应器,也就是你手上的长生器。你愿意把他给我吗?为了你的生活的世界,你的人民?虽然这样......
 
七镰星:(笑笑,在心里想:那我怎么办啊?只是嘴巴却已经回答了对方)好,(不是吧!自己什么时候变的怎么大无畏了?)那就请把我的灵魂当成启动这个机器的能量,去拯救我的人民吧。(真的吗?会死的。)(认真的看着阿瑟)我已经没办法保护他们了,所以,请你一定要把他们从地狱的契约上解救下来,我的人民有时候很天真,但是他们很可爱,知错能改,所以即使他们错误了,也可以理解,谢谢你了清珪王子,我知道你的事迹,也了解你的勇敢和智慧,所以请你一定帮助我完成这最后的愿望。(不是吧,我在心里大叫,为什么会这样?把灵魂给别人不就死了吗?)
 
那个自称清珪王子的阿瑟庄重的点头!
但是七镰星狠狠的盯着曹操,她不能怪那个叫清珪王子的阿瑟,因为人家本来就是要拯救世界的吗?只能恨那个巫师装扮的曹操,但是,他好象也没什么错误!只是说话的表情有点让人心里不舒服而已。不过,所有的一切,也只能在心里。因为了解这只是梦!
 
现在终于知道了,把前后的梦境联系起来,终于知道远古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不明白知道这些到底能干什么?
科幻星系一行人被莫名其妙的送到了某栋大厦的天台上。陆续的把人叫醒以后,光芒和灵魂雕刻师想到什么,便一起出了安全通道,进入大厦内部。阿瑟见七镰星还未醒,走过去叫她。
 
阿瑟:(摇晃着还在沉睡的七镰星)喂?夜梵?......七镰星?醒一醒啊?
七镰星:(听见有人叫,梦的迷雾里忽然多了到玻璃门,那门外好象有人影在闪动,带着疑惑走过去拉开,倏地,眼睛被刺眼的光涨满的睁开来)恩?怎么了?
阿瑟:(松了口气,忍不住笑出声)看来现在搞不清楚状况的,还不值一个。这里又多了一个。
 
康士坦丁:(抬头看着对面的钟楼,向众人)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刚刚发现,我们现在的位置还是在北京。(抬头以后的看看天空,太阳没什么温度的挂在九点钟的位置)但是,天好象已经亮了。也不知道对方到底在玩什么游戏。
光芒:(从安全门里出来,灵魂雕刻师跟在他身后)准备就这样等吗诸位?看来游戏已经开始了。
 
曹操:(看看手上的电子表)怎么这样?,我身上的时间和那边钟的时间不一样。现在应该是早上九点,可是我的手表上却是下午两点。与那边钟楼上的时间对不上。
有人显示出疑惑的表情。
 
阿瑟:(看看自己手表上的时间,又看看光芒笑起来)我们还有六个小时和冥王做游戏。输了的话,科幻星系别墅里的人就得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而且,我想,有些不好的事情就会变成真实的。
河伯:(皱着眉头,冷冷的问)什么不好的事情,请你说清楚?
肖晔慕:(看着阿瑟,扶了扶眼镜)譬如世界末日吗?
阿瑟不语,铁匠已经忍不住开了口。
铁匠:(手里没有东西吃总感觉很奇怪,不住的磨动嘴巴)我们不是在拍电影吧?我的游戏程序里可没有这样的安排!
 
康士坦丁:(巧了下对方的头)冷静一点。你还没睡醒吗,还是有起床气?......
魔翼:(烦躁的大声喊)大哥大姐,叔叔阿姨们,现在到底要怎么办啊?
光芒:(吹了声哨子,然后仰望着天空)
曹操:(抬头看看光芒,再继续期待的看着天)今天的天空好干净哦!你们看连只鸟都没有,太阳也是那么温柔跟假的似的。光芒你看连云都没有。
肖晔慕:(扶了扶眼睛,看看着太阳愣了愣,心里惊讶的叫)怎么可能?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干净天空的北京。
 
灵魂雕刻师:(看着太阳,忽然惊叫)太阳不是我们的太阳了——
灵魂雕刻师的一叫,把河伯,怪兽,浪漫樱花,宁一都吓到,连忙去看太阳。正在众人疑惑的空挡,天台上来了一个人。一个看上去五六十岁,花白头发的外国人。他面部清理的很干净,穿戴很讲究,皮鞋亮的可以当镜子。这人是谁?众人疑惑,更多的警戒的猜忌。康士坦丁第一个反应过来,走上前去。
 
康士坦丁:(戴上职业性的笑脸走上前,在距离对方还有十步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您好!易斯贤先生。请问......(语气忽然冷了下来)您怎么会在这里?
光芒:(听见‘易斯贤’三个字,怔了一下,马上审视的看着对方,心想)易斯贤?那他不就是送我们‘沉睡的公主’的那个希腊人?他怎么会在这里?
 
