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忘记Facebook和Netflix:2016年价值投资正反弹

  1. 云栖社区>
  2. 博客>
  3. 正文

请忘记Facebook和Netflix:2016年价值投资正反弹

青衫无名 2017-07-03 13:50:00 浏览1239
展开阅读全文

在过去十年中,类似“华尔街教父”美誉的、传奇价值型投资巨头本杰明·格雷厄姆的投资者并不是太多。价值型股票相对于公司基本面,股价严重低估,股价低于市场均线。投资者们纷纷转向购买成长型股票,尤其是有“FANGs”之称的四家成长型股票——Facebook、Amazon、Netflix、Google(成立控股公司的新名称是Alphabet)。

去年,一些高价的成长型股票拉动罗素1000增长指数达到总收益额5.7%,超过罗素1000价值指数9个百分点,创造自2009年以来最大的绩效落差。

在小盘股基准收益中,小盘股中的成长型股票在罗素2000指数的表现同样击败了价值型股票,领先6个百分点。

  成长型股票拉动罗素1000增长指数达到总收益额5.7%

然而,近几个月股市领导者们的行动有了新变化,因为当前成长型股票的价值与投资人的心底期望值相比价位太高,而价值型股票的价格实在低的让人“无法忽视”。今年,在大盘股罗素1000指数中,价值型股票仅下滑0.4%,而成长型股票下跌2.2%。“FANGs”中3家公司股票在下跌,其中亚马逊公司在去年上涨了90%后,如今下跌15%,只有Facebook(FB)在持续上涨。在小盘股中,价值股领先成长股7个百分点。

Pzena投资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理查·普泽纳(Rich Pzena)是一位价值型股票评估经理人,他表示:“这个月对于价值型股票来说是愉快的一个月,但很难说是否投资人们已经转向价值型股,当然我们希望会这样。”

几乎所有的投资者都表示,他们最喜欢的还是价值型股票。但是传统的价值投资方式就是集中注意力在一些低市净率和高市盈率的股票上,这样的做法很容易获利。福尔德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兼巴伦圆桌会议成员斯科特·布莱克表示:“我们已经关注这些价值型股偏弱现象有九年之久了,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中成长型股票维持出色业绩表现最长的时期。“

价值型投资人布莱克自1979年起开始管理运营基金。

价值型股票经理人只要想想之前也会有很长一段时期成长型股票业绩出色,他们就会重拾信心。像1966至1973年时期的“漂亮五十” (Nifty Fifty用来指上世纪六十和七十年代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交易的50只备受追捧的大盘股)和1998至1999年时期的科技泡沫,紧随这两段时期的价值型股票投资的强大时期,例如科技泡沫时期结束后2000年至2006年连续7年价值股业绩表现出色

上周,摩根大通美股首席策略分析师拉克斯·布加斯(Dubravko Lakos-Bujas)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动能股股价相较于价值股,处于极端的溢价水平中。它们之间的估值差如果不计科技泡沫时期的话,现在创下了198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有强劲价格表现的许多动能股也是成长股,或者是某些公司的股票,其公司预计收入增长速度比市场快很多。从Netflix(NFLX)、Alphabet (GOOGL)到星巴克(SBUX)和维萨(V)这些增长型公司,尽管当前经济增长形势疲软,近年来还是创下了可观的收入和利润收益。但在金融、工业、零售以及能源领域的公司,其收益表现往往不尽如人意。

拉克斯·布加斯表示,动量交易很“拥挤”,部分原因是由于被动定量“扩散”股权投资策略,例如通常使用的“smartbeta”量化投资策略。“smart beta”投资人调整标普500指数基数来跑赢大盘。

没有上千也有数百只价值股活跃在当前市场,从个股到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我们在下表中列出12只股票,2个交易所买卖基金和2个共同基金。股票包括花旗集团(C)、高盛集团(GS)、时代华纳(TWX),英特尔(INTC)和波音(BA),交易所交易基金包括iShares Russell 1000 Value (IWD) 和iShares Russell 2000 Value (IWN).

