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自曝最羞愧的事:对NVIDIA说你们的芯片该免费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周鸿祎自曝最羞愧的事:对NVIDIA说你们的芯片该免费

玄学酱 2017-07-12 15:05:00 浏览805
展开阅读全文

7月16日消息,今天奇点·极客公园创新者峰会在上海召开,众多科技界大咖出席了这次大会,其中包括360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在大会演讲中,周鸿祎对当下智能硬件行业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其中谈到了目前行业中颇受关注的硬件免费的问题,周鸿祎还自曝,自己做过最羞愧的事就是对NVIDIA说:你们的芯片应该免费。

周鸿祎自曝最羞愧的事:对NVIDIA说你们的芯片该免费

周鸿祎在演讲中表示,硬件本身产业价值的规律和软件有极大不同。很多公司做硬件的时候,按照互联网公司的游戏规律,来给这个公司定估值和商业模式,设计了很多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商业故事。

对于硬件免费的问题,周鸿祎表示,当免费的软件用户获取成本为零的时候,这是合理的,但如果做硬件也是免费,卖的越多,亏的越多。显然,他对于硬件免费是持反对态度的。

进一步,周鸿祎称,“过去天天鼓吹免费的人讲利润,这不是打脸吗?我也在反思,免费杀毒当年我们做得很爽,免费你在网上就可以下载,渠道是畅通的。免费无往而不利,在未来软件依然免费会发挥很大的作用,但是硬件免费卖得越多,亏得越多,商业逻辑上是不成立的。”“硬件一定要有合理的利润,才能创造价值。”

“我记得我自己干过一件最羞愧的事情是什么?有一年我跑到NVIDIA去了,NVIDIA的CEO是一个华人,他对我也挺好。请我吃饭,我就跟他说,大哥,芯片应该免费。他说为什么?我说手机都快免费了,芯片如果免费咱们就可以无往而不利了。他说如果芯片免费了,谁来给我们发工资,我们怎么做研发。你会发现当很多公司鼓吹硬件免费的时候,你不能建立良性的商业模式,怎么投入新的东西做你的研发。”

以下为周鸿祎与极客公园CEO张鹏对话实录:

张鹏:您最近经常出国,今天也是从国外回来。去美国次数也很多,我特感兴趣你到美国主要是干什么去了。

周鸿祎:其实,每年我会利用暑假到美国去一下,因为实话说,不管中国互联网这么多成功人士都把自己吹得多大,从本质的创新来说硅谷还是全世界最创新的地区。中国是因为有人口的红利,再加上很多互联网公司这么多年积累的资源,才有现在的发展速度。

中国确实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我们也在商业模式、运营模式有很多创新,但是讲起一些产品上的本质创新,我每年还是愿意到美国去跟一些VC聊聊,这次跟伯克利五六个做人工智能的教授聊了一下,看了美国一些创业公司。我们也得到美国吸收一些东西,看看美国都是什么猪在天上飞。

有一个观点是,美国人最近不太讲独角兽的概念。美国人什么概念到了中国都能够无限放大,本来说独角兽是比较罕见才叫独角兽,大部分人都长两个角。但是一夜之间所有人都标杆自己是独角兽的时候,这个时候长一个角的就不稀罕了。你们都知道你们遇见飞禽的时候一定要是走兽,标榜自己与众不同。独角兽有一个概念被中国用烂了,很多公司做出了特别酷的事情,特别不一样的事情,所以获得了一个高估值,估值是一个结果。所以被人评为独角兽,后来慢慢就改变了,大家不关心这个公司做什么事,哪怕是送盒饭的。没有攻击哪个公司的意思,做的事可能并不酷,但是中国市场很大,很多公司估值弄得很高,极客公园估值也快100亿美金了。我决定投极客公园100美金,占它亿分之一的股份。

很多公司已经不去问,包括媒体也不再问这个公司干的事是不是比较酷,有价值。大家又变成了为体量、规模、收入,甚至为估值,或者VC最后大家玩的一个概念,我只要上10亿美金,就是独角兽。一夜之间很多公司都是独角兽了。这次到美国去,基本上没有人谈独角兽的概念了。

张鹏:这个概念已经被抛弃了。

周鸿祎:第二,我不太同意刚才那位讲的智能硬件的思考不太同意。我对智能硬件也有点迷惑,我一直相信Iot,万物互联,代表了未来,我相信这绝对是一个趋势。但是这两年应该说智能硬件,包括很多创业公司大家都做得不算特别好,都遇到了很多困难,市场没有那么火爆,所以马上又有很多人唱衰Iot,万物互联,智能硬件。在大家都唱衰的时候,这是不是又是我们的惯性传统思维,以成败论英雄。今天手机是最热,是刚需,举个例子,怎么证明什么是刚需。如果你老婆和手机同时丢了,你会先找什么?张鹏的答案一定是先找老婆吗?你都没有手机怎么找得到老婆呢?

