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新常态下 看中国制造业如何借力资本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经济新常态下 看中国制造业如何借力资本

boxti 2017-09-06 11:04:00 浏览1513
展开阅读全文

当前,中国制造业转型存在挑战与机会并存。工业4.0和工业大数据等新的工业技术的不断涌现,让“中国制造”迎来了全新的发展机遇。在此背景下,本届中国 制造千人会(MIC1000)首次聚齐来自学界,产业界,互联网业和金融行业等不同领域的30位重量级嘉宾,共同探讨制造业7大关键性问题。

在下午的圆桌环节,汇石资本董事长王晋勇、海通创新资本投资总监史月寒、阳光金服总经理石义强、苏州致远翊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裁杨洲和ZD至顶网总经理高飞共同探讨了中国制造业如何借力资本。

 看中国制造业如何借力资本

以下为嘉宾演讲实录:

高飞:今天是关于制造业的论坛,所以我第一个问题想先问一下杨总,从你的角度里看,中国的制造业,缺不缺钱,这两年是不是更缺钱,先从杨总介绍一下,您觉得是什么情况?

杨洲:应该是这样,其实这几年应该说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这几年,2009年的时候温总理说是今年历史上最困难的一年,2010年又说了这样的话,一直说到2012年。大家看整个几年的经济走势来看,制造业都是很不景气的,今年到现在来看PMI连续10个月低于50这个分值,50以下意味着大家对经济没有信心,不愿意花钱,不愿意做更多的企业生产制造的活动。

从这个角度看大的环境不是太好,过去几十年经济发展很快,企业的发展都在加组马力去做。这几年是趋于谨慎,有些企业储备比较好,在寒冬来临的时候,可以自己存活,对于企业来讲的话,需要钱和不需要钱的要看这些钱用来做什么,对于很多企业需要活命的钱要的,因为制造业员工量很大,发展来看我们就看,很多好的企业在寻求发展,对这部分企业很有能力获得一些资金的亲睐的,包括一些大企业,或者银行、政府国家的支持,更多的中等规模的国内企业确实需要钱的,一方面企业要活命,另外企业想发展,有企业家精神,我们接触非常多的企业。缺钱是缺的,缺两种钱,一种是活命钱,一种是发展的钱。

高飞:从自身角度觉得企业缺钱的举手,不缺钱的举手,你看,没有,所以还是缺钱的。新三板是谈创新必谈的板块,从您的统计,从新三板获得融资的企业多吗?

石义强:无论是新三板在线也好,还是自己公司登陆了新三板,我分享两个方面的数据,截至到昨天,新三板全部已经挂牌的企业是4700多家,元旦前后应该会过掉5000家,明年可能突破一万两万家,新三板是咱们国家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里面基础性的市场。

回到我们这次制造业的主题上,跟制造业有多大关系,接近5000家公司里面,整个制造业范畴的占50%,如果是互联网+制造的话,信息技术相关制造业的企业已经挂牌的是900多家,占到全部新三板上市企业20%,这个数字应该是非常大的一个比例。
还有一个数字大家比较关心,我登陆新三板,我的融资能力有没有提升,截至到12月15号,整个新三板的今年的定增的融资规模大约是1200亿,创业板也差不多是这样数字,新三板作为快速发展的市场,整个融资能力,功能应该说是非常强的,制造业融资能力怎么样呢?最新的数字,制造业今年募资的次数是1400多次,累计金额接近到400亿。我相信是非常好的战略和手段。

高飞:虽然有几千家企业上市了,其实还有更多的企业徘徊在市场外面,你们两位是不是有投资过制造业企业,是什么样的情况?

史月寒:制造业是国民经济基础性行业,我们投了航空航天、包括一些特种材料,超导材料,他们的技术水平和制造水平,都是和国际一流水平相当的,我觉得这个其实没有代表的性,因为我们毕竟做投资的,我们看得多投的少,特别是这几年我们看下来,总体感觉制造业行业目前面临一个比较大的困境,这是他们的确到了必须转型的阶段,原来的有时基本不存在,或者没有办法诗序下去乐观,这个是我们非常直接的感受,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作为投资人一方面是在找到合适的标的的方面比较困难,符合我们投资的标准。从这个角度来讲,因为我们毕竟投资要汇报的,这个角度有一定困难的。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的确有一些惊喜,本来是一家做汽车零部件的企业,他本来这块做的挺好,但是企业家比较有雄心壮志,他看到国内的汽车制动系统,特别是高端这块,大觉得都被是国外大企业垄断,他们不甘心,觉得自己的技术实力和研发能力各方面都可以做到,他们就开始这方面尝试,但是吃了很多苦头,研发的投入比较大,所以他原来赚钱的资金都投入到这边,严重拖累了那块现金流,他开始做这块之后,跨过企业就马上就发现它了,过来跟他谈,我收购你,出价也不低,他们觉得

