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如果有这个,也许就没Facebook什么事了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10年前如果有这个,也许就没Facebook什么事了

知与谁同 2017-07-04 08:48:00 浏览730
展开阅读全文

将近20年前的网络泡沫破裂虽然对技术也造成了沉重打击,但是在灰烬中也孕育了一股新的开放运动,一时间各种创新百花齐放,各种开放网络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但好景不长,在自举问题问题面前,开放网络很快败在了封闭专有网络手上,从而令互联网呈现出赢家通吃的局面,整个网络几乎成为寡头的天下。不过知名VC Chris Dixon认为,在脱胎于比特币的加密令牌技术的帮助下,这种局面有望得到扭转,因为它一方面促进管理并为开放服务提供资金,另一方面协调了对网络参与者的激励。如果当年有这种技术的话,也许今天就没有Facebook什么事了,互联网也将成为一个更加公平的竞技场。

互联网和web作为开放平台被创建出来,使得用户、开发者和组织等任何人都可以公平访问,这实在是史上的一次绝妙意外。这让独立开发者可以开发出可迅速获得广泛采用的产品。Google从Menlo Park的一个车库起步,Facebook始于哈佛大学的一间宿舍。它们都在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下比拼,因为它们都是在开放协议控制下的去中心化网络上搭建起来的。

今天,无论是从市值、排名靠前移动app的份额,或者几乎任何其他的常见指标来看,像Facebook、Google、Amazon以及苹果这样的技术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

10年前如果有这个,也许就没Facebook什么事了

4大技术公司统治了智能手机app市场;同时它们的市值还在继续上涨

这些公司还控制了大规模专有开发者平台。占据统治地位的操作系统——iOS和Android对app分发施加了重要的影响,并且要收取30%的支付费用。统治性的社交网络严格控制访问,妨碍了第三方开发者扩充的能力。与之竞争的初创企业和独立开发者愈发出于不利的位置。

加密令牌有可能是逆转这一趋势的手段。加密令牌是加密货币运动催生的一张设计开放网络的新手段,始于比特币引入的2008年,2014年在以太坊(Ethereum)的引入下又得到了加速。令牌是开放网络设计的一次突破,因为它1)促进了结合开放网络与专有网络最佳结构属性的开放、去中心化网络的建立。2)提供了激励开放网络参与者(包括用户、开发者、投资者以及服务提供商)的新方法。通过促进新开放网络的开发,令牌可以为逆转互联网的中心化提供一臂之力,从而保持了它的易访问性、活力以及公平性,而结果将是更好的创新。

加密令牌:解绑于比特币

比特币是在2008年因为中本聪那篇里程碑式的论文发表而引入的,在这篇论文中,中本聪提出了一种新颖的、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统,该系统的底层技术是我们现已熟知的区块链。大多数比特币的粉丝(也包括我在内)错误地以为比特币仅仅是金融技术的突破。(的确很容易犯这个错误:因为中本聪本人就称之为“P2P支付系统。”)

10年前如果有这个,也许就没Facebook什么事了

2009年中本聪发布比特币的那篇论坛文章

回想起来,比特币的创新其实体现在这两方面:1)为希望寻找现有金融体系替代的人提供保值的手段,以及2)开发开放网络的新方法。令牌将后一项创新从前者解绑出来,提供了一种设计和发展开放网络的通用方法。

网络,不管是计算网络、开发者平台、市场还是社交网络等,一直都是互联网所带来的希望的一个重要部分。开发者和创业者孵化了成千上万个网络,但其中只有一小部分存活了下来,而且大多数都是由私人公司持有和控制的。网络的最近进展非常的不成熟。往往是先进行融资(风投资本是融资的常见来源),然后把钱花在付费营销等渠道来克服“自举(bootstrap)问题”——也就是说网络只有在用户数达到临界点时才有用。取得成功的网络往往非常罕见,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其财务回报往往也是落在拥有网络股权的相当小规模的一些人手上。令牌则提供了一种更好的办法。

