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信息技术发展现状与展望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国外信息技术发展现状与展望

行者武松 2017-07-04 18:44:00 浏览985
展开阅读全文
2016年1月16日,由企业网D1Net和中国信息化发展战略与创新联盟联合举办的2016年北京部委央企及大型企业CIO年会在北京隆重举行,大咖云集,干货爆棚,围绕新IT架构和信息安全,CIO们碰撞思想火花,最前沿的技术厂商交流最新的研究成果及创新产品。技术与实战在这里融合。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进入今天下午的信息安全专场,信息安全就像空气和水,平时我们或许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是一旦缺失可能就是致命的。无论对政府,还是企业,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特地邀请了几位本领域不同角度的安全高手和大家分享的目的。开始原计划之前我们插播一场来自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员宋泓钧为大家带来国外信息技术发展现状与展望。大家掌声含有!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员 宋泓钧

 
宋泓钧:刚才说到信息安全这个方面还有一些安全方面,谈到了安防等等方面,我有感而发。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我们先说安全的事,我过去是当警察的,我以后又从警察这个行业转到银行,一年发生很多案子。在这个期间我们感觉到银行的安全是很复杂的事,所以我们讲到信息安全,当时我们80年代就做指纹识别技术,智能金库系统,就是过了这个时间钥匙、密码都没有用,谁也打不开,第二天上班才能打开,我们做了很多这样类似的事,还有书写材料,书写工具,它们之间的问题。以后又做了计算机的黑匣子,就这么走下来。
 
然后,我们觉得什么呢?真的是这样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们所遇到的问题是我们意想不到的。最近很多人觉得中国是世界老二了,还有人说我们是太平盛世,我最近到了美国,到了欧洲,特别是前几天到了日本看了以后,我的感觉是,同志们,我们落后了,我们被人忽悠了。就日本来说,它说日本经济的衰退,我到日本去看了它们的超市、地铁、垃圾站,还有污水处理厂。我发现它们整个经济的分量是我们的5倍。可是我们自己呢?还很得意。我在群里边也在讨论最近的4K电视机,10K电视机的问题,他们说京东的10K电视机要出来了。
 
实际上怎么样呢?我们解码器行吗?我们解码器买的都是日本的,我们整个的解码器的设计是谁搞的?原来我读硕士的时候我是西安交大的,我们的副校长在研究彩虹集团的解码器那个芯片,搞了很多年。现在我们看看索尼计算机和大型计算机是怎么回事?我的同学是浪潮的,大型计算机的总负责人。大家很清楚怎么回事,我们的核心技术在哪里?
 
还有一些人一天到晚不干正事,老是拿着老祖宗那点事说事,我会《易经》,计算机都是根据《易经》来的,我去白云观说如果能找到我的问题,我给你当徒弟。第一个问题,何为算盘,何为盘算有何不同?他答不出来,我问何为算术,何为算法,有何不同?答不出来。前段时间到中国佛教主席的禅寺也遇到这个问题,他的大徒弟说我们中国的宗教界拉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后腿,说的这些东西从神学到神学,都不到科学,连哲学层面都不到,怎么能到科学层面呢?
 
因此,我们很多人都在谈感觉,谈感受,而理性方面的东西很少。我们的差距在逐步的拉大,这次到日本去以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们的汽油为什么降价了?美国的汽油为什么降价了?全世界的汽油为什么卖不出去了?日本人一个朋友跟我说你去看看我们的新技术吧。我就到了海边一个岛上看到了日本的新汽车,水速汽车。它可不是一个道理,样车就在那儿放着,日本通过提炼业态氢作为汽车动力,加三分钟能够让汽车跑650到700公里,丰田汽车公司最近就把油电混合动力汽车停产了,全力生产水速汽车,2020年全线上。可是我们在干什么?我们中国这帮科学家在干什么?我记得多少年以前大家也在研究水速,大家说它是个大骗子,但是现在真正的出现了。
 
我们的计算机技术在日本又是一个飞跃,在德国一定有一个飞跃。怎么飞跃?它的整个大型服务器和大型的计算机,刚才移动的人讲到端,德国我们看到的计算机拍几幅画可以临摹油画,莫奈的,达芬奇的油画全部可以,当时一个阿拉伯人会写阿拉伯字,他写了以后,马上按照这个字体就出来了。将来如果我们有了这类计算机,我们的书法家我估计也不好办了,日本的机器人现在小孩都可以在大型机器人,就是《变形金刚》上玩,日本的金融界,还有它的计算机的整个的模拟和风险控制,甚至到项目的未来的评估、虚拟现实,都在做。到了明年,我们的金融界也大大的落后了。但是,我们为什么不知道呢?就是我们的信息,我们的情报太落后。我知道十几年以前双井那儿有一个家乐福,他们的调查队,第一个调查队是收垃圾的,三公里以内的垃圾全部收集,第二个调查队三公里以内的医院全部手机。第三个最高级的粪便调查队,结果双井外边的那个家乐福偷排以后到现在是一个商业机器。我们为什么没有这种能力?主要是我们采集信息和使用信息的方法不对。
 
