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N商用实践助推数字化转型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SDN商用实践助推数字化转型

沉默术士 2017-07-03 13:25:00 浏览1031
展开阅读全文

向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运营商面对现阶段以及未来诸多挑战的前进方向。在应对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与互联网OTT相比,运营商提供的服务往往缺乏弹性、敏捷性和开放能力,导致网络投资不断增长、传统电信业务收入却持续下滑、新业务又创新乏力,运营商陷入了增量不增收的窘境。

面对挑战,如何通过网络重构、运营重构和生态重构来构筑起面向体验、随需、敏捷和开放的网络,从而实现数字化转型战略,是运营商的当务之急。网络、运营、业务的全面云化,是运营商通往数字化转型之路的有效途径,SDN则是其中的关键。

产业变革:数字化时代运营商面临严峻挑战

当前,随着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新兴技术的不断涌现,数字化生活已经成为人类生活的新常态,更多的消费者开始可以享受更好的宽带服务和连接带来的乐趣。

但对于运营商而言,却是这样的风景:业务方面,层出不穷的OTT绕过运营商计费系统为用户提供五花八门的创新业务应用,对运营商的话音、短信、宽带等传统电信业务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而在视频、企业云服务等一些面向未来的关键业务方面,运营商也已经出现缺乏竞争力的困境。

客户需求方面,在企业和消费者业务云化的趋势下,客户对于服务内容的丰富性(如创新的云业务、M2M等数百种数字化业务)、服务提供的敏捷性(要求24小时在线、分钟级开通)、服务变更的灵活性、开放性(如用户自己按需DIY)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是运营商当前提供的服务仍然缺乏弹性、敏捷和开放能力。

商业模式方面,互联网OTT的终极商业模式主打Freemium,即基础通用业务免费、有价值的创新业务和服务高收费,而运营商传统的依赖于用户规模赢利的商业模式过于简单,尤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这种模式将难以为继。

更无奈的是,运营商在基础设施上的高投入并没有换来收入的高回报,进而使得运营收益停滞不前或下滑。例如,在带宽大于4M之后,单纯带宽的提升并不能带来客户业务体验的显着改善,因为业务体验还受时延、吞吐、丢包等因素综合影响;在业务体验没有改善的前提下,消费者缺乏为单纯的带宽提升增加付费的意愿。运营商正面临流量/成本与收入的剪刀差持续扩大、增量不增收的窘境,面向数字化转型已经刻不容缓。

三大重构:SDN推动网络架构创新

在应对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诸多挑战时,运营商在网络、运营、生态等方面均需要重构。通过网络重构、运营重构、生态重构,运营商网络转型将具备随需、敏捷、体验、开放四个指标和能力。

而在运营商众多转型维度中,网络架构首当其冲。面对数字化时代业务应用飞速发展和用户需求的不断提高,运营商现有复杂而僵硬的网络架构成为其转型之路上的一大阻碍,尤其在应对快速业务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等方面已经显得力不从心。

目前,全球主流运营商均已经启动面向以云服务为中心的基础网络转型规划工作,如AT&T的Domian2 .0、德国电信的PAN-NET、中国电信CTNet2025、中国联通CUBE-Net、中国移动Nova-Net等。在众多大T寻求网络架构转型过程中,SDN控制平面与转发平面分离的理念,为运营商网络架构的发展提供了全新思路,已经成为业界公认的运营商网络重构的大方向。

SDN将帮助运营商向全新的ICT基础架构演进,加速向数字化转型,成为运营商创新网络架构、重夺市场竞争力的利器。同时,SDN也被看作是“去电信化”的一个重要突破方向,甚至将重塑ICT产业链和生态链。

早期阶段:技术尚欠成熟

虽然,SDN已经被业界公认为运营商创新网络架构、改变游戏规则、重拾市场竞争力的新法宝。不过,由于运营商现有的存量网络设备复杂且规模较大、电信级业务可靠性要求较高,因此长期以来,大部分运营商对于现有网络向SDN演进中的平滑性、代价、效果还心存疑虑,处在谨慎观望阶段,近几年运营商在SDN方面的研究大多还处于合作创新、试点测试以及小规模商用的阶段。