手机是刚需,有手机老婆就会有的。如果回顾一下手机的发展,在iPhone之前,iPhone到现在差不多十年了,马上2017年就整整十年了。iPhone之前有一家公司叫做pam(音),在探索手机市场已经做了,再往前可以追溯七八年。十年前微软做了一个东西叫做pokic PC(音)。如果以20年的维度来看,智能手机经过20年发展才进入到最近五年最红火的市场。智能硬件最早算是Fitbit(音),智能硬件虽然没有到整个成熟,但是我依然认为它还是在一个正确的路上。

我想比较一下中美互联网市场,我也看了美国一些智能硬件的公司。美国智能硬件公司活得比中国智能硬件公司都舒服。我就在想为什么,我也做了一些反思。智能硬件的公司包括被我在内的智能硬件大忽悠们,我只是之一,都给忽悠了。我觉得应该反思一下智能硬件应该怎么走,今天上午和昨天很多大忽悠都来了。

我是觉得智能硬件和互联网虽然有很多的结合,我是不太同意刚才那位同学讲的,智能硬件最后都要变成数据服务。你不觉得我们有一些做智能硬件的,由于过于强调互联网化服务,而我们背离的硬件的本质,你做出一个硬件的产品,把它加上互联网的东西加值,但是本质还是最后提供一个物理的设备给用户创造,无论创造幸福感,创造更好的体验,还是解决刚需。我们真的觉得我们卖出200万个体重计,就得出每天每个人测体重的时间,最后拿出体重的数据就号称有大数据,就步入健康管理吗?实际上智能硬件恰恰是被这种比较浮夸的想法推动着,梦想自己像软件一样经过快速的发展,就能够获取海量的用户,然后在海量用户的基础之上去建立新的互联网模式。我不是所有硬件都不可能,有的硬件,比如说手机,本身是完全以手机应用内容为驱动的设备,但是很多很多其他的智能硬件至少目前不具备这个条件。我就觉得,第一个,很多智能硬件的失败,我总结一下,包括我们自己也做了不少失败的产品。当然,我觉得第一个最重要的就是,根本做的就是伪需求,我们真的把我们的电饭煲加一个WiFi芯片,把网连上,我们觉得就叫做智能电饭锅,把普通的电饭锅有什么不一样。

大家都觉得任何的东西都连上WiFi,任何东西都连上网就叫做智能硬件。就跟20年前在微处理器刚流行的时候,有一段电磁炉,微波炉,洗衣机都加了一个单机机在里面,叫做电脑洗衣机,无非就是让东西有了更多的加值,但是没有带来革命性。如果我们只是把传统的硬件加一个WiFi,跟网络连起来,这不叫做智能硬件。这是一个问题,并不是真正用户的本质的刚需。

第二,我们很多人觉得在传统的很多设备里面,加上一个智能的处理器,里面放着一个嵌入式的linux,或者放安卓,我们就觉得这是智能硬件了吗?我这次到美国聊了聊,加上我前一段的思考我觉得不对,真正的智能硬件一定是跟背后的人工智能服务结合在一起的东西才配叫智能硬件。否则还是一个传统的硬件,就是能连网,加上安卓,或者linux的操作系统。

第三我觉得商业模式上有两个误区,你做出一个硬件,还是要给用户创造硬件本身的价值。有一度自己也稀里糊涂。因为我做免费软件出身,很多人把免费就过度极端化了。大家知道从伟大到谬误就一步之差了。那年做O2O的人,都想给大家提供免费服务,最后就亏得一大糊涂。但是被上广深人们的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我认为两个模式是不对的,硬件本身的价值规律和软件有太大的不一样。你没做硬件之前,做软件,咱们要改一个软件太快了。你要想把一个硬件做一个修改,重新开个模具至少三个月,供应链上如果出一个问题,你再着急,把自己上吊,你的东西出不来就是出不来。

如果我们做了一个软件,软件做不好,没有关系,软件就费点人力。试图用互联网的规律领导硬件,它的成长速度跟我们预想的不一样,用户的积累速度也不一样。你卖100万个小硬件出去,你看看,对你物流、仓储、供应链所有营销能力的挑战都是非常不一样的。包括市场营销,大家知道定位理论,很多软件免费,你下来试,不能就删了。但是你要做硬件,就算你卖得再便宜,也是要掏钱的。人一旦要掏点钱,脑子当中做选择的部分和选择免费的就不一样,定位理论就发挥了作用。有的厂商把自己做成杂货店了还不知道。

