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出海” 安全问题应选谁来护航?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中企“出海” 安全问题应选谁来护航?

知与谁同 2017-07-04 10:53:00 浏览1013
展开阅读全文

地缘政治角逐、国际能源争夺愈演愈烈,中国海外利益也在大规模扩张。近十年,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远赴异国,试图在世界上各个动荡频发的角落“扎根”。为谋发展,中国企业必须首先在这些地区确保安全。

  中企“出海” 安全问题应选谁来护航?

填补政府“缺位”,商业“雇佣兵”登场

通常,海外安全保护服务的首要供应者一般是东道国或企业母国所拥有的安保力量,然而对于中国企业而言,这两股力量均是“杯水车薪”。

在西亚、北非和中非等冲突高发地区,当地政府深受政局动荡的困扰,无法配置资源为中国企业保驾护航;而中国虽在利比亚撤侨事件后加强了对海外利益的保护力度,但仍难以满足巨大的安保需求。中国外交部领事司副司长、领保中心主任翟雷鸣曾坦言:“中国目前领保工作人力吃紧,每个人要负责20万人的领保工作”。在日本,该比例为1:1.2 万,美国则是1:5000。

在对象国“分身乏术”、母国“鞭长莫及”的背景下,“若想顺利出海,必须寻求专业安保力量”已成为企业共识。据统计,2015年全球安保行业增速超过11%,2017年安防市场规模将达到1700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将占据全球市场的30%以上,仅次于美国。

在世界裁军潮的背景下,面对井喷式爆发的海外安保需求,民营安保公司登上了历史舞台。20世纪90年代,“世界和平”的呼声日益强烈,各国纷纷裁军,此举释放出的优质安保人力资源催生了一大批民营安保公司。而在新千年伊始,重创全球安全局势的“九·一一”事件成为民营安保公司的发展“催化剂”,在随后爆发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美国有超过35家民营安保公司介入,提供了20%的士兵。

与以战争为主业的传统雇佣兵不同,如今民营安保公司的业务范围更为广泛,小到为企业提供资产保护、风险评估、后勤供应,大到军事训练、情报收集、解救人质,均是这些公司的拿手好戏,它们游走于国家机器与普通民众之间,扮演着各地暴力冲突的“救火人”角色。

目前,全球著名的民营安保公司不仅为军方服务,还为政府机构、跨国公司、国际组织提供有偿安保支持,其“触角”已经伸向世界上各个动荡地区。世界最大的国际性民营安保公司英国G4S,在全球115个国家有逾60万名雇员,曾承担伦敦奥运会的安保等项目;美国的特里普尔卡诺皮、戴恩公司、黑水公司则有美国国防部的安保项目“背书”,它们均是国际上呼风唤雨的行业巨头。

近年来,德威、中安保等中国安保公司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国际安保市场上逐渐脱颖而出。而成立于2011年的德威集团,短短六年间便成为了国内海外安保的代表企业,其安保服务遍布世界二十余个国家和地区,为客户提供专业的综合安保解决方案。

在海外安全环境日趋复杂、安保行业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中国民营安保公司如何找准自身定位、同横亘在发展路上的国际安保巨头共处,已成为绕不开的话题。

抢占国际安保市场,解析华人安保的立足之本

当今全球安全形势诡谲多变,安保市场成为一块巨大且诱人的“利润蛋糕”。据联合国数据显示,全球对私营合约安保服务的需求在不断增加,每年增速达7.4%,2016年的安保市场规模已达到2440亿美元,其中仅美国每年在私营安保上的花费就能达到1380亿美元。

拥有二十余年历史的西方民营安保公司无疑占据着这块蛋糕的大头。一方面,在政府、跨国公司市场深耕多年的国际安保巨头已建成了稳定的客户池,把握着西方海外安保市场;同时,由于现实原因,国际安保巨头在新兴的中国市场亦有亮眼表现:由于奉行“不干涉内政”政策,中国一向避免海外军事力量的存在,大量中国企业在走出海外后不得不高价雇佣外国安保公司。

然而,来自老牌国家的国际安保巨头口碑参差不齐,频频遭遇“信任危机”。2007年,黑水公司在伊拉克执行任务的车队向巴格达市区尼苏尔广场上的人群开枪,17名平民罹难。滥杀无辜的“9·16黑水事件”让人们重新开始审视这些老牌安保公司,其不受约束的军事力量让那些弱小国家、尤其是有过受侵略历史的国家有所顾忌。

