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愿意把羡慕轻易告诉你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没有人愿意把羡慕轻易告诉你

cometwo123 2013-08-13 19:50:00 浏览1255
展开阅读全文

  一辈子活下来,常常是,在最有意思的时候,没有有意思地过,在最没意思的时候,想要有意思地过结果却再也过不出意思。或者,换一种表述就是,在看不透的时候,好看的人生过得不好看;看透了,想过得好看,可是人生已经没法看了。
  
  这句话说得并不绕。其实,人生比这个绕多了。
  
  人生就是这样的一场游戏:在欲望浮沉中,把生命扔到很远很远,最后,只为了找到很近很近的那个简单的自己。
  
  (二)
  
  有一年,到大连旅游,参观旅顺日俄监狱。印象中,地牢般的监狱,只有很窄的一方窗户开在地上,可以看到人世的阳光。
  
  在一孔窗户周围,看到一茎绿草,小小的,嫩嫩的,在风中摇曳。我想,这应是在那里苦难度日的囚犯们,所能见到的全部蓬勃和生机了吧。但是,那么多的监牢,每一孔窗户前,会恰好有一粒草的种子落在那里吗?会有生命的绿意,落在绝望的人生里吗?
  
  那得多么幸运啊!
  
  而我们的窗外,就有蓝天白云,我们的身边,就有鲜花绿草,没有谁囚禁我们,但我们却囚禁了自己。
  
  常常是,在追不上的时候,才去追;在味道尽去的时候,才想品;在不得已时候,才珍惜得已;在人生的大片美好过到支离破碎后,才去捡拾一些碎片,拼凑美好。
  
  (三)
  
  生活就是一个七天接着一个七天。不是日子重复导致了枯燥和无聊,而是你枯燥无聊,把气撒在了日子的重复上。
  
  其实,都在重复。位高权重的,富可敌国的,没有谁的日子不是一个七天接着另一个七天。只不过,当你仰慕谁,就会美化对方的重复,认为人家重复得有趣味有意义。其实,这一切,都是仰慕的光环散发出的五彩。
  
  重复,赋予每个人的本质和意义都是一样的。
  
  多重复才算重复呢?你看那些一天到晚打麻将的人,每天面对的就是那一百多张牌,然后,洗牌,码牌,打牌,和牌。论理说,该盯得头晕眼花,坐得腰酸腿疼,琢磨得心力交瘁了吧,但嗜打的人从来乐此不疲,没有一个喊累的,也没有一个喊重复的。
  
  为什么呢?上瘾。
  
  其实,有瘾,才是快乐生活的关键。瘾,就是情趣,它会让每一个日子,像绽开的花朵,一寸一寸阳光踩过的花瓣,无论多重复,都会美得各不相同。
  
  (四)
  
  活得没滋味的时候,去坐坐北京地铁,从1号线到15号线,在上班的早高峰。你一下子就释然了。当然了,一下子也更崩溃了。
  
  密密麻麻的人,如雨前的蚁,簇拥着,没有喧闹,没有声响,是令人压抑的寂静。几乎不用走,“哗”被推上车,“哗”又被挤下车。就这样,每天,还未曾上班呢,两三个小时,先折耗在了路上。无论你蓄了多少激情和活力,也会被日复一日地磨蚀殆尽。关键是,还有下班呢,还有一个晚高峰等着呢。
  
  谁比谁活得更容易?
  
  但,即便这样,一定也有活得幸福的“北漂”。幸福的人生活里不是没有不堪和琐碎,不是没有疲惫和失望,而是不管生活给了多大的泥淖,也要让生命拔腿出来,临清流,吹惠风,也要在心中修篱种菊,怡养内在的优雅和高贵。
  
  幸福是一种自我剥离的能力,以及自我生成的能力。生活中,没有多少幸福是现成的,有幸福的人,只是会幸福罢了。
  
  (五)
  
  一个整宿睡得很好的人,会嫉妒一个睡眠质量不怎么好、甚至半宿还会醒一会儿的人。乍听,简直不可思议。再解释,你就明白了。原来,那个睡得很“好”的人,是靠安定这种镇静药片睡过一个晚上又一个晚上的。
  
  如果不说透,从表面上看,应该是后者羡慕甚至嫉妒前者才是。因为,前者太好了,好得简直无与伦比。
  
  生活,有多少是我们看透了本质的。你羡慕的权贵,前呼后拥,看起来那么风光,可是风光背后有多少痛苦,对方不说,你不会知道;你羡慕的富有,宝马香车,锦衣玉食,看起来,是那么荣华,这荣华背后有多少痛苦,对方不说,你不会知道。
  
  也就是说,即便失点眠,你依然是那个睡得很好的人。即便过得平凡而宁静,你也会赢得别人羡慕。甚至,这里边,那些你羡慕着的人也在羡慕你。
  

  只是,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人愿把这种羡慕轻易告诉你。

写小说写久了,养成一个习惯——喜欢揣摩人。一桌人吃饭,会下意识地猜测都是些什么个性;一群人开会,也会揣摩台上台下的各等心事;一伙人聊天,也会从人家的对话里感觉到微妙关系,这纯属自己跟自己玩儿的单机游戏。一般来说,准确率八九不离十。有时我说出我的判断,人家会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
  
