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E面临核心服务器与存储的双重压力意味着什么?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HPE面临核心服务器与存储的双重压力意味着什么?

寒凝雪 2017-07-10 11:04:00 浏览1241
展开阅读全文

近期HPE最新财报结果显示,它目前活跃于减肥(削减成本)和健身(并购交易)前线,就如HPE CEO Meg Whitman所言,HPE正在面临更加严苛的服务器和存储市场。

我们根据HPE 财务电话会议的内容,从服务器和存储的角度解读财报,并作出以下整理问答(Q&A):

核心服务器

整体概况:在该季度HPE服务器业务营收为3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降低7%,,比上季度提高5%。高性能计算(Apollo)和SGI服务器营收表现良好。超融合正在增长且比核心ISS(行业标准服务器)利润更高。同时,协同和关键任务系统也表现良好。

Q:服务器业务由于核心ISS ProLiant机架的强大压力而受到影响,小部分则源于刀片服务器业务,以及那些出售给云服务提供商和超大规模用户,相对廉价的Cloudline服务器。对此采取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Meg Whitman:服务器业务的其它部分都表现良好。我认为核心ISS机架营收下降有很多不同的原因。其一是我们在销售渠道和定价等等方面的执行力问题。其二就是企业数据向公有云的迁移。外因则包括服务器市场内,来自华为越来越激烈的竞争。

至于解决方案,我们要从渠道,报价到交易过程入手双管齐下支持核心ISS机架,并且要更加专注与成交量相关的ISS机架业务经销商和VAR。

如果ISS业务能够可以做到,那么就能增长1-2%,因为像存储这类赚钱的设备是要依附服务器的,HPE正是在“获取这一业务的分红。”

我们再看Cloudline,它是定价的问题。对我们而言,Cloudline是一项非常大的业务。如果操作得当,我们就能获利。但我们只需要确定每一次交易都是一次过,要考虑远期的价格会是什么。因为我们基本上不想做讨价还价的生意,产品卖亏了还有什么意义?”

还有,这些交易都没有一股强大的销售力量,销售人员获得了潜在客户,然后转交给工程销售。

PS : 据Stifel总经理Aaron Rakers称, Cloudline服务器相比一级买家,销售给二,三级用户会有更多的利润。HPE的一级超大规模业务已经有了一些战略收缩。

此外,虽然HPE CEO称超融合做的不错,但仍有升级空间。Gartner将HPE列为超融合与集成系统魔力象限的领导者,EMC第二,Nutanix第三。Gartner的研究人员表示:“HPE提供各种设计点的多种融合,超融合,参考架构和点系统。但作为众多领域的成交量市场领导者(包括刀片和机架服务器),逻辑上HPE应该在该市场成为领导者。”

由于Nutanix只是一家超融合厂商,那么拥有HC 380的超融合系统的HPE就不是一家领导厂商。Gartner指出“HPE在HCIS领域姗姗来迟,而且相比更多现有的供应商,经常性缺席竞争超融合评估。”

存储

整体概况:在全闪存阵列业务中,HPE 3PAR全闪存阵列营收年同比增长100%,年度营收运转率为7.5亿美元,相比NetApp的10亿美元与Pure的6.31亿美元。我们的感觉是Dell-EMC在主导该市场,然后是NetApp,HPE,Pure。

Q: 那么HPE对于存储方面的看法是?

Meg Whitman:全闪存现在占我们3PAR产品组合的50%,但有趣的是,它仍然仅占数据中心的10%。因此,我们在全闪存业务上看到了更多的运营空间。我们正在推出新的删重技术会使得我们在全闪存阵列上有进一步提升,因为在我们的产品组合中是有一处缺口的。

亮点分析

HPE相比其它全闪存阵列提供商,Dell-EMC拥有5款全闪存阵列产品——XtremIO、DSSD、全闪存VMAX和Unity,以及一款全闪存Isilon产品。NetApp则有3款产品——EF系列、前段时间才收购的SolidFire以及全闪存FAS。Pure有FlashArray,还有正在开发的FlashBlade。反观HPE仅有一款全闪存3PAR。这似乎不足以覆盖例如高速分析、向外扩展型云服务以及文件访问等逐渐发展的全闪存阵列使用案例。

也许HPE认为兵在精而不在多。也许HPE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HPE有大量的服务器产品,以及相对较少的存储产品。

我们在回顾一下历史——自从惠普拆分其PC和打印 机业务之后,Whitman仍然在尝试通过剥离其它拖后腿的部门来给公司减负。但云计算之战不会因为它的调整而止步不前,来自Amazon和Google等企业巨头的竞争从未停歇。这些竞争对手通过现收现付的方式提供相同的产品和服务,削弱客户对HPE服务器,软件和存储设备的需求,让它们不再想要采购通常用于处理该类任务的昂贵硬件。

也就是说,为了争抢份额,Whitman手中握有的50多亿美元不久可能将用于例如存储和网络领域较小企业的收购。尽管Whitman在电话会议中并未提及。

一些企业选择从竞争对手那里购买外包云服务,但也有很多公司仍然想要构建自身的数据中心。曾经有相关消息人士称,为了丰富自身产品线,HPE近期将Simplivity作为一个潜在收购目标。

不过,HPE可能还会考虑其它初创公司或上市公司,例如Pure或是梭子鱼。

HPE对这些收购目标未予置评。Pure和梭子鱼发言人对此也没有立刻回应。Simplivity CEO Doron Kempel未予回应并称会专注自身业务构建。

现在我们来扒一扒HPE正能量的收购案例:

2010年9月份,23.5亿美元收购3PAR;

2015年3月份,25亿美元收购Aruba Networks;

2016年8月,2.75亿美元收购Silicon Graphics;

而存储领域其它收购选项:

收购Pure =29亿美元;

Nimble=7.8亿美元;

网络安全领域收购选项:

梭子鱼=13亿美元。

惠特曼还看到了新兴业务里的机会,例如混合云,客户购买HPE等公共云和设备用于自身的数据中心。

但话说回来,无论HPE的目标是什么,投资者必然将支持更多的收购活动。而公司的压力可能导致HPE进行更大的赌注。虽然该公司保留了其服务和软件的关键部分,但它必须继续前进到新的市场。存储或网络安全亦或其它,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寒凝雪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