你不会相信一个厂商从手机到电饭煲,到台灯。这个话对我自己也适用,苦口良药,忠言逆耳。我最后悔的事情就不应该提示某公司他们送盒饭太可笑,我应该说他们送盒饭太牛掰了,我无意当中帮了很多公司改变了错误。

你不能期待硬件向软件一样,像创业公司而言,海量用户群什么概念,怎么也得几千万。如果做互联网业务来说,这个基数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我认为,很多公司把用户体验丢掉以后,盲目觉得我做硬件特别廉价、便宜,免费,快速获取用户基数,做大数据,我觉得这套逻辑你骗骗VC还可以,你自己相信吗?这个商业模式我认为是有问题的。我举个例子,您做了一个手环,大家半夜活动的数据都记录下来了,真的就能够变成健康管理吗?这次大家到美国讨论很热烈的概念就是自动驾驶,做一款汽车比做手机的难度至少高三个数量级,这不仅是零件的数目决定的,也是安全要求的等级高度是不一样的。但是,你辛辛苦苦花了那么多钱做出一个汽车,你就指望我天天坐进车就开始狂播广告,还有人研发了车载QQ斗地主,这哪里是做安全,这是做不安全,这种商业模式,也许我今天又开始保守了。我至少觉得汽车做得好,还是应该赚钱,而不是说我的汽车通过互联网服务加值,我认为互联网也不是万能。最后套到任何行业,为什么很多P2P金融都出了问题,金融本身风控的要求,不是互联网很多公司能够做的。

张鹏:突破不了的。

周鸿祎:我回来讲,我就讲,很多公司做硬件的时候,按照互联网公司的游戏规律,来给这个公司定估值和商业模式,设计了很多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商业故事。所以我自己认为,很多智能硬件应该冷静下来,不要因为大家有人唱衰了,我们就放弃。但是也不要膨胀,觉得智能硬件快速拿到用户,快速建立大数据的服务,我个人觉得还是要给老百姓,用户提供一个真正有价值的服务。

张鹏:你说到这点就扣到今天的主题。最后一个问,今天你说你状态不好,你们觉得他状态不好吗?最后一个问题,必须得问,其实我们今天谈到重新思考科技与幸福,刚才谈到的,你说硬件,如果你说不让他们放长线钓大鱼,不要让数据赚钱,意味着每个产品必须要有利润,这个怎么实现?

周鸿祎:过去天天鼓吹免费的人讲利润,这不是打脸吗?我也在反思,免费杀毒当年我们做得很爽,免费你在网上就可以下载,渠道是畅通的。免费无往而不利,在未来软件依然免费会发挥很大的作用,但是硬件免费卖得越多,亏得越多,商业逻辑上是不成立的。软件做一个东西的成本是固定的,很多做O2O的人靠补贴出问题,也是因为它忽略的边际成本,边际成本是下降还是持续上升,这是不一样的。你也提醒我了,我讲商业模式要说,我认为硬件赚钱,其实是非常合理的。理由有三个,第一个,在你没有到一定的用户规模之前,你没有建立你的互联网商业模式之前,你的硬件如果能给用户创造有价值的服务,理所当然能够赚到钱,如果硬件不赚钱了,大家都干APP,就很有意思。

如果你喝水之前得拿手机打开APP,这不是很可笑的。硬件一定要有合理的利润,才能创造价值。第二,消费升级我也非常认同。如果说最后我们都讲纯屌丝经济,最后大家都不赚钱,最后会成为一个什么问题呢?你就会挤压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我记得我自己干过一件最羞愧的事情是什么?有一年我跑到NVIDIA去了,NVIDIA的CEO是一个华人,他对我也挺好。请我吃饭,我就跟他说,大哥,芯片应该免费。他说为什么?我说手机都快免费了,芯片如果免费咱们就可以无往而不利了。他说如果芯片免费了,谁来给我们发工资,我们怎么做研发。你会发现当很多公司鼓吹硬件免费的时候,你不能建立良性的商业模式,怎么投入新的东西做你的研发。今天很多芯片公司也很难受,因为整个上游厂商的挤压导致他卖芯片越来越不挣钱。最后大家都在硬件上不赚钱,我们怎么创造,谈什么创新,用什么搞专利呢?这是比较深层的问题。

