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骏协查引发大地震:光伏走私到底有多凶?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唐骏协查引发大地震:光伏走私到底有多凶?

青衫无名 2017-07-03 10:25:00 浏览1713
展开阅读全文

最近两天,有关无锡尚德总裁唐骏正协助调查的消息不胫而走,引发诸多热议与猜测。

4月11日,第一财经日报一篇题为《无锡尚德总裁唐骏应海关协助调查,天合或涉同类案件》的文章报道,香港上市公司——顺风国际(01165.HK)旗下子公司顺风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顺风光电”)执行总裁、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下称“无锡尚德”)总裁唐骏应海关要求,正在协助调查。

“唐骏突然不在岗的消息确实不为太多人所知,不过公司已接到了海关方面的口头通知,目前唐骏在协助调查,具体何事海关没有给出详细解释。除了唐骏本人外,目前顺风国际、顺风光电及无锡尚德的其他人士尚未涉及调查。无锡尚德运转正常。”

  再回顾光伏圈“唐骏事件”,记者认为这一消息的引起高度关注的原因有三。

首先源于无锡尚德曾占据过中国光伏产业的“头把交椅”,声名在外;

其次,企业高层被请去调查事件本身的敏感性;

再者,根据媒体采访,此次唐骏协助调查,可能涉嫌硅料走私,这样的问题有可能也会波及到国内的其它光伏企业。

大家很可能会猜测:到底还有谁会涉足其中?

具体而言,上述报道提及了中国光伏产业中的头把交椅天合光能:“除唐骏之外,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被海关请去调查的还涉国内另一大光伏巨头—天合光能(TSL.NYSE),不过记者尚未拨通天合光能相关人士的电话。”

兹事体大,对于这样的报道,天合光能不可能无动于衷。4月11日晚间,天合光能方面立即做出了回应,很多主流财经和行业媒体的记者(包括华夏能源网记者)都收到了天合光能发送的邮件。

除否认涉案外,天合光能公共关系总监叶超还对媒体重申,“公司没有一名员工牵扯其中,也没有任何员工被海关带走调查”,“上述提及天合光能的部分严重失实”。

其后,“唐骏事件”发酵,媒体的各类采访报道逐渐发散。证券日报记者在一篇题为《唐骏协助调查引曝光伏业多晶硅走私案,前首富施正荣或牵扯其中》的报道中,进一步发掘了国内光伏走私的可能性,并采访“相关人士”得到这样的表述:唐骏曾供职的荣德新能源从事硅片生产业务,理论上,具备走私进口多晶硅的动机。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钟兰安律师则向记者确认,“如果证据确凿,且作为荣德新能源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施正荣无法证明其对走私一事不知情、未参与,那么他也将受到法律严惩”。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报道还特别提到了另一家光伏企业:“知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独家透露,此次海关调查的的确不只唐骏一人,还包括陕西西安的两家企业,其中一家为从事单晶硅片生产的A股上市公司。”

这家A股上市公司到底是谁?其实行业里的人都心知肚明。

这家企业很快做出反应。

4月13日午间,全球最大的单晶硅产品制造商——西安隆基硅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隆基股份”)发布了一则《关于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称公司多晶硅料进口业务按照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合法经营,不存在报道中所述情况,同时公司未接受海关调查,也没有员工被要求协助调查。

公告表示:鉴于西安从事单晶硅片生产的A股上市公司仅为西安隆基硅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故上述报道有关内容被认为涉及我司。针对上述内容,公司第一时间通过内部核查后,作出如下澄清:

1、该媒体关于公司的报道与事实严重不符;

2、公司严格按照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开展多晶硅料进口业务,如实申报 并依法缴纳相关税款,不存在偷税情况;

3、公司未接受海关调查,也没有员工被要求协助调查。

如今,对于无锡尚德总裁唐骏“失联”一事的进展,究竟有多少中国光伏企业及业内人士涉案,是否涉及施正荣,等等。业内人士及媒体依然在持续关注。

唐骏是谁?

