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的算法缺陷与扎克伯格的媒体窘迫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Facebook的算法缺陷与扎克伯格的媒体窘迫

晚来风急 2017-07-03 09:41:00 浏览1278
展开阅读全文

敦厚奶爸马克·扎克伯格最近很委屈。他是个厚道人,不允许Facebook上出现过份的色情内容污染视听,他把Facebook的算法调教得嫉恶如仇,说一不二。几天前,他的算法发现了一张有全裸图像的照片,更要命的是,全裸的还是一个孩子:儿童色情?高压线中的高压线。没商量,杀无赦!他的算法一直就是这么干的。

这回,扎克伯格的算法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这张照片的内容是越战时期,凝固汽油弹攻击所造成的惨状。画面上一堆满脸惊恐的孩子在夺命狂奔,其中一个九岁小女孩潘金淑(Phan Thi Kim Phuc)衣服着火受伤因此只能脱了裸奔。画面背景是几位全副武装的大兵。

这是一张身在现场的美联社记者黄功吾(Nick Ut)抓拍于1972年6月8日的战地老照片,与他同行的《时代》周刊摄影记者等人恰好因正在忙着换胶卷而错过了这个突发场景。1973年这张照片以《战争的恐怖》为名荣获普利策新闻摄影奖和荷兰世界新闻摄影大奖。挪威的一位著名作家汤姆·伊格兰德(Tom Egeland)在回顾改变战争走向的最经典的7张老照片时,毫无悬念地选入了这一张。相关文章与照片发表在全球“数字化转型先锋”——挪威报业集团施伯史泰德旗下的旗舰《晚邮报》上,汤姆·伊格兰德和《晚邮报》稍后将照片上传至他们各自的Facebook 主页。这张照片对于人们了解越战的真相、对于促使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迅速结束越战有着直接的促进作用。但是,不知所以的扎克伯格的算法指认其为儿童色情。这没有什么奇怪的,算法有认知缺陷,还需要进一步不断的调教。奇怪的是,Facebook对于算法的这种误判,似乎没有心理预期,没有有效的纠错机制,因此把自己置于全世界舆论的追光之中,被喷被黑也就毫不奇怪了。画面中的那个九岁越南小女孩潘金淑,如今已是一个知名人权活动家,和她的先生和家人住在加拿大。她对Facebook的作法深感震惊。新闻史上一张寓意深刻的经典老照片,与色情何干?

更不可思议的是,挪威作家汤姆·伊格兰德在图片被删除后向Facebook提出了抗议,他的账号很快被关进了小黑屋;挪威剽悍的女总理欧娜 索尔贝格(Erna Solberg) 不信邪,以自己的Facebook转发表示支持,很快也被删了,她的约一半内阁成员跟进转发,统统被删。Facebook的算法与Facebook的管理人员摆出了一付卷起袖子对着干的架势,理由很简单:全裸违规。算法一本正经不解风情可以理解,Facebook的相关人员怎么也会那么缺乏常识、专业、想象力,或者,好奇?

《晚邮报》总编辑艾斯本·汉森(Espen Hansen) 因此愤怒地在隔天头版头条刊发了一封致马克·扎克伯格的公开信,以及那张十分著名的老照片,在全球范围内激发了谴责Facebook的风暴。

在全球舆论一面倒的压力下,Facebook终于读懂了这张老照片,宣布恢复发布照片,并承诺完善算法。作家汤姆·伊格兰德的Facebook账号也在小黑屋里蹲了三天之后出来了。扎克伯格本人可能不大好意思出面认栽,深具亲和力的Facebook二号人物谢丽·桑德伯格大姐挺身而出,给挪威女总理欧娜 索尔贝格写了封诚恳的信道歉,承认Facebook并不总是能把事情搞定,并承诺Facebook将从这次错误中汲取经验与教训。路透社根据挪威的信息公开法规,很快获得了这封信的全部内容。

算法的确不可能完全理解许多微妙的东西,比如,色情。它们只能根据穿没穿衣服来进行判断。没穿衣服,尤其是孩子,其实跟色情可能压根儿没有关系。而穿着衣服的,可能很色情。Facebook 2008年就犯过一个十分著名的错误,其算法认为一张年轻母亲的哺乳照片犯了天条,痛下杀手,结果,惹来了全球妈妈们,嗯,还有爸爸们的围殴。现在,小扎已经身为人父,这样的错误如果再次出现,他家的小小扎妈妈一定会跟他没完。