高飞:我可以预测到结果了。

史月寒:他们觉得这个不能这么就卖给你,对方达到这样的答复,马上同类产品就降价,我想这个是很有代表性的例子。
这种情况下,他们就面临非常大的困难,特别是这几年银行的资金也很紧张,特别是工业企业,当时我们看到这种状况,了解到这种情况,觉得企业家想法非常好,而且创新能力、研发团队是有实力的,这样下去真的很可信了,我们也冒着挺大的风险支持他,给他一方面股权融资,一方面银行找融资,给了他很大一笔支持,这样下来之后,企业比较争气,现在做的非常好,不断的利润出来,成为国内唯一家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可以和外资竞争的企业,我们也非常欣慰。

这个经历我们感触很深,国内的企业有机会有潜力的,就看怎么竞争。

王晋勇:刚才谈到缺欠刚才石总也谈到新三板的问题,企业缺钱肯定是任何时候都是缺的,追加资本投入肯定是永远缺钱。现在更大的问题是对制造业支持的过多,所以大家也看到我们的互联网企业,做的比较大的这些百度、京东这些。我们现在上市的要求,财务指标、历史严格这些东西,实际上都比着这个制造业来制定的,所以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包括新三板的设立,包括战略新兴板出来。

回到我们公司做的事,我们重点投的这么几个方向,一个是节能环保,第二个就是健康,包括医疗机械的制造,包括医药这些东西,再一个我是一定要加上,我们的合伙人总觉得是不是重点往制造业投,我是坚持我要加一个就是高端的制造业,为什么叫高端制造业,因为过去这些年我们发展沿袭下来,很多企业走了一个严重市场不足的东西,我就是大量的加工,走到现在已经有点走不下去了,必须要提升,所以我用了高端二字。高端是不是在所有方面高端,也不一定,可能在某一方面做到了高端就很好。
具体的例子,我们投的两个值得提的企业,其实我投的两个企业,有代表性的两个制造业,一个是做所谓的防爆电器这么一个东西,做到了亚洲的规模第一,这几年确实遇到一些问题,他比同行有一些优势,但是也很难增长,今年和去年大体的销售收入和利润持平,增长有问题,但是我依然看好它的未来,遇上总体的经济下滑也好,也是正常的。

这是一个企业,这个企业当时在投资的时候,我知道很多投资机构来了,放弃了,即使这样,当时企业也在挑投资人,我坚持了我投了。

另外一个企业最早是工艺装备,近几年发展精密加工,未来想向智能机器人、智能工厂发展,他完全是按照智能工厂设计的,启用了一些空间,这个企业依然增长,确实不容易,虽然比与其的增长可能要差一点,是谈在增长,这个企业刚才讲了有钱没钱,它有一个很有特色的地方,基本上没有为了生产贷过款,这个很有意思,从我们做资本角度讲,我们希望贷款,因为贷款有一个杠杆,可以放大,可以把市场迅速的做起来,充分利用你自己的能力。但是他经营非常保守,最后偶然的是怎么样,银行感觉这个企业做的好,求他帮忙贷了一点。

这个企业进步我觉得受到了保守的影响,我动员了他三年上市,到四年决定走,现在在证监会报,但是赶的时机特别不好,动不动就停发,如果他早意识到走资本市场这条路,他可能很早就上市了。

我想讲的结论也好,看法也好,有时候资本在找企业,但是企业也要主动的找资本,如果你不寻求资本市场这条道路,资本很难发现你,如果发现你你不积极主动也很容易失去机会。

高飞:好的谢谢王总。他们两位投的企业都比较偏高端,从高端角度来说我想问一下杨洲总,从你看您接触的企业,高端的比例占到什么程度?是在塔尖上还是塔中间?