对此,SDN/NFV产业联盟理事长、工信部科技委常务副主任、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指出,SDN/NFV从2014年开始概念验证,2015年开始进入现场试验/试商用阶段,个别运营商已经开始规模化商用部署。但整体来看,除了个别领域以外,SDN/NFV技术尚欠成熟,标准化和商用化进展还较慢。SDN/NFV整体处在现场试验、试商用和早期商用阶段,即整体刚从过度期望进入幻灭到成熟期,估计1-4年陆续进入发展期,4-8年陆续进入稳定发展期。

由此可见,SDN虽然被寄予厚望,但目前仍然处于早期商用阶段,后续的大规模商用部署仍面临诸多挑战:首先,多厂商业务打通难,运营商网络的现状是传统网络设备大量存在,多厂商设备互联互通,新老技术同时存在,网络模型还没有统一,而SDN标准成熟周期长,接口抽象能力和效率还不高;其次,规模商用部署速度慢,SDN的场景非常复杂,技术变化非常快,因此互通验证工作量大,系统集成的能力更加重要,同时SDN带来的网络软件化和控制集中化对整个系统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也带来巨大挑战;再次,目前的产业生态还比较弱,还需要培育和发展,需要构建完善的生态链,尤其在SDN的应用领域需要大量的独立软件开发商的参与来繁荣整个产业生态。

开放生态:合力催熟产业链

面对SDN在大规模商用部署方面的一系列挑战,仅凭一己之力显然无法应对。因此,一些先行的开源社区组织、运营商以及厂商纷纷采取了开源以及开放合作的态度,通过打造SDN的开放生态,提高SDN产业链成熟度,帮助运营商打消商用部署疑虑,尽快实现SDN的全面落地。

据了解,2013年,ON.Lab(开放网络实验室)联合AT&T等全球领先运营商以及华为等全球领先设备商等众多合作伙伴创建了ONOS(Open Network Operating System)开源项目,旨在提供真正满足运营商需求的SDN开源控制器。ONOS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不仅在版本上不断推陈出新、场景应用上不断延展,更得到了来自产业链各方和各大开源组织的支持,营造出一个开放、共赢且充满生机的生态系统。在“2016中国SDN/NFV大会”期间,ONOS启动了全球首届集训营暨黑客马拉松大赛,这对于帮助国内运营商培养面向SDN/NFV的专业型软件人才以及帮助运营商实现向SDN/NFV的平滑演进具有重要意义。

此外,为了有效解决SDN所面临的挑战,更好地推动SDN商用化实践,目前业界还成立了诸如SDN/NFV产业联盟等组织,以开放合作的态度支持SDN产业从技术向规模商用迈进、提高SDN商用准备度、联合产业界各方共同推动SDN产业健康和谐发展。

对于运营商而言,开放的SDN的价值显而易见:开放的生态系统可以让方方面面都有机会参与进来,从而激发更多的网络和业务创新;开放策略将造就更加丰富和扁平的生态链,吸引更多软件开发商;开放的SDN可以让运营商避免被绑定在单一解决方案提供商身上,在选择软硬件产品时可以有更多选择空间;开放思维让基于SDN的网络更具灵活性,先行投入商用的运营商无需过多顾忌标准问题,完全可以根据行业标准的进展来调整。

在助力打造SDN的开放生态方面,厂商们也在行动。例如,华为推出了SDN开发者社区和远程在线实验室,为开发者提供了完整的全开发周期管理,通过提供各项资源,比如IDE集成开发环境、映射现网的仿真环境、简化业务开发与发布的应用容器等等,将过去多年积累的开发经验与社区分享,从而极大降低商业公司、软件团体以及个体开发者参与SDN应用开发的门槛和开发过程的复杂度;同时,华为的SDN开发周期管理,很好地整合了其在线实验室资源,基于这套开发流程开发的应用包可以直接导入在线实验室环境进行集成验证,通过验证后就可以上线发布。