  数百只价值股活跃在当前市场

在以价值为导向的共同基金中,美洲华盛顿互惠基金(AWSHX)和普莱斯基金(TRVLX)是两大金融集团。据晨星机构有关数据显示,这两大基金五年来在标普500指数中业绩表现出色。在这一跨度中,10家业绩出色的价值型共同基金表现都在标普500指数之上。

价值型股票要想长期保持强劲的业绩表现,需要更健全的经济增长政策和更高的利率。金融股票占据很大一部分的数值指标,也需要做好价值投资才可以在交易市场上再次活跃起来。银行业得益于经济的强势增长,将会提高信用贷款质量。同时,高利率将扩大行业低迷的利率差。

一般来说,因为散户和机构投资者青睐低成本的指数基金和ETF,所以对于价值型投资者和积极的投行机构来说是“痛苦的”。晨星机构的相关报告显示,许多资产经理投资流动由平转负,而且很多大规模价值型和成长型的共同基金在过去两年里资金稳定外流。在这样的环境下,对价值经理没有什么帮助。例如,Royce Associates运营管理的基金中大部分属于小盘股价值型基金,这些基金在过去两年中总资产削减近一半,资产余额185亿美元。Royce是美盛集团(LM)旗下的子公司。

2015年底,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市的Herring Creek资本管理公司首席投资官兼资产经理史蒂夫·加尔布雷斯表示:“当前投资者质疑价值型股票投资策略能否解决中央银行对利率的控制问题。”

史蒂夫·加尔布雷斯在一封信中遗憾的表示:由于大部分的“羊毛党”选择在这个时候弃船(比喻撤资、退出等后退式的投资),面对当前不断变化的市场情况和低利率的政策水平,投资者只有选择——要么拥护GARP(一个合理的、低价格增长区间),要么寻找能证明自己投资价值的“折磨的定义值”。

也许,价值股走红没那么迅速。著名的资产管理公司Pzena认为,在当前全球经济形势下,大宗商品市场以及能源市场已感到疲软,资本充足的大银行们在一定程度上仍然承受着相当大的信贷损失,但另一方面,这也会加强银行业在资本市场的股东权利。

Pzena看好花旗集团、高盛和美国银行。所有的交易价格或低于有形账面价值,这明显是一种保守的交易方式,这种方式在一般主要是来衡量股东的收益,其价格不包括商誉和无形资产所产生的收购。花旗集团无疑是最大的价值型股票,在去年花旗集团股价下跌19%,股价为42美元,其2016年的市盈率预计为8倍,而且占有形账面的70%。Pzena表示,近期花旗银行股价评估值的降低与当前金融危机有关。

布莱克近期买了股价持续走低的股票,如波音公司,英特尔以及拉尔夫·劳伦(RL)。波音公司与拉尔夫·劳伦(RL)在2016的市盈率预计为15倍,英特尔市盈率预计将达到13倍。

价值型投资者马克·博维尔偏爱媒体股票。他比较看好时代华纳,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时代华纳具有HBO家庭影院的特许经营权。马克·博维尔还同时看好探索通讯(DISCA),该公司有10%的自由现金收益。探索通讯的股票交易价格远低于博维尔对其在市场上的评估价格。

汽车制造商福特公司和通用汽车公司在2016年交易收入预计上涨不到7倍,分别为4.5%和4.9%的收益,这其中主要有对北美汽车市场发展即将放缓而影响公司收益的担忧。但这些顾虑有些杞人忧天。辉瑞公司在投标收购爱力根公司上存在争议,目前华尔街正等待最后结果,辉瑞公司股票也因此受到不良影响。另一价值选择是安进公司,在其药物管道和盈利能力上没有太高的信誉。美光科技当前股价为11美元,交易接近账面价值,并且存在大折扣重置成本的风险。

经历如此一段长久的低迷时期,价值型投资也许已处在复苏的边缘,但仍需耐心等待。

资本投资机构Brattle St. Capital近日发布了一条微博建议称:“ 当股票IPO价格继续走低时,价值投资者如果能够真正进入到每个交易中去,也许这样的价值型投资会变得更容易些。”



本文转自d1net(转载)

网友评论

登录后评论
0/500
评论
青衫无名
+ 关注