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成功是熬出来的,像阿甘坚持到最后一分钟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周鸿祎:成功是熬出来的,像阿甘坚持到最后一分钟

行者武松 2017-07-03 10:52:00 浏览931
展开阅读全文

1月27日,周鸿祎在360公司年会上,做出了新的战略布局。周鸿祎说,未来三五年,产生变革的关键性因素是万物互联,360要保持技术和产品的研发和创新,要做出在行业里领先的或者是别人没有做出来过的产品。在万物互联的时代,安全仍然是人们的基本诉求,360未来是要依靠包括人工智能、图像识别等技术创新所带来的新产品,就像机器人,核心不是外观像人,而是能够智能的发现并理解面前发生的事情。同时,他坚信互联网不会永远被巨头垄断,总会有IM(即时通信产品)和SNS(社交网络)以外的方式能连接这个世界。有温度的科技才能赢得万物互联时代,他将从个人拥有的股份力拿出10%寻找合伙人,奖励集团技术骨干、核心成员,以应对创新的追求。

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真理就是变化本身。360公司也不能脱离这个真理,这个在互联网圈打拼了十年的科技公司已经发生了太多的变化。360不再是PC、手机里的查杀木马病毒的软件代名词,不再只做拦截几个骚扰电话和短信那么简单的事。

 但是,创业创新这件事,在善用所有招数之外,最宜效仿的是阿甘精神。周鸿祎称,成功是熬出来的,只有像阿甘那样懂得坚持的人,一步一步地走下去,才会取得最终的成功。(导读/华夏基石e洞察)

小公司颠覆大公司,是社会前进的动力

我最近在反复想一个问题,在中国,现在的创业环境怎么样能够变得更好,中国的互联网,包括产业环境怎么能变得更加的开放。我认为中国是全球最有价值的互联网市场,中国人这么聪明,又这么有创新能力,有这么多优秀的年轻人。我们的互联网产业才过了十几年就未老先衰,最后互联网多了几个收入很高的大家伙,但是很多的新生公司没有机会。我觉得这样的互联网产业,对整个国家的进步,对提升中国软实力没有意义。

当年美国有了雅虎之后,大家觉得已经到头了,可是谷歌来了,Facebook出来了,接着微博又出来了。美国的价值观就是小公司颠覆大公司,这是社会前进的动力。美国在互联网高度成熟的情况下,依然有很多创新的模式,这才代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和年轻人的活力。

那么我们的创业公司如何创新?大家经常有一个误解,一提创新,有些公司说我们公司申请多少专利。专利跟创新没有关系。大家觉得要搞研究院,要请科学家,要投入上亿美金,十年磨一剑,弄一个新的技术出来。如果这就是创新的话,那么在座各位可以回家洗洗睡了,因为我们是小公司,我们连活都活不下去,我们怎么创新?

我这几年自己也在做创业,我觉得小公司一样有创新的方法。而且越是创业公司,不仅是开创,一定是创新,你不创新,创业一定不成功。

尽管中国互联网存在过度抄袭,抄袭是大公司的专利,小公司靠抄袭没有出路的,一定会淹没在众多的克隆者中间。如果敢抄袭大公司的商业模式,一没有钱,二没有人,三没有商业资源,如果你不能标新立异、与众不同,你抄袭大公司没有意义。很多人没有理解创新的含义,天天琢磨周鸿袆要做搜索了吧,传言弄得几个公司很害怕。我出来解释说不是我不想做,我觉得抄袭别人很耻辱的。所以作为新的创业公司,你一定要把创新变成你的文化,要忍受住抄袭的诱惑。