唐骏身兼顺风国际旗下的两大子公司总裁,刚刚上任不久。

从其履历看,他在光伏行业工作时间长达22年

作为凝聚态物理和工商管理双硕士,唐骏先后在Renesola、镇江/扬州荣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荣德系”)工作过,曾为后两家企业的副总裁及总裁。他本人也协助过国家科技部从事太阳能领域科研项目管理和规划工作;主持国家“九五”和“十五”重点科技攻关项目课题。他也曾领导团队建立了中国第一条多晶硅片生产线,并与他人共同主持国际“太阳能电池用多晶硅片”、“太阳能电池用多晶硅块”国家标准的制定。

公开资料显示,唐骏在镇江荣德工作期间,依靠多年运营和管理经验,使荣德硅片的质量和技术指标行业领先,树立了荣德自主品牌,帮助企业扭亏为盈,在多晶硅片领域占据制高点。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唐骏目前接替的是无锡尚德前总裁熊海波之职。虽然不是“顺风系”人物,但作为“荣德系”的主要高层,加之与前无锡尚德董事长施正荣私交颇深,唐骏在经营管理方面也颇有心得,因此出任无锡尚德一把手并不出人意料。

顺风光电内部人士则向界面新闻表示,资深经理人唐骏是“抄底”光伏的神秘富豪郑建明极为器重的一员大将,在后者欲构建的新能源帝国中扮演着业务操盘手的角色。

但据业内人士判断:唐骏“失联”很大可能事涉尚德破产重整前“施正荣时代”的前朝往事,而与眼前“郑建明时代”的新尚德没有关系。

华夏能源网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

3月14日,扬中市市委市政府在市政大礼堂召开全市创新人才大会,唐骏还作为企业代表上台发言。

2月15日,扬中市2015年综合表彰暨2016年新春动员大会举行,唐骏获“扬中市十佳科技工作者”荣誉。

2015年底,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国家可再生能源中心联合主办的第十五届中国光伏学术年会上,唐骏荣获“中国太阳能光伏特别奖”。

荣德新能源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荣德新能源全称“镇江荣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据证券日报报道,荣德新能源在行业内可谓大名鼎鼎,不过出名的主要原因来自于“荣德”二字,据业界传闻,其中“荣”字取自前中国首富,也是如今荣德新能源的实际控制人施正荣,而“德”字取自施正荣一手缔造的中国光伏曾经的翘楚——无锡尚德。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07年6月份的荣德新能源专注于多晶硅片的生产销售。目前的硅片总产能为2.6GW,员工2500余人,现有两大研发、生产基地,分别位于镇江扬中经济开发区和扬州出口加工区。

作为“尚德系”成员之一的荣德新能源,为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的主要硅片供应商之一,与海外尤其是台湾地区大型电池片厂商Motech、Neosolar、E-tonsolar等建立了良好的业务关系,同时也是国内大型电池片厂商晶澳、阿特斯、中电光伏、江苏林洋(韩华新能源有限公司南通分公司)等重要的硅片供应商之一。

“在中国光伏圈里的传言是,与亚洲硅业、辉煌硅能源一并,荣德新能源也是施博士(施正荣)的家族产业之一。当初,尚德给予了亚洲硅业等公司大量的订单支持,但在尚德倒台后,这些公司却能独善其身,此种疑似利益输送的行为,使施博士在圈内饱受诟病。”

彼时的一则媒体报道记载,2011年底,尚德已经陷入光伏危局,负债率为79%,短期借债为15.73亿美元;但是作为尚德的上游供应商,亚洲硅业的资产负债率仅为36.7%,短期借债为0元。

而众所周知,施正荣一手缔造的无锡尚德曾是国内最大的光伏组件生产商,2013年,由于资不抵债,无锡尚德总债权超过了94亿元,普通债权人达500多家。2013年10月份,顺风国际以30亿元接盘无锡尚德,实际控制了这家曾经的光伏龙头。

如今,业界传闻,已鲜有公开露面的施正荣,仍在专心经营包括亚洲硅业、荣德新能源等家族产业。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镇江荣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已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其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被描述为,“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

光伏走私有多凶?