算法的错误是可以理解的,揪着算法的误判上纲上线,扯到威胁新闻自由与民主基石的高度,没有什么大意思。但是,编写、调教,最终管理算法的人们在接到投诉后仍然纵容、庇护算法,而不及时纠错却是需要警觉的。这些人后知后觉,只有当千夫所指之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那才是问题。出问题的不仅仅是算法,还有人,通常人们称为“编辑”的那些监护人。如果Facebook不能如桑德伯格所说的那样从错误中学习,那么,这样的错误将可能一犯再犯。

《晚邮报》总编辑艾斯本·汉森在公开信中的有关Facebook滥用权力、损害新闻自由的气话,杰罗姆建议大伙一笑置之,小扎是生意人,念的是生意经,不是试图扼杀新闻自由的魔鬼。但是,艾斯本·汉森称扎克伯格为全世界最大最有权势的总编辑,并要求小扎这位全球第一超级总编辑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来,却是直戳痛点,正中下怀。

Facebook最近出了很多洋相。所有这些洋相都与算法有关,也都与编辑有关。最后出来擦屁股的都是“总编辑”扎克伯格本人。

2016年5月,“新闻偏见门”事件爆发,(链接)人们第一次了解到,除了算法,Facebook原来还有一群受过专业训练、新闻机构出身的合同工编辑在主持热门新闻话题板块(Trending Topics)的把关工作。而媒体的报料显示,这些专业人员,存在着明显的“偏见”,对右倾的媒体及其报道,蓄意打压。

那事闹得很大,美国国会方面公开要求Facebook进行调查并澄清立场,美国的保守政治势力更是借机大举施压,讨要说法。在一系列公开场合明确反对特朗普政见的扎克伯格不得不亲自出面,在硅谷总部邀请近二十位美国保守势力意见领袖进行对话,承诺彻查。Facebook董事彼得·蒂尔(特朗普在硅谷的罕见的坚定支持者)也参加了那场对话,他以双方共同的“自己人”身份,为扎克伯格解围,帮助小扎度过了那个难关。

最终,扎克伯格调查的结果是,Facebook内部不存在系统性的偏见与岐视,但不排除相关人员个别的不当行为的存在,而这些人,只是Facebook的合同工(这个套路是不是听起来很熟?似乎国际通用)。扎克伯格郑重承诺,Facebook将保持不偏不倚的政治立场,决不对特定立场的媒体与个人刻意打压。

小扎说到做到。2016年8月,Facebook突然宣布,全部解雇给他带来麻烦的热门新闻话题(Trending Topics)的编辑人员;热门话题的运营,完全由算法承担。人们被小扎的诚意感动了。这样的清盘,是不是从根本上消除了“新闻偏见”的根源,是不是完全杜绝了“新闻偏见门”再次出现的可能?

呵呵,小扎想多了,想歪了,算法并不可靠。偏见是内在的,无法切割,只能有意识地控制。越战小姑娘照片就是最有说服力的一例。

不幸的是,越战小姑娘案并不是唯一的一例,这只是最耸人听闻的一例。在Facebook把编辑人员突然扫地出门之后第二天,热门新闻话题就开始问题百出,谣言、恶作剧、标题党密集登场。这些在新闻专业人员主持把控阶段,热门新闻话题榜上很少出现的问题,如今突然变得不可控制了。

照片中这位气场强大的美女是默多克旗下福克斯新闻网的当家花旦梅根·凯利。默多克支持特朗普,但梅根·凯利不鸟特朗普,在一次直播节目中她与特朗普公开翻脸。后来双方在默多克的调停之下和解,再次上节目时,两人都十分克制,但这位勇敢的女性言语之间仍然夹枪带棒,坚守职业底线。这样的当红女主播,自然招人嫉恨,有名不见经传的网络媒体发布谣言,说梅根·凯利因为暗中支持希拉里·克林顿而作为“叛徒”被解雇了。影响巨大的Facebook的热门新闻话题算法竟然立马将这条可以轻易证伪的谣言推上热门榜。这条谣言本来就很耸动,经热门榜催化,更是风靡一时。在Facebook编辑团队被逐之前,根据其工作流程,编辑们会查询若干个主流媒体互为佐证。如今,看门人走了,谣言如入无人之境。