商业模式不是策划出来的,都是做出来的

很多人成功之后,他站在台上容易讲第7个馒头的故事。什么意思呢?第7个馒头我吃了之后吃饱了,我就跟你讲这第7个馒头多么好,一吃就饱。大家吃完之后,到处找这第7个馒头怎么做的。其实大家应该多听听第1个馒头的故事,每个公司刚起步的时候他是怎么来做的。我最近总结了一个词叫微创新,微创新可能看起来不起眼,但是你能从用户出发,打动用户的内心,可以撬动大市场。所有成功的公司都是从细微的点开始切入的。一句话就是,从用户出发去找打动用户的那一点,让用户用你的产品要么觉得很爽,要么觉得很便宜,或者是过去需要花钱干的事现在便宜了,或者让用户觉得解决了巨大的问题。能找到这个点就是微创新。

微创新不是大而全,一定要聚焦在一个点。把你的创业变成一根针,它才能扎破别人的皮,否则你伸出五个指头推,是没有多少力量的。小公司本来资源就很少,我们再把资源分散开,什么流行做什么,这是不行的。微创新整个理念,都是要你建立真正的价值观,就是用户至上,不是把用户至上写下来放在公司给员工看,而是你自己要改造自己的思想。

但是做微创新不要想一口吃个胖子,你要学会屡败屡战。微创新很多时候是用户领导你往前走,就像一个草地你让人走,路自然能走出来。你如果能够三周或者一个月出一个小服务,哪怕再粗糙,没关系,你拿出来让用户看,如果用户反映出了问题,赶快再想下一个点子。有很多成功的东西不是很均衡的,都是有一点能打动用户内心,但是其他的很粗糙。用户觉得这个东西很好,那你赶快加大投入,再乘胜追击。

所有的商业模式都不是策划出来的,都是做出来的,是建立在用户价值之上的,不要为了商业模式去破坏用户价值。如果伤害了你的用户,今天你可能很牛,但是最终用户会抛弃你。有很多行业曾经如日中天,但是不注重用户的感受,后来成为了昙花一现。所以微创新还是世界观的问题:到底用户是不是最重要的?

如果整个社会都是成王败寇的文化,就没有人敢创新

我们曾经在中关村混的时候特别的感慨,我们说曾经不成功是因为没有成功的投资,现在有了风险投资,而且中国现在不比国外少,融资的价格、数目比美国的同行超出好几倍,是不是有了钱我们就有创新呢?其实不是的,大家仔细想一下,我自己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缺乏一种对创新宽容、理解和支持的文化,什么是文化呢?简单来说,其实文化就是我们每个人内心对一件事的看法。

举几个例子,你会发现我们的文化、价值观甚至我们主流的价值观,跟创新很有可能是背道而驰的。比如创新是做一件一定会成功的事情吗?大家想一下,如果美国流行一个项目,你也想抄袭一个。这个东西在中国很流行了,都在谈O2O,谈网购,老太太说“小伙子你做这个很流行”,这行吗?所有的创新项目,开始做的时候大家都不是看好的。

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有一个从众的心理,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同。我们干一件事巴不得所有人叫好,才会干,如果我们干一件事情,大家都说不行,看不懂不清楚,有多少人还愿意真正去做?包括我们很多人嘴上说创新,但是真的去干一件不靠谱、没有着落的事,你觉得有多少人会选择?人天生对不确定性是有恐惧的。

举个最典型的例子,大学毕业生更愿意考一个公务员还是更愿意到一个大的国企,还是刚毕业想去一个朝不保夕的创业公司去做,有多少人愿意做出这个决策?我相信谈创新的时候,都谈得意气风发,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扎克伯格,但是真的让你选的时候,你会求好的工作环境,求一个安稳。

我经常说我有资格和很多的创业者交流,创业者愿意听我讲一些干货,并不是因为我有多成功,或者说你是创业公司的老总,或者你的股票达到多高的价格。现在的成功太以人的身价、公司的销售额和市值来论成功,但是这种并不是对创新的支持。我之所以能够这样,因为我是互联网里面的失败者,只不过我没有被他们击倒。正因为有很多的失败,才能给我总结很多经验,才能使我避免再次去犯同样的错误。

