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架空科技政策办公室 削减联邦研究费用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特朗普架空科技政策办公室 削减联邦研究费用

boxti 2017-07-05 14:32:00 浏览1294
展开阅读全文

休战仅持续7天,特朗普总统就再次站到硅谷的对立面。

第一击是意料之中的行政命令,特朗普在1月27日发布的指令禁止来自7个穆斯林国家的游客和难民进入美国境内。虽然特朗普的初始禁令最终会被废除,但是他的政令炮轰受到了科技行业迅速而激烈的反击,因为后者主要雇用外国员工,这个情况在特朗普上台后已经持续了数月。

谷歌(微博)的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为员工焦急道,“这个行政命令让我们的同事付出沉重的代价。” Facebook的创始人Mark Zuckerberg公开表示他的“担忧”。苹果的CEO Tim Cook甚至说,如果没有移民的话,iPhone的制造商都不会存在。他还提醒说,Steve Jobs也是一名移民。每一家公司都在努力保护他们相信身处危机之中的员工。

抗议的浪潮很快席卷到了科技政策办公室的助手们。这个办公室是白宫不知名的中枢和总统的智囊分支,助手们开始收集不断从硅谷发出的声明,希望向特朗普和他内部圈子里的人传达,美国的科技巨头强烈反对目前来说总统作出的最重要决定。

科技政策办公室通常负责沟通科技行业群体和他们在华盛顿的的政府管理者。但是,特朗普上台之后,试图给新总统提供有关移民建议的助手们说,他们的建议无法传达到总统办公室。

据一则白宫消息源,它将本周的科技政策办公室描述为“无足轻重的”,并说他们不知道新总统的内部圈子里是否有任何人能看到他们的工作,因此,也许不能领会将要来临的科技行业的反击。

特朗普的新班子上台十周之后,他的科技政策办公室都不能算得上是一个工作室。特朗普执意推进他颇有争议的经济议程,尽管没有白宫工程师和研究员大军的支持,而他们是评估他经费削减政策对美国未来影响的最佳人选。

科技政策办公室仍然没有领导,这岗位同时也是总统的首席科学顾问。这意味着特朗普现在身边没有专家,而这个专家的职权范围是负责环境的未来走向,气候变化的影响和艾滋病、癌症等关键领域的研究指导。科技政策办公室的其它领导岗位-监督能源政策、创新等其它问题的,也同样是空缺的。据8个现在和先前在白宫办事的消息源说,留在科技政策办公室的几个人也没被咨询过,因为特朗普上台的第一步就是2018年的预算方案中砍掉这些领域联邦研究机构的大额经费。

这个办公室是任何行政班子的关键部分。总统奥巴马在任期间,科技政策办公室宣称它的首席科学顾问有20个专注研究网络中立、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问题的私人助手。(包括娶了Recode 联合创始人Kara Swisher 现离婚的Megan Smith,Smith没有接受这篇文章的采访。)但是到了周五,只有一位助手留下了,那就是Peter Thiel的助手Michael Kratsios,而他进入政府前没有任何技术背景。白宫最能和他配成一对的Reed Cordish,同样也不是技术出身,却认识特朗普的女儿伊凡卡。

奥巴马在任期间,科技政策办公室引领总统行政班子开展最不切实际或大胆畅想的计划,从研究人工智能到协助私营部门绘制脑图和提升饮用水。它帮助制定政府研究和发展的课程。当危机发生时,包括差点在2015年侵入美国腹地的埃博拉病毒的兴起,正是科技政策办公室暗暗让庞杂缓慢的美国官僚机构把经费集中在研究危急解决方案上。

在被问到这些不知名办公室和岗位时,特朗普的发言人周四强调总统心中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但还没有提名任何人,或者允许任何白宫的人就这个问题接受采访。

发言人说,“办公室由经验丰富的科学家和工程师组成,联邦部门和机构内部的紧密工作关系,以及和更广泛科技行业群体的深远联系。”