还有更离谱的,9月9日,离911事件十五周年纪念日还有两天之际,算法主导的Facebook热门新闻榜榜首出现了一个惊天阴谋论,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塔不是被飞机撞毁的,而是被埋在塔内的炸弹炸毁的。第二架飞机撞第二个塔楼,是观看直播的全球亿万观众共同见证的事实,恶作剧者居然可以拿这个事实来搞笑,而Facebook的算法居然可以在这个敏感的时刻被糊弄,进而把这个垃圾推到热门新闻榜的头条。这是两周之内,完全捏造的假新闻第二次登上热门新闻榜的榜首。至于其他谣言与标题党,就按下不题了。

没有了可能带有偏见的人工干预,Facebook的算法调教面临着全新的问题。扎克伯格有可能把算法训练的无懈可击吗?杰罗姆表示怀疑。Facebook以合同工的方式雇佣热门新闻话题的编辑团队,初衷就是要他们以新闻专业技能来训练相关算法。这些据报道始终被视为外人的新闻记者、编辑出身的“文科生”被赶走之后,Facebook并没有完全放任算法胡来,事实上有内部人士表示,Facebook安排了一些工程师来监控、约束热门新闻话题算法及其运行。但是,这些被Facebook视为自己人的年轻的码农,缺乏职业编辑所必须具备的素养与经验,也未被赋予编辑作为看门人的职责,形同虚设。

扎克伯格面对的窘迫,根本的原因并不在于算法的缺陷。没有完美的算法,算法的缺陷将始终存在,算法可以无限接近于完美,但它不可能是完美的。让小扎身陷窘境的根本原因在于其对于有可能帮助算法变得更为严谨的新闻专业人员与工具的有意无意的蔑视与轻忽,在于其对自己“总编辑”职责的漠视与拒绝。

杰罗姆三个月前曾写了一篇长文《为什么Facebook们拒绝被视为媒体?》,明确提出一众硅谷新媒体平台拒认自己为媒体机构,展现的不仅仅是码农对于新闻记者的蔑视,同时也清晰地呈现了他们对于自己的无视。以扎克伯格为代表的硅谷码农,早已经站在互联网历史的制高点上,他们手中掌握着独一无二的网络工具与资源,他们痛快地享受着站在这个制高点上的红利,但却任性地拒绝承担起拥有这一地位的责任。他们在不得不承担“看门人”责任的时候,患得患失,左顾右盼,欲迎还拒,最终,只能以无止境的闹剧为自己添堵,也为新媒体史留下笑谈。

一个公认的全球最大的媒体机构,将其内部的新闻记者、编辑出身的专业人员视为异己,并在他们中的一些人“告密”而闯祸之后痛下杀手,赶尽杀绝,指望算法来救场,是不切实际的。Facebook只有真正认识自己,认识自己肩负的媒体责任,并以专业的方式去承担起这样的责任,才有可能减少这样的闹剧,不再屡屡成为世界的笑柄。

我们不知道Facebook最近闹出的这种种笑话,算法该承担多大的责任,人工干预该承担多大的责任。如果这纯粹是算法的判断,一笑置之吧,如果这是人工干预的结果,那就更可笑了;干预的这些个人显然对于新闻与历史无知、无感,他们都懒得读一遍挪威作家汤姆·伊格兰德发布的清清楚楚的原文与原图?

其实,更加值得关注的是下一个问题:算法与算法监护人们的反馈、应激模式。作家汤姆·伊格兰德以及公众,甚至政治人物挪威总理对Facebook算法所犯错误提出种种非议之后,抱怨者的Facebook账号竟会被关进小黑屋,抱不平者的贴子竟可以被完全删除。如果这样的回应、互动是Facebook人工干预的结果,一笑置之吧,人会感情用事,会爱面子而死扛直到扛不住为止;如果这仍然是算法在自行其是,那就太可怕了。拒不认错,还会加码报复的算法,有多恐怖?无论是算法自动还是人工干预,所有这一切呈现的都是缺乏自我约束的黑箱作业方式、作业能力的专业风险。没有自我验证与纠错安排的算法,缺乏内容判断与把关能力的外行“编辑”,只会把敦厚的小扎整成一个莫须有的魔王,为滥用权力与损害新闻自由的指控提供标靶。身为码农与生意人的小扎,可能对新闻自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见,他只是拥有些些专业的傲慢与偏见罢了。但是,他的码农兄弟们以及爱猎杀媒体的彼得·蒂尔之流正在把他往媒体公敌方向不断地推进。

在媒体语境中,算法救不了小扎,能够拯救他的是被他赶走的新闻专业人士,以及他始终拒绝承担的媒体责任。

认或者不认,平台就是媒体,“总编辑”就是总编辑。所有的媒体错误,打的都是总编辑(小扎)的脸。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晚来风急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