杨洲:刚才提到高端到底怎么样一个定义,如果说我们从各方面指标都看一定是少数5%的比例,这几位老总都是投资界的及我这边跟制造型企业接触的比较多,投资来讲的话,资本就是嫌贫爱富的,投的话是因为它有价值才去投它,在我们过往的很多企业结构里面,有优秀的外资企业,也有优秀的国内企业,很多企业做什么事情就是做精益管理,强化基础。

这个企业好不好,一方面是产品定位有关系,另外一块是跟你经营状态有关系,我们讲的基础管理,我们谈智能制造,但是你没有非常好的管理基础,你光上一些自动化的设备,一些软件系统,这个是不能解决你企业本身体制的问题,因为这些可以进一步升级,从制造业本身来讲,一方面需要资本的助推,另外一方面要强化,练内功,把自身提升起来。

苏州有一家工厂,做精益生产,做DBS系统做了10年时间,10年前库存周转率是5次,一年所有资产可以转5次,去年可以转25次,这个行业没有发生很大变化,经过他10年年时间持续改善,因为库存做的快,整个流程非常顺畅,他可以有能力用很低的库存满足客户的需求,这样的企业一定是资金方愿意投的产业。

一类是本身具备机器人这样好的概念的东西,就要去做,这种企业毕竟是少数,总的机器人全球也就不到200万台,大部分企业来讲,你在行业里面还要活下去,不能说人家做机器人,你也做机器人,每个行业总有优秀的企业,所以要把自己这块,要跟得上技术的发展,另外在领域里面要把你的运营能力提升,这也是我们谈的卓越运营的概念。

高飞:没上市的企业,还有什么路可以走?毕竟那么高端的企业都在证监会排队,其它的没排上队的应该怎么办?

石义强:我接触了十几年的互联网公司,也有十多年和金融企业的对接,新三板接触过很多,融到钱没融到钱的也很多,A轮、B轮、C轮都有,金融太专业了,因为它太专业了,资本界、金融界非常欢迎好的企业来对接,很多实业家对于资本和金融不同的方向业态,形形色色太专业了,无论是风险资本,各种各样的私人资本、社会资本等等等等,后来我们发现了一个国家在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时候,我们发现特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地方。在这个趋势背景下,我们拿钱,股权融资是最好,成本和代价也是最低的,如果有好的企业,可以向资本界和资本市场去看一下。

还有很多企业寄希望于银行这端的服务上,我分享一组数据,大家知道互联网金融很火,其从2013年到现在,想起互联网金融就想起P2P,在中国的互联网金融火起来,美国发布投融资的情况,支付占了40%接近50%,在座可能很多朋友、企业家也会涉及个人的理财和照顾,围绕资本市场服务,以及金融分析之块,大概是10%到20%。很多公司的财务人员在对于自己的企业本身的现金流,融资各种各样的方式上我接触过大量的公司并不是特别专业,我相信未来会出现越来越多的企业的财务、高管是很专业的人士。

我们把银行服务的全流程接入,比如需要设备租赁,需要融资,供应链金融怎么植入,票据怎么办,我有资产,资产如何融通等等这些功能,如果把公司和市场结合在一起非常有意思,美国这方面对我们有一些启示的意义。我们会出一个公金宝,会把我提到的线上、线下的接入进去,我们也在看美国,我们把最好的金融给制造业,让大家在线上线下有一个效率,让大家靠近资本,靠近金融端的服务。

高飞:您在做投资的时候,会不会对生产企业工艺这块有特别关注,这样才能保证食品安全性?

史月寒:这个是肯定是的,而且是必须的指标,比如说看一个工厂,无论是药品,还是食品有都相应的标准,这是很基础的东西,肯定是我们了解企业,调查里面最基本的条件。

刚才大家也提到,资本都是想找一些好的,嫌贫爱富,其实也不是这样子,跟股票投资是差不多的,你寻找公司是寻找未来发展潜力,如果企业非常完美有没有投资的必要了,有的时候真的高大上的我们投人家还不要呢,我们希望寻找一些真正企业家有这种想法、创新的能力和想法,然后又具备一定的条件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资本基础给它一个借力,资本只给加把油,如果你有实力和创新的想法,这个我们是希望去支持的。

我们提到自主创新,自主创新也不完全是脱离开外面,自主创新很多可以借助一些外力的,比如进和以色列的一些投资机构和企业,或者是集团也好做了很多交流,以色列创新能力是非常强的,但是他们市场太小,他们也希望到中国来,因为中国这么广大的市场,对外资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我们也想,如果在座的制造业企业你们有这些想法,寻找一些新的技术,我们看怎么可以进行对接,一方面在业务上面,一方面在资金上面都可以合作的。

高飞:接下来问一下王总,从您角度看,中国企业要做到国际先进水平,您觉得这事把握度高吗?

