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帝国"为何被一位自媒体写手给难住了?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联想帝国"为何被一位自媒体写手给难住了?

行者武松 2017-07-03 10:41:00 浏览641
展开阅读全文

image

2005年1月16日,经过与联想公司长达近一年的交涉后,时任新京报副总编辑的迟宇宙终于将手中书稿交付出版流程。这位曾经被柳传志钦定的“联想史”执笔人,却由于立场性观点上与柳相左,导致其撰写的《联想局》一书被联想放弃。

这种“意见相左”到了怎样的地步?迟宇宙的后记中这样写到:“因为仅仅限于核定史实,《联想局》故能保证其独立性而非一本‘客户’定制的书,我也至少能保持一个写作者最起码的良心——对自己及文字本身、对历史及事实本身的良心。”

整整4047天后,这个局回来了。

2016年2月15日,迟宇宙撰文《真相:杨元庆是合格的联想CEO吗?》,罗列了杨元庆六大“罪状”。一天后,联想官方微信正面回应:断章取义,混淆视听。同时列举了迟宇宙一文的四大“罪状”。

双方都放了不少狠话,迟宇宙质疑“杨元庆配得上那么高的薪酬吗?”,联想公关则认为迟“以阴谋论为主基调,断章取义,蓄意引导读者的判断,对联想领导人恶意抹黑”。

从战术层面而言,联想公关回应可谓果决,至于在回应中着重强调了迟的动机问题这类易遭腹诽的技术细节,我选择理解,毕竟针对CEO个人的贬低较之对于企业的质疑更容易让公关部门群情激愤。

然而,此时无论怎样和迟掰扯“数据失真”“论点失衡”的问题,都只能让媒体在报道时写上“自媒体和联想各执一词”或“迟宇宙质疑杨元庆不是合格CEO 联想:你才不合格”的说法。一个笔杆子创业者叫板一个商业帝国,在旁观者眼中,联想难以占到便宜。毕竟即便文章大部分逻辑和事实是有问题的,只要那个工资表没问题,公众对于杨元庆的疑惑便难免众生。此时,关于这个话题的任何二次传播都会对联想品牌造成伤害。

实际上,从“局”的角度出发,联想公关在战略上已经输了。

你以为迟写的是杨元庆吗?迟写的是联想的危机。而根源就是那句——“肩负着国产智能手机的希望”的变成了华为,联想用不断下滑的数据证明了自己肩膀的孱弱。

从去年年中开始,诸如《联想手机日暮,杨元庆还没醒?》《联想10年研发费用仅44亿美元 不及华为一年》《联想手机卖不出去了杨元庆怪乐视》之类的文章开始密集出现。这是市场对于联想移动业务质疑的直接反映。然而在这过程中,除了杨元庆的部分发声外,我几乎没看到联想以任何方式有效对冲这类质疑。

传播界有一个规律,如果一种直击利益点的声音在特定圈层中并未有效扩散开来,这种声音便会以势能的形式积累起来,一旦在机缘巧合时这种声音得到更广泛圈层的关注,此前的势能便会以成倍的速度助力这种声音传播,终至无法控制。“马家军禁药”事件过去了多少年?“百度卖贴吧”是今年才知道的吗?“携程在机票中的猫腻”更是被不知多少KOL提及了多少次。这些或被压下或没机缘传播的声音,都在暗中积累势能,只需一次机会,就能辐射般扩散。

于是,我们都看到了年初《财经天下》的那篇打穿多个圈层的《华为联想手机风云》,即便是手机圈外人,也终于把之前那些积累的模糊印象清晰了起来——“联想手机业务好像是彻底输给华为了啊”。

这也正是迟宇宙重新关注到联想这个“局”的关键因素之一。

看看吧,《内部混乱 联想手机举步维艰,困难才刚刚开始》、《联想收购摩托罗拉是步了微软后尘?》、《联想手机巨亏18亿,杨元庆拿一亿高薪好意思吗?》,把这些稿子的核心内容攒一攒,几乎就是迟那篇文章的核心章节。而这些稿件,全都发自2015年。

正是由于大量直击核心利益点的势能积累,才让财经天下和迟宇宙有机会坐收果实。(这种收拢势能的稿件写起来不累心,阅读量可观)如果说联想公关的难题是碰到了一篇稿子,不如说是面对一种舆论势能而毫无下手处,只能坐等火山喷发。

当然,让公关去救活这样一局棋多少有些不讲道理。毕竟4000多天前,从联想和迟分道扬镳的那一天起,这个掌握了大量联想档案和一手材料的经济写手,就已经成为联想商业帝国的定时炸弹。

更何况,当抨击联想移动端式微已经成为一种新的政治正确时,恐怕即便请朱光重归联想也无济于事了。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行者武松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