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工智能,中国应该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关于人工智能,中国应该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晚来风急 2017-08-02 13:57:00 浏览633
展开阅读全文

5月25-28日,在贵阳召开了“2017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以下简称”数博会“)。截至5月23日中午12点,报名参会人数已达5.1万人。其中,国内重要嘉宾573人,国外重要嘉宾514人。国外嘉宾来自美国、英国、以色列、俄罗斯、新加坡、日本、印度等22个国家。205家媒体的1340名记者报名参会,其中台湾、境外媒体35家。

作为中国软件网的记者,对会议进行全程跟踪报道。在会议期间,我把7个展厅都逛了一遍,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人工智能已经“全面入侵”。参加这届数博会的厂商,与人工智能有关的主要可以分为三类:阿里、腾讯、百度这样的大厂,全面向人工智能进军,技术实力雄厚、产品线丰富,在展会上就是来秀肌肉的;专门的人工智能厂商,这类厂商一般专注于某个细分领域,比如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一些厂商的图像识别;另外一类就是进军人工智能的大数据厂商,这类厂商的切入点一般是数据分析,当然也有些玩图像识别的,如海云数据的唇语识别。从领域上来看,出现最多的有机器人和虚拟机器人、人脸识别和图像识别、大数据智能分析。总之,整个展厅转下来,感觉一股浓浓的“智能风”迎面而来。非常欣喜地看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中国的人工智能领域能取得这么大的进步。

关于人工智能,中国应该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在展厅实地感受了参展商们的技术和产品,只是在点上有所感知,给我全面触动的,还是马云在“机器智能”高峰对话会上的讲话。见到偶像的激动之余,我也对中国发展人工智能的未来陷入了思考。思路很多,但有一条异常强烈,那就是中国的人工智能应该也完全可以走出跟美国不同的一条路。

我们应该发展怎样的“人工智能”?

5月26日,关于人工智能这个话题,有两个峰会,一个是“人工智能”,一个是“机器智能”,我一直更倾向于后者。在会议上马云给出一个观点,那就是中国的人工智能可以跟美国的不一样,我十分认同。机器系统跟人不一样,应该去完成人所完成不了的事情,而不是一味的模仿人类。人们发展科技有一个惯用的伎俩,那就是“仿生”。在动物中人的智能水平最高,所以理所当然是模拟人类的思维。但是应该看到,人类并不是完美的,有很多缺陷,其智力水平也没有多高。比如人的记忆力有限,思考和运算速度也不高。相比较而言,智能系统有很多独特的优势,比如存储量大而且几乎可以无线扩展;计算速度很快而且提升的速度也快,不用像人类那样经历漫长的进化周期;最重要的是,智能系统天然的就具有“在线”的属性,可以非常便捷的与互联网连接,进而快速组建一个巨大的信息系统。智能可以分为人的智能和机器的智能,而不仅仅是人一种智能形式,他们的差异性很大。在选择发展智能系统的路径时,根据机器的特点发展机器智能,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关于人工智能,中国应该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目前来看,美国的路线基本是按照模拟人的智能这条路来走的,希望机器能越来越接近人。我觉得美国有点走偏了,这也是限制智能系统商业应用的一个重要因素。更进一步,让智能系统发挥它的强项来为人类服务,而不是模拟人的思维,那么智能系统具有人类自我意思的风险就会大大降低。面对一个强大但没有意识觉醒的智能系统,人类才是相对安全的。

我一直认为,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是三位一体的。人工智能有三个要素,分别是计算能力、数据和算法,云计算提供计算能力,大数据为人工智能提供需要的数据,加上算法并构建数据模型,就可以将人工智能在社会的各个领域用起来了。所以,云计算和大数据都只是铺垫,人工智能才是真正的历史主角。

那么多科技领域,为什么单单人工智能这么重要?

与其他技术只局限于某个领域不同,人工智能会是一个全局性的关键技术,并且是唯一具有“一劳永逸”特质的技术。每当在拥挤的人群中挤地铁去上班时,我就在想这么辛苦去工作真的有必要吗?这么多人每天疲于奔命的辛苦劳碌,只为维持这个城市的正常运转和那一点点的社会进步,真的是必须的吗?如果有一个智能系统替我们把活都干了该多好啊。这样人们完全可以去欣赏音乐、画画、旅行,干他们喜欢的事情,用大把的时间来“取悦自己”。人工智能是能实现这个理想的唯一途径,也是将人类从繁杂低价值的工作中解放出来的唯一工具,让人可以从事真正创造性的工作,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一个例子就是淘宝客服,几亿买家在淘宝上接受服务,如果都是人工客服的话,用马云的话讲是“会死人的”,用智能系统来替代人工客服,将人解放出来进行其他的工作,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情。