当然,现在华盛顿是特朗普的。他可以灵活选择岗位的候选人。他的竞选口号就是他会减少政府对公众生活的介入,而不是扩张政府。但是他对科技不冷不热的的态度更为惊人,毕竟科技政策办公室是议会写入法律的几个重要白宫组成部分之一。在20世纪70年代,另一位共和党总统尼克松激烈控告一个指定的科学顾问之后,立法者创建了科技政策办公室。事实证明,尼克松不是很喜欢学者。

普林斯顿大学的顶尖学者Ed Felten说,“现在面前有许多政策问题…科技专家和与科技行业群体的关系很重要。”他也是奥巴马当政期间的副首席科学顾问。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个月的采访中询问Felten,是否他的前办公室和它静默的挣扎与美国人民相关。“如果科技政策办公室没有很好的员工,”他告诉我,“将很难再科技领域制定好政策,而科学很重要。”

反技术的总统

特朗普不用电脑。他去年12月说,他认为它们“极大复杂化了人们的生活”。(他也许没有错。)特朗普在7月攻击他的民主党对手希拉里时还承认说,“我不是一个喜欢发邮件的人”,而希拉里在担任国务卿时使用私人邮箱办公。

如果在2015年被问到网络极端主义和它反对者的威胁,类似伊斯兰国,特朗普说他会雇用Bill Gates来“关掉那里的网络。”但是,特朗普是网络的虔诚信徒,无人能敌的Twitter大师。他吸人眼球的140字符吐槽帮他得到了美国的最高职位。

因此,一些自由主义倾向的硅谷人在2016年嘲弄特朗普是不适合担任公职的卢德派分子,因为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无人驾驶汽车和癌症药方已不再是遥不可及的科幻故事。对于华盛顿的政策杂务,特朗普的最大的错误不只是他对科技的废除,反正他的许多选民也和他一样对数码科技保持迟疑态度,特朗普的错误在于科技议程的缺失和缺少科技咨询方面的助手。

特朗普的反对科技也许能部分解释为什么他不能找到科技政策办公室的合适人选,不像奥巴马总统,在他2008年竞选初期就着力对硅谷表示敬意,访问谷歌总部。这就是为何奥巴马在他选举几天后就能从一群资历深厚的专家中获得想法和心腹。

奥巴马的第一任首席科技长Aneesh Chopra在2008年竞选期间倾力相助。他的第一任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Julius Genachowski是他的法学院同学,也是创意顾问和长袖善舞的筹款人。白宫受人尊敬的智囊中心首席董事John Holdren博士,在大选日后帮助奥巴马准备进入白宫。

但是特朗普进入白宫后,没有任何与科技政策问题相关的指令。他只有一些松散的想法,一系列漫无目标的会议和一些华盛顿政府难以发掘意义的公共声明。比如,去年夏天,特朗普参与了一个反疫苗的运动领袖的集会,让人们不由担忧他与他们站在同一立场。(目前仍不清楚。)他在竞选过程中表示气候变化是一个骗局,预示削减科技、能源和环境项目的经费。(这发生了。)

直到夏天,他才开始依靠Thiel的支持。Thiel是个颇有争议的硅谷风险资本家,帮助paypal的诞生,也是Facebook的董事会成员之一。Thiel在10月将到首都来讨论他支持特朗普上台的理由,但即使是Thiel,也只能指着共和党候选人带来政治干扰的倾向作为他对科技行业和整个国家的最大资产,而没有任何特朗普可以公开或私下提名的实际科技岗位。

Thiel告诉聚在新闻俱乐部的记者说,“他指向的未来甚至超过重塑一个政党,是战胜否定的新美国政治,拒绝思维泡沫和估计现实。”