2014年引入并在2015年推出的以太坊(Ethereum)是第一个非比特币的令牌网络。其首席开发者Vitalik Buterin之前曾试图在比特币区块链基础上创建一门智能合同语言。但最终他意识到比特币太过局限(基本上是受限于设计),所以急需要一种新的方案。

10年前如果有这个,也许就没Facebook什么事了

2014年:Vitalik Buterin发布以太网(Ethereum)的论坛文章

以太坊是一种可以让开发者运行“智能合同”的网络,所谓智能合同是指由开发者提交由计算机的分布式网络执行的代码片段。以太坊有一个可以相应的令牌叫做Ether,Ether可以购买,你可以出于金融目的保留下来或者用来购买网络上的计算能力(所谓的“gas”)。令牌还会被分发给“矿工”,也就是在该去中心化的网络上执行智能合同代码的计算机(你可以把矿工理解为扮演AWS之类云托管服务的角色)。第三方开发者可以编写自己在该网络跑的应用,然后可以就Ether收费来产生收入。

以太坊为一波新的令牌网络的诞生提供了灵感。开发者正在为各种用例开发令牌网络,包括分布式计算平台,预测和金融市场,有物质刺激的内容创作网络,以及注意力和广告网络等。还会有很多新的网络被发明出来,并在未来数月乃至数年推出。

下面我来介绍一下令牌模型的两个主要好处,第一个是架构性的,而第二个则牵涉到激励手段。

令牌促进管理并为开放服务提供资金

开放系统的支持者从来都没有有效地方式去管理和资助运营服务,这导致了与其相对应的专有网络相比存在重大的架构性缺点。这一点在上一场开放与封闭网络之间的互联网大战(也就是2000年代末的社交网络大战)之中体现得尤其明显:正如Alexis Madrigal最近所写那样,2007年时的情况似乎是开放网络将统治世界:

2007年时,web人个个都是志得意满。当然,网络泡沫是破裂了,但帝国已经在躺椅、光纤电缆以及失业开发者的废墟中被建立起来。Web 2.0不仅是一个时序描述,而且还是一种思潮。Web是开放的。无数的服务被创建出来,通过API通信,提供整体的互联网体验。

但是iPhone的推出以及智能手机、专有网络的崛起迅速在竞争中取得胜利:

随着这一世界历史性的爆发开始,一场平台战争也随之而来。Open Web迅速而干脆地输掉了这场战争。到2013年,美国人在手机的Facebook上消磨的时间几乎跟在剩余整个开放web消耗的时间一样。

为什么开放的社会化协议会如此干脆地被专有社交网络击败?智能手机的崛起只是故事的一部分而已。一些开放协议——比如电子邮件和web——在朝着移动时代过渡时生存了下来。与社交网络相关的开放协议(比如RSS、FOAF、XFN、OpenID等)非常丰富且质量很高。当开放的一方缺乏的是将软件、数据库以及协议封装到一起组成易用服务的机制。

比方说,2007年时,《连线》杂志刊载了一篇文章,试图利用开放协议创建自己的社交网络:

过去几周,《Wired News》试图利用免费的web工具和小部件推出自己的Facebook。我们几乎取得成功,但最后还是失败了。我们大概重建了90%的Facebook功能,但是最重要的部分——也就是连接大家并宣布关系性质的手段却做不起来。

一些开发者提议通过创建一个由非营利组织运营的社交图谱数据库来解决这一问题:

建立一个非盈利且开源的软件,用它来收集、合并来自各种不同社交网络的突破,然后重新发布该图谱成为单一的全球性的聚合图谱。然后同时以公共API(针对小型用户和临时用户)以及可下载数据包的形式提供给其他网站(或者用户),在提供一个更新流/API,用来不断地对突破进行更新(针对更大规模用户)。

这些开发机制需要在标准体、服务器运营商、app开发者以及赞助组织之间进行广泛的协调,从而模仿专有服务自己就可以提供的那些功能。因此,专有服务可以营造更好的用户体验,并且以更快的速度迭代。而这又导致了更快的增长,后者反过来又引来了更大的投资和收入,这些再反哺到产品开发和进一步增长上。因此启动了一个飞轮,推动了Facebook和Twitter这类专有社交网络的迅速崛起。