关于人工智能,中国应该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一般的技术突破,都只是帮助人类在某方面能力的提升,对国家结构和社会治理的影响不大。与之相比,人工智能将重塑国家结构和社会治理方式,从根本上重新定义人和组织。我们社会的法律、文化、道德观念都将有根本的不同,政府管理的方式也将发生巨大变化。未来社会结构会是什么样子,我们还无法准确的预估,只有人工智能发展一定程度,并在社会各个领域深度应用之后,我们才有可能知道未来的社会应该是什么样,应该做出哪些方面的改变。所以,即使在社会学领域,人工智能的发展,也将是一个比推动社会民主化更迫切的课题。

就一个国家而言,50年后必然是得人工智能者得天下。人工智能不仅仅是一项技术,而是一个赋能工具,将极大的提升一个国家的运转效率。一旦哪个国家在人工智能领域占据绝对的优势,那么这个优势很可能就是永久的。不是几十年,甚至不是几百年,几乎是永远。想一下AlphaGo,人工智能系统一旦在围棋上赢了人类,那么就永远的超越人类了,这个差距只会越来越大,而不会缩小。对于一个国家也是,由于智能系统快速提升、自我加速的特性,国家之间人工智能领域的差距会越拉越大。所以,在人工智能的竞赛中,中国只能赢不能输。赢了我们就永远赢了,输了也很可能就永远输了,不再有崛起的机会。

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有条件实现弯道超车,而不只是一味模仿。

国内的人工智能领域,无论是从发展思路上还是技术上,还是在跟随美国。古语云:“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用到一个领域的发展也如此,不是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暂时领先,我们就应该亦步亦趋的跟随。思想上的侏儒,行动上也很难成为巨人。中国应该树立起在人工智能领域与美国一较高下的雄心,然后采取迅速而强有力的行动。况且,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与美国的差距相对算比较小的,国内已经基本形成三个有序的发展梯队:BAT为代表的第一梯队,科大讯飞这类的第二梯队,还有一些专注于更细分领域的创业公司。如果历史给了我们一个在先进技术领域弯道超车的时机,那么就是现在。

具体来看,中国要大力发展人工智能,有几个方面的优势:

第一,由于云计算的发展,大大提升了整个中国社会的计算能力,以及中小企业对于计算能力的可获得性。人工智能的先决条件之一,就是巨大的计算能力。

第二,中国大数据产业的发展,在数据积累方面有一定的优势。中国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大大推动了社会的“线上化”进程,积累了巨量的各类数据,这些数据是训练智能系统的最重要素材。随着大数据产业的发展,数据存储、分析和展现方面都获得了较大进步,这也为人工智能的爆发准备好了条件。

第三,中国的工业相对完整,为人工智能提供了巨大的试验场所。人工智能最终是要用起来的,而工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中国相对完善的工业体系,可以作为人工智能技术广阔的试验田。

第四,市场需求大,拉动人工智能的发展。中国人口最大,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用户也最多,这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市场,带动人工智能技术和产业的跨越式发展。

第五,政府和企业积极推动,人民热情高涨。虽然目前人工智能概念有点过热,但是上到国家领导人下到老百姓,全民对人工智能领域的高度关注,必然会是促进其发展的一股强劲动力。中国人对于新技术的热情,可以从这界数博会现场拥挤的人群看出来。在科学领域,我们是向自然进军,所以全民再狂热的激情也不会造成文化大革命那样的悲剧,行动就会有收获,只是收获的大小不同而已。

关于人工智能,中国应该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虽然中国还有很多地方都落后于美国,尤其是在技术方面还存在相当的差距,但已经具备了和美国进行竞赛的资格,我们应该把握住这个历史给予我们的最重要机会。

要如何在人工智能领域进行弯道超车,我们需要国家意志和一整套的行动方案。

要做成任何一件事情都必然会面对很多的困难,问题的关键是将要做的事情到底有多大的意义,值得我们为之付出巨大的努力甚至是牺牲。如果一件事情至关重要以至于我们不能失去,那么成败的关键就在于我们的决心和意志。

对于人工智能的发展,绝对是一件值得动用国家意志来确保成功的事情。社会主义的一个巨大优势就是集中力量干大事,这在航天工程、三峡水电、高铁领域都有很好的体现。相比这些工程,人工智能的意义更大,理应设立专门的机构,联合政府、企业和个人的力量,来一起推动这个事情的进展。

