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概念,数字游民面临的一些挑战和应对举措

  1. 云栖社区>
  2. 云工作平台>
  3. 博客>
  4. 正文

新概念,数字游民面临的一些挑战和应对举措

琦琦的账号 2017-08-25 16:31:14 浏览1992
展开阅读全文

随着网络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一二线都市中开始盛行soho办公,只要有一根网线,一身超乎常人的技能,很多工作就可以在家完成,再也不用挤早晚高峰的地铁、公交,彻底摆脱上下班打卡的约束。

眼下,国外的soho办公已经成为人们主流的工作方式之一,同时digital nomad开始流行起来,只要有无线网络覆盖的地方,想在哪儿办公就在哪儿办公,家都不用呆了;践行digital nomad工作方式的人群被称为数字游民(数字游民指无需办公室等固定工作地点,而是利用技术手段,尤其是无线网络技术完成工作的人),这已经成为远程办公领域的一个自然发展趋势。

这种数字游民的生活工作方式,在国内的接受度并不算太高,毕竟中国人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民族,但在国外已经被很多人践行,尤其是欧洲一些国家的人们;不过,这类“数字游牧民族”的人还是会面临不少的挑战,下面来看看他们中一些人的说法。

尽管我曾在五大洲旅行时也工作过,而且事实上有些旅行就是因为要履行专家义务而发生的,但我却从不认为自己是一名数字游民。 

为什么呢?像数字游民这类人群,一般会带着自己的行李箱或背包外出半个多月。尽管没有统一的定义,但他们名副其实真的是“流浪者”,旅程的艰辛和复杂远不是那种充满异国情调的商业旅行或者寻求冒险的度假所能代表的:他们是真正生活在路上的那种人。道路可能平坦,也可能迂回曲折或者麻烦不断。     

这些人与一般人完全不同,他们生活的无常性也许很对凯鲁亚克(这里是指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的作者,美国“垮掉的一代”中最杰出作家之一。)的胃口。

我与其中一些人谈了谈,和他们聊了聊数字游民这种生活方式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以及他们的应对之法。

1.凯文·周(Kevin Chau),市场营销自由职业者,旅行博客The Boarding Call的博主

现居住地:香港 

周曾就职于一家初创公司,后来毅然辞职,成了一名全职自由职业者,并在博客上分享自己的旅行见闻。他提醒人们尽量不要将个人生活和工作混杂在一起。

挑战: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我遇到的最大挑战是如何让自己在工作与生活间达成平衡——它最终会让工作与生活实现良性的融合。千万不要想着在任何地方和时间都可以做点工作上的事,必须对自已有个要求,规定什么情况下可以简单查看一下工作事务,什么时间不能这样做。假如工作是成就你真心热爱的事业的必要因素,那就没法将其剥离出去了。每天给自己制定一套日程,再专门建立一套工作日程,这一招很有效。另外,假如不想工作,我还可以随时取消一些日程。我使用不同的应用来管理工作日程与收发电子邮件,常用的效率工具应用有:Airmail、Fantastical与Harvest。”

2.邓肯·福克(Duncan Falk)DesignFreund的网站设计师与开发者

现居住地:捷克共和国 

挑战:不能让旅行成为工作失误的借口 

“对于工作而言,不让工作受到旅行的影响是很重要的(也是很有挑战性的),同时这也是为了保持一种美好的旅行体验。航班延误、发生水灾、无法上网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都有可能会出现,而这往往又无法避免;但我不允许自己对客户失信,告诉他们无法交付产品是因为旅行或其他别的什么原因。因为要享受美好的个人时光,所以我不能让服务出现问题。这就需要一定的计划和灵活性,另外还得有问责机制,否则很可能在异国他乡旅游时,我却要闭门不出,把整个精力都用在工作上——同时也毁了我的私人生活。

因此这里就需要一种良好的平衡关系,还需要建立问责机制,但这都是为了让事情变得更好,能够让我充分利用这种生活方式的优点。” 

3. BrookeHurford,产品设计师,就职于Workfrom 

现居住地:哥斯达黎加 

挑战:思念家乡的亲朋好友

“迄今为止,让我最难受的是离开那些亲朋好友独自在外工作。不在他们身边,这让我感到很内疚。我没法看侄女打篮球和我外甥的短跑比赛,也不能抽空去看看奶奶,或者在星期天开家庭聚会。我联系家人的主要手段就是打电话和用FaceTime视频通话,尽量多和他们聊聊。