真正的创新者要干创新的事,十有八九必然是失败的,成功的概率很低。如果一做就成功,那就不是创新的。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是崇拜成功者,鄙视失败者的。很多成功的企业都是得意洋洋的出来,讲自己成功的故事,很少有人讲自己怎么失败的。但是成功的经验没有办法分享,因为是偶然的,只有失败的东西可以跟大家分享。

如果整个社会都是成王败寇的文化,我们每个人都害怕失败,就没有人敢创新。你今天看到的创新事情都是结果。在一个创新成功的背后,可能会有十家、二十家公司同样在尝试,但是它不成功。甚至对于同一家公司也是如此。我们360的成功产品,都是摸索出来的,都是探索出来的,只不过是你很多时候身处局外,看不到这样的探索轨迹。

所以在今天,中国每个人谈创新的时候,我特别希望每个人能想一下,我能不能从我自己做起,我们能不能改变一些世俗的价值观,能不能改变一些对事情的看法,我们能够有更多的宽容、支持,给予所谓的失败者。我们不再以一元的成败、金钱价值来做衡量一个公司和人的唯一价值观,如果说我们能够不追求从众的心理,我们能够有多元的思想价值存在,我们容忍小众的事情存在,让社会形成一种宽容的心态,我们才能够创新。

惧怕风险、害怕失败,摆脱不确定性,不光是每个人有,其实行业里面的很多巨头也一样。比如中国互联网行业里一家大公司,他们确实很喜欢抄袭,我曾经很认真的跟他们老总聊过天。后来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小周啊,你不懂,很多事情看不清的时候不要去做,我们这么大的公司,万一做不成别人会笑话的,让小公司去做,他们公司反正体量小,他们先去尝试,他们没有做成功就是不对,他们要是做成功了,我们更有资源。

所以我就明白了,他们就走你的路,让你无路可走。我也特别理解他们的心情,因为他们也害怕失败。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害怕失败,大公司都去抄袭,那我们很多创业小公司,会觉得我干嘛要去独创一个项目,美国有那么好的项目,我为什么不能抄一个到中国?这几年的互联网,美国出现什么,中国就出现一些小兄弟,你抄我,我抄你,最后就变成了丛林文化,最后看谁有钱,看谁的背景比较硬,最后你发现这里面没有创新。

我以前去硅谷,通过很多人帮我介绍,我终于努力见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叫马克·安德森,现在在Facebook的董事会里,他没有扎克伯格这么有名。他第一次见到小马克的时候,很矜持地说,你好我是马克·安德森,没想到小马克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老马克是Netscape(网景)的创始人,它是一个失败的案例。1996年左右,他创办了全世界第一个做浏览器的公司——网景,他们当年发明了浏览器,成为上网的入口,开创了新一代的互联网。当时,他们不仅充满了创新的精神,而且要挑战垄断的巨头——微软,这被看成当时互联网上最大的一场战争(1997)。结果微软奋起反击,美国操作系统里微软捆绑了IE的系统,当年微软说,你们只要敢装Netscape,我就不给你们操作系统用。微软用这种办法,把Netscape给卖掉了,最后马克就黯然出局。

很多人不记得这个事情,但是我觉得,马克·安德森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因为他干了两件事情。第一个开创了浏览器,当年如果没有他浏览器的想法,也不会有今天大家用起来这么方便的互联网,也不可能有今天我们基于这种浏览器创造的各种各样的模式。

如果从传统的市场价值来看,Netscape是一个失败的公司,因为他在与微软的竞争当中失败了。他虽然也上市了,后来市值却一落千丈。从商业角度来看,马克·安德森失败了,但是他为这个产业留下了创新的种子,留下了传统互联网的新开端,这就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