如果在2007年的时候网络开发有了这个令牌模型的话,竞技场将会变得公平许多。首先,令牌不仅提供了定义协议的手段,还为把它当作协议托管所需的运营开支提供了资金。比特币和以太坊在全球拥有成千上万台服务器(矿工)来跑它们的网络。这些服务器通过内置的机制,自动将令牌分发给网络上的计算机来弥补托管成本(“挖矿的奖励”)。

10年前如果有这个,也许就没Facebook什么事了

全球有超过20000个以太坊节点

其次,令牌提供了一种创建共享计算资源(包括数据库、计算以及文件存储)同时以去中心化(同时不需要组织来维护)的方式保持对资源控制的模式。这就是区块链技术被讨论得这么火的原因所在。区块链可以让共享社交图谱保存在去中心化的网络里面。当年那位《连线》杂志的作者利用今天现有的工具创建开放网络就会容易许多。

令牌协调了对网络参与者的激励

技术其中一些最激烈的战争发生在互补品之间。比方说有几百家初创企业尝试在社交网络API的基础上建立业务,但随后条款的改变使得他们被迫转型或者关门大吉。微软与Netscape和Intuit这样的互补品之战已是传奇。生态体系之内额战争是如此的常见,对企业能量的消耗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商业书籍充斥着各种有关一家公司如何可以榨干临近企业利润的框架(比如波特的五力模型)。

令牌网络通过让网络参与者齐心协力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也就是—网络的发展以及对令牌的赏识而消除了这一摩擦。这种协调是比特币继续藐视质疑不断繁荣昌盛的主要原因之一,即便像以太坊这样新的令牌网络已经在其身旁发展壮大。

此外,精心设计的令牌网络包含有一个有效的机制,可以激励网络参与者克服困扰传统网络建设的自举问题。比方说,Steemit 就是一个类似Reddit的令牌网络,它可以给发帖和点赞的用户付费。当Steemit 去年推出时,社区均对自己给用户支付的第一笔重大支出而感到欣慰。

10年前如果有这个,也许就没Facebook什么事了

令牌通过在应用功能不强时增加金融功能帮助克服了自举问题

这反过来又导致了对Steemit令牌的赏识,后者又让未来的支出上涨,引发了良性循环,更多的用户带来了更多的投资,反之亦然。Steemit仍然是个beta项目,自推出以来发展喜忧参半,但却是一个有趣的实验,可以验证如何将比特币和以太坊首先展现的用户和投资者之间相互强化的互动推广出去。

大量关注被聚焦到令牌预售(所谓的“ICO”)上,但它们仍然是令牌模型对网络激励进行创新的多种方式之一。一个设计精良的令牌网络精心管理着令牌在所有5个参与者群体(用户、核心开发者、第三方开发者、投资者以及服务提供商)之间的分发,从而让网络实现最大限度的发展。

思考令牌模型的方式之一可以是想象互联网和web并不是受到政府和大学的资助,而是相反由靠卖域名筹资的公司出资。大家买下域名,要么是自己用,要么作为投资(域名现在的总体价值已经达到了数百亿美元)。类似地,域名也可以作为回报赠予同意运行托管服务的服务提供商,以及支撑该网络的第三方开发者。这可以提供一种替代的方式来资助和加速互联网的开发,同时还可以协调对各种网络参与者的激励。

开放网络运动

加密货币运动继承了上一次开放计算运动的精神衣钵,是主要由Linux引领的开源软件运动以及主要有维基百科引领的开放信息运动的延续。

10年前如果有这个,也许就没Facebook什么事了

1991年:Linus Torvalds发布Linux的论坛帖子;2001年:第一个维基百科页面

这些运动一度都是小众且充满争议。但今天,Linux已经是在全球占据统治地位的操作系统,而危及百科也成为了全世界最流行的信息性网站。

加密令牌目前也是小众且引发争议的。如果当前的趋势继续的话,它们很快就会被视为开放网络在设计和开发上的突破,因为它结合了开放协议的社会好处以及专有网络的财务和结构性好处。对于那些希望保持互联网对创业者、开发者等独立创作者访问便利性的人来说,它们是极其有前途的进展。

