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大数据产业亟待破三难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发展大数据产业亟待破三难

沉默术士 2017-07-03 15:08:00 浏览860
展开阅读全文

大数据产业正在深刻地改变着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很多人坚信,大数据会改变世界,其带来的影响如同又一次工业革命。

然而,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大数据产业本身却面临着许多困难。其中既有人才等要素支撑问题,也面临着政府数据开放、个人隐私保护等多重问题。针对这些问题,业内专家和一些企业界人士也在不断思考和探讨。

1高质量数据开发亟需多层次人才支撑

“我国数据专业人才的缺口达150万人。”5月29日闭幕的2016年中国大数据产业峰会上,清华大学教授武永卫透露,未来3—5年,中国需要180万数据专业人才,但目前只有约30万人。

此前在廊坊举办的京津冀大数据产业高端会议上,清华大学数据科学研究院执行副院长韩亦舜也认为,中国的大数据专业人才缺口巨大,有资料称2020年人才需求是122万。

无论是150万,还是122万,业界专家形成的共识是大数据产业的健康发展亟需补上人才缺口。今年3月,有关机构公布的信息显示,我省数据分析师的市场需求在两三万人,目前严重供不应求,存在着巨大的供需差距。

据韩亦舜介绍,大数据的专业人才需求呈现多层次化,“既需要复合型人才,更需要数据技工”。

目前,大数据产业对于数据人才的技能需求包括基础层面的数据采集、数据清洗、数据存储,以及进一步的数据分析、数据挖掘和数据的可视化、应用。具体到岗位层面则包括数据科学家、首席数据官、数据产品经理、数据工程师、大数据系统管理员等。

记者通过多家招聘网站搜索发现,当前大数据相关人才的招聘岗位均超过万人,岗位需求也显示出了多层次化的特点。数据分析工程师的月薪能达到几万元,而数据采集等岗位的月薪却只有几千元。

“大数据的专业人才缺口大,不仅仅体现在顶尖人才短缺,还包括初级数据采集人才在内的多层次人才短缺。”电子科技大学教授周涛分析,要想解决这一巨大的人才缺口,需要多层次人才培养方案。

在一些专家眼中,大数据产业的部分环节具有劳动密集型的特征。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总裁王叁寿认为,“大数据的清洗、建模、分析属于劳动密集型工作,不管在中国还是国外,大数据清洗、建模、分析领域都需要‘富士康式’的企业,进行数据清洗业务的标准化生产,为大量的数据交易提供支撑。”

人才队伍建设决定着数据质量的优劣,而只有高质量的数据资源才能助推企业从数据资源中挖掘出价值。关注到这一点,上述专家及所在机构均已着手在大数据人才培养方面布局。

致力于用大数据引领新发展的承德市,在该市高新区规划了7000亩园区用地,重点打造承德高新区大数据产业城,其中规划了大数据人才培训中心。

业内人士关注到,由于人才、资金、技术等多方面因素影响,目前我省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对于大数据的开发和利用处于较低水平,阻碍了我省大数据建设的全面推进和协同利用。

专家建议,发展大数据产业,河北首先需要破解人才支撑的难题。

2释放数据红利亟待政府数据开放

5月29日上午,在第四届中国(北京)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的一场论坛上,邯郸一位副市长邀请滴滴出行、德国戴姆勒等企业前来开展智慧交通项目的一幕,被与会媒体捕捉到,并由此引出了一个话题——城市的数据开放和利用难在哪里?

呼唤政府数据开放的声音由来已久。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副主任单志广在2016中国大数据产业峰会上直言:“政府数据开放共享是多年没有解决的问题。”

这样的问题已经引发国家高层的关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特别强调,大数据是21世纪的“钻石矿”,而我国信息数据资源80%以上掌握在各级政府部门手里,要消除“信息死角”、打破“信息孤岛”,除涉及国家安全、商业秘密、个人隐私之外,都应向社会开放。

从国内最早的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到近期出现的京津冀大数据联盟、中国城市大数据产业发展联盟,乃至更多分行业组建的工业大数据联盟、大数据产业技术创新联盟等,国内大数据产业一时间“结盟”纷呈。

