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任正非和华为,这10条必看!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关于任正非和华为,这10条必看!

沉默术士 2017-07-03 14:57:00 浏览1583
展开阅读全文

关于任正非和华为,你不得不看、不得不知的 10 条。

1、任正非拒绝了一个3万亿美元的团队后说:他又不是客户,我为什幺见他?
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 罗奇曾率领机构投资团队访问华为总部,任正非并没有亲自出面,而是只派了负责研发的常务副总裁费敏接待。

罗奇没有见到任正非,非常失望地说:“他拒绝的可是一个3万亿美元的团队!”

对此,任正非回应称:“他罗奇又不是客户,我为什么要见他?如果是客户的话,最小的我都会见。他带投资团队来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卖设备的,就要找到买设备的人!”

2、任正非曾拒绝朱镕基 3 亿贷款,他说:不想跟政府“挂得太紧”!
2013年,在一次会议上,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爆了个料:华为稍微小有名气的时候,朱镕基总理曾经到他那个地方去看,一看了,人家介绍不错,朱镕基马上表态,你要什么条件我支持你,你资金紧张,给你解决 3 亿人民币贷款好不好?

任正非当着朱镕基面说好好好。等到回来以后,我们要坚决落实朱镕基指示要给华为贷款,但任正非坚决不要,他不愿意跟政府挂得太紧。

3、任正非承认华为与苹果的差距,这才是大师风范。
任正非说:真正比较来看,我们还是和苹果又差距的,比如拍照这一技术,我们其实要今年才能赶上苹果,因为这个需要数学突破,数学的突破,我们不一定能做到,对吧,那还是有差距的。第二点,苹果作为一个平台,它结合了几百个万个云来提供这种服务,我们还联合不了这么多(记者问:那你有没有雄心做这个?任正非摇头)

2015 年,一向低调的任正非在瑞士达沃斯seehof酒店跟国内媒体聊天,期间任总非常坦诚、大度的回答了媒体的一些问题。

4、历年的中国经济年度人物中,为何没有任正非?
任正非 2004 年作为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候选人,编导说如果要获奖,就一定要出席颁奖典礼,但任正非说他不愿意参加,所以直到现在把中国有名的企业家都数遍了的中国经济年度人物也没有任正非。

5、任正非很舍得花大钱请外部顾问帮华为管理规范化。
任正非早年点评当时中关村的标志性公司,说:联想有管理,方正有技术。华为出了众所周知的在技术上大力投入,在管理上每年也话费好多亿美元的顾问费。

任正非说:丰田的董事长退休后带着一个高级团队在我们公司工作了10年,德国的工程研究院团队在我们公司也待了十几年,才使我们的生产过程走向了科学化、正常化。

虽然华为在管理和技术上已经居于中国公司前列,但任正非仍不满足:虽然我们在管理上已经很好了,但和爱立信这样的国际公司相比,多了 2 万管理人员,每年多花40亿美元管理费。所以我们还在不断优化组织和流程,提升内部效率。

6、任正非:华为坚定不移28年,只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
“华为只有几十人的时候,就对着一个城墙口(通信领域)进攻,几百人、几万人的时候也是对着这个城墙口冲锋,现在十几万人还是对着这个城墙口冲锋。密集炮火,饱和攻击,每年1000多亿元的弹药量炮轰这个城墙口,研发近600亿元,市场服务500亿元到600亿元,市场服务500亿元到600亿元,最终在大数据传送上我们领先了世界。”

2016年6月1日,任正非上新闻联播,48秒、230个字、却值得每个中国人反思。

一个人一辈子能做成一件事,已经很不简单了,为什么?中国有 13 亿人民,我们这几个把豆腐磨好,磨成好豆腐,你那几个企业好好的去发豆芽,把豆芽做好!我们 13 亿人每个人做好一件事,拼起来我们就是伟大祖国呀!