对于SDN的开放生态,华为固定网络产品线总裁査钧此前曾表示,SDN的开放创新关系到整个产业链发展,需要各方积极参与,华为将不断投入SDN开放技术的研发,推动SDN开放生态和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

商用提速:实践趟出成功之路

毫无疑问,开源、开放是SDN发展的大前提。在此基础之上,如何进一步加速SDN规模落地部署,成为产业界面临的当务之急。商用是检验SDN成熟度的唯一标准,目前业界在SDN的商用部署方面已经积累了一些宝贵的实践经验。

数据中心成为率先引入软件定义网络这一创新架构的场景。例如,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下称“北京电信”)与华为合作完成了全球首个运营商SDN商用部署,将SDN技术成功应用于IDC网络。北京电信完成全球首个运营商SDN商用部署,不仅开启了SDN在运营商网络中迈向全面商用的一个关键里程碑,而且此次实践对于整个数据中心业务模式的创新也具有更加直接的意义。

此后,SDN的商用触角开始逐渐渗透到运营商网络的更多应用场景。中国移动研究院携手中国移动广东公司(下称“广东移动”)和华为合作完成了全球首个SPTN SDN商用部署,首次将SDN技术成功应用于政企专线网络。中国移动研究院创新性提出将SDN引入PTN网络,很好地契合了中国移动的发展战略。而中国移动研究院与广东移动联合华为进行的SPTN SDN创新实践,在政企专线业务领域实现了网络能力的开放,打造全新业务体验,并实现网络的高效运维。

在光传送网引入SDN的实践方面,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福建分公司(下称“福建电信”)、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和华为三方合作完成了全球首个光传送网SDN联合创新,成功地在光传送网上实现了BoD(带宽按需订购)智能专线应用,以及与数据中心的云网协同,引领光传送网全面进入SDN时代。

在IPRAN场景,全球首个基于ONOS开源架构的SDN IPRAN企业专线业务在天津联通成功开通,这是中国联通、华为、ONOS开源社区在SDN领域联合创新的重要成果。中国联通成功部署全球首个基于ONOS开源架构的SDN IPRAN商用局,通过该项目实现了IPRAN专线业务的快速部署和发放,同时分配带宽可实时调整,可按带宽日历进行策略定时,并且各类用户权限可按需调整,现场结合视频业务测试效果良好。该项目的成功落地,有助于提升中国联通企业专线业务的竞争力,并为下一步加载更多增值类服务打下良好的基础。

此外,中国联通浙江分公司(下称“浙江联通”)携手华为完成T-SDN部署,在杭州城域传送网实现BoD政企专线应用,这是中国联通在推进“CUBE-Net 2.0”战略和SDN商用部署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SDN的商用化进程诞生于数据中心应用的实践,未来凭借全局性、颠覆性的创新架构,SDN拥抱运营商全网也将成为一大趋势,SDN有望渗透到移动回传、移动核心网、传送网、骨干网调优、城域网、接入网、家庭网等更多应用场景,会给运营商带来更大价值。据市场研究机构IHS的报告预测,到2019年,全球SDN市场空间将达到188亿美元,其中新增部分达到47亿美元。可以预见,SDN商用前景将非常广阔。

当然,在迈向真正大规模商用部署的过程中,SDN仍然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今天,SDN正处于理想和现实的岔路口,站在大规模商用的拐点,未来SDN能否真正变成运营商网络中的“万金油”、推动运营商网络架构创新以及面向整个ICT战略转型的催化剂,还需要产业界各方开放合作、持续创新,一起打造健康、可持续发展、合作共赢的产业生态,才能推动SDN早日进入大规模商用的崭新阶段,从而加速运营商实现数字化转型。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沉默术士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