第二个最重要的,就是Netscape被微软干掉了,但是微软惹来了一个巨大的事,就是反垄断。美国从来不在乎自己有没有大公司,对他们来说公司越大,反而可能做越邪恶的事情,反而会越控制行业的发展。他们会用反垄断,像一把剑悬在大公司头上。就算某家大公司OUT了,但是过5年、10年又会有新的公司出现。要是在中国,大公司超越了小公司,小公司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大公司会被人讲某某公司好,大家都自动忽略了,大公司的背后不知道死了多少的小公司。正因为有了Netscape的牺牲,才有了美国互联网的繁荣。当年如果微软利用IE的模式,或者再玩捆绑的模式,或者Facebook出来的时候,谷歌用一种方式,把它都屏蔽了,那美国的互联网会变得跟中国的互联网一样的德行。

回到刚才的话题,我见到马克·安德森,他很惊讶,说我为什么想见他。我说我只想感谢你,我当年用的第一套浏览器就是nets,我不管它成与败,但是它给我一个非常大的理念,浏览器是一个巨大的成功。360主要就是靠浏览器挣的钱,所以我表示感谢。

创新者要有阿甘精神,成功是熬出来的

当你真正做了一个很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的事的时候,你发现,想得到大家的理解是挺难的一件事,所以很多时候你要去做创新,我觉得有的时候不是能力问题,是勇气问题。大家都说你不行,大家都觉得你有问题,这时候你能不能有足够强壮的心理,你能够坚持你的信念。乔布斯在斯坦福的讲话里面,为什么要说follow your heart?你要坚信你做的事情是对的,就像我们坚信,在中国互联网卖安全软件是没有发展的。我们安全做得好,所以凝聚了巨大的用户量,然后我们推荐浏览器,从而获得浏览器的巨大流量,就可以在浏览器里面做搜索,可以玩网页游戏。所以在浏览器里面推广我们的搜索,我们很容易变成第二大搜索。我们改变了搜索的市场格局,我们也是前几大的网页游戏的联运平台,我们几乎和所有的网页游戏公司合作,推荐大家玩网页游戏,我们来赚钱。

当初我们360第一次推免费杀毒的时候,大家不认可。像在行业里面扔了一个重磅炸弹一样,当时行业都疯了,为什么?当时有杀毒厂商就给我打电话,半夜里,阴森森地说,周鸿祎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我还想抖一个机灵,我说我知道,我动了你们家的窝窝头,我砸了你们家的饭碗。他说周鸿祎你砸了我们家的饭锅,不是砸了饭碗的问题。当时我们面临非常巨大的压力。

从传统的角度,很多人认为,真正免费模式是不可能的。因为大家知道在现实生活中,中国打着免费牌子的骗子有很多。比如小区突然来了一个免费的义诊,很多人会知道后面会卖药,所有人都会警惕。那些做杀毒软件的,会有十几亿的收入,说我们干了十几年的杀毒,你怎么可能免费呢,怎么免费得起呢?当时金山公司攻击我们,他们真心的相信360是一个骗子,他挣不了钱还不让我们挣钱,典型的250。而且他们认为360肯定在偷用户的银行帐号,要不然怎么会有收入呢?当时对360很多的谩骂扑面而来。

大家想学创新也很容易,《笑傲江湖》这本书里面有一个《葵花宝典》,你们有读过,开篇先讲的是“欲练神功,必先自宫”。当时我们不仅要颠覆对手,还要把自己的收入放掉。我的董事会都跟我有急了,有的快跪下来求我了,真的是内外交困,焦头烂额。当然攘外必先安内了,当时上映了一个电影《建国大业》,就是中国革命史的电影版。

我就带我这些投资人看《建国大业》,我准备教育他们,因为他们都没有读过中国现代史。我让他们看我军撤出延安的时候,我们的毛CEO是非常成功的,他就说了“地失人在即可”,这和互联网的发展是一个道理。你某些收入暂时失去了,只要用户还在,你可以把业务做好,但是相反,为了某些收入和业务,你损害了用户的价值,用户跑掉了。用户是互联网所有业务的基础,没有用户基础,你有再多的收入、再多的商品都会崩溃。

