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助数字化道德寻求企业转型,这事靠谱吗?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借助数字化道德寻求企业转型,这事靠谱吗?

boxti 2017-08-09 14:58:00 浏览1252
展开阅读全文

借助数字化道德寻求企业转型,这的确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提出这一话题的是埃维诺公司。它们表示,自动化与智能化的快速发展,带来了巨大的道德隐患,人类的信任危机像定时炸弹一样随时都可能爆发,必须借助数字化道德来建立数字世界的诚信。

那么,什么是数字化道德?它能够给企业和员工带来些什么?又有哪些标准和执行规范?数字化道德如何挑战法律和风俗呢?带着众多问题,笔者近期对埃维诺公司的全球创新官Matthew Joet先生、埃维诺全球高级副总裁Florin Rotar先生和埃维诺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Darrell Ryman (戴瑞蒙)先生进行了采访。

一、什么是数字化道德?为何要提出这一概念

关于数字化道德,相信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一概念?它到底是什么呢?采访开始前,笔者就数字化道德这一新概念进行了提问,埃维诺公司的全球创新官Matthew Joet先生用一个例子解答了笔者的疑问。

埃维诺公司的全球创新官Matthew Joet先生

Matthew Joet先生告诉记者,想象一下,如果带着小孩去超市,小孩把货架上的东西碰在地上打破了,这个时候是应该把保安叫过来做相应的清理,还是把这个东西拿起来,原放在货架上。这就引发了一个我们所谓数字化道德的问题。其实,数字化道德归根到底是信任的问题,这个信任应该放在一个大的环境下来看,那就是社会的规则是怎么样的,在发生一件事情的时候,人们的预期应该是怎么样的,从道德的角度来讲,哪些事情是应该做的,哪些事情是不应该做的。Gartner曾经给数字化道德做了一个定义,就是说数字道德说到底它是一整套人们之间、人和企业之间以及人和物之间发生数字化互动的时候,你要遵循的一系列价值和原则。

为了能够更加直观的让记者弄清楚数字化道德的概念,Matthew Joet还通过一张图片进行了展示。他表示,这张图的三个部分分别代表的一是法律上强制要求我们做的有哪些;二技术上我们可以实现的手段能做到的有哪些,大家可以想一下在这就是超市的例子,超市跟踪人,它能做到哪一步,但是数字化道德要求它止步在哪。三是代表人从感情、从道德的角度来讲,你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这三个部分中间交叉的那个部分就是数字化道德。

为何要提出数字化道德的概念?数字化道德对企业有哪些影响?Matthew Joet给出了这样的答案,他认为,公司要想获得长期的发展,必须要解决客户给予你的信任和忠诚度。他表示从员工角度来讲,你为之服务的公司,你觉得它是不道德的,你天天在这工作会有一个什么感觉呢?肯定这个团队是不长久的,能跳你就跳了。从客户的角度来讲,如果我觉得这个公司特别不地道,总是想从我身上挖点东西,从我这占便宜,你肯定也不会成为他的长期客户。其实现在在市场上我们已经看了太多的例子,现在创建个企业好像特别容易,但是企业品牌创建的快,消失的也快,根本的原因就在这。

埃维诺全球高级副总裁Florin Rotar先生

埃维诺全球高级副总裁Florin Rotar先生则表示,他们之所以推出数字化道德这个概念是基于以下两个原因。一是现在技术的发展真的是太快了,技术变得特别强大,而且技术的成本和价格在一路下降,换句话说人们更能负担的起这些先进的技术,于是人们可以利用强大的技术来做一些它一两年前都做不到的事情,这已经变成了一个现实。二是多数做技术的人都是工程师背景,大家也知道工程师背景出身的人,他脑子里思维的趋势就是这事我们能做了就赶紧技术上来实现吧,它不会先想我们应不应该这么做,所以我们觉得应该平衡一下工程师背景的思维和人文主义的一个考虑,真正做到我们做这个系统,做这个应用不是因为技术上能做了,而是它真正能给人类带来好处。他以矿业公司卡车司机进行举例,对他进行监控好的目的是为了避免他过于疲劳,出现事故,这个原因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但是必须有一条线是不能跨过去的,当触及他隐私的时候,你是不是应该停止对他的监控。比如当他到休息时间了,他今天心情特别不好,他在喝咖啡、上厕所,这时你就不应该对他进行监控。

