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城市需要智慧的领导者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智慧城市需要智慧的领导者

沉默术士 2017-07-03 15:12:00 浏览841
展开阅读全文

早在大约20年前,人们就有了建设智慧可持续发展城市的想法,通过投资技术刺激经济增长、促进社会进步以及改善环境条件。建设智慧可持续发展城市是一个经济和政治挑战,而不是技术发展趋势;因为当今世界必须直面种种风险,所以建设智慧可持续城市势在必行。城市化和全球人口增长推动需求不断飙升,即将超过我们所能够获取的资源,而这些资源正受到人为导致的气候变化的威胁;我们生活在一个资源获取越来越不平等的世界。

那么就迫切需要开展一场政治方面的辩论,探讨一下城市的领导者和权威人士应当如何制定建设智慧可持续发展城市策略的四种方式,在我们所创造的功效最强大的工具——数字技术方面引导投资,以应对这些挑战。这样的辩论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进行。很少有关于智慧可持续发展城市讨论涉及融资、投资和政策方面的事情。举例来说,可能讨论更多的是交通和能源系统新技术解决方案的项目,而由于项目依赖的是一次性研究和创新资金,本身就是不可持续发展的。在此期间,为了获得竞争力、实现高效并获得良好的客户体验,私营部门在技术方面投入巨资;但没有人将这些投资的产出与城市发展优先事项进行系统的比对。

智慧可持续发展城市的理念能够解决我们今天面临的很多挑战;但是必须说服更多的城市和政治领袖,智慧可持续发展城市可以实地解决挑战,但是必须通过切实有效的方法为智慧可持续城市发展提供资金,只有这样,这些想法才能变成解决挑战的方案。

世界各地的城市、城镇和地区都展示了自身智慧未来的前景,但我们还没有调整好机制——政策、采购方法或者发展框架——来激励私营部门来创建智慧未来。

制定政策鼓励投资的方法

  1. 当地政府在采购服务时将智慧城市标准考虑进去。英国城市桑德兰和诺福克郡的例子都已经表明,在采购标准中突出城市与区域的愿望,有可能激励供应商投资有助于实现地方目标的智慧解决方案。例如,在采购新的、基于云计算的IT基础设施用于运行市议会IT服务时,桑德兰郡要求供应商展示其帮助议会使用云计算平台为地方企业、慈善机构和社会企业提供支撑性服务的具体方式,从而确保获得IBM的支持,使这些组织通过使用数字技术取得更大的成功。
  2. 鼓励发展“智慧”基础设施的发展机遇。可以修订监管财产和基础设施投资的规定,以便于授权将数字基础设施投资纳入其中。伦敦奥运会后,基于赛事开发商有关以此种方式进行投资的承诺,桑德兰和诺福克郡的开发商获得数百万英镑开发伦敦奥运遗产。这一成功开发联盟在其提案中阐述了将如何投资于数字技术基础设施,以推动诸如在线社区门户、智慧运输计划和商业支持服务等方面发展的具体措施,这些不仅改善了当地居民和企业的发展状况,而且也将使邻近社区受益。
  3. 交付给创业计划。很多创业组织依靠技术建立新的商业模型,并提供很多创新型城市或者公共服务。Uber和Airbnb就是众所周知的例子,给旅行者带来了便利。“砂锅俱乐部”(Casserole Club)服务通过社交媒体把那些自己不能解决饭食的人和乐意多做一份饭食的邻居联系起来,因此具有更明显的社会效益。伯明翰iCentrum创新发展有限公司(InnovationBirmingham’s iCentrum development)和谢菲尔德的智慧实验室(英国)通过把专为创业企业而设的本地投资和支撑服务与智慧城市项目联系起来,鼓励类似企业的发展。例如在谢菲尔德,给8个初创公司提供业务支持服务、导师咨询和投资者,以便于开发新的技术解决方案协助市中心零售商的业务增长,并支持更长时间的独立发展。
  4. 启用和支持社会企业。智慧可持续发展城市的目标与提供产品服务并获利的社会企业的“三重底线”目标相一致,后者致力于获得社会、环境和经济产出。这些组织在应用技术方面开展创新,将实施很多推动智慧可持续发展城市发展的举措;正如伯明翰的Impact Hub显示的那样,城市可以通过支持这些举措从有益的创造力宝库中获取养分。

所有这些方法都需要地方政府领导人的支持以及与区域利益攸关方的协作。那些成功的举措展示了四个“C”:

承诺 (commitment)——需要包括选举产生的市长、议会领导人和首席执行官在内的地方政府最高级领导人的直接领导。在许多切实取得真正进展的城市,他们的领导人都任命了一个专门的主管人员,负责创建、沟通和推动智慧可持续发展城市计划。

协作(cooperation)——需要举办合作性质的授权区域利益攸关方论坛,来整合当地的资源。这是因为大多数地方政府仅仅直接控制一小部分地方资源,而且不直负责设定地方发展优先次序。

一贯性(consistency)——地区利益相关方需要在一个共同制定的前景方面取得清晰、一致的地方性意见。这一愿景不应当由地方政府一方制定。这一愿景将分散的利益与共同目标结合在一起,为做决定提供了背景;并为融资和投资提供令人信服的投标框架。

社区(community)——在智慧可持续发展城市中生活和工作并通过支付税款为其买单的市民、社区和企业应当是唯一真正了解智慧可持续发展城市面貌的人。他们自下而上的创新将产生最有效的举措。愿景和政策应当吸纳通过各种活动、咨询工作、市政厅会议、社交媒体和其他途径反映出来的他们的声音,以便于创造使他们能够蓬勃发展的环境。

“平移领导力”不可或缺

“平移领导力”:来自社区的小规模非正式创新人员和拥有资源的大规模正式机构之间要开展合作,存在制度上的和文化方面的障碍,“平移领导力”就是指克服这些障碍的能力。要理解在他们的影响下如何调整“自上而下”的力量——包括政策、采购和投资——以便于使普通人、社区和企业从中赋权,“平移领导力”正是智慧可持续发展城市领导者需要具备的能力。

平移领导人明白,他们的作用不是直接引导变化,而是创造其他人可以获得成功的条件。建筑师开尔文·坎贝尔的“大规模/小规模智慧都市”的理念,告诉我们如何通过“大量的小规模创新”为成功的、创新型城市空间创造条件。

在信息时代,这应该包括通过提供开放的数据接口使数字基础设施更有适应性,使云计算平台的开源软件便于访问,也就是可访问的公共空间和人性化的混合使用的城市环境的数字等值物。我们的世界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投资于智慧技术。现在,我们需要“聪明”的领导者,引领我们从社会的角度利用智慧技术。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沉默术士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