 

编者按:将近20年前的网络泡沫破裂虽然对技术也造成了沉重打击,但是在灰烬中也孕育了一股新的开放运动,一时间各种创新百花齐放,各种开放网络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但好景不长,在自举问题问题面前,开放网络很快败在了封闭专有网络手上,从而令互联网呈现出赢家通吃的局面,整个网络几乎成为寡头的天下。不过知名VC Chris Dixon认为,在脱胎于比特币的加密令牌技术的帮助下,这种局面有望得到扭转,因为它一方面促进管理并为开放服务提供资金,另一方面协调了对网络参与者的激励。如果当年有这种技术的话,也许今天就没有Facebook什么事了,互联网也将成为一个更加公平的竞技场。

互联网和web作为开放平台被创建出来,使得用户、开发者和组织等任何人都可以公平访问,这实在是史上的一次绝妙意外。这让独立开发者可以开发出可迅速获得广泛采用的产品。Google从Menlo Park的一个车库起步,Facebook始于哈佛大学的一间宿舍。它们都在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下比拼,因为它们都是在开放协议控制下的去中心化网络上搭建起来的。

今天,无论是从市值、排名靠前移动app的份额,或者几乎任何其他的常见指标来看,像Facebook、Google、Amazon以及苹果这样的技术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

4大技术公司统治了智能手机app市场;同时它们的市值还在继续上涨

这些公司还控制了大规模专有开发者平台。占据统治地位的操作系统——iOS和Android对app分发施加了重要的影响,并且要收取30%的支付费用。统治性的社交网络严格控制访问,妨碍了第三方开发者扩充的能力。与之竞争的初创企业和独立开发者愈发出于不利的位置。

加密令牌有可能是逆转这一趋势的手段。加密令牌是加密货币运动催生的一张设计开放网络的新手段,始于比特币引入的2008年,2014年在以太坊(Ethereum)的引入下又得到了加速。令牌是开放网络设计的一次突破,因为它1)促进了结合开放网络与专有网络最佳结构属性的开放、去中心化网络的建立。2)提供了激励开放网络参与者(包括用户、开发者、投资者以及服务提供商)的新方法。通过促进新开放网络的开发,令牌可以为逆转互联网的中心化提供一臂之力,从而保持了它的易访问性、活力以及公平性,而结果将是更好的创新。

加密令牌:解绑于比特币

比特币是在2008年因为中本聪那篇里程碑式的论文发表而引入的,在这篇论文中,中本聪提出了一种新颖的、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统,该系统的底层技术是我们现已熟知的区块链。大多数比特币的粉丝(也包括我在内)错误地以为比特币仅仅是金融技术的突破。(的确很容易犯这个错误:因为中本聪本人就称之为“P2P支付系统。”)

2009年中本聪发布比特币的那篇论坛文章

回想起来,比特币的创新其实体现在这两方面:1)为希望寻找现有金融体系替代的人提供保值的手段,以及2)开发开放网络的新方法。令牌将后一项创新从前者解绑出来,提供了一种设计和发展开放网络的通用方法。

网络,不管是计算网络、开发者平台、市场还是社交网络等,一直都是互联网所带来的希望的一个重要部分。开发者和创业者孵化了成千上万个网络,但其中只有一小部分存活了下来,而且大多数都是由私人公司持有和控制的。网络的最近进展非常的不成熟。往往是先进行融资(风投资本是融资的常见来源),然后把钱花在付费营销等渠道来克服“自举(bootstrap)问题”——也就是说网络只有在用户数达到临界点时才有用。取得成功的网络往往非常罕见,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其财务回报往往也是落在拥有网络股权的相当小规模的一些人手上。令牌则提供了一种更好的办法。