业内人士指出,热衷于“结盟”的背后,实质上是大数据相关机构希望借助抱团发展,突破数据封闭。

记者注意到,政府数据不能开放共享,甚至对政府本身的改革创新造成了阻碍。以邯郸市为例,该市在推进企业注册“三证合一”制度过程中,就遭遇了数据难以共享的问题,工商、税务等部门的数据资源系统分别部署在不同平台下,无法直接共享。

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主任郑磊认为,同政府信息公开不同,政府数据开放需要开放原始的数据,而不是经过加工和分析的信息。政府信息公开是保证公众的知情权,而开放数据更多是要保障公众对政府数据的利用。

在郑磊的分析中,他认为政府开放数据难在多个具体方面和环节。例如,有些政府部门对自己的数据资源底数不清,不知道数据在哪儿。有些部门可能出于自身利益不愿意开放,或者认为这些数据非常专业,开放后别人不懂。有些部门则没有开放数据的能力等。

早在去年8月,国务院就发布了《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明确提出立足我国国情和现实需要,2017年年底前形成跨部门数据资源共享共用格局,2018年年底前建成国家政府数据统一开放平台。

依据上述文件,我国将率先在信用、交通、医疗、卫生等重要领域实现公共数据资源合理适度向社会开放,带动社会公众开展大数据增值性、公益性开发和创新应用,充分释放数据红利。

“希望制定政府大数据共享、开放原则和制度,理清政府大数据资产,制定共享、开放清单,明确共享、开放范围、更新时限和利用权限,推进政府数据资源的开放、共享和汇聚。”衡水市政府服务中心主任姚会亭对大数据有着较多关注,他曾提出了上述建议。

3产业良性发展需要重视数据安全

“你在看手机的时候,手机也在看你。”一位专家用这样的话语提醒人们关注个人隐私保护——在大数据越来越引人关注的同时,数据安全也成为了许多专家、企业家讨论的焦点。

“只要你的手机里安装了地图或导航软件,无论你在哪里我们都能很快通过手机里app提供的数据找到你。”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邬贺铨在2016中国大数据产业峰会的主题演讲中介绍,app本身跟位置并没有太多的关系,可是app会强行搜索你的位置信息,而你的位置信息根本屏蔽不了。

这意味着,人们在那些软件面前几乎已经成为透明人。尤其是那些年轻的“手机控”,从早上一睁眼到晚上睡觉,几乎每时每刻都享受着手机app带来的便利:网上约车、购物、叫外卖……在他们看来,没有手机的生活已不能想象。然而,就在此过程中,他们可能已经遭遇了数据安全问题。

来自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6.88亿人。大数据蓬勃发展的背景之下,“数据惹祸”的案件不断,个人信息等数据成为一些企业交易、牟利的工具。

阿里研究院数据经济研究中心秘书长潘永日前列举出的一组数据让很多人直冒冷汗:2015年全球数据泄密的事故1673起,涉及7亿多条数据记录;医疗行业丢失了8000多万份个人隐私数据。

在众多专家看来,大数据技术是一把“双刃剑”,守住安全底线,才有产业健康发展的未来。

“大数据作为一个产业,其市场由硬件软件服务构成,缺乏如微软、英特尔一样的骨干企业,在大数据安全上面我们确实是短板。”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邬贺铨说。

让大数据产业有序发展,中央制定的“十三五”规划纲要中也专门提到大数据安全技术,提出要加快海量数据的采集、存储、清洗、安全与隐私保护等关键技术攻关,集中力量突破信息管理、信息保护、安全检查和基础支撑关键技术,提高自主保障能力,加强关键信息基础等方面的建设。

“用量子保护每一个比特。”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赵勇日前在廊坊表示,目前量子计算机已经处于突破瓶颈的阶段甚至边缘,而量子通信可从根本上解决信息安全问题。

而在产业层面,专家口中的“不走老路”还有着更深层次的含义,比如避免重复建设等。姚会亭观察到,在我省政府部门发展、利用大数据上,就存在着各自为政、重复建设问题,把大量资金都投入到机房环境建设和服务器等硬件资源的购置上,形成低端重复建设。

姚会亭认为,大数据产业健康发展,需要统筹规划全省大数据的组织、开发和利用,这是产业发展更高层面的安全问题。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沉默术士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