有报道称,唐骏被要求协助调查,或与其在无锡尚德正式被顺风光电入主前,在其担任镇江和扬州两地的荣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管理工作的产品进出口有关。有媒体报道天合光能也可能涉嫌其中,天合冤不冤?以下内容摘自证券日报的报道。

根据《多晶硅价格回升至12万元/吨 美国欲迫使中国放弃美多晶硅反倾销措施》一文介绍:

2014年1月份,我国实施了对美国进口太阳能级多晶硅征收53.3%-57%反倾销税的贸易救济措施,但为了继续发挥无法就地消纳的多晶硅产能,美国企业随后利用了中国特有的“加工贸易进口”政策,继续对华倾销多晶硅。

而当商务部和海关总署决定自2014年9月1日起暂停太阳能级多晶硅加工贸易进口业务申请的受理(58号文)后,作为美国多晶硅企业曲线救国的手段之一,则正是将大量的美国进口多晶硅虚报金属硅(工业硅粉)走私通关,以逃避关税。

“金属硅(工业硅粉)的进口税率只有百分之几,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上述业内人士为记者算了一笔账,“以100吨太阳能级多晶硅国内售价1200万元,从美国进口需缴纳57%的反倾销关税计算,仅100吨的偷税额度就将达到684万元。也正因为此,这将是一件涉案金额巨大的走私案”。

而在《唐骏协助调查引曝光伏业多晶硅走私案,前首富施正荣或牵扯其中》一文中,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从产业常识判断,天合光能只有很少的一点硅片产能,无锡尚德更是主要集中在电池片和组件的生产环节,也就是说,天合光能没有必要为那点硅片产能铤而走险,通过走私降低成本;而无锡尚德的生产则干脆不需要进口多晶硅。”

因此,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若说无锡尚德、天合光能涉案其中,的确是冤枉了”。

“2011年后国际光伏市场尤其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开始发力,至2015年中国光伏装机量超过德国的关键年份,这背后同时出现了上游硅料走私,而且从去年开始似乎进入一个阶段的高峰。”此种描述是否属实?以下内容摘编自界面新闻的报道《狸猫换太子式的硅片走私如何将无锡尚德与唐骏拉下水?》。

包括无锡尚德在内的部分中国光伏制造商走私的嫌疑,实质上是欧美对中国光伏产业不断实施双反打压的“另类后果”——围绕光伏“双反”,中国和欧美之间正在展开一场旷日持久地暗战。中国被迫对产自欧美韩的多晶硅发起“双反”的反制措施,希望实现“精准”反击。

长三角光伏行业的一位人士在对界面新闻分析称,由于中国光伏下游应用市场的猛增,激发了对上端硅片的需求。由于当前美国、韩国和德国的低价多晶硅大量涌入国内,对中国多晶硅生产企业造成致命冲击。

在欧美对中国光伏组件和电池举起“双反”大棒并一再延期加压的情形下,中国光伏企业被征收高额关税,价格上几乎失去国际竞争力。

为此,中国也应所处光伏上游端企业联盟的申请出台“反制”措施。2013年7月,中国商务部初裁认定,对美、韩两国出口至中国的多晶硅采取临时性“双反”措施。

与欧美的步步紧逼、严防死守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对美多晶硅“双反”措施却效果不佳,被业内诟为“太仁政”,甚至有“过于软弱”的说法。2014年8月14日,被业界称为“58号文”出台,即商务部和海关总署发布《关于暂停太阳能级多晶硅加工贸易进口的公告》,公告声明中国暂停受理太阳能级多晶硅加工贸易进口业务申请,但考虑到下游企业发展,决定并给予加工贸易一年的延缓期。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报告分析指出,国外企业抓住双反的漏洞,以远低于成本的价格通过加工贸易方式出口到中国,同时规避征税。报告称,仅欧美“双反”打压最甚的2013年11月,欧美以加工贸易方式进入中国的海外多晶硅占比就高达71%,其中自美国进口的多晶硅中,按加工贸易方式进口的占比高达98%。

根据政策,此前已审批的加工贸易合同最晚可执行至2015年8月31日,此后进口多晶硅将不能通过加工贸易进口方式规避反倾销税。

少数需求量庞大的企业,或许正是利用加工贸易这一方式开始夹带私货,同时对“58号文”取消的预期,开始打起“狸猫换太子”的危险游戏。

事实上,海关部门对近两年快速增加的硅料走私现象已经监控。“2011年后国际光伏市场尤其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开始发力,至2015年中国光伏装机量超过德国的关键年份,这背后同时出现了上游硅料走私,而且从去年开始似乎进入一个阶段的高峰。”一位不愿意具名的某行业协会秘书长告诉记者。

正是这一异常,光伏巨头林立的江苏区域海关部门开始缜密的侦察。业内人士称,很多光伏贸易商进的是硅料,但在过海关时却是以边角料、废料等产品的名义报关,主要目的是以较低的税率进来以达偷逃关税,节约进口成本。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青衫无名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