2014年引入并在2015年推出的以太坊(Ethereum)是第一个非比特币的令牌网络。其首席开发者Vitalik Buterin之前曾试图在比特币区块链基础上创建一门智能合同语言。但最终他意识到比特币太过局限(基本上是受限于设计),所以急需要一种新的方案。

2014年:Vitalik Buterin发布以太网(Ethereum)的论坛文章

以太坊是一种可以让开发者运行“智能合同”的网络,所谓智能合同是指由开发者提交由计算机的分布式网络执行的代码片段。以太坊有一个可以相应的令牌叫做Ether,Ether可以购买,你可以出于金融目的保留下来或者用来购买网络上的计算能力(所谓的“gas”)。令牌还会被分发给“矿工”,也就是在该去中心化的网络上执行智能合同代码的计算机(你可以把矿工理解为扮演AWS之类云托管服务的角色)。第三方开发者可以编写自己在该网络跑的应用,然后可以就Ether收费来产生收入。

以太坊为一波新的令牌网络的诞生提供了灵感。开发者正在为各种用例开发令牌网络,包括分布式计算平台,预测和金融市场,有物质刺激的内容创作网络,以及注意力和广告网络等。还会有很多新的网络被发明出来,并在未来数月乃至数年推出。

下面我来介绍一下令牌模型的两个主要好处,第一个是架构性的,而第二个则牵涉到激励手段。

令牌促进管理并为开放服务提供资金

开放系统的支持者从来都没有有效地方式去管理和资助运营服务,这导致了与其相对应的专有网络相比存在重大的架构性缺点。这一点在上一场开放与封闭网络之间的互联网大战(也就是2000年代末的社交网络大战)之中体现得尤其明显:正如Alexis Madrigal最近所写那样,2007年时的情况似乎是开放网络将统治世界:

2007年时,web人个个都是志得意满。当然,网络泡沫是破裂了,但帝国已经在躺椅、光纤电缆以及失业开发者的废墟中被建立起来。Web 2.0不仅是一个时序描述,而且还是一种思潮。Web是开放的。无数的服务被创建出来,通过API通信,提供整体的互联网体验。

但是iPhone的推出以及智能手机、专有网络的崛起迅速在竞争中取得胜利:

随着这一世界历史性的爆发开始,一场平台战争也随之而来。Open Web迅速而干脆地输掉了这场战争。到2013年,美国人在手机的Facebook上消磨的时间几乎跟在剩余整个开放web消耗的时间一样。

为什么开放的社会化协议会如此干脆地被专有社交网络击败?智能手机的崛起只是故事的一部分而已。一些开放协议——比如电子邮件和web——在朝着移动时代过渡时生存了下来。与社交网络相关的开放协议(比如RSS、FOAF、XFN、OpenID等)非常丰富且质量很高。当开放的一方缺乏的是将软件、数据库以及协议封装到一起组成易用服务的机制。

比方说,2007年时,《连线》杂志刊载了一篇文章,试图利用开放协议创建自己的社交网络:

过去几周,《Wired News》试图利用免费的web工具和小部件推出自己的Facebook。我们几乎取得成功,但最后还是失败了。我们大概重建了90%的Facebook功能,但是最重要的部分——也就是连接大家并宣布关系性质的手段却做不起来。

一些开发者提议通过创建一个由非营利组织运营的社交图谱数据库来解决这一问题:

建立一个非盈利且开源的软件,用它来收集、合并来自各种不同社交网络的突破,然后重新发布该图谱成为单一的全球性的聚合图谱。然后同时以公共API(针对小型用户和临时用户)以及可下载数据包的形式提供给其他网站(或者用户),在提供一个更新流/API,用来不断地对突破进行更新(针对更大规模用户)。

这些开发机制需要在标准体、服务器运营商、app开发者以及赞助组织之间进行广泛的协调,从而模仿专有服务自己就可以提供的那些功能。因此,专有服务可以营造更好的用户体验,并且以更快的速度迭代。而这又导致了更快的增长,后者反过来又引来了更大的投资和收入,这些再反哺到产品开发和进一步增长上。因此启动了一个飞轮,推动了Facebook和Twitter这类专有社交网络的迅速崛起。