我们的差距在拉开的时候要谈到一个问题就是DNA的问题。过去当法医的时候要查DNA,对于发现DNA是一个导弹系统,组织成RNA,然后覆盖到2000多次到4000多次,动物才能成型。在这个期间谁是社会的DNA,我们都要知道,是指令。所以,我们发现在这个指令失效的时候,由于政府失灵的时候,我们自组织发展是有限的。特别是中国的农村改革从小岗村出来的,17个农民按着手印,是一个自组织系统。但是,到了现在发展不动了,因为它的指令系统只是在农业、农民、农村和农产品这个方面发展到极致,再往下进不了了。我们城市的变化这些年在落后,北京更是这样。
 
这些问题我们要从外国的祖宗看齐,文艺复兴的三个巨架,达芬奇,拉菲尔和米开朗基罗,这三个人解决什么问题?达芬奇搞解剖的,解决人的内部问题,米开朗基罗解决外部问题,拉菲尔把人的功能扩大变成城市,欧洲的城市出来了,这三个人是文艺复兴的巨架,借助与宗教,由宗教的哲学下降到神学哲学,又从神学哲学下降到科学,很多教会的大学都是他们的基础。但是,中国的这些道,这些佛,这些教,给我们带来什么呢?拐回来我们还是要学西方的,1949年全面学苏联,现在还是全面学欧洲和美国,我们这个过程到底在哪里?这种信息很多人不去研究,现在很多人盲目的谈“互联网+”,我个人认为现在是“互联网-”,因为商业的灵魂是价格,你把灵魂都卖了,商业还能存在吗?所以说,死了一大片一大片的商业,死了一大片一大片的工业企业。因此,我们互联网时代到来以后,我们国家的经济在迅速的下滑,有些企业已经死掉了。现在怎么样去做?要多思考。为什么?我们要找回商业的灵魂,就是架构的问题。
 
我们当年的人在现在在想什么?我们在干什么?我们发现智能化都是局部的,而持续性不是很强的。所以说,通过这么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没有专业的产业工人了,中国没有专业的农民了,大量的人没有事干,大量的事没有人干,这是我们的现实。所以,很多人利用国外的一些先进技术把我们的市场搞乱了,结果核心在哪儿呢?是分配,分配是最关键的问题。现在在日本,它有一个问题,就是什么呢?鼓励创新,不能过旧,一定要鼓励,创新是最新的,但是旧的先留着,留着以后再说。
 
我们的很多差距还有什么呢?是看不到的东西。有些记者到了美国,说美国的地铁比中国差的很远。我去年到了美国,纽约最黑暗的地铁,我一敲发现问题不是像他说的那样。美国的纽约地铁是用球墨铸铁(音译)做的,100年都不会锈。我们的地铁呢?但是这个人不懂,他们的地铁比我们老,120年了,就是这些人没有基础,不知道什么叫球墨铸铁,什么叫钢,什么叫材,这是多大的知识性的问题。
 
我们的政府现在问题确实不少,我也当过地方官,四年任期,第一年搞自己的人,第二年,第三年开始干自己的事,第四年准备下台,别人给抓了。因此,很多当官的都在一块儿说,这官不能干了,当官跟当贼一样,抓不住是偶然的,这家伙谁干呢?
 
现在讲到去到日本去,我们的司长到那儿当日本的首席代表,然后谈到了马桶盖的问题,我就住在日本人家里研究了他的马桶盖,我才发现日本的马桶盖为什么比中国的好?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焊点,还有一个接触点的材料不一样,另外电线是硅橡胶,包的电线皮。还有接入口,我们用塑胶管,塑胶管一崩就完蛋了,他们用的是不锈钢。日本人知道中国人买了马桶盖的事,110V电压的七八百块钱人民币,220V的加倍,你爱买不买。所以,大家一看算了吧,也就这么回事,日本人就是这么干。
 
你说说了半天这么多问题,但是大家并不知道,最近我们在享受着中央反腐的福利,这三年的反腐让这些贪官的钱不敢花了,不能花了,让这些企业家行贿的钱不用花了,让有些坑蒙拐骗的这些骗子这些钱在市场上不流通了。所以我们写年,我们手上的人民币升值了22%,但是老外一看,人民币还要逼着你升值,等于抢我们的饭吃。这个事就是我们改革开放这么多年,这个是兜里的人民币升值最快的这个阶段。当然,我们讲互联网也不是神仙,还有一个就是恶性的竞争等于汉奸领着外国的军队来抢颐和园。我认为我们要在政府有效的引导下,在有效市场的保护下的这样的公平的竞争。
 
最后说一个事,张主任还有他们企业家协会办的这个会。将来我们最简单的合作不要到外国开工厂,而是把外国人拉到咱们这儿给我们当顾问,给我们干活,我们可以通过企业网可以在欧洲,可以在日本,可以在美国做一些学习和合作项目,政府我们都关系搞通了,今天就说到这里,谢谢大家!

本文转自d1net(原创)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行者武松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