在此,我暂且脑洞大开一下,设计一套发展人工智能的行动方案:由政府出面,成立一个人工智能共同行动机构,政府只是作为指导和协调角色,主要成员是相关企业和单位,具体包括重要的人工智能企业、需要用到人工智能技术进行产业升级的企业、人工智能科研机构和学校。这些组织通过出资进行一定程度的资本联合,政府可以占股10%,人工智能企业占股50%,需要人工智能技术的企业占股20%,科研机构占股20%,通过资本联合来形成利益共同体,分享人工智能发展成果。成立联合体的目的有两个,除了平衡各方利益,更重要的通过利益捆绑的方式来推动数据和技术共享。人工智能的三要素中,数据和以算法为代表的技术扮演重要作用。首先,算法应该共享出来,避免企业和机构之间因为各自为战而阻碍交流,做很多重复的研发工作,这是对人才和资源的极大浪费。共享出来的算法可以通过技术入股的方式,在联盟中获得相应的回报,作为对创新的激励。数据更应该共享,如果形成一个个的数据孤岛,会极大的阻碍智能系统的发展。

有了组织机构上的保障,下面一件事就是解决钱的问题。完全可以成立联合基金,由联盟各个成员根据其股份来出资,具体可以是政府的产业基金、企业股份或现金、机构出资、个人出资等。日本软银的孙正义,凭一己之力都能成立近千亿美元的投资基金,一个国家应该也可以。

我们暂且将这笔人工智能基金额度定为一万亿人民币,下一个问题就是这一万亿怎么花出去?主要有几个方面:

第一,人才培养。目前制约人工智能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人才的缺失,尤其是高端人才的缺失。要解决人才问题,可以从三个方面入手,学校的人才培养、企业的人才培养、从全世界挖人,这些都需要相应的组织和资源保障,钱就是一个重要的资源。

第二,成立人工智能“登月计划“。可以效仿当年美国人登月工程一样,启动人工智能领域的”登月计划“,成体系的对人工智能领域的几个重要技术和关键领域进行集中攻关。通过国家意志,即使不能彻底解决问题,也必然会推动人工智能的发展进程。比如开发人工智能专业芯片,高端算法等。

第三,全世界收购人工智能技术企业。可以是阿里、腾讯、百度这样的企业出面,在全球物色和收购具有关键技术和应用的企业,尤其是以色列、美国、德国、英国的人工智能创新企业。

第四,人工智能领域创新企业的孵化和扶持。通过创业孵化的方式,扶持创新型中小人工智能企业,激活我国的创新氛围,在人工智能领域组建企业梯队。

第五,人工智能产业推广基金。新技术的普及是有一定成本的,其风险也不可忽视。如果没有强有力的保障,很多企业不敢贸然采用人工智能技术。设立产业基金,可以降低人工智能技术的推广阻碍,部分覆盖企业的试错成本,让人工智能技术尽快在各行业中用起来。只有进行深度的行业应用,才能发现问题,进而推动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

第六,人工智能造成的失业问题的解决。人工智能的大面积推广必然会带来大量失业,失业人群的安置、培训都会有一定的费用支出。设立专门的失业基金,可以缓解人工智能技术带来的社会冲击。

第七,政府机构改造基金。一方面人工智能技术的广泛应用必然会改变社会治理环境,这需要政府管理甚至组织架构作出相应的改变,这也需要专门的资金保障。

用发展的眼光来看人工智能以及它所带来的问题。

人工智能不是万灵丹,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其本身还会产生一些新的问题。近期来看,就是失业问题;远期来看,是人工智能将对人类的安全造成挑战。对于这两个问题,我们应该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那就是发展中出现的问题需要在发展中解决。

对于人工智能可能带来的失业,这的确会造成很大的社会问题,但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工业革命时期,大量的机器取代人力,很多人失业,但也没带来世界末日,暂时失业的人总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我们不应该因为可能带来的失业阻止工业革命,当然也不应该因为失业阻止智能革命。智能系统取代了一些岗位,也会创造大量的岗位。被智能系统取代了的人,必然也能找到新的工作。退一步说,就是被取代的人群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如果社会依靠智能系统和少部分人依然能够维持运转,那么剩下的人不工作也没什么问题。他们不用为了生存奔波,社会福利足以让其衣食无忧,人们的重心在于通过自己的方式找到生活的乐趣和人生的价值,这不正是我们所一直梦寐以求的吗?

关于人工智能可能对人类社会带来的危机这个问题,目前来看还为时过早。为了避免这个问题,我想有两条原则应该要坚守:绝对不要赋予智能系统意识;让智能系统在某个领域帮助人,而不是取代人。

最后我想说,人工智能是中国最大的机会,我们应该拼尽全力去抓住它。在发展人工智能方面,最重要的不是紧盯着美国怎么做,而是思考要发展人工智能中国需要做什么。并且,我们要拿出比美国人更大的决心,争取通过20年的努力超越美国。


原文发布时间为:2017年5月27日

本文来自云栖社区合作伙伴至顶网,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至顶网。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晚来风急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