在快速恢复失去的科技领地中,特朗普的助手请来游说团体说服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等科技公司参与2016年在华盛顿展开的私人会议。私下里,他们不知道特朗普会委任谁来负责科技部门,也不知道他在对科技公司最重要的一些问题上如何表态。毕竟,他们数月来都是针对希拉里上台做的准备。

就他本人来说,Thiel很快在特朗普的过渡政府团队中谋得一个正式职位,成为新上任总统团队中唯一了解硅谷问题和其相关各种行业的重要成员。当然,去年12月,Thiel在特朗普塔帮助组织了所谓的“科技峰会”,试图修缮特朗普和他在竞选期间不时嘲弄的科技公司之间的关系。他和他的助手也开始寻找、雇用和审查一些政府顶尖科技工作的候选人。

2016年12月14日 特朗普的“科技峰会”

不过,在他们的所有工作中,特朗普的行政班子最引起共鸣的贡献也许是以特朗普财政部新秘书失礼的形式出现。新秘书Steve Mnuchin在3月里说人工智能时代将在超过50年之后才来临,并认为这“甚至不在我们的关注范围内”,这番话震惊了硅谷公司和劳工专家。

但是特朗普目前推出了哪些科技政策?这个月底,议会通过一项决议将从联邦法律中去除网络隐私的规定。白宫的匿名助手,在周二发布的正式公开声明中说,行政部门建议特朗普签署这个法案。

谁将带领科技政策办公室?

同时,科技政策办公室仍然没有领导。

在联邦法律规定下,特朗普可以灵活组建他的白宫团队。比如,他可以根据他逐步发展的优先级,决定去除科技政策办公室下科技、医药和能源的关键职位。许多白宫消息源表示他们认为特朗普会在他自己的行政班子默默削减大量科技岗位,这让许多科技老兵无处可去。奥巴马时期的前总参谋长Cristin Dorgelo在本月的采访中强调,她希望“现任行政班子能和奥巴马一样专注科技”。

当特朗普宣誓就职后,大约50名工作人员留在白宫的科技中枢,而这人数是奥巴马时期的一半不到。在行政班子组成的早期,一些即将卸任的奥巴马白宫团队中的首席科技长助手还可工作到3月。但是留下的几人很快决定离开,因为他们很紧张,也不信任特朗普的内部圈子。圈子花了数月让公众质疑奥巴马行政班子的政府官员的品质。

唯一留下的员工是Thiel的副手Kratsios,他曾在泰尔资本(Thiel Capital)担任总参谋长。

在特朗普还没上台前,金融背景的Kratsios在新总统的非正式中心特朗普塔中默默地帮他卖力。据消息来源,他在成为副首席科技长之前,1月在白宫首次露面时还没有正式职位。

据采访中多位在职和前任助手说,Kratsios对科技的核心问题,如网络中立、网络安全和人工智能仅有很少的了解。

作为普林斯顿毕业的政治系学生,Kratsios看起来至少有打入特朗普内部圈子决策者的途径。(比如,据消息源,他知道和支持向特朗普展示他的移民指令惹恼科技公司的证据。)消息源对Kratsios的描述很正面,诸如和蔼可亲、乐于助人和目的明确等,许多人认为他的雄心和通过Thiel在硅谷的人脉关系最后能极大帮助特朗普。

但是许多前白宫助手和观察者坚持说他们仍然群龙无首,几乎没有和特朗普联系的渠道,这一点他们在总统制定第一预算案时感受最深。

上任后,总统和他的团队争相为2018年的政府筹资制作他们的计划,计划包括实现特朗普在竞选期间许下的承诺,如美墨边境的墙。

计划中,白宫官员从保守党倾向的传统基金会大额贷款。传统基金会的专家数月来默默地建议特朗普如何组建他未来政府的人员,总统的预算最终包括许多传统基金会一直捍卫的费用削减。其中一项就是给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减少经费60亿美元。