王晋勇:我们接触企业,特别是制造业,应该说必须和国际企业比了,因为过去我们相对封闭,自从如了世贸组织以后,跟世界打通了,这个时候如果质量比较好,或者整个产品得不到大家的认可,其实你很难,所以这个事上,我无锡投的这家企业大家做的就非常好,大家做了多少年了,大家加工的零部件是给很多德国企业在中国设的工厂攻货,连续10年多,每年被这些企业不评为优秀供货商,德国企业对质量要求是很高的,所以他们能做到这点也确实下了很多工夫,我总结一个还是要投入,在设备上面,装配上面投资不到位,你本身的缺陷没有办法,另外一方面就是管理,管理要提升上去,所以这个我想对每个企业所处的状况也好,所处的行业的内在逻辑也好,都有一些区别,所以这个恐怕基本的东西是在那儿,你必须要做到最好。

这样实际上我们投资也是这样的逻辑,我们怎么去选企业,做投行的时候,我是去选一个座位的细分行业的龙头企业,龙头企业已经上了,我就上第二第三,逐渐来选,做投资也是这种思路,我先去选行业,选这个行业未来是成长性行业,不嫩说逐渐衰落,选到成长性行业,大体估摸一下,有多大的市场规模,这个里面一样。从这个角度来讲,企业最终还是要看自己,你在做你的行业里面的优秀,资本也会来找你。

资本退出渠道越来越多了,包括石总讲的新三板,包括马上要开的战略新兴板,企业做的好,并购的活跃程度非常高,如果你做的企业非常好,你有非常好的现金流,你有一定的利润,那其实很多上市公司也在眼巴巴的寻找这样的并购标准,这样的并购,你可以把股份换成上市公司股份,虽然你得不到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但是个人这部分股份也实现了上市。

高飞:您这边的答案我已经知道了,我的问题是中国制造业发展方向是像德国、日本往高端走,选择哪个方向?到底是欧洲还是东南亚方向?

王晋勇:因为我们在接触也在投资制造业,中国的制造业究竟怎么走,我们也看了很多越南这些地方确确实实他的劳动力成本低,其它的成本也不一定比我们低太多,整个基础设施,整个社会提供的服务就远远跟不上,我们能做的什么事,可能还是在性价比上下工夫,我们在这个性能上面,我们跟比如说工业不发达的国家比,跟产品性比要比它好,价格上面我们完全可以跟老牌工业国家比,我们价格上怎么讲都比他们低。

现在有一种讲法,美国制造业成本低于中国了,我不大相信,我们投的这家企业,现在这个企业也有在国外销售,包括在美国,在俄罗斯都有销售,做的东西基本上在我们国内销售价格1块钱人民币,在美国就是1美元。

高飞:价格成本也是有优势的,同时走向高端。另外三位老总也做一下选择题,选择哪个方向?到底是欧洲还是东南亚方向?

石义强: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欧洲的吧。

史月寒:因为现在实际上我听刚才富士通老总讲的,已经从工业化过渡到互联互通领域,起点不一样了,我想我们还是要跟欧美高端的竞争更有竞争力。

杨洲:同样的观点,因为我们发展那么多年不能再退回去,这么多年我们环境也承载了太多。

高飞:为了健康走向高端。
食品、3C消费电子、挖掘机、服装。请4位各选一个,在购买的时候一定会选择中国的。

杨洲:应该说华为的手机值得选择吧,当然我不是代表华为。

王晋勇:我也选择3C消费电子吧。

史月寒:挖掘机。

石义强:挖掘机。

高飞:为什么?

石义强:我觉得是一个产业升级和供给改革的概念。

高飞:好的谢谢几位嘉宾,圆桌讨论到此结束。


  

原文发布时间为:2016-7-14

 

本文作者:孙博

本文来自云栖社区合作伙伴至顶网,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至顶网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boxti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