易斯贤:(希腊历史博物馆的馆长。微笑着向对方点头)您好!(避开康士坦丁的问题,直接看着光芒,开口向众人)我已经在这里等了几百年了。(对面满是惊讶声)这一天我在几百年前就已经预见到了,本来想把沉睡的公主送给你们,看你们可以从上面得到什么启发,呵呵!当然你们都不是科学家!我忘记了这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见对面的人面面相觑,好象不明白他在讲什么)沉睡的公主其实并不是什么古董,是距离你们生活的时代,很久远的一个科技世界发明的最先进的东西,曾经,有人用他抵御了冥王的攻击,保护了人类。(看向阿瑟)清珪王子,您的记忆已经苏醒了对不对?
啊!又是一个刺激心脏暴动的秘密!
 
易斯贤:(慈祥的脸上张扬着和谐的笑容)大家不需要惊讶,你们几个能到这里来,被冥王选种,怎么可能平凡呢?我想巫师大人应该早就算出来了吧?(看向曹操,曹操傻傻的点点头,七镰星觉得这个曹操与梦里面那个可恶的家伙相比,有点丢脸!汗!)光芒大人生来就可以与灵性高的动物通心;康士坦丁大人有吸血王族的直接遗传,虽然他们现在已经不需要真正去吸食人血......
 
康士坦丁:(本来一听自己是什么什么遗传心里还小小的激动了一下,毕竟自己生活的时间总是需要传奇来取悦和制造神秘。没想到背后呼啦一下,人都挪开了。难以置信啊!慌忙的喊到)我又不会真正吸人血,你们干什么?
浪漫樱花:前几天,你在网上还说吸了魔翼的血。
众人又看向魔翼,然后刷的又把他撇下了。
 
魔翼:(委屈的吸吸鼻子,一双说是愤怒还不如说是哀怨的眼神,死死的看着康士坦丁,牙齿咬的咯嘣直响。)555555——!我的一生英明......
灵魂雕刻师:呵呵!这个时候你们还玩的起来,真是活宝级。
宁一:这叫临危不乱,苦中取乐,想我们这也是情操神圣的一种。(一手猛的按在身边的浪漫樱花身上,打的对方差点爬下)对不对?
浪漫樱花:(皱起脸,委屈的要哭出来,勉强应答)恩......
 
易斯贤:(接着说,看向七镰星)西亚公主也是生来就有预感能力;(又看向宁一和浪漫樱花)你们两个,一个在武术上已经卓越,一个对所有电子仪器都可以达到过目不忘;(看着肖晔慕)还有伟大的神医亚斯克雷比奥斯,谢谢你在最后的关头,把你用了一生的心血制造出来的长生药,给了深海族,但是,我们的王子也为你担当了你所有的惩罚。所以,请你在这一次与所有人一起奋战吧!......
 
肖晔慕:(故意撇起嘴笑)呵呵!不好意思诸位,我以前好象是个反派。(果然站在他身边的河伯马上就会意的挪开几步,搞的众人一阵狂笑)
 
河伯:我现在要和大家站在同一战线了!呵呵!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铁匠:(期待的看着易斯贤)那我以前是干什么的?
易斯贤:(笑笑)抱歉,刚好把关于您的事迹忘记了。
哈哈!哈哈!
 
灵魂雕刻师:(笑笑打断众人)现在可不是拼命笑的时候吧?
易斯贤:(欣慰的看着众人)抱歉!你们现在所在的世界是冥王和他的手下,在原来空间的基础上制造出来的,比你们正常的时间快了七了小时。现在看到的一切,是冥王制造出来迷惑你们的,你们现在差不多已经只是单纯的人类了。身体里不能运载强大的力量,灵魂里存在的力量,也不能随意的拿出来运用。(看看天空)冥王把恒星毁灭以后的景象制造出来,我想这所要表达出来的意思,已经不言而遇。天空中的太阳以如你们看到是假的。(看着天空中的太阳)在这个世界里,冥王和他的手下藏在一个很隐蔽的地方,你们要做的,就是找到那个地方,用沉睡的公主把他炸毁。(悲伤的低头)沉睡的公主现在也在他那里,所以......
阿瑟:(平静的问出)他现在在哪里?
 
 (未完待续)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科技新发现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