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中国管理软件厂商集体患“互联网焦虑症”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2014年中国管理软件厂商集体患“互联网焦虑症”

boxti 2017-09-06 14:03:00 浏览1211
展开阅读全文

 过去的2014年被成为很多领域的元年,比如人人皆知的就是“2014年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元年。”当然,我们不能跳戏了,回到一直关注的IT领域,最有代表性的是:中国O2O元年(有将2013年定义的,但是考虑到各个行业的转型速度这里还是将2014年定为O2O元年)、供应链金融元年(也有说是移动互联网金融元年)。

将这两个领域放到一起是因为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互联网闹起来的,同时也是传统行业向互联网靠近的重要的方式。有人说2014年中国的很多企业大佬们都得了一种病叫“互联网焦虑症”,这个病具备瞬间爆发、传播速度快、诸多药方难以治本的特点。

在记者所关注的中国管理软件领域,同样感染了“互联网焦虑症”。这个症状不仅体现在厂商身上,也体现在了用户层面,症状是:急于借助互联网思维实现商业模式转型。

用友不再是用友软件 金蝶转向“小而轻”

其实如今的中国管理软件市场已经不再有“北用友南金蝶”的说法,一方面是这几年这两家公司的发展思路呈现了很大的差别,另一方面管理软件的很多细分领域也出现了很多优秀的公司。只是,这两家的公司在去年的动作也确实“惹眼”,应该说是管理软件厂商转向互联网的典型代表了。

先说说用友。在用友的历史上,经历了很多次的转型,从单一的财务软件到ERP再到企业信息化整体解决方案,再到云计算,又到现在的互联网。用友的每次转型从行动上看都很有决心的。很多人肯定还记得2012年王文京在长城上的讲话,那次用友将其logo改为具有互联网公司特征的yonyou。当时用友的决心是一定要云端向移动互联网转型。其实尽管这两年用友的营收情况一般,但是其云计算的阵地畅捷通却一直保持着快速的增长。在2014年的7月份,畅捷通也在香港独立上市,主攻小微企业的云计算市场。

在2014年的平安夜,用友的一个更大的转型开始了:用友软件更名为用友网络。很多人听到这个消息其实是有些感慨的,一家中国最大的管理软件厂商就此成了“绝唱”?其实无论是这是被逼无奈还是审时度势,用友软件成为用友网络只是这次转型的一个开始而已。

互联网2014年在各行各业所爆发的能量,给了很多企业机会。更多的互联网公司涉足企业信息化领域,比如阿里、腾讯等。同时企业信息化领域也新兴了很多服务供应商,比如针对企业销售人员管理的纷享销客、针对企业协同办公的今目标等等,这些新兴的企业都跳出了传统的管理软件思路,而是紧贴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

这些变化都让管理软件这个市场在2014年也成为了投资公司的目标领域,我们看到了很多企业融资成功。所以,互联网让这个领域重新充满了活力,同时也让一些传统的厂商患上了严重的“互联网焦虑症。”

用友以改名来表达自己转型拥抱互联网的决心。另外一家公司,金蝶又是另外一番表现。

前几天微博上有个调查就是对金蝶2014年的哪件事印象最深刻,我毫不犹豫地投给了“徐少春砸PC”这个选项。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在去年的时候还在纠结徐少春要怎样去整顿金蝶的一波一波人事变动,这时候徐少春和一群年轻人一起将PC扔进了垃圾桶。同时,徐少春还冲着2014年最霸道的总裁余佳文说出了一句:你总是萌萌的,可我是暖男一派的90后。

可以说,以前不太愿意出镜的徐少春在2014年变得积极起来,风格也变了。我愿意理解为这是徐少春用他的方式来告诉大家:金蝶在改变,金蝶在向互联网靠近。在2014年,金蝶的很多移动产品获得了不小的市场。

2014年管理软件领域,除了用友金蝶因为互联网而改变,更多的企业从领导人到企业业务好像一瞬间都具备了“互联网思维”。有的企业领导人开始做自媒体了,有的企业开始拓展IT之外的业务了,说法都很统一:要思变,要行动。

就这样,2014年的管理软件市场都集体被一种“互联网焦虑症”的病症侵袭了,好像不提互联网就无法跟上客户的需求、无法继续提供企业服务了。

我们不能说这些厂商太过焦虑,因为企业用户们更焦虑。

各行各业都现“互联网焦虑症”

以前我们谈一个趋势一般都是厂商一直在谈,而企业用户始终在观望。比如前几年我们谈云计算,无论厂商如何兴奋,走到用户端我们始终看到的是相对冷静的场面。而互联网思维这个事儿,厂商着实免去了“教育市场”这一环节。

在去年记者也借着国产化这个选题采访了十多位各行业的CIO,我们除了谈国产化这个话题之外,谈的更多的是企业如何具备互联网思维、企业如何转型。很多企业从开始的IT建设向互联网公司学习,到现在的业务运作也想向互联网公司学习。

在传统领域,2014谈互联网得首先谈O2O。无论是上汽投2个亿建电商平台,还是银泰与阿里深度合作,抑或是红领西装备受关注,这都是传统企业认为的向互联网转型的方式。其实关于O2O,去年我们也做过一些讨论,到底是对原有的业务的一种补充,还是对原有商业模式的一种颠覆?其实目前对更多企业来说,只是补充。而类似红领西装这样的公司,其更多的只是我们以往谈的订制模式的一种变通。

所以个人觉得O2O尽管是2014年的元年,但是还远没有真正对传统企业进行了伤筋动骨的改变,或者说更多的企业还只是焦虑互联网,而没有完全应用互联网。

除了O2O,还有个趋势就是供应链金融。互联网金融大家都不陌生,尤其以P2P为盛。但是2014年,更多人将目光放在了更加复杂的面向企业级供应链金融,因为涉及金融始终逃不开诚信、监管和追责等问题。去年,我们听到了很多关于P2P公司倒闭的新闻,互联网金融风风火火的开始,也促进了国家对这个领域的政策的放宽。但是对于更多金融机构来说,供应链金融的盘子好像更大,虽然监管手续上更复杂,但是却也更容易制定相应的标准和规则。

这是金融领域的一个很大变化,但是却会惠及很多行业,所以我们将2014年定义为供应链金融的元年。

厂商向互联网转型,企业用户向互联网转型,一切看上都很美,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为什么要说是“互联网焦虑症”呢?因为所有人都看到和感受到了互联网的能量,担心自己被淘汰,所以纷纷转型,但是这样的转型都会成功吗?

无论是厂商的和企业的互联网转型,个人认为在现阶段多数还都处于相对初级的阶段,所谓的互联网思维不是开展一些互联网业务就够了,应该是真正的能灵活地应对市场变化、重视客户体验。所以2014年患上焦虑症只是一个开始,2015年才是“治病”的关键,就看哪家、哪个行业能真正摸清脉络、对症下药了。所以我们期待的是在明年我们在说管理软件领域的时候,不再提管理软件这四个字,而是聚焦各行业的互联网建设的成果。  

  

原文发布时间为:2015年2月6日


本文来自云栖社区合作伙伴至顶网,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至顶网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boxti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