二、两个例子告诉你,数字化道德的边界在哪儿

关于数字化道德工作指南,有没有具体的规范?还是利用信息化的手段去帮助企业进行监控?企业需要做哪些准备?具体实施的过程是怎么样?另外,由于各个行业对于道德的定义不一样,企业做这种咨询和实施的时候边界在哪?怎么针对企业制定数字化道德的边界?Matt Joe表示,数字化道德指南说到底是一个文化的改变,文化的东西,谈到具体的工具,埃维诺有一系列像数字营销、数字化工作平台这样的解决方案,都融入了数字化道德的概念,这个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它非常复杂。

埃维诺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Darrell Ryman (戴瑞蒙)先生

埃维诺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Darrell Ryman (戴瑞蒙)先生则通过两个例子,回答了笔者的疑问。第一个极端的例子是医疗行业,有医院找到埃维诺说你能不能开发一种算法来帮助我们克隆人,我们就找到这个人的DNA进行扫描,从技术上来讲是完全可以克隆出一个小孩,这个技术今天已经存在了,甚至十年前都已经存在了,但是我们觉得从道德的角度来讲,我们有责任不能这么做,这么做是错的,而且谈到数字化道德的实施,我们还有责任去帮助我们的客户,帮助这个医院了解你不能这么做,这么做是错的。虽然这个例子比较极端,但是十年前你要想象一下,当时根本就没有关于克隆人方面的立法,说这件事情你能做,不能做,完全就是道德角度的考虑。

第二个极端的例子就是无人驾驶汽车。现在有一个预测数据是到2020年全球将会有2000万辆无人驾驶的汽车跑在路上,现在也基本上没有这方面的立法。比如说无人驾驶的汽车发生车祸的时候,你应该怎么做?作为一个程序员,你现在写编码,写这个程序是有多个选择的。第一在车祸发生的时候你首先要保护的是司机还是你要保护车祸现场尽可能多的人,即便这意味着要牺牲司机的生命。还有一个编程的选择是现在很多车企都给他的车上保险,你还是要确保人的生命先放在一边,确保保险公司的理赔做到最低,究竟哪个才是最重要的,有很多问题要问。

这些都是今天一直已经在发生过的事情,我们并不是说搞数字化道德就是所有涉及的问题都已经有答案了,最起码我们可以先让客户围绕着这些问题讨论起来。关于无人驾驶汽车的问题,我们之前也做过一些尝试,发现不同的人群给出的答案不一样。以前我们对媒体做过一个调查,基本上在场的媒体100%的都会选A,保护司机的生命安全,因为我是消费者,我买了这辆车,发生车祸的时候,你当然优先保护我的生命。

昨天我们搞了一个埃维诺的EBC高层论坛,在这个论坛上现场的观众我也让他们投票了,很吃惊的是跟媒体投票的结果完全不一样,多数人选择了B,尽可能保护更多人的生命。所以往往在面临一个问题的时候,公司你觉得客户应该喜欢什么,和实际上客户会同意怎么做,那个答案往往是不一样的,是有出路的。我举了这两个极端的例子是想说,很多问题现在我们埃维诺也没有答案,但最起码我们觉得有义务、有责任,引发人们在这方面的思考和讨论。

三、数字化道德如何挑战不同的风俗习惯

在不同的国家法律环境不一样,可能风俗习俗对道德的判断标准也不一样,当一个公司在全球化市场来做生意或者进行业务的时候,我们如何考虑这种地区法律环境还有文化背景的不同,有没有相关的经验?谈到这些问题,Matt Joe表示,如果谈到法律的话,确实不同的国家相关的法律会有不同,以数据隐私保护法律为例,欧洲的规定比美国严格的多,我们觉得谈到数字化道德它最根本的东西不是代表法律强制我们做什么这个领域,也不是技术上我们可以做什么这个领域,最重要的还是人们希望什么样的结果。从我们的感受来看,其实不同国家之间的文化传统的差异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大。现在公司的本地化其实都做的非常好,不管是我们还是我们的客户,虽然我们是国际化的公司,但是在中国我们也把我们自己看成是一个本地的中国化公司,我们也有几百名的员工他们非常了解本地的市场,本地的客户。因此,我们认为风俗习惯对数字化道德并没有什么影响。

写在最后:数字化道德看起来特别虚,甚至是不现实,但实际上在信息化时代,通过一系列的解决方案,还是能够解决很多问题的。例如无人驾驶汽车的例子、医疗行业的例子等。不过,笔者认为,数字化道德的背后还需要依靠法律、技术和道德的强力支撑,缺一不可。正如Matt Joe所讲到的,实现数字化道德,必须要经过以下三个步骤。

第一、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数字化道德。

第二、要制定一系列推进数字化道德的指南性的东西。

第三、光有指南指导文件也是不够的,需要有一定的资金来真正实施数字化道德,最终把它打造为你企业文化的一部分。

  
作者:ZC
来源:51CTO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boxti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