我还有计划地给他们寄一些小礼物,好让他们知道我在想念大家。   

...这一点对朋友也很重要!另外,我也计划着让妈妈和一些朋友过来看我。”

4.波琳·金(PaulineChin),IT支持承包商 

现居住地:德国 

金为了能够认识一些具有相同生活品味的人,积极地参加了很多项目,其中就包括专为数字游民举办的会议。  

挑战1:旅途中可能会感觉很孤单 

“我觉得两年后最大的问题可能在于,我不得不离开在各个技术社区里认识的所有朋友。即使我以后再回到这个国家,也找不到当时的感觉了。每个人都过着自己的生活,当时的感觉和友谊都会改变。能跟你个人共同成长并变化的社区简直太难找了。本地人不会像我这样自由,而其他自由职业者也都有各自的步调。” 

挑战2:旅行必须有意义 

“你早晚会离开一个地方,这会影响你和人们的交流。从心理层面上来说,我发现自己开始变得不再愿意和别人作深层沟通了。所以我开始主动地寻找一些当志愿者的机会。我总得对社会有所回馈。为了保持这种数字游民的生活方式,就需要让自己的旅行变得有意义。”  

5.梅丽莎·吴(MelissaNg)Melewi创始人 

现居住地:瑞士 

作为一家远程服务公司的创始人,吴既要四处奔波争取客户,而且还要处理由于办公地点频繁改变所带来的种种麻烦,不过在此过程中,她学到了很多东西。

挑战1:建立友谊和社群意识 

“经常旅行会让你很难有社群意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种生活方式会让你觉得自己很神秘,但也会使你开始避免与他人或朋友产生更深层联系,因为你心里知道,早晚都得告别他们,就像前257次所做过的那样。” 

挑战2:“数字游民”这一身份带来的困扰 

“有一次,我突然发觉人们不再问我“你好吗?”,而是问“在哪儿呢?”,这一发现让我刻骨铭心。人们的问题,以及他们与你的关系围绕着你的生活方式、个人经历和那些你去过的地方而展开(别误会,这些问题回答起来其实很有趣)。但有时你会发现,所有人都是在通过你去间接地感受另一种生活,他们其实并不关心你这个人本身。这让我觉得自己并非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只是一副面具,这种空虚感太糟糕了。自从意识到这一点后,我就开始有意回避这一身份,不想让它成为我与他人交流过程中的重点。毕竟,这只是一种生活方式,并非全部生活。我只是恰好选择了这种流浪式的生活方式,而不仅仅具有数字游民这一角色。” 

6. Konrad Waliszewski,TripScout的创始人与CEO    

现居住地:新西兰 

Waliszewski去过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他觉得数字游民在生活方式多样性、收入以及工作效率和产出上所得到的收益要远远大于其开销,但这一工作方式也有一定的缺点。 

挑战1:官僚体制依然盛行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有时办理官方文件所用的时间可能要远超你的想象(当然,这取决于你是哪儿的人)。跟一些古老罕见的体制打起交道来让人很抓狂。处理一些事情所花的精力超出了它们应有的程度。比如说,签署某份合同时,对方不仅需要盖章,并且还得要你亲笔签名,不仅如此,还需要公证人或类似官员的签名。相比之下,发一份数字版合同多省事。” 

挑战2:日常工作习惯受到极大影响

“首先,通话所依赖的可靠且高速的Wi-Fi连接就是个问题,通常都没有现成方便的热点,你必须得去自己找。技术往往也是个麻烦事:与合伙人通话时,有十分之一的时间我都是在问‘现在能听得见我说话吗?’其次,你所在地的时区可能跟客户或同事有所不同,为了适应不同的时区,你肯定会加班。最后一点,打造企业文化也需要很大付出,一定要慎重地与人沟通,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并非易事。” 

虽然数字游民所面临的挑战相对多,但还是有很多人愿意采取这种方式去工作,我们也希望这种工作方式能逐渐深入人心,切切实实给广大公民带来生活的自由,未来某一天,我们可以真正实现:背上行囊,带上家人,旅游工作,旅游生活,让自己的人生充实有趣而多彩。

原文链接:https://community.clouderwork.com/article/view/599a8a089d9b8.html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琦琦的账号
+ 关注
所属团队号: 云工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