  但真正让我觉得有意思的,还是那种判断失误的经历。
  
  其实“人不可貌相”是句很老的话了,妇孺皆知。与“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类似的还有一句,知人知面不知心。但中国谚语往往是辩证的,有黑就有白,所以也有截然相反的表达,比如人靠衣裳马靠鞍,或者,相由心生。确实,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凭外貌判断一个人的:此人很俗气,此人很滑头,此人没文化,此人很风骚……或者干脆认为,此人跟自己完全不搭界,永远不可能说到一块儿去,等等。
  
  但事实上,外在的一切往往是不靠谱的。你看了一眼得出的判断,和你看了N眼,更或者你与他交谈后得出的判断,会有很大出入,你会发现外貌后面还有另一个他。而这“出入”,便成了我的收藏。
  
  最近参加一个活动,认识了一位老板,这位老板是来当地考察投资的。我接过他递上的名片,是那种带花纹的发亮的名片,感觉很俗。上面列了好几家公司,密密麻麻的。我也没细看,总之他是个有钱人。他客气地跟我说请我去他那儿玩儿,可以住他开的宾馆。我敷衍两句就把名片放包里了。老板说一口闽南话,闽南话在很多时候就像是老板的专用方言,因为影视剧里的老板大多说闽南话。于是凭一张名片和一口闽南话,我感觉,我跟这人是完全不可能说到一块儿去。他不就是一个会挣钱的老板吗?
  
  那天早上我们要去山里,天气很冷,我穿了薄毛衣还带了件风衣,而他只穿了短袖T恤。在主人的一再劝说下,他在路边的一家小店买了一件运动外套。上车后他解释说,虽然他是福建人,但不怕冷,因为他在东北当过兵。我暗暗吃了一惊,问他是哪年兵,他说1980年。虽然比我晚几年,也是老兵了。跟着他又说,虽然当兵只有两三年,但至今依然保持着早上六点起床的习惯,从不睡懒觉。我笑了,感到一丝亲切。
  
  也许是因为我的笑容和语气,他主动跟我聊起来,他说来这个山区考察,除了生意外,也是想做些善事。我有些意外和不解。他略略有些动情地说,我成为今天这个样子,是受了两个人的影响。一个是乞丐,一个是老板。
  
  我不清楚他说“成为今天这个样子”是个什么样子,他的表达不是那么准确,但我已经有了与他聊天的欲望。
  
  他说,刚离开部队的头几年,还处于创业阶段时,他去云南出差,途中在一家小饭店吃饭。等菜的时候,看到饭店老板在撵一个要饭的乞丐,很凶,也许是怕要饭的会影响饭店生意。那乞丐面黄肌瘦,被撵后战战兢兢。他看不过去,就拿了五元钱出来给老板,说你给他一碗肉吃吧。老板就盛了一大碗肉端到门外给那要饭的,没想到门外还有五六个乞丐,他们狼吞虎咽地分享了那碗肉,然后进门来给他作揖,他们站在他的面前,不停地作揖,嘴里喃喃道“恩人”。他说,那个时候他心酸得没法说,忍着眼泪摆手让他们走。
  
  “就是一碗肉啊,他们差不多要把我当菩萨了。这件事改变了我的人生,第一我想我要努力挣钱,不能过苦日子,第二我想我挣了钱以后,一定要帮助穷人。”
  
  我可以想象那样的场景。虽然我们都知道,今天仍有很多穷苦的人与我们同处一片天空下,但这个“知道”是抽象的,当他们非常具象地出现在面前时,那种震撼是完全不同的。
  
  老板接着说:“第二个影响我的人是一个台湾老板。这些年我生意慢慢做大了,条件好了,差不多要忘了那个乞丐了。因为做生意,我跟一个台湾老板有交往,他回到福建老家做了很多善事,捐建学校,捐修公路,资助穷苦学生,大笔大笔的钱拿出来。可是我发现他跟他的老伴儿非常节约,每次过来谈生意,都是自己带着馒头和咸菜,连矿泉水都舍不得买,自己带水壶;穿着也很朴素,从来不穿名牌,而且总是住最便宜的旅社。几次交往下来,我太受感动了。现在我也是这样,不管挣再多钱,也不过奢侈的生活,还要尽自己所能把钱拿出来帮助有困难的人。”
  
  虽然他的表达没那么明晰,但我完全听懂了,并且被深深地打动了。我再看他,便有了全新的发现,他果然与其他老板不同,手腕上没有名表,也没有手镯——什么黄花梨、紫檀的、宝石的,统统没有;手指上也没戒指;脖子上也没有金项链或者钻石翡翠之类的东西。最为明显的是,他的手机,是一部很旧的诺基亚,表面已经磨损了,一看就知道用了很多年。
  
  我明白了他说的“今天这个样子”是什么样子。
  
  后来的几天,他依然操着闽南话背着手像个老板那样参加各种活动,依然给每个人分发他那花里胡哨的名片,我也依然没有与他作更多的交谈。我只是远远地看着,在内心表达着敬重和惭愧。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cometwo123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