在启用国际安保公司的同时,又担心西方“保镖”们的忠诚度,有海外安保需求的中国企业无法做到“疑人不用”。如今,出于填补国内市场空缺、提供适应中国企业安保服务的战略考量,中国民营安保公司开始纷纷发力,相较国际安保巨头,中国民营安保公司的比较优势已初现。

一方面,对于中国出海企业来说,中国安保人员共同的语言文化、相互之间的熟悉面孔会让公司员工和老板安心。

另一方面,中国民营安保公司提供的服务“物美价廉”。据《南华早报》报道,相较美国黑水公司的安保人员高达数千美元的日薪,中国安保员工平均每月工资是3000到6000元,一支12人的标准安保小组每日的运营成本只有3500元,不及西方安保公司的十分之一。

目前,活跃在中国海外安保市场的“主力军”主要有两类:中外合资安保公司、大型海外安保企业。南洋理工大学学者亚历桑德罗·阿尔杜伊诺指出,中外合资安保公司在与国际同行合作的过程中洞悉国际市场规则,从而在国内安保市场的早期竞争中存活下来;成熟的大型海外安保企业人脉甚广,人才储备充足,可以更加灵活、专业地开展服务。

通过国际合作,中国海外安保公司正“迎头赶上”。2016年6月,在普京访华期间,中国海外安保领域的翘楚德威集团同俄罗斯的SIBER集团签署合同,为商界、公民和货物安全以及为欧亚经济联盟基础设施安全提供保障,“强强合作”将确保“一带一路”倡议和欧亚经济联盟的顺畅衔接。

安全出海,“保镖”与“预警”皆不可缺

 

私人安保的出现冲击了传统安全资源分配。人们开始质疑,基于财富而非公共权威的安全资源分配将滋生不公,真正雇用得起民营安保公司的往往是那些大型国企或商业巨擘,而中小企业的安全利益则无人保障。

事实上,进入高风险的动荡地区牟利有着“隐形”的门槛。无力承担昂贵私人安保服务的个体商人或中小企业,往往失去进入这些地区同等竞争的资格。就算侥幸打入当地市场,也会“暴露”,沦为当地反政府武装或恐怖分子最先锁定的“靶子”。

同时,业内学者调研发现,民营安保行业比较发达的欧美国家,多数已经建立起科学正规的职业培训教育体系,其安保从业人员中一半以上具有大专以上学历。而中国安保制度起步晚,在专业安保人员素质上,仍有待提高。

此外,民营海外安保公司或将给部分所在国的监督和管理造成困扰。对象国政府无法实时监督民营安保公司在跨越其领海和专属经济区(尤其是交界地带)时完全遵守法律,所以会给民营安保公司套上“紧箍咒”,如马来西亚政府曾明确拒绝任何形式的私人安保公司在其境内活动。

鉴于此,若想规避海外风险,政府、企业等利益相关方需要正视民营海外安保公司的存在,摆脱对其的过度依赖,建立起完善的海外投资“高能预警”机制。

首先,政府、民间应携手拓展海外投资方面的情报信息收集分析渠道,完善信息收集和预判服务体系。在此过程中,智库、专业机构可担负起集中搜集海外投资热点地区的安全信息的责任,为海外投资企业提供准确、权威、适时的投资指导,形成一个高效、权威的海外投资信息服务体系。

当前业内已有成功先例,凤凰国际智库联合德威集团于今年5月发布的风险地图便是一次有益尝试。该风险地图综合考虑各国政治、经济、安全、自然环境、法制环境和基础设施等多项指标,以量化方式呈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综合、政治和安全风险,直观展示出中国对外投资分布状况。

建立起完善的安全信息收集、分析渠道后,中国应搭建切实有效的本土安全风险评估机制。欧美国家从事海外安全和风险评估的商业公司、智库众多,如美国的彭博、欧亚集团,英国的路透。但中国企业亟需可信任的本土机构,如委托海外公司进行风险评估,不仅成本高、针对性不够强,还会担心国内商业机密向外国渗透。

最后,面对到高风险地区寻求“高回报”的行为,企业需要“正本清源”,明晰自身的风险认识和战略定位,从而决定“要不要出海”、“何时出海”的问题。目前,中国正大力输出“优势产能”,基建、制造业企业“跃跃欲试”。

然而这些领域投资大、周期长,且发展前景不确定,在落后、动荡地区开展基建、制造的企业无疑会面临重大危机,企业自身的“抗击打能力”就显得尤为重要。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