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N:ICT的春秋时代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SDN:ICT的春秋时代

晚来风急 2017-07-03 15:20:00 浏览1274

周幽王“只为博一笑,烽火戏诸侯”,最终却引火烧身,失去了性命和国家,而中国也从此进入了波澜壮阔、如梦如幻的春秋时代。

用历史来打比方,略显轻佻,说OpenFlow是周幽王手中那用来博褒姒一笑的烽火,也有点忒不厚道,但无论如何,SDN现在就是进入了ICT的春秋时代。

烽火本为召集天下,号令诸侯,高贵而孤傲,至死也不应该成为周幽王那淫靡的欲火;OpenFlow乃图革命网络,造福四方,伟大而仁慈,又怎能想到如今处境尴尬,命运多戕。

当OpenDayLight宣称自己支持传统的路由协议和接口的时候,那架构图其实就是对OpenFlow无言的宣判:判词写入了每一个SDN行业人员的心中。

OpenFlow作为SDN的康庄大道被封死了,不过幸运的是,SDN甚至没来得及惊恐,忽然间发现自己来到了辽阔的草原。

首先映入SDN眼帘的是NFV,虽然NFV在其诞生的那一刻,就旗帜鲜明地宣称自己不是SDN(NFV的最终方案是,通过基于行业标准的x86服务器、存储和交换设备,来取代通信网的那些私有专用的网元设备),但是架不住SDN的软磨硬泡、死缠烂打,SDN硬说自己也包括NFV,NFV也就从了。有人说,那是NFV善良,是啊,人家路都没有了,误打误撞来到了草原,还不让人家吃口草吗?其实,面对含着钥匙出身的SDN,NFV又怎能拒绝的了——王思聪如果说你是他媳妇,你真的很在意自己是个纯爷们吗?

从拥抱NFV的态度可以看到,SDN显然不是一个守得住节操的家伙,这个试图来一场网络革命的高富帅,却首先跟网络的闺蜜DC(数据中心)上了床。但是客观地说,这很难说清到底是谁勾引谁。2010年7月由Rackspace和NASA捐献代码而建立了OpenStack,旨在为公共和私有云提供一个无处不在的开源云计算平台。现在SDN言必称OpenStack,而OpenStack也言必称SDN,仿佛他俩才是原配,网络却成了小三。

俗话说得好,原配太矜持,闺蜜变小三。近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以三比二的票数支持“网路中立”(net neutrality)原则,其认定宽带网络属于公共设施,不得为大公司提供付费的高网速服务,而为普通用户提供慢速上网服务。呵呵,关键时候,丈母娘还出来捣乱,^_^

其实,就算丈母娘不捣乱,网络自动流量优化,也是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悲观地说,等流量优化的技术成熟了,网络可能已经宽得不需要优化了。

物联网时代已经来临,世界需要太平洋一样宽的网络,而不是在一条小河上做优化。小河可以想办法提高运输能力,但绝不是未来的主航道。

喜欢你的情调,心中想着土豪!流量优化这朵玫瑰花,又怎能比得上“随便花”?!SDN轻轻地一声叹息。

花花公子也有柔软的一面,但是瞬间即逝,马上就意气风发,风流倜傥。这一次投怀送抱的是业务发放。业务发放专守节操五百年,历来是OSS/EMS的范畴,SDN本来正眼都没瞧过她一眼,她也是天天低眉顺眼,每天到贞节牌坊念经三遍。谁承想,修女也疯狂,就是那SDN一低头的温柔,两人竟然私奔到永远。

不知道SDN有没有感慨世事沧桑:业务发放,曾经眼中的凤姐,如今变成了心中的女神!

谁都不要感慨,家里有一片草原,就不要怪爱人成为一匹野马。

SDN疯了,全世界都疯了。

一时间,仿佛一切都是SDN,一切又都不是SDN。没有人能说清楚什么是SDN,其实也根本没有人愿意去说清楚,反正只要说服自己是SDN就行了,至于其他的,who care?

这也许就是互联网思维吧,不需要定义,Just do it!

这就是互联网时代,这也是融合与开放的时代,这是礼崩乐坏的时代,这也是深邃思想的奠基时代,这是灿若星辰的春秋时代,这也是SDN驰骋的舞台,注定要奏响ICT的华美乐章。

象春秋是中国许多思想的起源一样,当今也是SDN许多思想的起源,而且是以开源的形式。

OpenStack,OpenDayLight,OpenNFV,OpenMANO......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这正好说明当今SDN开源的现状:一方面是百花齐放,另一方面尚没有一家独大,还是百家争鸣。

春秋大义,百家争鸣,如果说“爱”是其中的主线的话,那么开源是不是SDN的主线呢?

众所周知,当今各个厂商(比如思科、华为、vMWare等)的接口都是私有的,各不相同。运营商有多需要设备商的技术和设备,就有多么地恨设备商的私有接口。一个运营商要面对多少设备厂商,就要接口对接多少次。(其实,设备厂商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里去,他要面对多少运营商,也要接口对接多少次,而且运营商好像比设备商要多得多哟,^_^)

针对此问题,有人提出要统一建模,而且强调模型的抽象性,这没有错,但是远远不够。

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涉及到厚黑......哦,不是厚黑学,是社会科学。韦伯讲自然科学的定律越普遍越好,而社会科学的定律越普遍,它的实用性越弱,社会学理论越具体越深刻,越宽泛越肤浅。

一个模型越抽象,越解决不了当前的问题,而且,统一模型,跟其是不是抽象基本没啥因果关系,只跟各方的利益博弈有关,包括供应商,也包括运营商。这个时候,能够平衡各方利益的只能是开源,纵然做不到敞开心扉,最起码也是赤裸相见。

是的,SDN的概念引发了ICT的春秋时代,而开源是这个时代的最强音。

本文转自d1net(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