如果在2007年的时候网络开发有了这个令牌模型的话,竞技场将会变得公平许多。首先,令牌不仅提供了定义协议的手段,还为把它当作协议托管所需的运营开支提供了资金。比特币和以太坊在全球拥有成千上万台服务器(矿工)来跑它们的网络。这些服务器通过内置的机制,自动将令牌分发给网络上的计算机来弥补托管成本(“挖矿的奖励”)。

全球有超过20000个以太坊节点

其次,令牌提供了一种创建共享计算资源(包括数据库、计算以及文件存储)同时以去中心化(同时不需要组织来维护)的方式保持对资源控制的模式。这就是区块链技术被讨论得这么火的原因所在。区块链可以让共享社交图谱保存在去中心化的网络里面。当年那位《连线》杂志的作者利用今天现有的工具创建开放网络就会容易许多。

令牌协调了对网络参与者的激励

技术其中一些最激烈的战争发生在互补品之间。比方说有几百家初创企业尝试在社交网络API的基础上建立业务,但随后条款的改变使得他们被迫转型或者关门大吉。微软与Netscape和Intuit这样的互补品之战已是传奇。生态体系之内额战争是如此的常见,对企业能量的消耗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商业书籍充斥着各种有关一家公司如何可以榨干临近企业利润的框架(比如波特的五力模型)。

令牌网络通过让网络参与者齐心协力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也就是—网络的发展以及对令牌的赏识而消除了这一摩擦。这种协调是比特币继续藐视质疑不断繁荣昌盛的主要原因之一,即便像以太坊这样新的令牌网络已经在其身旁发展壮大。

此外,精心设计的令牌网络包含有一个有效的机制,可以激励网络参与者克服困扰传统网络建设的自举问题。比方说,Steemit就是一个类似Reddit的令牌网络,它可以给发帖和点赞的用户付费。当Steemit去年推出时,社区均对自己给用户支付的第一笔重大支出而感到欣慰。

令牌通过在应用功能不强时增加金融功能帮助克服了自举问题

这反过来又导致了对Steemit令牌的赏识,后者又让未来的支出上涨,引发了良性循环,更多的用户带来了更多的投资,反之亦然。Steemit仍然是个beta项目,自推出以来发展喜忧参半,但却是一个有趣的实验,可以验证如何将比特币和以太坊首先展现的用户和投资者之间相互强化的互动推广出去。

大量关注被聚焦到令牌预售(所谓的“ICO”)上,但它们仍然是令牌模型对网络激励进行创新的多种方式之一。一个设计精良的令牌网络精心管理着令牌在所有5个参与者群体(用户、核心开发者、第三方开发者、投资者以及服务提供商)之间的分发,从而让网络实现最大限度的发展。

思考令牌模型的方式之一可以是想象互联网和web并不是受到政府和大学的资助,而是相反由靠卖域名筹资的公司出资。大家买下域名,要么是自己用,要么作为投资(域名现在的总体价值已经达到了数百亿美元)。类似地,域名也可以作为回报赠予同意运行托管服务的服务提供商,以及支撑该网络的第三方开发者。这可以提供一种替代的方式来资助和加速互联网的开发,同时还可以协调对各种网络参与者的激励。

开放网络运动

加密货币运动继承了上一次开放计算运动的精神衣钵,是主要由Linux引领的开源软件运动以及主要有维基百科引领的开放信息运动的延续。

1991年:Linus Torvalds发布Linux的论坛帖子;2001年:第一个维基百科页面

这些运动一度都是小众且充满争议。但今天,Linux已经是在全球占据统治地位的操作系统,而危及百科也成为了全世界最流行的信息性网站。

加密令牌目前也是小众且引发争议的。如果当前的趋势继续的话,它们很快就会被视为开放网络在设计和开发上的突破,因为它结合了开放协议的社会好处以及专有网络的财务和结构性好处。对于那些希望保持互联网对创业者、开发者等独立创作者访问便利性的人来说,它们是极其有前途的进展。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知与谁同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