还有,我们可以拿OPPO,和VIVO做例子,手机领域曾经一时的黑马风投没有那么劲了,一个公司在发展过程当中碰到点挫折也是正常的。但是OPP和VIVO在中国做了很多线下推动的事情。我也到一些店去看了看,我发现跟我想象的不一样,今天在特殊的时期,人人都觉得他靠跑分就可以买一部手机的时候,你的手机明显比别人便宜2000块钱的时候,大家在网上看看就愿意购买,没有设计就是最好的设计。今天当产品的功能越来越细分,当消费者有了自己所谓消费的品位,就是你刚才说对体验的追求,消费的升级你会发现光在网上看一些介绍,消费者是不足以下决心去做购买的决定。这个时候线下一对一的沟通是非常重要的。

很多人去店里买手机,消费者会说你应该买oppo的,华为的。当消费者把手机拿在手上的把玩,打量,这个起的作用,不是我们在互联网上放的特价的广告所能够解决的。未来智能硬件的产品不是简单放在网上低价能够销售出去的,需要用户体验和判断。这个时候光靠电商是不够的,你可能依然需要线下的销售,我也不相信世界发展到有一天,当年有一类做上门服务的人,他们的梦想就是大家都是宅男宅女,大家都不出去。这个观点我是反对的,人类进化了几千万年,社交是人的本能。

所以传统的商业可能未必会向大家想象的最后被电商彻底摧毁掉,传统的饭馆都会被送餐摧毁掉。如果你的产品想进入线下的渠道,通过线下的推广,如果没有留出利润的空间,几乎做不了。当然也不排除我做硬件免费,通过资本的方法,我在资本上获得更高的回报,再拿资本补贴,这都不是很多创业公司自己能够学习,你可能没有这个胆量。对于很多做硬件的公司来讲,我们还是要重新回归商业的本质,还是应该想怎么把一个硬件围绕着它核心的功能,把它做好,做出用户体验,所谓的人工智能服务,所谓的连接云端,都是为了让硬件本身的功能发挥得更好。而不是最后作为一个数据采集器,广告发送器,最后这样的模式是用户不能接受的。

张鹏:有道理,我觉得如果总结一下周总刚才说的几个点,很重要的一个点在于我们第一次可以讲溢价这件事是不邪恶的。溢价是有价值的,有了溢价才有资格做更好的产品,最棒的产品,才会有人爱你,为你付出价值。我们的追求不是虚的东西,哪怕做到一个产品有人愿意为你付出溢价也是了不起的。我们应该在中国推动这些事情,应该更务实。

周鸿祎:忘掉一些资本的喧嚣,不要太急功近利。既然今天你选择了走明日之路,就不是明日狂躁的风口,这条路是需要时间的,需要耐得住寂寞,是不是被人当成独角兽,一点不重要。你想想,如果你做出好的硬件,哪怕用户量不大,你卖出一些硬件,有合理的溢价,支持你的团队把产品不断的打磨,技术不断的提升,今后互联网和硬件的结合未必是我们今天所设想的这种模式。

最后补充两句,我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因为有了AlphaGo这个事,很多人谈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可能会变成2016年、2017年的O2O,或者智能硬件,到美国也感觉哪个公司都在说我们利用深度学习的技术,他们就觉得这个技术能够改造所有的行业。我和伯克利的教授聊了聊,就觉得深度学习目前还有它的适用点,也有不适用点,并不是真正意义上产生的机器意识,机器自主决定的东西。所以,比如说在图像识别,计算机视觉方面,语音识别方面能够给出大量数据素材学习的场景,能够用得很好。但是在自然语言理解的这块,到目前为止大家都觉得Deeplearning是一个很有力的武器,但是还没有取得在计算机视觉方面那么大的突破。我觉得深度学习这个东西,并不能盲目在所有的场景去用。可能要做实验,谷歌把一家公司卖掉了,波斯顿动力,做了一些机器驴、机器骡子和狗。但是我就问一个开源软件的创始人,我问他们为什么?那家是基于硬编码的规则来做,当路面规则稍微变一变,或者机器人的腿长度改变一下,基本上就做不了了,得改程序。伯克利的人说,你让机器学习,用手抓鸡蛋,一旦能抓到就开始慢慢积累,他们也演示了很多机器学习的例子。

第二,消费级机器人,我本来对这个方向也是充满了期望,但是这次聊了聊,感觉这个方向稍微悲观一点,大家认为近期内,机器人跟人自然语言理解,意图理解这方面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还有机器人的动作,能走,能抓如果都能够做起来,不是短期内在三五年内看到爆发的产业。他们的科学家还是很有信心,如果用十年左右的时间来看,他们觉得应该是有机会的。这个供我们创业团队做一个参考。





====================================分割线================================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玄学酱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