7、华为对激励机制的改变后:我们的非洲员工根本不想回来。
“华为公司 3 年前应该快垮了。为什么?因为大家有钱了,怕苦了。我们往海外派人都派不出去。大家都想在北京买房、陪小孩,都想在好地方呆。”

“我们就琢磨:为什么不提升一线作战人的待遇呢?于是,我们确定非洲过‘将军’的标准与上海、北京的标准不一样,年轻人在非洲很快就当上了‘将军’。你在非洲干,就朝着这个非洲‘将军’的标准,达到了就是‘将军’,就可以拿将军的钱。现在万们的非洲员工根本不像回来。”

8、 华为,年薪超过 100 万的员工人数过万。
前段时间,关于“深圳高房价正逼走华为人”的信息刷屏网络。

但事实是,华为员工一年收入足够买下 1.5 个深圳。

华为实行职级制度,本科、研究生入职是 13 级,博士可到 15 级;17、18 级一般是基层、中层的管理人员;21、22级就到了副总裁、总裁级别。

毕业进入华为三年的,年终奖一般在 15 万。

17、18 级的员工,税前分红约 60—70 万。

20 级以上的大约 3 千人,分红约 200—250 万。

21、22 级的,税前分红+升值超过 500 万。

2015 年中秋节福利:华为拿出 1.77 亿美元奖励在职员工,每人 1000 美元。

2016 年华为招聘计划中提到:应届毕业生起始年薪最高超过 35 万元。

一份华为给法院的回函中无意透露了华为员工的收入,其中一位 22 级员工的2015 年收入为:工资税前 99 万 + 分红税后 307万 + 奖金税后 46.5万 + 补助税后 46.6 万 = 500 万。此员工为某地区部门销售副总裁。

根据华为 2015 年年报,华为花在员工身上的钱达 1377 亿,17 万员工,人均超过 80 万。

如果按首付 4 成计算,1377 亿能买下价值 3442 亿的房产,按照深圳 2015 年全年新房成交额 2225.8 亿计算,华为员工一年收入足够买下 1.5 亿个深圳。

9、任正非:除了柳传志和王石没人一起玩,我非常寂寞。
“我个人与任何政府官员没有任何私交关系,没有密切的工作伙伴;与中国任何企业家我没有往来,除了联想的柳传志、万科的王石,在20年中有过两次交往外;也没有与任何媒体任何记者有交往。我个人的私人生活很痛苦,非常寂寞,找不到人一起玩。和基层员工离得更远一些,为了公司能够平衡,我得忍受这种寂寞,忍受这种孤独。

  柳传志致敬任正非:很少见面但是知音,我还是挺佩服他的,我的魄力不如他。

10、任正非:扪心自问,我一生无愧于祖国、无愧于人民,无愧于事业与员工,无愧于朋友,唯一有愧的是对不起父母!
当年任正非随胡主席出访伊朗,期间受到胡主席的称赞,他特别想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母亲,但他没打。

任正非说:“因为以前不管我在国内、国外给我母亲打电话时,她都唠叨“你又出差了”,“非非你的身体还不如我好呢”,“非非你的皱纹比妈妈还多呢”,“非非你走路还不如我呢,你这么年纪轻轻就这么多病”,“非非,糖尿病参加宴会多了,坏得更快呢,你的心脏又不好”。我想伊朗条件这么差,我一打电话,妈妈又唠叨,反正过不了几天就见面了,就没有打。

“圆满结束对伊朗的访问后,我们刚把胡副主席送上飞机,就接到纪平的电话,说我母亲上午10时左右,从菜市场出来,提着两小包菜,被汽车撞成重伤。”

“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憾事——如果8日上午我真给母亲打了电话,拖延她一两分钟出门,也许她就躲过了这场灾难……”

任正非44岁的时候,被南油集团开除,背负着200万元的债务,妻子也跟他离婚了。走投无路的任正非,带着老爹老娘弟弟妹妹在深圳住棚屋,创立了华为。

任正非说:前几年条件十分艰苦,父母、侄子与我住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小房里,在阳台上做饭。他们处处为我担心,生活也十分节省,攒一些钱说是为了将来救我(当时任正非背负200万债务)。

“听妹妹说,母亲去世前两个月,还与妹妹说,她存有几万元,以后留着救哥哥,他总不会永远都好。(母亲在被车撞时,她身上只装了几十元钱,又未带任何证件,是作为无名氏被110抢救的。中午吃饭时,妹妹、妹夫才发现她未回来,四处寻找,才知道遇车祸。可怜天下父母心,一个母亲的心有多纯。)当时在广东卖鱼虾,一死就十分便宜,父母他们专门买死鱼、死虾吃,说这比内地还新鲜呢!我也无暇顾及他们的生活,以致母亲糖尿病严重我还不知道,是邻居告诉我的。

1995 年我父亲也是因为在昆明街头的小摊上,买了一瓶塑料包装的软饮料喝后,拉肚子,一直到全身衰竭去世。(父亲一生谨小慎微,自知地位不高,从不乱发言而埋头在学问中,可文革时他却最早被关进牛棚,受尽屈辱。) ——摘自任正非《我的父亲母亲》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沉默术士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