当年很多人都在骂我们,但是今天的很多互联网安全都在往免费的方向发展,而且给用户更多的方便。绝大多数人在互联网上是“裸奔”的状态,很多做木马、做病毒的人就有了空间。现在互联网的意义,是让大家无成本的使用互联网安全,就是说不论有没有钱,都可以享受互联网的保护,这就最大限度的扼杀了病毒和木马的产业链,为什么?这个产业链的兄弟们我见过,也泡过他们的论坛,他们也不是高级黑客,只是为了生计,做点小木马、小病毒,偷一点账户。过去他们跟杀毒软件是相安无事的,有一批杀毒软件,他们只要躲开放就好;杀毒软件也觉得很好,只要有这批小兄弟,他们的收入更多。现在呢,有想做木马的同学上网看一下,会发现论坛里面,讨论最兴奋、最热烈的话题就是如何干掉360了。因为现在太多电脑上装了360之后,作恶的成本就增加了。于是很多人金盆洗手了,因为他们做这些事,变成损人又不利己了。全球不同国家的恶意软件的发作率,前几年排在前五名的,现在在中国是降低了很多,因为被我们查杀了很多了。

说到这儿,你应该能感觉到了,当你看别人成功,你觉得很容易,其实你真的去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一件创新的事情,你会发现,你会面临很多的不理解,你会面临很多的责问,你会面临很多的挑战,甚至会面临竞争对手的攻击和泼脏水。当你真正去做创新的时候,你想想最重要的是什么?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勇气。刚才我举360杀毒的例子,它其实是一个颠覆式创新的案例。我给大家推荐一本书叫《创新者的困境》,它是美国商学院最经典的、讲颠覆式创新的教材。

其实在美国,颠覆式创新是所有创业公司的必修课,你在美国去见很多小的创业公司,你会发现每一个公司都是觉得自己在做一个事情。他们要么是在取代上一代的产品,让自己的产品体验变得更简单,我们称为叫体验的颠覆。而实际上,他们做的更多的是商业模式的颠覆。也就是让上一代的产品,让其它行业巨头公司的产品,要么卖不动,要么把它收费的模式变成免费的模式。最经典的例子,就是今天免费的Android颠覆了诺基亚,甚至颠覆了微软原来Windowsphone的模式。以前的胶卷巨头柯达公司,他们的商业模式被谁颠覆的,谁被数字相机颠覆的,今天数字相机又在被谁颠覆?在被手机颠覆。所以你会发现,这种颠覆式创新其实每天都在发生,这才是社会和产业前进的动力。

全世界的法律,都要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版权,但是没有一个国家的法律会保护商业模式。你创造了一个商业模式,今天是先进的,明天可能是落后的,你的商业模式某一天会被别人颠覆掉。比如微信,颠覆的是运营商的模式。现在大家都在电脑上面看视频了,今天的视频颠覆了电视机,今天媒体的各种信息,大家用新闻客户端、阅读器都可以获得,传统纸质的媒体就被颠覆了,所以颠覆无处不在。在美国你要创新,大家非常的推崇,你能颠覆谁,你能颠覆的公司越大,就证明你能创造的价值越大。

创新者一定是少数,你在刚开始走创新之路的时候,绝大多数人是不看好的。创新者要有这种心理承受力,要能够把自己当阿甘。大家都看过《阿甘正传》这部电影,对我影响很大。成功是熬出来的,你坚持到最后一分钟,你坚持去做,就像阿甘跑步一样,跑到最后就会成功。我们更多的可能是摔跟头,教训会让大家少走点弯路,但是我还是相信大公司永远不是创新的主力,因为他们需要稳健的策略。创新真正的动力来源是在各位,我相信大家能够团结起来挑战垄断,如果只有两家成功的公司不是成功,中国互联网应该有更多的年轻创业者成功,这才是我们国家的未来。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行者武松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