此前,传统基金会的政治分支遗产行动(Heritage Action)反对国会两党共同提出的发展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议案。2018年的预算也试图削减能源部门的研究经费,而这也一直是保守派除了NASA和国家天气中心NOAA的项目之外的反对目标。

但是,据多则消息源,特朗普这样做甚至都没有咨询一位缩水后的科技政策办公室人员。换言之,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和能源部门的经费削减和五角大楼对许多创业公司的资金支持(如Thiel支持的数据巨头Palantir)极大程度是在没有熟悉这些领域人的帮助之下决策的。一些政策助手只能网络发布预算之后才看到。

很少有科技专家喜欢这个现状。奥巴马行政班子的研究发展预算专家Kei Koizumi 说,“我目前对总统的第一份预算方案十分失望。” 而他在1月31日离开了科技政策办公室。

他说,“虽然我理解这预算案是为了整体缩减国内开支,但这对美国科技和工程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而这恰是美国经济竞争力和我们不断解决医疗卫生、安保和自然资源挑战的重要来源。”

一些人试图在总统最近的其它行动中寻找安慰,比如最新创建的美国创新办公室,由Jared Kushner领导,Matt Lira也是其中一员。他曾是就数字问题帮助美国国会高级共和党官员的创新政策专家。

Lira受过一些挫折,但是民主党人称赞他的专业技能。奥巴马时期的首席技术长Chopra 在采访中表示,“在创新部门提名Matt Lira是个非常积极的信号,这说明特朗普总统将继续奥巴马的努力,利用互联网的潜在力量助力美国经济。”

虽然白宫说他们计划咨询硅谷精英们,但是他们的参与不会像首次提出的行政官员一样常规。

Reed Cordish

在华盛顿邮报公布硅谷精英的参与之后,Salesforce的CEO Marc Benioff被任命为特朗普的科技心腹,他的发言人告诉Recode,Benioff“不在特朗普的行政班子里担任正式职位但是会在一些他熟悉的主题上提供建议。”苹果公司对此不予置评。

特朗普行政班子的其它高层领导人也缺少科技或政策的专业背景,包括被任命为总统的政府内部和技术倡议助理的Reed Cordish。

Cordish的职务包括授权政府该如何花钱购置科技服务和系统,但是Cordish从没在这个领域工作过。事实上,他原先在房地产和酒店管理工作,通过他的父亲认识了特朗普。他父亲为未来的总统举办了募款活动,也曾想把Cordish和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做媒。

追踪钱流

特朗普的行政班子已经转向他们的下一大经济首要任务基建改革,这使科技花费的风险加剧。

研究和下滑

研究发展的经费占总联邦预算的比例在不断下降。

特朗普从公开许诺“大额”升级美国的基础建设,如道路、机场和桥梁等。然而,这样的措施也包括升级美国的城市,比如给无人驾驶车辆开设智能道路,还有在偏远的农村地区投资建设高速宽带网络来保证更好的城乡连结。同时,举措也会为先进制造业储备资金或赞助人工智能研究,为最大胆的想法助力,如治愈癌症的探月计划,或现代科技新闻的小说素材提供灵感,如Elon Musk经常大肆宣传的地下隧道和磁力驱动的超级环。(至少他和特朗普的白宫保持联系。)

基础建设的预算可能会“很大”,换言之,不仅是成本,也是野心。但是没有这些意义深远的聚焦未来领域的专家,现在特朗普行政班子缺少成员来推动这样的理念,以及想出如何将理念转为实际的方案。据多个白宫来源所说,现在仍留在科技政策办公室的少数人已经很难进入特朗普的内部决策圈。

奥巴马的预算专家Koizumi说,“我担心任何科技领域决策制定时科技专家的缺席。但是我不知道如何改变这个现状。我不能让行政班子停止这么做除非我能接入总统圈子,因为我也知道无论如何他们已经做了决定而且他们需要这样做,即使没有科技和经济专家的参与。”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boxti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